您现在的位置是:校园之恋 >>正文

官场中的女人

校园之恋59人已围观

简介话说江苏省交通厅有一个办公室主任张中,时年50多,眼看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因他在交通厅工作了三十多年,论在交通厅的资历,全厅是无人能比,人们尊称其为老交通。张中本没什么文化,因工作踏实、细心,几十年混下 ...

话说江苏省交通厅有一个办公室主任张中,官场时年50多,女人眼看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官场因他在交通厅工作了三十多年,女人论在交通厅的官场资历,全厅是女人无人能比,人们尊称其为老交通。官场张中本没什么文化,女人因工作踏实、官场细心,女人几十年混下来,官场终于当上了交通厅办公室主任,女人别看才是官场个处级,可从九十年代以来,女人各地交通建设突飞猛进,官场工作多于牛毛,作为全省主管部门的交通厅真是权大无比,工程给谁常常是领导一句话,一个工程下来少则几万、几十万,多则几百、上千万。因此凡在交通厅有一官半职的人都成了那些想包工程的人的公关对象。张中自当了办公室主任,进了厅党组班子,一时成了一些人巴结的对象,没到一年,以前经济侷促的家庭迅速富了起来。

这一日,他到常州去检查工作,晚上下属单位设宴招待,当地一些建筑公司负责人、包工头闻讯而至,众星捧月般把张中敬着,来人中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宋慧,是当地一个小建筑公司的承包人,刚上手不久,听说张中来了,想着这是一个机会,说什么也要与他拉上交情。可到了桌上,虽被介绍给了张中,可张中见是个小公司的负责人,根本没放在眼里,只顾跟那几个大老闆喝酒,个把小时下来,她竟没跟张中说上一句话。正想着怎么与他说上话,桌上一些人开始讲起黄色笑话来,一个人说,这里有女同志,可要注意影响,宋慧笑着说:「你们讲的这些算什么,比这黄多的我听多了。」

一听这话,张中把眼睛向宋慧扫来,发现这个女的长得错,身材欣长,胸前那对乳房很突出,眼角含情,一看就是个风骚的女人。

「那你讲一个来听听,」有人开始起鬨。

「人家张主任在这里,我怎么敢随便。」宋慧一边说勾魂的眼光一边向张中瞄来。

「不要紧不要紧,我这个人就喜欢随便。」张中连忙说。

「张主任允许,那我就说一个吧!」宋慧一下说了好几个黄色笑话,张中看着风骚迷人的身体,心中的慾火一下升了起来,心想这个女人可要好好结交结交,说不定有艳福呢。酒散了,宋慧向他要名片,他一边给她一边说,「有空到南京,我一定好好交待你」

「那我到南京一定去找你,」宋慧对他媚笑道。

过了一个月,宋慧果然来找张中了。她到了南京打电话给张中,张中正在办公室,她就到办公室来了。张的主任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外面办公,里面是卧室。

宋慧一走进办公室,张中的眼睛就盯着她的身体没放开,只见她低胸短幅的细肩带紫红丝质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的胸肌,呈现粉嫩幼细的肉丘之外,在两团半球中间,挤成可爱的乳沟,一条配合耳环的白金项在胸脯,益增诱惑。那丝质上衣薄如蝉翼,虽然并不透明,可是却懒散的贴在双峰上,甚至还凸出小小的两点。下身穿着更是紧迫得离谱的米色长窄裙,将她的纤细的腰部、结实的小腹和圆翘的臀都裹成最诱人的形状,那裙子还在左腿前方有一痕要命的开叉,直裂到大腿根,裸露的左大腿套着粉白色的网格丝袜,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满女性的媚惑。张中看着看着下面就鼓了起来,招唿都忘了。

宋慧一见他样子,心里就知道有戏,笑着说,「怎么,不欢迎啊!」

「哪里,坐,请坐,」张中连忙给她倒荼,把杯子递过去时,有意在她手上摸了一下,宋慧象不知道样,跟他说起来意,原来,她那里要建一个加油站,想请他给打一招唿,把工程给她。好说,小意思。张中问了那负责人的电话,当场就打电话,那边一听是张中的关係,马上答应了。

「怎么样,我够哥们么。」张中笑着拉住她的手。

「谢谢你,张主任。」宋慧没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喜笑颜开。

「谢我要有实际行动」张中说着就把她性感迷人的身体往怀中拉。宋慧顺势倒在他怀中,两人立即缠在一起。两个人手摸嘴亲了一阵,张中搂着宋慧进了里间卧室,把宋慧放到床上,压上去手忙脚乱去解她的裙子,一时不得其法。

宋慧把他推开说,「笨手笨脚的,你先把自已的脱了。」说着三二下把全身脱得光光的,一具丰满诱人的胴体呈现在张中面前,张中几时见过这么诱人的肉体,急色色的扑倒宋慧,分开双腿,屁股一挺,阳具全身而没。原来张中的阳具虽不粗却挺长的,一下插到底,宋慧立即淫叫起来,双腿从后面圈在张中的腰上,下面屁股随着张中的抽插不住迎送,胸前一对大乳随着抽插上下波动,张中眼看着身下美艳迷人的肉体,狠不得把所有力气都插进去,越插越猛,没五分钟,只觉阵阵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心中想多插一会,待要停下来,精关一松,一股精水喷了出来,泄了。

自与宋慧搞上后,张中好象年轻了十岁,不时到常州找她,宋慧也不时到南京来与其幽会,两人如胶如漆。张中对宋慧的要求有求必应,替她揽了不了工程。

宋慧有了靠山,说话做事大不一样,在当地建筑界成了一个名人,人人知道她攀上了省厅的张主任,对她礼让三分。有时也请她帮忙,到张中处找关係,张中也一一照办,宋慧的名气更大了。一日,她的一个朋友得知常州汔车站要对开往南京的线路招标,由于这是一条热线,许多人要争,这朋友得知宋慧跟省厅张主任有关係,便找上门来,言明事成后一年给她十万元报酬。宋慧于是赶到南京在办公室找找到了张中。张中一听,觉得与汔车站那负责人不熟,有点不想。

宋慧立即变脸,说,:「你不肯拉下脸皮,我可是答应好的,想让我丢脸啊,那我走。」

张中一见,立即软下来,说,「别急别急,我办我办。」说着拿起电话,直接找到站长,汽车站是交通系统的,站长对这位主任早就如雷贯耳,一见他亲自打电话来,当场就定了下来。

「好了,给你办了,怎么慰劳我啊。」

「还能怎么慰劳,大不了这付身子随你玩,爽死你这老色棍。」宋慧一下坐到他的大腿上。

张中一把将宋慧按在办公桌上,利索地脱掉了她的衣服,提起她的双腿,立在桌边,挺起阳具就插。现在张中干起来得心应手,不急不躁,九浅一深,很快就把宋慧乾得淫叫不已。乾了一百多下,宋慧说我给你变个式样吧,说着从桌上下来,俯身趴在桌上,张中从后面插入,一边抽插一边伸手抓住宋慧下面摇晃的双乳用力搓。可张中毕竟年岁不小,乾了不久就气喘不已,抽插的速度慢了下来。

宋慧感到他没劲了,忙说,心肝,你歇一歇,让我来吧。张中于是把阳具抽了出来,宋慧把他拉到卧室,让他躺下,自已骑上去,将张中的阳具扶正,红嫩嫩的小穴对鸡巴,肥臀一沉,便慢吞吞地套下那根玉柱,来个「倒浇蜡烛」,就在他的小腹上,粉臀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张中舒服的平躺着享受宋慧的套弄。那身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套弄摇荡得更是肉感,令张中眼花撩乱。宋慧一面主动的套动,一面媚劲十足的浪叫不已。张中伸手握住她胸前跳跃的双乳,用力搓着,下面屁股不停地向上挺,配合宋慧的套弄,口中舒服地叫着,好爽,爽死了。

张中搞上了宋慧后,知道这权真是好东西,那么漂亮的女人就随他玩。于是不自觉开始寻找别的猎物来。

这一日他带一个检查组到南京交通系统的几个建筑工地检查工作进展情况,当他来到一个小公交车站的建筑现声时,承建单位的经理就笑容满面迎了上来,张主任大驾光临,是我们公司的福气,请多提宝贵意见。声音悦耳动听。原来,经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只见她身穿一件西装套裙,胸前的上衣被顶得高高的,头髮盘在头上,配上姣好的面容,人显得既端庄又风情无比。

张中一见到这个被人称为夏经理的女人眼光就捨不得离开她的胸前,心里一直想:她穿西装上衣还显得这么突,乳房一定很大,再看那脸,那眼,那修长的大腿,成熟美妇的风韵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主任,你看质量怎么样。」夏经理凑到他面前。

「好,好,你们的施工质量不错,怎么只干这种小工程。」张中看都没看就连声称好。

「我们没什么关係,拉不到大项目。」夏经理说。

「以后有什么项目我可以帮你问问。」张中主动出击了。

「真的,」夏经理兴奋得脸色发光,「主任给一张名片给我吧,我什么时候去找你请教。」

「好好,」张中将名片掏出来递给夏经理,趁她接名片时在她手上摸了几下,夏经理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一见他这样,顺水推舟,故意让手在交接的时候停了一下,让张中好好摸了摸才鬆开,凤眼含情对他笑着,搅得张中心中直跳,如不是有人在场,就要马上把她搂过来大逞淫慾了。

没几天,这个名叫夏艳的女人到办公室来找张中,这时,她又换了一身装束,上身穿一件丝质衬衫,下穿一紧身弹力裤,把腰身束得紧紧的,使胸前两个乳房更显突出,两条修长的大腿被紧身裤贴得紧紧的,优美的线条活灵活现。张中一见,兴奋得脑袋都不知怎么使了,让她坐下后双眼就在她胸前、大腿上贪婪地扫来扫去,招唿都忘了打了。

夏艳见他这色样,不禁笑了,「张主任,你看什么,我这身衣服没毛病吧。」

身子朝他靠了靠。

「没毛病,不过见了你,我可要出毛病了。」张中说道。

「怎么这么讲。」夏艳又朝他靠近些。

「你这么漂亮,让人会得思相病。」张中开始调情。

「你说假话,你们当官的,整天有年轻漂亮的姑娘围着转,会看上我这个老太婆?」夏艳在张中的大腿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你是老太婆?人间哪有象天仙一样的老太婆。那样年轻姑娘那能跟你比,你看你这身材,你这容貌。」张中边说边一手搂住夏艳的娇躯一手在她的大腿上摸了起来。

「张主任,不要这样,怕有人进来。」夏艳口里说着,身体却顺势往张中的怀中靠。

「门关了,别人进不来。」张中一把将夏艳搂在怀中,狂吻起来。一边吻着一边按住她那两个大乳房揉起来,夏艳嘴巴热烈回吻,身体在张中的怀中轻轻的扭动,双手伸进张中的裤裆中抓住鼓鼓的一片摸起来,在她的摸动下,张中底下那东西急速膨胀起来。

「我忍不住了,」张中说着就解夏艳的裤子。

「不要这样」,夏艳拦住张中的手,见他愕然的样子,然后妩媚一笑,说,「从上往下解。」

「骚货,我等不及了呀。」张中抓住她的上衣就解了起来,可越急越乱,忙了半天才解开一个扭扣。夏艳却利索地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抓住那翘得高高的阳具就搓了起来。

「你让开,我自已来,」夏艳推开张中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三二下把衣服脱得光光的,露出那光亮诱人的胴体,只见丰乳高耸,修长的大腿,黑亮的阴毛,随着她一扭一扭,散发出诱人的气味。张中本已硬硬的阳具不由得一动一动的跳着,随着一声低吼,张中已将夏艳扑倒在沙发上,分开白嫩的双腿,挺起阳具就往里插,一插进去,夏艳的双腿就从后圈起来,放在张中的腰部,随着张中的抽插往来放送,底下的屁股更是上下挺动,往来迎凑,使张中异常顺畅,越干越起劲,猛插不已,不出二三百下,已把夏艳插得阴精直冒,呻吟不已「好有劲插得好我要死了」

张中一见夏艳那风骚的样子,慾火越来越旺,不惜体力,更是狂插不已,把本靠在沙发背上的夏艳插得一点点往下倒,最后完全倒在沙发上,张中掉转身子,扒到沙发上,压在夏艳身上继续干起来,夏艳搂住张中的头部,在他脸上到处乱吻,屁股更是卖力地挺动,配合张中的抽插,一阵狂干,直乾了二十多分钟才双双泄了。

「看不出你这么大年纪还这么会干。」夏艳边收拾衣服边对张中说。

「那当然,我现在一晚干三四次不成问题。」张中得意说。

「没吹牛吧,这么能干。」夏艳摸了摸已软下来的阳具。

「那几时让你见识一下。」张中在夏艳的大腿根摸着。

「随时奉陪。不过上次你说的帮我拉工程的事怎么样。」夏艳坐到张中的大腿上,搂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轻轻地吻着。

我早就帮你留意了,扬州交通局要建办公大楼,我与那局长是铁哥们,已给你揽下来了,不过该给局长的回扣却不能少。张中说「那不用你说,连你的回扣也不会少。」夏艳顿时喜笑颜开。

「我的倒不要了,就让你多赚点吧,我只想你这身体回扣。」张中淫笑道。

「这个你要多少给你多少,总之喂饱你这色狼。」夏艳的手又伸到张中的裤裆下摸了起来。

「你看被你摸一下,它又硬起来了,你可要负责。」张中又开始解夏艳刚穿上的衣服。

「你还想干,看你刚才干得太兇了,这次让我来吧。」

「好,我们到里面床上去。」张中搂着夏艳到了里间,两人脱光后,张中躺在床上,夏艳跨坐在他上面,将阳具倒插进去后就在张中上面上下前后摆动起来,乾了一会,夏艳把盘在头上的头髮解开,披散在肩,俏丽的面容更是艳丽无比,两个丰乳随着身体的扭动不停晃动,勾画出一幅放蕩迷人的画面,张中的慾火很快高涨起来,使出浑身精力,变换各种花样,与夏艳抵死大干,过足了淫瘾。

张中与夏艳搭上后,因两人都在南京,不时幽会,其乐无穷,当然,他也给夏艳揽了不少工程。但与宋慧、夏艳搞久了,总觉得两人虽美丽风骚,但已是妇人,心想着什么时候搞一个年轻姑娘,才不枉一生。

不久,这机会来了,一日他到一个下属公司去检查工作,吃饭时,公司经理叫公司一个打字员来陪,这打字员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姑娘,名叫田琳,长得苗条秀气,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难得的是身材虽苗条,可胸前却是鼓鼓的,乳房不小。一见到田琳,张中就在心里升起一股又爱又亲的感觉,对席间别人的劝酒是儘量推,一见田琳敬酒却是二话不说就喝,经理笑说,「张主任就看田琳顺眼,乾脆认她做乾女儿好了。」张中说,「我这老样子,怎么配给小田做乾爹。」田琳说,「张主任怎么这么客气呢,我要有你这样一个乾爹,可幸福死了。」经理说,「就沖这话,张主任不收田琳这乾女儿也不行了。」张中藉机下台,「说那好,只是小田以后别觉得委屈。」田琳高兴地当场就叫了乾爹,把张中激动得脸都红了。

第二天。田琳就来找乾爹了,张中高兴地拉着田琳白嫩的双手问这问那,未了,田琳提出在那家公司现在是当临时工,不知乾爹可否有办法帮她转成正式职工。张中说这很难,但为了乾女儿的幸福,他一定全力以赴帮她转成正式工。田琳一高兴搂住张中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谢谢乾爹。」张中趁势搂住田琳的娇躯,说,「你亲得我好舒服,再亲一个吧。」

这田琳虽看上去秀气文静,其实是个挺有心计的人,她家父母是普通工人,双双下岗,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她知道自已没关係,要改变处境,只有靠自已,而她的处女之身已在十八岁时就给第一个男朋友夺去了,一见张中这样子,就打定主意要用身体将他笼住。当下娇笑道:「乾爹真贪心,这是最后一个了啊。」

说着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故作要脱开张中的怀抱。张中是什么样的人,一见田琳这样,就知道是可以下手的,当下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抱着她的脸狂吻起来,边吻边摸她的身子。田琳故作挣扎样,口中说不可以,身子却任由张中解衣宽频,半推半就的就让张中脱光了全身衣服,把一身白亮的娇躯露了出来,二十岁的姑娘的身体与三四十岁的妇人的身体到底不一样,只见乳房虽不如宋慧、夏艳的大,却异常坚挺,乳头红晕诱人,没一点黑晕;全身白洁光亮,只有大腿根处黑亮的阴毛稀稀盖在阴部,娇美无比。张中看得口水直流,飞快地脱掉衣服,抱起田琳到里间,放床上一放,身体立即压在了田琳的娇躯上,分开白嫩的双腿,挺起阳具就插。

「呀哟,你轻一点。」田琳有一段时间没有与人做爱了,阴道很紧,张中粗大的阳具猛插进去,隐隐有一点痛。

张中一见这样,还以为田琳是处女,立即放慢节奏,缓缓抽送,边抽边关切地问:「这样怎么样。不痛吧。」

经过一阵慢慢的抽送,田琳的阴道渐渐湿润起来,一种久违的快感慢慢瀰漫全身,渴望被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见张中还在哪里慢慢抽送,屁股立即动起来,对张中说,「不痛了用点劲对快点插好再快点。」边说底下屁股边上下挺动,往来迎送。

张中在田琳的指点下越插越快,越插越狠,阳具被田琳的阴道紧紧包住,抽插之间磨擦不断,快感连连,他没想到田琳对做爱这么熟,只觉每一次抽插都得到她的迎合,爽快无比,不由得慾火高涨,下下到底,插得田琳再次叫了起来,但不是痛,已是快乐的呻呤,张中在田琳放浪的叫床声中越干越猛,直乾了近千下才泄了精,而田琳已泄了两次。

张中搞了田琳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当然要为她好好效劳,经过一番打点,一个月后,田琳正式转为国家职工,并被调到交通厅下的一个福利好的事业单位工作。

田琳上班的第一天,张中就打电话去,问田琳对工作满意不满意,田琳在电话里高兴得不得了,连声说满意,并要张中中午不要回家,她要到他办公室好好谢他一下。

到了中午,田琳身穿一件淡红色的连衣裙来到张中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就被张中搂住靠在门上狂吻不已,田琳一边回吻一边就去摸张中的裤裆。张中顺着连衣裙往上摸,一下就摸到了湿湿的阴毛,吃了一惊说,「你连内裤都没穿就过来了。」

田琳一边解张中的裤扣一边说:「知道你一见我的面就要脱我的裤子,先给你脱了让你方便呀。」说着抓住已跳出来的阳具搓了起来,「今天它不知要干多久才过瘾。」

「要干二个小时才过瘾。」张中说着把田琳的连衣裙掀起来,田琳不仅没穿内裤,也没戴乳罩,整个白生生的肉体立即现在张中的眼前,张中抓住两个乳房就吻了起来。

田琳把张中推坐在沙发上,跨坐上去,抓住阳具对準阴道,熟练坐了下去,整根阳具全根而没。「要干两个小时,我看你能坚持半个小时就不得了了。」田琳这些天来与张中不知奸混了多少回,作起爱来越来越放浪,把张中搞得象入了魔,一天不与她做就觉得虚,毕竟年纪大了,哪里禁得天天春宵,常常在床上败给田琳。

「看我怎么干你,」张中被田琳一激,雄性顿起,打起精神,与田琳大战起来,田琳因刚进了好单位,心情好,使出浑身解数,作出无数妖媚样子,对张中全力奉承,变换各种姿势让张中奸插,从沙发上到床上到办公桌上,最后干到地板上,直乾了半个多小时才让张中发泄完毕。

「真爽」张中干完后,压在田琳软软的肉体上,摸着底下美艳的肉体,快意无比。

「以后还有得你爽的,可要保重身体,好让我好好侍奉你哟。」田琳在底下扭捏作态。

「那还用说,我说乾女儿,你以后有什么事乾爹我给你全包了。」张中在田琳的乳房摸着。

「多谢乾爹,现在我单位是有了,可我家三口人还住在一间破房子内,什么时候要能买一套新房子就好了。」田琳抓住机会,又提出了新要求。

「这,我过段时间给你想想办法。」

「乾爹,你真太好了,」田琳抱住张中吻了起来,「想不想再干一次。」田琳笑着问。

「你这个狐狸精,看着你这骚样不想干都不行。不过小弟弟一下起不来。」

「我会让它起来的。」田琳说着把张中推下来,伏下身来,张品将阳具含住,吻了起来,张中没想到田琳会这样,一下子就兴奋起来,阳具迅速硬起来,将田琳的口塞得满满的。

「还说不行,这么快就硬起来了。」田琳笑着轻轻打了一下阳具,不等张中回答就坐了上去,放浪地上下套动起来,两人再次进入淫慾的海洋。

张中与田琳搭上后,与宋慧、夏艳的来往少了起来,不过隔段时间还会幽会一下,毕竟两人也是美艳骚浪,干起来味道不一样。可为应会田琳,张中以前不收贿赂的原则放弃了,而且开始索贿,将大把大把的钱交给田琳,一讨田琳一笑。

Tags:

上一篇:杨江的故事

下一篇:人妻的复仇

相关文章

  • 王猛的风流人生

    校园之恋

    作者:琉璃幻梦 字数:5354 国内大学生运动会篮球决赛现场,临江大学迎战黑马华南大学,此刻临江大 学领先华南大学三十分。 比赛已经进入第四节,作为临江大学校队最强悍主力的王猛此刻正大口大口 喘着气,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
  • 一个极品人妻的堕落

    校园之恋

    而除了在那些毒枭老巢的牢房里充当性奴和被送到「玩具屋」供男人们洩慾, 每天晚上,刘梦恬还会被迫沦为妓女。那些男人每天晚上都会把一种泡沫状消毒 剂挤进刘梦恬的阴道和肛门。这种消毒剂可以杀灭一般的性病和传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
  • 我与社长夫妻

    校园之恋

                   五)  这天一整天直美和晶子都在别墅里,一步也没离开过,她们是天体运动的爱好者,闲来无事,除了裸泳睡觉外,还到马路上打羽毛球,直到晚上相约一起到晶子发清b的那个神秘教派的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