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家庭乱伦 >>正文

【豪哥酒店爆】还我媳妇

家庭乱伦52人已围观

简介             大学刑法课番外篇)作者:法律系学生2006/04/15发表于:南极物语论坛***********************************  抱歉,最近写不出好的作品, ...

             大学刑法课(番外篇)

作者:法律系学生

2006/04/15发表于:南极物语论坛

***********************************  抱歉,还媳妇最近写不出好的还媳妇作品,先贴上番外篇,还媳妇让我再冷静构思几天。还媳妇

  番外篇的还媳妇故事背景是在第五堂课刚上完时,背景不熟的还媳妇豪哥酒店爆去複习!

***********************************  才刚摆脱处男之身,还媳妇就连续两天都跟美女性交,还媳妇实在让我有点儿吃不消。还媳妇星期六在家睡了整天,还媳妇周日就到街上逛书店,还媳妇偶尔也该用功啰,还媳妇不要整天光想着性爱。还媳妇

  不过,还媳妇怎么才能持久地享受性爱,还媳妇倒是困扰着我的问题。

  其实我对陈湘宜愈来愈好奇。虽然说男生往往都是得到了就不珍惜,不过只插两下算得到吗?上了一个月刑法课,看她虐待了不少人,也不小心跟她打了一炮,却更令我好奇私底下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这也许是我可以姑且称作是反处男情结的一种心境吧——对夺走自己童贞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依恋。

  好,我要努力了,不仅要学好刑法,更要想办法了解这个变态美女的成长曆程。起码在两学期刑法课后,我要了解夺走我童贞的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把机车停在垫脚石书店门口,白看了两个多小时的书,才刚想说去吃个饭,就瞥见对面的屈臣氏门口有一团红光闪耀,仔细看了下,竟然是一个上半身披着红色亮皮短皮衣,皮衣里面是微露出乳沟的白色上衣,下半身却是白色亮皮窄裙的少女。拍A片啊,穿得那么骚。

  好奇心不只是杀死猫,还杀死精虫喔。我不过是好奇多看了两眼,竟然就把那皮衣少女认了出来。该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还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呢?竟然就是陈湘宜!靠,这城市还真小。不过我住的地方真的很小,升格省辖市那么多年了,市中心还是一样大,人口也没增长。

  不过并不是单单她一个人,她还跟苏蓓君站在一起,好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陈湘宜看到我,兴奋地直挥手,示意要我过去:「小平,这么巧啊!」  是啊,这么巧。

  「你在干嘛?」

  「我刚刚在逛书店。」

  经过课堂上的交流,原来老师跟苏蓓君私底下也常常一起约出来逛街。也许就像我星期四在研究室也跟老师「课外辅导」一样吧。

  「那老师你们在干嘛?」人家都问我了,总要客套一下反问一下。

  「喔,蓓君她片片用完了,我陪她出来买啊。」苏蓓君虽然在课堂上身体已经被看光光,甚至也表演过被干到高潮和失禁,却还是很害羞地拉着老师的手,叫她不要再说了。「听说女生相处久了会互相影响,连那个也都会一起来耶!老师自己的好像也快来了。」

  真白目!女生都叫你不要讲了,你还拚命说。不过,她自己说完最后一句,却脸色微微一变,堕入深吻的有闲夫人中文字幕似乎发现说错了什么话。虽然这变化很细微,我却眼尖注意到了,可能是因为我很在乎她吧。

  我心中一凛:「你的也快来了?」大前天在研究室,你被我搞了之后,下体流血,你说你那个刚来,现在又要来了,怎么那么奇怪?看来智商185也还是会说错话嘛,现在我觉得我跟老师更接近了一点,不再是平常人跟超人的差别。  这时候我假装心不在焉地盯着她们两个,心中却自忖:难怪我觉得陈湘宜的阴道特别紧。徐婷的嫩屄看起来已经很紧了,让我插了不到几十下就射了精,陈湘宜的却更是紧到仿佛要夹断我阴茎的等级,那天搞完她后竟然还流血,她一定是处女!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聊天中我才知道,原来陈湘宜也是南部人,放假就没有特地回家,而是多半待在研究室充实自己或偶尔陪学生逛街,也没有男朋友相伴,平常都是跟学生玩在一起。

  陪她们聊了几分钟,一辆Altis停在我们面前,苏蓓君急忙地上了车,开车的是一个有染髮的帅哥。哈,虽然我不帅又没车,但是我看过你的马子被搞的LIVE秀,还用龟头摩擦过她的嫩穴门口,还射精在她身上过,我在心中做出胜利的手势;而且刑法课还有很多堂,我总有一天会尝到把阴茎干进苏蓓君的阴道是什么样的滋味。然而,现在我身边有第一志愿在,我就没想太多。

  「那,换小平你陪老师逛街吧。」

  哈哈,与你这穿得那么辣的大美女一起逛街,满足男人的虚荣心、激起群众的嫉妒感,真是求之不得,不过我脸上一副不置可否样。

  搭公车前往衣蝶百货的路上,因为是假日、人潮汹涌,公车上一位难求,我和陈湘宜便分开坐着。看到几个老先生老太太没位置坐,我便想起身让位。巧的是,在我起身的瞬间,她也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站在她旁边的老太太。我的心中其实不太意外,像她条件那么完美、加上一点心理变态的美女,应该是连道德上都有某些程度的洁癖的,这样的完美美女就正陪着我逛街,我在心中微笑了。  不过她就是个性古怪这一点相当令人头痛。她才刚让完位子,竟然就对不远的两个少女发起了飙:「你们是看不懂『博爱座』三个字是吧!是要你们让给需要座位的人!」

  看她一副跟对方有深仇大恨的模样,拜託,没必要吧。而且真的打起来,你穿那么小一件的窄裙怎么踢人啊?就算你跆拳道一百段也施展不开啊。

  不过,幸好那两个女生没说什么,只是窃窃私语不知在靠背三小。哼,亏你们长得不错,清清秀秀的,竟然那么不知廉耻。世界第一射男

  逛完衣蝶,深刻体会到老师原来也有少女的一面。看她穿得那么性感——根据本人的说法,那是可爱——唉,如果在日本穿这样,你第一个就被AV星探搭讪。又每看到可爱的玩意儿就蹦蹦跳跳地跑去,窄裙下的春光若隐若现,令我不禁幻想,如果是她男朋友该有多好。不过,也要我活得过她的虐待和古怪脾气招惹来的磨难吧。

  话刚说完,她提议要走回去我今天遇到她和苏蓓君的地点,顺便运动一下。  阿娘喂!十几公里耶!没必要玩这么大吧!我每天从校门口走到法学院就已经够我累的了。拗不过她的耍赖,我只好乖乖地提着全部都是她买的大包小包,还要陪她走这漫漫长路。不过,能陪令每个男人都心动的女生在路上逛着,客观上足以令人以为我是她男朋友,这样的虚荣感作祟之下,其实也算是求之不得。  走不了多远,我后悔了,未免太远了吧!衣蝶没事盖得离市中心那么远是找架打喔?干!眼看着剩大约五公里,我却是再怎么样也走不动了。

  看看手錶,现在大约是下午四点,路边刚好有一间电影院,于是陈湘宜便提议在戏院看一场电影,顺便休息。

  现在刚好是国际影展拿下多项大奖的名片正在播出,那部片子是台艺大毕业的大导演黄宗翔进军好莱坞的代表作——「黄宗翔之杀戮终极战,燃烧的小宇宙番外篇——决战断背山的逆袭。」哇哈哈,大家要好好爱护他喔,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大学时代就时常以学生作品参展,老早就显露出导演天份,而且他跟李安都一样是台南人。

  一进戏院,刚安稳坐下看了几分钟,才刚演到李拳教教主李庆骅,正与冲车帮帮主邱疫互舔屁眼演出内心戏时,我转头看了一下陈湘宜,发现她竟然感动到掉下了眼泪。

  黄宗翔,你真不是盖的,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感受到美女老师感性的一面。  此刻的陈湘宜,曾几何时已经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还不自觉地拉着往她大腿上放。虽然我不敢造次,眼睛却不安分地四处游移;随着坐下欣赏的时间一久,她的短窄裙也一点点一点点地往上掀,竟然已经露出了苹果绿的小裤裤。我盯着老师三角地带隐约带着神秘、黑色朦胧的前端,几乎让我看到喷鼻血。情与欲的催化下,我偷偷地硬起了老二。

  突然有个大悲咒摇滚版的手机铃声响起,而且那接手机的女生还没斩没节地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好啊,摇头喔,那你出包厢钱,我出药喔。」啧啧,等一下不仅要摇头,我看大概还会玩体液交换的游戏,简直是助长淫风嘛。

  其实我本身是没什么意见,反正我习惯了台湾人的没公德心;不过我用眼角偷偷瞄了陈湘宜一眼,果然她又发飙了,大叫道:「你们有没有公德心啊!在电影院讲手机讲那么久!」救命啊,我现在身上三大包东西,跑也跑不赢啊,你不要再惹事生非了啦!

  今天大概是我一整个学期的霉运合体日,那个大声说话的少女竟然就是刚刚在公车被陈湘宜呛得很大的那两个其中之一。惨了,新仇加上旧恨,我看这次真的跑不掉了。

  只见那个少女恶狠狠地瞪了陈湘宜一眼,然后一脸原来如此、仇人相见的嘴脸:「哦,又是你这臭婊子,你欠揍了你!」

  她一作手势,周遭竟有八个青春少女站了起来,用一副不屑的表情从头到脚打量我和陈湘宜,不时发出嗤之以鼻的哼声,还亮出手上的武器:有Vivienne

Westwood的手指虎,YAMAHA原厂附赠的机车大锁,还有捷安特碳纤维越野车附赠的特製链条。

  哇,看来刑法283条聚众斗殴而发生重伤或死亡结果是跑不掉了;搞不好倒楣一点,还会发生222条第一项第一款的轮姦罪。而此时戏院中不相干的民众则是一一趁乱落跑,偌大的戏院只剩下我、陈湘宜,和不良少女两伙人。  陈湘宜不甘示弱,站了起来想扭扭脚踝热热身,準备要耍狠踢人了,才发现自己今天穿的是窄到不能再窄的短皮裙,脸上不禁微微变色,转过头来与我四目相对露出一副「害啊」的脸。

  妈的,你平常一天到晚炫耀自己智商185,今天怎么一直出包啦!

  陈湘宜没了分寸,半个身子藏到了我背后,拉拉我的衣角问:「怎么办?」  因为平常有预习课程,我想现在应该是很适合的複习时候,所以我只暗暗问了她一句:「社会法益和身体法益哪一个比较重要?」

  「这个很难说,一般是社会法益重要。」

  不过我觉得,为了维护风化等等抽象的社会法益,而让自己身体遭受到实质的伤害,似乎有强人所难的质疑,于是我心中一横,把想好的自保方式施展了开来。

  根据刑法第23条,正当防卫阻却违法事由:对于现在不法之侵害,出于防卫自己或他人权利之行为,不罚。现在那群不良少女打算侵害我们是事实,我是「单纯」为了防卫;既有防卫意思又準备进行防卫行为,嗯,刑法上是对我不能进行任何非难的。

  于是我咬咬牙,扣子一解、拉链一拉,便把裤子在一秒间脱下,露出我因刚刚的气氛而勃起、至今尚未疲软、昂然而立的阴茎。

  「变态啊!」不出我所料,不良小帮派的形成,往往缺乏坚决的道义和休戚与共的感情,一看到我仿佛变态般的行为,除了罪魁祸首外的几个少女已经半掩着面逃之夭夭;而那引起今天整个事件、万恶罪魁的那个少女,仿佛怕先跑了会丢脸似的,恶狠狠地撂下一句:「没关係,我现在就去叫我男朋友来,等他到,我叫他打死你这个死变态!」

  靠,现在用这贱招吓跑了她,等等她男朋友来了,不就更要把我打个半死?  我心一急,心想:一不作、二不休,不可能让她去搬救兵。于是便主动奔上前去,一把将她按倒。有人不禁要问,现在推倒她,防卫时点会不会太早,还防卫时点咧,再晚一步就是我的死点了啦!

  照理来说,如果是要用正当防卫的情况,必须要考虑到使用手段的平衡;也就是说,不能为了保护一个小钱包砍死抢匪。不过这边有学者提出不同见解,有兴趣同学再深入研究吧。

  我心忖道,现在不让她去找她男朋友搬救兵,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绑住,顶多只是牺牲她的自由法益换取我的身体甚至生命法益,不过现在没有绳子;于是我又想,把她打个半死或把她腿打断!不可能的,我是那么怜香惜玉的人,难道只能放任她去求救,眼睁睁看着我和心仪的老师的性命遭遇到不幸?

  唉,我遭遇不测是其次,怎么捨得让如花似玉的陈湘宜被围殴,甚至更下流的对待呢?为了保护心爱的人和我自己的生命,我决定用过当的手段来防卫我的权利!

  于是我心一横,顾不得正在挣扎着的少女是怎么地捶打我,便自顾自地去脱她的七分裤,接着又试着去褪下她的白色丁字裤。哇,白色小丁的尖端正嵌紧她的肉缝,大半块大阴唇和既黑又卷的阴毛都已被挤出丁字裤,看起来真淫乱。  「喂,你干嘛!」身后的陈湘宜看到我的不法举动,也惊讶地大叫。

  「老师,让她跑走了叫她男朋友来,我们就死定了,你也来帮我按住她。」  于是六神无主的她也不知道我要干嘛,只好乖乖来帮我按住了那少女。  多了一个帮手,三两下那少女便被我剥个精光,只有B罩杯左右的可爱胸部上微凸的小乳头,正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隆起的阴阜下,一道被大阴唇夹紧的细缝也因大腿紧闭而夹得更紧,仿佛怕我对她再进一步的侵犯。

  「这样她就不能去搬救兵了。老师你说我这样符不符合正当防卫的要件?」  「好、好像有。」慌乱的陈湘宜只是随口应着,我看她遇到这大场面,大概也无暇思考学理上对正当防卫的种种争议了吧。

  不过那少女真是不知好歹,我本来只想剥光她,让她行动不便,好让我和老师能脱身,她竟然还撂下狠话道:「没关係,我一样能打手机给我男朋友叫他打死你。」

  我听到这句,赶忙把她手机电池拔掉,丢到黑暗的戏院座位下。(注:这样就没有窃盗或毁损的问题。)

  谁知她又很不识相地道:「没关係,没穿衣服我一样敢跑出去络人,等我络到人你就死定了。」

  虽然我看出她其实已经很害怕,浑身抖个不停,连阴毛都在颤抖、像狂风肆虐的草原一样,但这就是不良份子的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实在没法子了,既不绑她又不打她,唯一能让她无法出去求救的方法,大概只有这样了。

  跟老师简略述说一下我刚刚考虑到的问题,我便请老师捉住那少女的双手,我自己则是使尽全身吃奶的力气,将少女双腿左右分了开,露出黑色阴毛下的暗红色性器官,然后便用尽身体的力量压了上去。

  已经有了两次经验,我对于怎么将阴茎进入女性的体内已经有了初步认识。  这次也没时间抹口水,我用龟头抵住她的阴道口后稍稍左右滑动一下,便用力顶了进去,即使不能让她爽到双脚发软、爬不起来,这一下应该也能让她痛得站不起身。

  于是,我基于正当防卫的法定阻却违法事由,便在除我们三人外、空无一人的戏院中狠狠干着这素昧平生的少女。而萤幕上竟然是播放着国际影展得奖片,实在讽刺。(注:虽然我现在确实是进行强制性交,但有正当防卫这个法定事由阻却强制性交的违法性,所以不会被处罚。)(其实会!因为防卫过当。)  我发现这少女阴道的紧度跟徐婷差不多,不像一些白痴色情小说上面说的,有些爱玩的女生下面都被用到松垮垮;明明就像她这么淫乱的女生下面也是蛮紧的啊,不过比起陈湘宜的还略逊一筹,可见陈湘宜很有可能是处女没错。

  想不到,想清心寡欲的一天,竟然又很无奈地跟女生性交了,我无可奈何地埋头苦干,一心只想赶快乾到这少女双腿发软。就算我没把人干到腿软那么厉害的本事,来发体内射精,应该也能让她因为大腿流出的黏滑液而无法行走吧。  想到这里,这淫贱的小女生随着我的抽插,竟然自己也有了反应,阴道内一股暖流正分泌着,滋润着我的老二,让我原本就不持久的性能力又面临考验。  原本用着传统的传教士体位,后来因为心里着急,本能性地双手抓起女孩的足踝,便往前、往上推,让少女的大腿成一个大大的V字,这样我也能插得比较深入,能感觉到我的龟头正一下下地撞击着少女子宫颈的那团嫩肉。

  哇,刚刚不可一世的不良少女现在正被我征服着,而且还干到她起了反应。我喜欢的陈湘宜老师,穿得无比性感,跪坐在我面前,白色亮皮窄裙下露出苹果绿的小裤裤,还抓着少女的手当起了强制性交的共同正犯,眼睁睁地看着三天前才干过她的阴茎,正狠狠地一进一出于别的女性的阴道,沾满少女原本半透明、因为抽插起泡而白浊的淫液,姦淫着另一个女孩。

  这心理上的满足,超越一切肉体上的官能快感。

  这次的交媾似乎渐渐打通我性交的任督二脉了,我竟然在毫无前戏下抽插了五分钟才达到高潮,我感到精关一松,因为现在是準备逃命,也没想说要满足任何人,只是单纯想完成姦淫的这个动作,于是便随着下半身的反应,理所当然、毫无愧疚地在少女肉洞中泄了精,搞得她下体一片黏糊糊的。

  而且,为了让她寸步难行、不能出去叫人,我还双手紧紧由下往上将她的屁股往自己的下半身推,要儘可能射入大量的精液妨碍她的行动;我右手食指还顽皮地插进少女早就被自己淫水弄湿、因此轻而易举就被人进入的肛门。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招能让女性阴道夹得更紧,也因为我的食指,少女双腿不自禁地夹紧了我的腰间,都不知道是谁干谁了。而少女因为我食指的侵入而收缩夹得更紧的阴道,此刻也毫不客气地吸啜着我整只阴茎,仿佛要榨乾我的精液以示报仇似地绞紧我的海绵体,让我第一次真正享受到付出与得到的性爱,而不只是自己爽、射精在别人体内就交差的早泄。

  正当我从容将阴茎抽出少女已经是稀里哗啦、一片狼藉的肉洞,準备穿上裤子逃命的当下,我的尿道口竟然还隐约地在渗着精,于是这长相清秀的不良少女便不只是阴道中充满我的精液了,连小阴唇、阴毛上都沾染上了我的白浊液,阴毛还因此一撮撮地被精液黏住,仿佛杂草般地东倒西歪。

  不过,今天我真的佩服我自己了。不知是因为刚刚那场单纯只有性没有爱的交媾无法真正满足我的缘故否,我竟然老二只疲软了一点点,便又因为看到少女气喘吁吁,倒在地上享受被奸后的余韵,双脚大开,肉洞中徐徐流着白色液体的骚样,阴茎又昂然而立。

  陈湘宜拎起她那三大包百货公司採买的战利品,正準备撤离,我却难过地弯下腰来,示意我已无法行动。

  「小平你怎么了?」她焦急地问着。凌乱的髮丝不知是因为刚刚帮我压住少女的慌乱所致,抑或自己也在旁看的心痒难耐。

  「我,我下半身硬成这样跑不动。」

  因为穿的是紧身牛仔裤,所以勃起的阴茎正顶着刚穿回的裤档,使人无法挺直起腰来。我当时因为脑中都是刚刚性交的画面,所以没想到其实只要调个角度就没事了,竟然傻呼呼地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老师,你先走,不要被他们捉住了。」我决定从容就义,绝望地坐在了地上。

  「你到底怎么了?」

  「我下身硬到我站不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刚刚才射过精吗?」她焦急地问。

  「还不都是因为你!」其实我是因为那素不相识的少女,被我干倒在地上的骚样才又勃了起,但我想,嘴甜一点又不吃亏。于是我说:「都是老师穿得太性感,才害我又不小心变硬。」

  陈湘宜皱了皱眉头,头微微低下,害羞问道:「那该怎么办?」

  哈哈,似乎一步步落入我的圈套了,于是我大胆地说:「再让它变软啊,老师帮我!」

  她面有难色地说:「不好吧。」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好。

  「老师,你不要浪费时间了,快丢下我自己逃走;我等下怎么样被他们打死都不会怪你的!」嘿嘿,这样子说,除非你狼心狗肺,不然你怎么也不能走了。  果然,如我所料,陈湘宜放下了最后的矜持,放下手上的大包小包,便挪着身体靠了过来道:「我该怎么帮你?」

  我见机不可失,便道:「老师,你先把裙子撩高,然后把内裤褪下一点点,露出一点点阴毛,坐在地上把双脚打开,摆出性感的姿势,让我看能不能打手枪打出来。」

  虽然微微皱了下眉头,但为了我们的生命,她也只好照办,摆出了撩人的姿势,而且还因为紧张而胸部和腹部都微微地起伏着,真的很性感。不过她却害羞地把头往旁边别了过去。

  说要打手枪是假的,有这种大好机会,当然要真枪实弹玩一次。于是我假装右手握住阴茎上下套动了几下,便又道:「惨了,老师,时间可能不够,你看那女孩子快爬起来了。虽然我平常早泄,可是我打手枪一打就要打上半小时,怎么办?」

  看到我假装焦急、急如星火的样子,陈湘宜也不禁紧张了起来:「那怎么办啊?」

  「老师,可能要麻烦你跟我真的做一次爱,这样才是最快的方法。」我嗫嚅着道,仿佛这是不得已的下下之策般地害羞。

  怕夜长梦多、旁生枝节,说完我就自己在地上挪着身子往她移了过去,伸出双臂轻轻搂住她;见她不置可否,我便抱起她170CM高、却只有五十公斤不到的身躯,维持她的姿势放在我怀中,让她的双腿张开跨坐在我脚上。

  我轻柔地除去陈湘宜的内裤,却保留着那强烈刺激视觉的白色皮窄裙,然后便顺势抱紧了她,还大胆地去吻她的嘴,没想到她竟然毫无抵抗地让我吻着。  虽然在强姦陈湘宜之前没有性经验,但我好歹也交过几个女朋友,接吻的技巧倒是有的。反倒是她一副傻乎乎地样子,竟然呆呆地张着嘴,不做任何动作。于是我引导着她与我互相吸吮着舌尖,还舔弄她的牙龈,后来也轻轻地去舔咬她的耳垂和脖子。一双手也没闲着,一手不住地搓弄着陈湘宜的浑圆胸脯,一手就轻轻地以手掌贴上了她的下体,环绕着地摩擦着她的外阴部。

  见她阴道也有了反应,分泌出些许淫汁,我把她的身体更挪向我一点,将一双大腿分得更开,让她的阴道口儘量与我的龟头接近,然后我右手握住阴茎轻轻地在陈湘宜阴户门口画圆般地撩拨着她柔嫩的阴唇和阴蒂,不出几下便不知不觉轻轻地让龟头滑进了美女老师陈湘宜的阴道。

  不过她的阴道始终紧窄,我只能微微地动着下半身;虽然她已不是处女,却仍然皱起眉头,似乎感受到些许痛楚。

  于是我抱住陈湘宜的腰部,让她后仰躺在戏院的地上,然后用传教士体位轻轻地加重每一下突刺的力道,希望能成功开发陈湘宜通往极乐的秘道。

  缓缓抽插不到十下,我紧紧地抱住陈湘宜,在她耳边轻声问道:「老师,其实在那一天之前,你都还是处女对不对?」然后我微挺起身子,深情地注视着陈湘宜的双眸。

  陈湘宜的眼睛中微微闪着泪光,不知是刚刚的交合仍有痛楚,抑或是其他缘故,她幽幽道:「老师教书三年了,一直都是用这样子独特的方式教书,情况也都在自己控制之下,没想到今年遇到你翻了船,处女身被你夺了走。」声音也微微哽咽。

  我听到这里,心中真的是无比怜惜,没想到她真的是处女,我竟然享用到了这个大美女的处女身!不过,跟她相处久了,对她仍是处女也就不那么意外了,她这种脾气连交个男朋友都很难,何况是做爱。

  于是我在心中发誓,我要努力成为配得上她的男人,即使不知以后能不能功成名就,我仍然要用尽所有的努力,保护这个看起来似乎孤傲不可亲近,其实在内心是充满正义感、可爱,情感却脆弱不堪的少女。

  「湘宜,我可以叫你湘宜吗?」我又得寸进尺地,希望能把两人关係进一步迈进。

  「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我不会让你在课堂外的时间占有我!」陈湘宜虽然一边性交着,却丝毫未失去理智,一副真的是逼不得已才失身于我的样子。

  我感到一点点的失落。是啊,毕竟她是大名鼎鼎的刑法学权威陈湘宜,我刚刚竟然一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到过了今天,我是否还能与她有肌肤之亲,就不禁感到惆怅。

  但是,现在阴茎确又是真真切切插在她紧窄的小肉洞。唉,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于是我也没想太多了,把陈湘宜双腿像刚刚我干那个少女般地往上举高,架在我肩膀上,然后我便一下下毫无技巧地突刺,仿佛在发泄怒气般地狠狠干着陈湘宜。

  哼,即使以后不能跟你厮守,起码我狠狠占有过你,享受过你最宝贵的少女青春!

  有一点无奈又有无比的兴奋,我扛着陈湘宜的脚,一下比一下乾得更深入。  即使以后她老公娶了她,仍然无法改变我是第一个把龟头干进陈湘宜子宫颈的男人的这个事实!我边搓弄着她的阴蒂和阴毛,手指也不安分地去戳弄她的菊门,想要像刚刚我干那少女那样,把手指伸进她的直肠,让她用阴道一屄夹死我算了。

  如她自己所说,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课外干陈湘宜了,强烈的占有欲驱使着我不能太快射精。不知乾了多久,我惊觉她的修长双腿被我玩成这样,不知会不会抽筋,便体贴地小声问道:「老师,你会不会酸?」

  不过,不知是不是我说得太小声,抑或是电影的声响干扰,她不知听成什么了,竟然回答说:「嗯,爽。」

  「老师,我是问你脚会不会酸,不是问你会不会爽。」

  我心中憋住笑,干她的力道也不再那么用力了,而是三浅一深,恣意而本能地享受与老师性交的快感。

  她羞红了脸,也开始忍不住哼哼哈哈地叫了起来:「小平轻一点。」

  哈哈,听见她终于开口叫床,仿佛在鼓舞我般,我胯下的振动愈加迅速,用一秒钟两下的速度狠狠插着,终于我感到射精前的徵兆。

  我心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射精在老师体内的机会,便抱起了陈湘宜的下半身,只以她的肩背部分接触地板,然后拚命地将她的屁股由下往上、往我的阴茎拚命推,然后我也仿佛要贯穿陈湘宜子宫颈般地狠狠由上往下戳着,直到射精。  第一道精液射出的那一瞬间,我双手紧紧抱住陈湘宜的屁股,放肆地捏弄着她的臀肉,用力地将小屁屁往两旁分开,右手食指插进美女老师的紧窄菊门,让陈湘宜的阴道贪婪地绞紧我的阴茎,如扭毛巾似地一下又一下锁紧我的老二。直到我在陈湘宜肉洞内射完最后一丝精液,她的阴道仍兀自收缩着,根据A书的指导,我知道她也高潮了。

  随着精液的射出,刚刚的那股惆怅也不再那么强烈,至少我曾经拥有过老师了,以后我也会继续努力念好法律,只要我努力,我相信我会成功成为配得上老师的男人的!

  即使已经射精多时,我仍紧紧抱住陈湘宜的屁股,已经疲软不堪的阴茎也做着无谓地挣扎,却仍不敌生物本能,在射精后迅速变小。我仅仅靠着腰部的力量想把阴茎顶住、封住陈湘宜的阴道,想把将阴茎和滚烫的白浊精液留在她体内,仿佛要让她怀有我的孩子似的。

  不过,最后我的阴茎仍然不争气地滑出了陈湘宜的阴道,精液也瞬时依依不舍地汩汩流出,从这高傲美女的阴道膣口流经会阴,一路直到肛门。

  等到我们意识到真的该走了的时候,因为戏院的灯光昏暗,陈湘宜遍寻不着刚刚被我随手一丢的内裤,只好儘量拉下短裙遮住她丰满的阴阜,然后扭动着身子想去洗手间清洁一下满是精液的阴部和大腿。

  不过我不让她有这个机会,我想让精液留在她体内久一点,于是我硬是叫她自己拿着自己的那三大包採购物,然后便一把将她抱起往戏院后门走去,希望能避开那群不良少女。

  不过显然我是多虑了,直到我们离开时,那个被我乾了的不良少女仍然躺在地板上睡着,享受性交后的余韵呢。

  后来我用机车送陈湘宜回教职员宿舍时,一路上身边发生不少车祸,大概是因为她侧坐,让不少人看见她裙下一缕未着、阴毛随风飘逸的春光,甚至整个阴部都还有风乾了的精液残渍因而导致的吧。

  看着陈湘宜回到宿舍后疲累的神情,我的心情更笃定了,总有一天我要再重温今天的美梦。

                【完】

Tags:

上一篇:慾海情魔

下一篇:人妻——刺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