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对不起,中出了女友的好友

SM1人已围观

简介(十)高位魔神" 这里真是个让人不快的地方啊。" 雪涟走在队伍的前方,扭头环视着周围。死一样寂静的沼泽,到处是乾枯腐败的树枝,以及散播在空中那令人感到邪恶气息的浓雾,一切的一切都让在场的众人感到如此的 ...

(十)高位魔神

" 这里真是起中个让人不快的地方啊。" 雪涟走在队伍的出女前方,扭头环视着周围。好友死一样寂静的起中沼泽,到处是出女乾枯腐败的树枝,以及散播在空中那令人感到邪恶气息的好友浓雾,一切的起中一切都让在场的众人感到如此的压抑。

" 看起来,出女就好像走进了魔物的好友陷井一样。" 女孩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起中队长,蛮族女战士卡拉。出女而对方只是好友紧邹眉头,沉默不语。起中

" 魔物嘛,出女那可正好。好友" 女神官梅露珐冷笑," 无论它们来多少,都势必会葬送在我的圣光之下,我会让她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罚。"

" 有自信是好事情,不过……。" 雪涟转过头看了看周围,苦笑着叹了口气," 情况恐怕比我想像的还要糟啊。"

" 沉住气,异国的女道士。" 卡拉发话了," 现在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哪一方失去冷静,哪一方就输了。"

" 我倒是没什么,吶,卡拉。" 雪涟呼叫前方的队长," 你和艾米莉似乎认识?"

" 啊,以前佣兵时代有过一些交情,我们曾经一起…………嘛,算是出生入死过吧。" 卡拉耸耸肩。

"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好像是个挺有名的佣兵吧。"

" 红狐和蓝鹰,她和另一个女战士卡蒂娜所组成的搭挡应该说在佣兵界也小有名气吧,无论怎么说,艾米莉在火焰魔法这块领域的确有着不凡的造诣。" " 那性格呢?" 雪涟继续问。

" 性格?佣兵嘛,都是那种利已主义…………………或许是因为在这个领域已经有所建树的关係吧,她和卡蒂娜经常会欺负一些新来的佣兵,或者背叛僱主什么的,只要她们认为有利可图。"

" 呃,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 在佣兵界里这种行为很多见,比如还有一个外号黑弹射手的女猎人卡伦,她可经常做贩卖人口的买卖,只要哪个女孩让她觉得不顺眼的话,卡伦就会下手将对方掠走,然后卖去异国做性奴之类的。"

" 呃。"

" 艾米莉这个女孩嘛,和很多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比如爱慕虚荣,好色什么的。不过如果你以为她是个愚蠢的人的话,那就错了,那个女孩可是精明的很,没有人知道她在背后打什么主意,不然也不会有红狐这个外号了。"

" 是这样啊,那么能将艾米莉压制住的那个人,一定非比寻常。" 雪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什么意思?" 卡拉不太明白。

" 那一夜你也见到了,那个女魔法师淫乱的模样。" 雪涟抬起头,咬了咬嘴唇," 寄生在艾米莉身体内的那种寄生虫叫宫虫,是一种十分霸道邪恶的魔物。因为这种宫虫只要进入女体的子宫,就会以此为巢居住下来,一般的方法根本无法驱逐掉它们。而且在寄生过程之中,宫虫会间隙性地刺激宿主的敏感器官,让宿主变得全身燥热,宛如慾火焚身一样渴望性爱,这也是当初那个女魔法师为什么要拚命和那根树枝作爱的原因。"

" 真是恶毒的魔物。" 卡拉吐了吐口水," 我最恨这种攻击女性弱点的生物了。"

" 宫虫的淫毒可不仅于此啊,它不仅会强烈刺激女体的性需求,并以此为食。更可怕的地方地于这种宫虫会在关键时候施发出一种特殊的毒素,这种毒素会麻痹女体的器官感觉,让她的身体强行冷却,再也无法提升快感直至高潮,但同时保留了那种对性慾的渴求,这种想要却无法高潮的折磨,可以让人活活崩溃,可以说是一种淫邪至极的魔物了。"

" 那如果强行压抑快感呢?"

" 你是说把宫虫活活饿死?" 雪涟笑了起来," 这倒是一个办法,不过也就卡拉你这种女战士能作到吧,因为凭藉女体的快感而活,所以如果宿主长期压抑自已性慾的话,处于饥饿状态的宫虫会不断分泌另一种毒素,让女体处于难以忍受的激痛状态,一般的女孩子恐怕承受不了吧。"

" 那宫虫为什么会进入艾米莉体内?"

" 这才是问题所在。" 雪涟严肃起来," 无论再怎么恶毒,宫虫终究是一介寄生虫而已,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有人能够植入宫虫进那个女魔法师体内。" " 这附近有这种人?"

" 哼,看吶,地精,兽人,史莱姆,毒精蜘,巨魔蜘,这么多的魔物暗处看着我们呢。" 雪涟冷笑一声," 那么很明显,这附近一定有一个魔兽使在操纵着一切!"

女战士转过头,在她们的周围,许多双贪婪的眼睛在看着自已,他们有着绿色的粗糙皮肤,尖锐的獠牙,以及不断散发着热气的宽大嘴巴,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成年人还要高大和强壮,威武地站在远处,展示着手中的铁器,一点点向众人靠近。

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更多数量的,矮小,纤细,不断发出嘶嘶的怪叫,挥舞着手中短棍的怪物。这些骯髒,丑陋的生物挤成一堆,站在强壮的同伴身后,尖叫着试图壮大声势。

" 兽人和地精。" 女战士卡拉冷笑着举起手中的武器," 看来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呢。"

另一边,沼泽的边缘,碌碌续续涌出许许多多绿色的软胶状生物,它们浩浩蕩蕩地出现,伴随着压过草坪湿漉漉的声音,从沼泽的边上围成一圈,开始包围中央的女战士们。

" 史莱姆吗?" 雪涟叹了口气,向后退一步," 卡拉,你们要小心,这些史莱姆是特别的一种,注意它们的扑击和沾液。"

" 啊,但看起来我们的客人还不止这些呢。" 顺着卡拉的眼光,在漆黑的树林可以看到,有几双红灯一样的眼睛,正虎视眈眈地从森林深处盯着眼前的猎物。女战士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些黑色的巨兽慢慢从黑暗中现形,这是几只比人还要巨大的蜘蛛,它们伸开四肢,张着利牙慢慢前进——这就是那种被称为巨魔蜘的大型魔蜘,它们尖锐的利牙和强有力的触足可以轻易打倒软弱的敌人。

而在这些巨魔蜘后面,那片充满着瘴气的魔性树林之中,更多只略小型的,色彩更鲜艳的蜘蛛从树上顺着自已吐出的丝线慢慢滑下,这些毒精蜘并没有同伴那些强壮,但它们更有技巧性,是出色的猎手,能够吐出粘性极强的蜘蛛丝,并设置各种各样的陷井。

" 巨魔蜘,毒精蜘。" 女神官梅露珐高举右手,慢慢凝聚起强大的神圣力量," 看来这一次魔物们準备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吗,不过我正求之不得呢,很快我就会让你们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神罚。"

接着出现的,则是森林的另一角,一种从远古时代就生存至今的恐怖植物——食袋花,这些有些巨大胃袋的捕食专家擅长用甜美的蜜和粉来吸引猎物,然后用粗长并且坚韧有力的藤条来击打前来的猎物,还有那致命的毒刺,可以轻易麻痹对手并将其最终送入自已的胃袋,强烈的胃液可以腐蚀一切。

" 看来真是精心準备了一番了,地精,兽人,史莱姆,食袋花,巨魔蜘和毒精蜘。" 雪涟轻轻掠了掠头髮," 那么做为如此大宴会的主人,不出来主持一切岂不是太失理了吗?" 女道士轻轻挥出一道闪光,在不远方爆开了花。

火光过后,两个纤长的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一个是绵衣华服,优雅俊美的吟咏诗人芬,而站在他身后的则是一脸怯意,衣冠不整地躲在后面的女魔法师,就好像做错了事情了下,艾米莉低着头躲在后面,不敢看着前方。

" 真是明查秋毫啊,女道士,不亏是拥有和那个东方巫女对等实力的女人。" 芬开口了,俊美的脸庞上透露出冷酷的寒意。

" 艾米莉,我果然还是看错你了。" 卡拉冲着女法师冷哼一声。

" 我………。" 艾米莉紧张地看了身边的诗人一眼,害怕地闭起了嘴巴。 " 真是一个懦夫,面对我们,你只敢躲在女人和魔物的背后吗,如果你是主导者的话,就勇者地站出来吧。" 雪涟向诗人挑衅。

" 哪里,你们虽然只是女流之辈,却比寻常的男人还要强大,而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诗人而已,自然无法站在最前线。" 芬冷笑着抬起手,随着他的命令,手下的魔物开始行动起来。" 上吧,我可爱的魔物们。"

" 来了!" 卡拉向后一跃,躲开了攻过来的地精,然后随手一锤砸烂了对方的脑袋,紧接着又侧身避开刺过来第二根短矛,一拳轰开了第二个受害者。 另一边,伴随着女神官尖锐的祈祷,许多个圣光球从她秀美的手指之中飞射出去,径直打中了包围过来的史莱姆,迸发出激烈的火花,火花之后只剩下史莱姆的残骸。

而其它女性战士也各自亮出了武器,和周围的地精兽人厮杀在一起。

" 感觉如何?" 雪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卡拉的背后,笑着寻问。

" 总算还能对付吧,怎么了?" 卡拉随手又砸死一只地精,转过头寻问女道士。

" 麻烦你们帮我挡着这群杂鱼,我去对付芬!"

" 你一个人?"

" 不要小看我,卡拉。" 雪涟对了个自信的微笑," 而且如今也只有这个方法了,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那个诗人一切都好办了。"

说完,女道士甩了甩乌黑的长髮,飞身跃了出去。

……………………

" 艾米莉,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诗人托起女魔法师的脸颊,给了她了一吻。 " 可是,可是。" 艾米莉摇着头后退,脸上充满了恐惧和害怕。

" 你说过你是爱我的,证明给我看!" 诗人拉近距离,美丽的眼眸中透露出犀利的寒意。

" 恩,恩。" 这一次,女魔法师屈服了,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只见诗人从身边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然后对準女魔法柔软的肌肤割了下去,顿时刀尖上就蘸满了少女的鲜血。接着伴随着诗人那低沉淫邪的咏唱声,巨大的魔法结界从艾米莉脚下开始展开,然后形成一个魔法空间,无数触手一样的生物从空间之中爬出,它们一涌而上地缠住女法师美妙的肉体,在她的身体上面肆意游动。 " 性魔法……。难道说这是召唤结界?" 雪涟吃了一惊,看到眼前的情形,她忽然想起来,自已远在家乡的时候,师傅所说的一些传闻,其中之一就是类似的以性为触媒所诞生的魔法。

" 哦,没想到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 吟游诗人也有些诧异。

' 不好,绝对不能让他召唤成功!' 虽然不清楚会出现什么,但本能让女道士紧觉起来。

" 地缚术!" 雪涟娇喝着施发出魔法的光芒,瞬时间诗人所处的地面开始剧烈颤动,地表开始龟裂,下沉,接着软化,以至于附近的生物无法正常移动脚步。站在前头的两个兽人护卫就被卡在了裂开了地缝之间,痛苦地怪叫。

" 冰封决!" 又是一声娇喝,女道士再一次挥出亮丽的魔法光芒,这一次打了在剩余几只较为灵巧的地精之间,魔法在地精之中炸开,迸射而出的冰环立即冻伤了附近的受害者。

" 不亏是东方异国的施法者,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魔法冲击过后,吟游诗人芬站在原地,神情有些狠狈。

" 还没有完呢,你这个邪恶的魔兽使,再看看我的火神诀!" 没想到两发道术之后,雪涟仍然有力量施发出第三波道术攻击,这一次是火焰的符咒,在女道士的施展之下,符咒有如火球一般击打在敌人身上,发出剧烈的爆炸声。然后爆炸过后,诗人仍然站在在原处,淡淡的魔法光芒笼罩在他周围。

" 魔法结界?" 雪涟吃了一惊。

" 怎么样,你能否攻破我的结界呢?" 诗人对女孩邪恶地笑了笑,在他的脚边,召唤结界里的触手早就把女魔法师拉倒在地上,无数柔软的触手就好像蠕虫一样,它们争先恐后地爬到女法师身上,在女孩美妙的身体上游走,从丰满的大腿之间穿过,然后经过双乳的乳沟,分别探进她的身上的洞穴之中。

" 啊,啊,啊,啊,啊~"这些从魔界召唤而来的触手有着粘滑的表面,每滑过女法师身上的肌肤,就会留下一道道粘痕,没有过多久艾米莉身上就布满了这种噁心的液体。而在这些液体的作用之下,女魔法师仿佛可以感到自已的身体在慢慢变化,变得越来越敏感。

" 呜,呜,呜~~~"艾米丽发现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一根触手已经强行从她的双唇之间挤了进去,女魔法师一阵呜咽,全身上下反射性地抽动起来,原本紧紧夹在一起的大腿也解除了防备,几根触手分别缠住女魔法师的大腿,用力向外拉开,然后两根触手看準时机就争着插了进去了,然后在女孩的身体之中飞快地抽插,蠕动,让艾米莉呻吟不止。

" 这样下去,他的召唤一定会成功的。" 雪涟流下了冷汗,当眼前又有新的触手进入艾米莉的后庭的时候,女道士修红了脸。" 这一次,一定要彻底击破你的结界!"

说罢女孩将手放在胸前,巨大的魔法力量引得她乌黑的长髮随风飘蕩,宛如靓丽的魔法女神一样,起先雪涟的声音低宛,但随着法力越聚越大,女孩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打去妖邪并鬼怪,打去邪师在地不留停,吾奉雷声普化尊敕令,急急如律令!"

随着女孩的施法,尖锐的雷火从女道士指尖打出,在空气之中融合聚集,宛如一条带电的火龙,从空中盘旋而出,夹杂着强劲的风力,兇猛地朝诗人所处的结界直扑而去。下一个瞬间,这条带着雷火的怒龙就径直撞向了诗人的结界,引发了强烈的魔法爆炸。

巨大的魔法力量相互冲撞所引发的冲击发,顿时向四周散开,许多地精和草木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冲击,被直接吹飞了出去。爆炸过后,只见原本诗人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破损不堪的坑穴,而芬本人则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但神情却非常得意。

" 真是精彩的法术,实在是让我开了眼界。" 诗人低沉地笑了一声," 但是呢,很可惜,最后输得还是你。"

" 什么意思?" 女道士放下手,大大地喘着气,显然方才的施法也让她元气大伤,但相比已经被正面轰倒的诗人,她的情况其实要好很多。

" 因为仪式已经完成了。" 诗人得意地宣布,刚说完,另一边的女法师就发出高潮时的鸣声,美妙的肉体紧紧绷在一起,然后瞬时间迸发,浓烈的白浊从诱人的肉体之中喷射而出,撒满了整整一地。然后,被大量触手不断姦淫得体力透支的女法师就软绵绵地倒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

" 好了,仪式已经完成,听从我的声音,跟从我的召唤,我的盟友,伟大的魔神布拉瑞姆啊,出现于此吧。" 诗人发出最后的咏唱,顿时女法师瘫倒在地上的身体凭空漂浮起来,雪白的身体上出现奇异的条纹,散发着异样的光彩,艾米莉顿时疯了一样利声尖叫,仿佛全身充满了痛苦,她叫得越大声,身上的光芒就越强,直到最后,那巨大的魔性生物于空间里走出来才停止,然后就一下子掉到地上,晕死过去。

" 这种异形一样的相貌,这种强大的恶魔力量。" 雪涟吃惊得看着眼前的巨大魔神,强烈的恐惧让她节节后退。类似于壮年男性却又高大一倍的身材,青黑色的肌肤,醒目的巨大羊角以及那漆黑的双翼。毫无疑问,这是生活在魔界的高位魔神,他们的力量远超普通的魔族,他们是魔族里的贵族,强大而难以战胜的存在。

雪涟惊恐地咽了口口水,因为她知道问题不仅仅于此,在那个强大的魔神胯下,有着巨大的男根一样的物体,而且还不止一条,它们有如狰狞的巨蛇一样,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美妙肉体。

" 汝,就是我的猎物吗?" 这个名叫布拉瑞姆的强大魔神走到雪涟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发颤的女道士。

" 谁,谁会做你的猎物。" 雪涟一咬牙,打出一个冰环在魔神面前,却轻易就被魔神身上的魔法结界弹开了。

" 没有用的,凡人,汝的力量无法与我抗衡。" 魔神又上前一步。

" 雷光术!" 尖细的雷光从她的指尖射出,但仍然在靠近魔神的身体之前就被那强大的魔法结界给弹开了。

" 弱,真是太弱了,人类。" 魔神笑着继续前进," 你的力量无法和我抗争,

你注定是我的猎物。"

" 如果,如果先前没有用尽全力的话,或许现在还有办法。" 雪涟心中连连叫苦,先前的施法事实上已经用尽了她几乎全部的力量,现在的她再也没有办法提起真力了。

巨大的压迫感袭来,如果放弃的话……………想到这里,雪涟紧紧咬了咬了,她鼓起全起的真气,试图用最后的挣扎。

" 吾奉雷声普化尊敕令,急急如律令!" 巨大的雷火之龙夹杂着强劲的气流呼啸而出,径直打在了魔神的身上,这一次打破了魔法的结界,在那巨大的身体上面爆开了花。

" 成功了吗?" 雪涟全身脱力地倒在地上,这是她最后的力量了。

" 恩,乾得不错,人类女子,竟然能够伤到我的身体,值得夸奖。" 魔神那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出现,那浑厚的胸板之上有被爆开的伤痕,但这点伤口和魔神巨大的体魄来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 怎么,怎么会这样?" 顿时,强烈的绝望涌上雪涟的心头,这是她最后的一博了,但仍然没有凑效。她虚弱地看着站立在眼前,高大的魔神,看着魔神胯下那三根淫毒的巨根蠢蠢欲动着,完全不知所措。

'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被这种怪物…………' 从小自认天赋异稟的她,无然相信自已竟然会在这种异国他乡,即将被这样的怪物侵犯,强烈的自尊心让她拒绝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过来。" 女孩紧张地一步步后退,但魔神没有回答,他只是淫笑着一步步接近无助的女孩,然后伸出粗壮的手臂一把拉扯起她的身体。

" 不,不要这样。" 在魔神巨大的体魄面前,雪涟的身体就如同雏鸡一般,魔神布拉瑞姆用他背后伸展出来的软触手紧紧缠住女孩纤细的双臂,然后提到半空之中,接着用那粗壮的手腕拉扯着女孩那雪白的大腿,然后一点一点强行分开,呈了一个大大的人字形。

" 真是个不错的猎物啊,芬,你给了我一个上好的美餐。" 魔神回过头,对正坐在地上喘吸的诗人说道。

" 不,放了我,求求你。" 女道士惊恐地摇着头,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三根毒蛇一般的阳具慢慢靠近自已,那丑恶的部位散发出一种淫邪的气味。雪涟疯狂地摇着头,乌黑的长髮在空中散乱的飞舞着,但纤细的身肢在魔神的握力之下是如此的无助,女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中一根阳具慢慢接近自已那从来没有被人碰过的隐私部分,然后突然间………

" 啊!!!" 强烈的痛苦瞬间撕碎了女孩的心灵,雪涟悲鸣着仰起头,整个人向后仰去,乌黑的秀髮披散地半空之中,鲜红的血渍从雪白的身体之中流出。 " 哦,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处女啊。" 魔神狞笑着,用背后伸出的触手提起雪涟的手臂,然后用双手紧紧抓起她雪白的大腿,开始一上一下伸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大量液体混夹着鲜红的处女之血喷射而出。

" 呃………" 雪涟就好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魔神握在半空之中随着凌辱和折磨,痛苦支配了她的神经,伴随着失去处女的绝望和无力,晶莹的泪水从女孩的眼颊流下。

" 噢,人类的女人,你这样可没有乐趣啊,我需要你反抗,更多的反抗,我才有乐趣。" 魔神说道,然后伸出胯下的第二根阳具,放到了雪涟的后庭口。 " 不,不,这里不行,不行的!!!" 感觉到后门被异物堵住,女孩本能地查觉到了即将出现在身上的事实,马上慌乱地反抗,但却被牢牢握住,动弹不掉。 " 太,太大了,我会坏掉的,真的。" 雪涟哭泣着哀求,但魔神丝毫不理会女孩的求饶,他控制着那和先前那根同样大小的阳具,然后猛得一刺,将整根肉棒径直插进了女孩那从来没有开启的后庭。

" 啊!!!!!!!!!!!!!!" 又一次,仿佛全身都要被撕扯散架了一样,雪涟再一次因为剧痛而发出悲鸣声,她不知道那根巨大无比的东西是如何插进自已身体的,只知道自已的那里被极大的扩张着,如果不是因为那根东西还在抽插的话,女道士差点就以为自已的那里已经被撑坏了。

" 不错,很不错,我很中意你,异国的女人。" 魔神越插越起劲,两根阳具大力地在女孩的身下的两个洞里抽动,搅拌,即使从外面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根巨物在女道士身体里面前进的样子。

" 啊,啊,啊,啊~~" 雪涟早就被这种伴随着痛苦的快感给冲垮了,她大脑处于一片混乱,整个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只能任凭魔神随意拉扯。马上,魔神又从嘴里伸出两根较小一点的触手,这一次它们的目标是女孩那坚挺的双乳,柔软的触手慢慢接近女孩的乳房,然后突然捲住,从根部开始勒紧,让美丽的乳房充血肿涨。

" 不要,好痛,好痛。" 女孩痛苦地挣扎,这种强烈的痛苦让她无法忍受,泪水早就打湿了脸本秀美的脸庞,让女孩看起来凄楚无比。但魔神的凌辱并没有结束,盘上乳房上的触手还在动,它们从根部开始一圈一圈缠紧,直至乳头。更令人惊讶地是,触手的头部竟然变成了吸盘状,然后一下子紧紧地吸住那已经尖挺起来的乳头,随着魔神发出的魔法光茫,女孩惊恐地发现自已的乳房正在变得肿涨,然后没有过多久,竟然有乳汁被吸管吸出,顺着触手流进了魔神的嘴里,他正在吸自已的乳汁,这让女道士差点晕死过去。

" 就这么不行了,还没有结束呢,异国的女人。" 魔神狞笑着,提起胯下的第三根阳具,而这一次是放在那个阴道附近的那个小口之上,仅仅只是表面的磨擦,就让女孩感到了极大的恐惧,她做梦也没有一想,不仅是被阴道和后门,这个淫邪的魔神竟然想要让自已做出如此下流淫乱的折磨,这是她从来也不敢想过的事情。

" 不要,不要,真的不要,那里不行,我会坏掉的!!!!" 如论无何,魔神的巨根实在太大了,女孩疯了一般拚命挣扎,如果真的被那东西插进来的话,恐怕自已真的会被活活插死!巨大的恐惧感让雪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拚命挣扎,她哭叫着竭力不让魔神的巨根进入自已的身体。

" 真是吵死人了,异国的女人!" 魔神拉扯了一番,似乎也对女孩死命的挣扎有所不满,于是他乾脆又伸出两根细长的触手,一鼓脑地探进了雪涟哭求的嘴巴里,将女孩柔美的小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 呜~~~"口中被异物所插入,可怜的女孩只能发出呜呜地抵抗声,柔软的身体在无数触手的拉扯之下扭曲,变形,雪白的肌肤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淫液,然后突然之间,雪涟第三次发出那种歇斯底里的悲鸣,只见那第三根阳具抵在女孩的尿道口,以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和力量,慢慢的,宛如巨虫一般挤进了少女那第三个洞口。

" 呜!!!!!!!!!!!" 雪涟猛烈的摇着头,巨大的痛楚让可怜的女孩泪如雨下,纤细的下体被三根异样的巨根同时插入,女孩差点已经自已的下体已经被插爆了,三条巨根宛如巨大的攻城锤一样在自已的身体里面移动,撞击,每一下撞击,女道士都感觉到自已的神经好像被巨大的痛楚和快感所冲散一样,让她欲仙欲死。

" 哼哼,表情很不错啊,异国的女孩。" 不知什么时候,吟咏诗人芬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他看着眼前被半吊在空中,插得神智混乱的女道士,冷笑道," 真是很惜啊,你叫雪涟是吗?你知道吗,我原先的目标并不是你们。"

" 呜!!!!!!" 眼前的雪涟早就被高位魔神用七根触手和阳具抽插着全部的肉洞,每一次进出,就夹杂着大量的淫水激射而去,魔神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力,让人怀疑女孩那纤弱的身子是不是很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冲击,好像每一下都可以把可怜的女道士撕碎了一样。

" 我原先的目标仅仅是克里斯手中的轰炎魔剑,为此我甚至刬除了不容易听话的卡蒂娜和卡伦,但没想到事与愿违,中途却让你们横插了一脚。所以既然你们早晚会成为我的阻碍的话,那我不得不先下手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已的命不好吧。"

" 不,不,呜!!!!!" 猛然间,雪涟突然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哭叫声,原来在魔神七棒齐插的快感之下,女孩很快达到了最高潮,伴随着女道士激烈的亢鸣,雪白的身子夹紧又展开,然后达到了性慾的最高潮,然而这一切………对于强大的高位魔神来说,这仅仅是其中的一个过程而已,魔神的触手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女性的悲鸣和魔神那沉闷的低吼混夹在一声,雪涟在不断的冲击之下达到了第二次高潮,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直至魔法的结界出现在魔神脚下,这巨大的生物才停止抽插。

" 为什么要阻止我,芬。" 魔神的声音中夹杂着怒气。

" 魔神布拉瑞姆,契约的时间到了。" 诗人恭敬地回话。

" 哦,你想要回这个女人?但如果我说我要定这个人类的话呢?" 魔神回过头,巨大的身体伴随着强大的压迫力量。看着眼前渺小的诗人。

"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下无力与您抗争,伟大的魔神布拉瑞姆。"

" 识趣的小子,不过这次就算了,三次契约的时间还没有完成,在这次召唤完全结束之前,契约还一直有效,我不想违反你我之间契约的内容。" 魔神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不过你最好记住,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再也没契约做为媒介,到时候我可以轻易撕毁你这个渺小的人类。"

" 我会牢记在心的,魔神布拉瑞姆。" 诗人笑着点点头。

" 啊,有一件事我倒是很有兴趣。" 魔法结界的光芒越来越强,魔神的身影在这道光芒之下却越来越暗淡," 吾等魔神是汝强大的助力,为何轻易就用掉了这最后的契约。"

" 啊,魔神布拉瑞姆,因为你是灾祸和不祥的象徵啊,一直带着你的契约,我会变得不安的。" 诗人低下头,优雅地行了个礼。

" 哦,是嘛,哼哼,有趣的人类,愚蠢的人类。" 伴随的魔神的冷笑,那巨大的身影消失在空间之中。

" 好了,异国的女人,现在你是我的东西了。" 诗人站起身,看着倒在地上,全身白浊,已经虚脱的雪涟。

" 你………你想把我怎么样?" 女孩现在已经没有了半分的力气来抵抗。 " 艾米莉曾经是我良好的奴隶,她的魔法能量能够为我做不少事情。但现在我却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女人,雪涟,你将会是一个更优秀的奴隶,我的性奴隶,我的魔法器皿,我的玩具。" 说罢,他低下身子,从腰畔取出一个小壶,而藏在里面的,是那种细小淫邪的寄生虫——能让任何女人崩溃至死的魔物,宫虫。 "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不要啊!!!!!" 雪涟的悲鸣声,响彻了整片沼泽。

Tags:

相关文章

  • 娇妻出墙

    SM

    第331章 时尚  看着刘宇扬长而去的背影,蔡广进无奈地摇摇头,立即忙自己的去了,尽力而为吧,无论如何,他相信长公主会理解自己的苦衷的……  第二天,诚如赵凤吟所料,朝廷的军需物资筹集和準备情况远远跟 ...

    SM

    阅读更多
  • 裴莉

    SM

    【红楼春梦】第八十一回:秦可卿重返离恨天 贾宝玉乐享齐人福作者:么鸡2014年3月19日首发色城      第八十一回:秦可卿重返离恨天 贾宝玉乐享齐人福*********************** ...

    SM

    阅读更多
  • 糖果屋的女巫

    SM

    那一年是大三的暑假,我和女朋友为了準备考研,在学校报了一个补习班,由于大多数人还是要回家的,而我和女朋友家其实也在学校附近,但是为了更方便自习,我们都决定留在学校。其实,我们当时也在学校附近租有一个房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