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永丰汽车在线 新时代】漂亮的月咏表姐

暴力虐待924人已围观

简介十三)此情可待「您的事情办完了吧,可以按照约定带我去渡蜜月了吗?」我忐忑不安地看着先生。这段时间可真是漫长,我有一个多月没和他亲近了,要是他再往后拖,我真要忍不住了。先生像触电一样静止住了,他慢慢转过 ...

(十三)此情可待

「您的漂亮事情办完了吧,可以按照约定带我去渡蜜月了吗?」我忐忑不安地看着先生。咏表这段时间可真是漂亮漫长,我有一个多月没和他亲近了,咏表要是漂亮他再往后拖,我真要忍不住了。咏表永丰汽车在线 新时代

先生像触电一样静止住了,漂亮他慢慢转过头来:「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不是咏表五天哦,是漂亮一个星期,我还记得,咏表你别想赖!漂亮」

「你不跟着小光走吗?」

这回轮到我触电了:「你说什么?这不都是咏表骗他的吗?你别想把我推出去,我死也不走!漂亮和说好的咏表不一样,你一直想让我走,漂亮我就知道……」

「等等,先别闹,给我一点时间想想。」

我不甘心:「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会把整个经过告诉小光,让他知道全是你设计的。」

「你要威胁我,事情可就不一样咯!去下面等着,想想应该怎么说。」 我也是随口说说,根本不想和他闹翻,也没别的主意,只好去客厅乾等。 先生穿得很随便,头髮还滴着水就走下来。他昨天熬了一晚,没什么精神,眼睛里布满血丝。

他坐下来,我马上过去靠着他的腿,看他没有抗拒,我像以往一样抱住他的小腿,把头放在他膝上:「对不起先生,我刚才想也没想就胡说了。我一直想着和您一起旅行才忍着和小光在一起,还以为苦尽甘来,您那样说,我很怕……」 「你电视剧看多了,遇事就会硬碰硬,你谁也碰不动。好好解释,如果说得合理,我可以接受。周日在家操大胸女友为什么不想跟小光走?」

「因为……我,我爱你。」我说完有点不好意思,心砰砰跳。

他连眼睛都没眨:「没时间说废话,说不出理由就必须搬出去,不愿跟小光就跟别人,我不管。」

「因为……小光他靠不住,我看不出他能撑多久,也许一个月,也许一个星期。他心目中的自由就是两个人带着一笔钱跑到国外去。然后呢,还不是要我照顾他,他都没出去工作过,我还要被他虐待,他每天都要玩好几个小时,手法烂透了……」

「你留下也是被我虐待,至少他是真心对你好。」

「可是……被先生您虐待,其实是很舒服。」自己说出来,我的脸都红了:「小光是真心也好,是虚情假意也罢,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都是被他粗暴地使用。」

先生停顿一下,又说:「和小光结婚不是你们这些人的理想吗?你不想有个归宿吗?」

「有个归宿是很好,可是人只要活着,哪里是归宿呢?我把小光当归宿,他自己的归宿又在哪里?他的归宿能容下我吗?我想依靠他,他还需要依靠别人,寄人篱下还要转几道手,还不如我现在的样子。」

先生陷入沉思,最终拍拍我的头:「说得有道理。」他深深叹一口气:「很有道理,我还以为你的脑子只有花生那么大,原来也在思考。」

「那当然,我又不是小光,我自己不想,谁能为我想?」

「这个道理连你都明白,我当时竟然好几年想不通……」

我知道他被说服了,高兴起来:「你还要我?」

「你也算有功,放着不管太无情了……真是的,本来是妈妈被我挺进把你们凑作对,我做顺水人情连带小赚一笔,现在被你搞成了仙人跳,我要怎么面对世人……」 我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紧紧抱着他的腿:「你太坏了,总想把我送别人,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我就不走,你能怎么样?」

先生扳着我的肩膀把我拉开:「现在计划变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小光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他只说下次回来就带我走。」

「好,你给他写封信,说不能去了,写得简短些。」

我拿着纸笔,呆坐了半个小时,先生不停地打电话,也没催我。

最后写了一张前言不搭后语的纸条:

「小光哥: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

我不会英语,而且晕机。

认识你以后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谢谢你。

曼々」

把纸条拿给先生看,他很不满意:「晕机?再想点别的理由。」

我们两个一起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像样的点子。

我放弃了:「算了吧,事到如今,再说好听的有什么用?」

「也好……」先生也放弃了:「但是这里,『晕』的下面是『车』,『谢』写得紧凑一点……」他抓着我的手写了一遍。

「最后,哪有人自己的名字用省略号的?这样,写扁一点比较好看,你写得像两个偏旁凑在一起……」

我抓住他的手:「喜欢这样,再教我吧!」

「你发骚也没用,我睡眠不足起不来,快去重抄一遍。然后收拾一下贵重物品,小光肯定会在这大闹一场。有时间的话,把你喜欢的玩具装在一个包里,我们去旅行。」

我欣喜若狂,马上把纸条抄好,放在门口明显的位置。

我的贵重物品就是一些钱,很快装好了。先生说的「玩具」是地下室的性玩具,我找了只深色的旅行包装了一些,想到一些玩具太大不能带走,有可能会被小光破坏,就把它们藏在床底下。

先生搬了一大箱东西上车,为免小光突然回来,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就离开。

「设定的戏码是这样的:你逃婚出走,我还在拘留中,不知情。阿强会应付小光,鸿杨世界末日的气氛不会变,幸好有拘留这个藉口能让我逃开,真不想面对他……」

「对了,警察那边怎么样?」我还是有些担心。

「你不是想明白了吗?那是放给他们的业绩,查不出什么来。」

「那您迟早会被放出来,到时候又怎么办?」

「跟你说好了一个星期,一周以后我们回来,小光要么自己出国了,要么哭着跑回家,都跟我没关係。生活照旧,你不会再遇到他。」

「那就好……」对小光做出这种事,我始终有点不安。

「现在我必须睡觉,睡醒就出发,先去我家。」

「要回去吗?」

「不是,去我自己家。」

车子进入市区,开进一个到处可见的小康家庭住宅区,先生把我放在一栋楼门口:「在四楼等我,不要和别人说话,低调一点。」

我自己上楼,这里没有保安和带密码的大门,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出。楼梯扶手上有一层浮土,看上去隔很久才有人打扫一次。

我在四楼等了一会儿,先生停好车过来,看四下没人才带我到一个门口,开门进去。

眼前的景像让我有点站不稳,这栋楼里任何一户人家恐怕都比这套房子讲究些。这是一个普通的一室一厅,从未装修过,家居摆设来自近代史的各个年代:70年代的书桌,80年代的椅子,90年代的电视;没有沙发,卧室里有一张单人床,连床垫也没有,是古早时代的木板床。

先生扔下钥匙,很自在的踢掉鞋:「这才是我家,山上的房子是贷款买的。怎么样,现在去找小光还来得及。」

「你又骗人,我知道那个房子的贷款已还完了。」说完我就知道自己大嘴巴了。在家没事的时候,我小心的到处翻看,找到一些备用钥匙,一个一个试那些锁着的抽屉,看到一些文件。

先生并没有很意外:「你倒是挺细心,我都没发现东西被翻过。在这里也要那么细心,保持整洁。重複一遍。」

「我会保持整洁。」我说。

「我从没带女人来过这里,要不是今天情况紧急……我去睡了,你不许进卧室,也不许出门,看电视声音别开太大。」

我捕捉到了重点:「露露也没来过吗?」

「这关露露什么事?」

「这里好像秘密基地哦!只有我来过。」我很开心。

「没什么可高兴的,不带女人来只因为这里没什么好玩的。在这里不许做淫蕩的事,不许乱翻东西,所有物品看完都要放回原处。」先生叮嘱完,关上卧室的门去睡了。

我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大秘密,心情很激动,管不住自己的手到处摸。鞋柜里只有冬夏两双鞋,卫生间只有一只牙刷,完全没有女人住过的痕迹,倒像一个有洁癖的单身汉成家前住的地方,这让我心情很愉快。

厨房里没有两个一样的杯子,看来是从来没打算让客人来。也许因为这样,客厅更像一个书房。没有沙发,最舒服的地方是一个藤编的躺椅,刚躺下还好,躺久了还是很硌。

电视的遥控器不太好用,好不容易打开了,才发现没有接有线电视,只有几个台能看。DVD倒是不少,全是极无聊的电影和纪录片。

一开始的兴奋劲过了,呆在那里无事可做,十分无聊,试着找些能看的书,最后发现没一本好读的。他放在车里的那本书上画着一个老头,书架上有同一个老头的书,拿下来看,刚翻开我就睡过去。

*********************************** 我走在路上,发现擦身而过的男人都看我。这本来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漂亮嘛!

经过一面大镜子的时候,我用余光扫过镜子,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穿衣服。身体暴露在来来往往的视线中,街上走过的男人都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我下意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顺着一串楼梯往下跑,跑到底才发现是个地下通道,急匆匆的撞到什么人,他顺势拉住我:「连个对不起也不说?一点礼貌也没有。」

「对不起……」我只想跑到没有人的地方,低头不敢看他。

他抓住我遮盖身体的手臂,强硬地分开,我扭动身体挣扎着。更多人围了上来,人群的声音「叽叽喳喳」在周围议论;很多只手伸过来,在我打开的身体上来回抚摸。

「不要……」我呻吟着,身体被抬起来,双腿被两个人拉着分开,我的四肢被抓在无数只手里,一动也不能动。四周人影晃动,一个人的面目也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上面炫目的日光灯,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乳头被拉向不同的方向,双腿间的肉丘被人拧捏,一个人把手指插入我打开的双腿间,「不行,不能做淫蕩的事……」我的声音无力到连自己也听不见。 手指在肉穴里进出,下身传来一波波快感。人群议论着我多水的小穴,我羞得把头扭到一边,有人撬开我的嘴唇,把肉棒塞进来。

「不能做淫蕩的事……」我支支吾吾地说。

「你还记得我的话啊?一边看《噁心》,一边做春梦,我真不知道你是太聪明还是太笨。」

是先生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梦。他坐在我身边,我的裙子被掀起来,内裤褪到膝盖上,他的手指在揉弄我的阴蒂。

看到是他,一阵快感冲上脑子,声音自然变得娇媚起来:「不要啦!你说不能做淫蕩的事……」

「你什么也没做,只是脑子里一刻不停地想着淫蕩的事而已。」他说着,拉起我的上衣,让胸部露出来,狠狠抓了两把。

「又是这样,只管着我,你自己什么都能做……」我半推半就着怨他。 「我本来就什么都能做。」先生意外地躺上来,从睡裤中拿出已经涨大的阳具。我心里只有高兴,难得他这么主动要给我,我的双腿早已分到最大,抬起屁股,用手指打开阴唇迎接他。

「小骚货,逗一下就湿到不行。」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把阳具放入我的小穴。 这还是第一次被他压在下面,没有任何人打扰,不用想其它事情,全身心享受与他合为一体的快乐。我的叫床声没有一点虚情假意,身体舒服到自己发出浪叫:「啊……好厉害……曼曼愿意被你用……干我……」

先生靠近我的耳朵:「嘘~~这里隔音不好。」说完就把嘴唇贴到我的嘴唇上,捉住我的舌头。

在上下夹击下,我的身体都要融化了。满心期待的爱比任何技巧都更令人陶醉,我用全部身体感受他的进攻,阳具把身体撑得满满的,还嫌不够,想让他更深入些,我摇摆腰肢迎合他的动作。

我想离他更近一些,想把全部的自己都给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念头只剩这个——我很想爱他。

先生和平时不一样,他不那么抗拒与我接触,他一手圈住我的腰,一手抓着我的后颈,我们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他的下身猛烈地撞击着我,我一发出声音,嘴巴就被他堵上。

被他爱的喜悦中,我的眼泪静静流下来。多希望时间在这一刻走到尽头,我们停止在此时此地,两情相悦,再也不会改变。

*********************************** 醒来的时候,听到一阵清脆的撞击声。我在高潮中昏过去了,现在还在躺椅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被。

撑起身子,看到先生围着一条毛巾,在厨房里用调酒壶摇饮料,冰块撞击着壶身,发出一连串「扑通扑通」的声响。

他把东西倒进两个杯子,插上吸管,「你醒了?」他走到客厅,靠着躺椅坐在地上,拿起一杯饮料,把吸管送到我嘴边。我喝了一口,是冰柠檬茶。 看他的样子,我笑了:「用不用这么贤惠啊!以前要是我喊渴,你只会餵我黄金水。」

「以后也会那样,只是在这里我太放鬆了,S不起来。」

「那以后我们可以常来吗?」

「不行,这是我自己的地方,不是你淫乐的场所。」

我噘起嘴:「还说,又不是我先要的。」

先生不说话了,慢慢把杯子里的东西喝完。我以为他生气了,也不说话。 「这里是我买的第一套房子。」他突然开口:「存了很久首付,又还了很久贷款。看你躺在这里,我就想,当我只有这套房子的时候,要是有个你这样的女孩肯躺在这张躺椅上,我会多么高兴。」

「那……当时躺过这里的女孩,现在又在哪?」

「从来没有过,被我带到这里,又肯和我上床的女孩,从来没出现过。那时候我的心情很差,每天都想和世界同归于尽,就是想不通……当然,这个道理现在看很明显。看着小光他们,就想起我那时候。」

「恕我直言,先生……这里面也有你的问题,谁让你只喜欢我这种类型。」 「我说过喜欢你吗?」

「我知道你喜欢我。」

他看着我,笑了:「当傻瓜真好……总之,谢谢你陪我玩角色扮演游戏,演得很好,真和初恋一样。」

我马上表白:「不是演的,刚才真的很幸福,我真的喜欢你。」

「算了,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那样你是不会满足的。」

「你啊……」我赌气地说:「你总是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告诉你,我偶尔也会说实话,一般人都是这样,你才是例外。」

他摆摆手:「没关係,我理解你的处境,我是你也会这样说,反正真的假的对我来说区别不大。」

「不管你了,你就相信自己没人疼、没人爱到死吧!」

「对了,再问你一件事……假设,我现在25岁,要是我带你到这里来,说这是我的家,你会让我碰吗?」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会,拉手都不可以。」

先生皱起眉头:「你还真的说实话啊?我还期待你撒个谎让我开心一下……唉,穿好衣服走吧!」

(待续)

本贴由[小脸猫]最后编辑标题于: 1日/1月/12 15时33分50秒

Tags:

相关文章

  • 难以控制的夫妻

    暴力虐待

    评分完成:已经给 接触零距离 加上 50 银元!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母亲节礼物

    暴力虐待

    第436章 你去找她「咦,韩兄弟,嫂子呢?怎么不见她人影?」在这个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韩辉身边的一个朋友忽然问道:「刚刚还见她在这里的呢?」韩辉环视了一下,却并没有看到她,现在灯光也这么模糊,他还真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母亲的精力

    暴力虐待

    我的淫蕩女友 淫蕩学姐瑶瑶2 年前,当我刚升上大学时,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姐," 瑶瑶" 第一次见到她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几次相处下来,发现她是一个很亲切也很单纯的人,于是我展开了我的追求,辛苦的追求2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