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家庭乱伦 >>正文

【紧身裙辉月】表姐的慾火

家庭乱伦19人已围观

简介二十八、楚芸来到餐馆,一进门就看见克来坐在墙角的一张桌子旁,笑呵呵地朝她招手。她心里一动,那正是他们在这里第一次约会地方,她不禁想起当时的情形。 楚芸还清楚地记得,她当时是奉老父亲的遗命来赴这个约会的 ...

二十八、表姐

楚芸来到餐馆,表姐一进门就看见克来坐在墙角的表姐一张桌子旁,笑呵呵地朝她招手。表姐她心里一动,表姐那正是表姐紧身裙辉月他们在这里第一次约会地方,她不禁想起当时的表姐情形。 楚芸还清楚地记得,表姐她当时是表姐奉老父亲的遗命来赴这个约会的。当时的表姐心情非常矛盾,也非常无奈。表姐她甚至想像会见到一个丑八怪、表姐纨绔子弟。表姐谁知见到的表姐是个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表姐惇厚男人。她的双面人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这也是今天让她必须面临如此难堪屈辱局面的开端。

克来见到楚芸笑得更开心了,可当他看到楚芸的穿戴时,他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遗憾。楚芸知道是为什么,她装作没看见,快步走到他的身边,伸过脸让他贴了贴,就赶紧坐在了他的对面。因为下身那摄人心魄的震颤又不期而至了。 楚芸紧紧夹住双腿,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坐在对面的克来脸上。她假装若无其事地朝克来甜甜地一笑道:「老公啊,你今天好帅啊!」说着,努力压住下身阵阵翻腾的酥麻感觉,拿起桌上的菜谱。

克来的眼睛一直黏在楚芸的脸上,话里有话地说:「老婆,你今天也好漂亮啊,比两年前还漂亮。不过嘛……」说着,膝盖好像无意地碰了下楚芸的膝盖。 楚芸的眼睛迅速抬起来看了他一眼,马上又埋头到菜谱上去了。其实她根本无心看菜谱,全部心思都在自己的下身,她努力压抑着下面阵阵涌起的淫痒,不让自己的辻本杏team041先锋中文字幕脸上出现异样。当她感觉到克来膝盖的碰撞时,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有心不理他,心里却知道这样不行,对他太冷淡了,要让他起疑心了。于是,她暗暗咬牙,分开了自己的膝盖。

楚芸的腿刚刚分开,克来的一条腿就乘虚而入,马上用两条腿夹住了楚芸的一条腿,惬意地磨擦起来。他用自己手里的菜谱碰碰楚芸的手,坏坏地笑着说:「老婆啊,你看好了没有啊?我可要点菜了。」

楚芸索性放下菜谱,努力让脸上露出可人的笑意道:「你点吧,我随意。」 她这时的心境已经平静了下来,因为下身的震颤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克来招手叫来侍者,熟门熟路地点好了菜。果然,他点了楚芸最喜欢的牛排,还点了红酒。侍者斟上酒,克来笑眯眯地端起了酒杯。

最近紫巾团橙巾团闹得WY满城风雨,西万家族所有的人都忙得焦头烂额,楚芸又遇到了文叻和沙坎这两个无赖,整天疲于应付,夫妻俩好久没有这么轻鬆惬意地在一起坐坐了。所以克来今天格外的兴奋。

楚芸感觉着桌下膝盖的磨擦,慢慢地品着醇厚的红酒,一时间好像一切烦恼都不见了。她真希望这样的时间无限延长下去。可她知道这对她来说只是奢望,现在她能祈祷的,大概只是在牛排上来之前不要再受到什么意外的骚扰了。 她的运气不错,一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牛排,都没有任何意外的草屁股干扰出现。可就在她放下刀叉的那一瞬间,下身突然酥麻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想夹紧双腿,却碰到了克来的膝盖。

克来意外地抬头看着她,她脸一红,低声说:「我去趟洗手间。」说完,急急地抽出腿,起身奔洗手间去了。她感到了一丝恐慌,因为刚才那一阵来得太突然,那震人心魄的震颤弄得她措手不及,她没有压住那突然而至的热流,现在她已经感觉到下面湿漉漉的了。她必须马上处理掉,去电影院的时间快到了,那里是非常私密的封闭空间,说不定克来在那里会动手动脚。要是被他发现了什么,自己就死定了。

楚芸快步走进女卫生间,仔细观察了一下,里面空无一人,她稍稍安了点心。她急急忙忙地洗乾净了手,找了个最靠里面的隔间进去,锁上门,她一屁股无力地坐在了马桶盖上。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才解开腰带,伸手褪下了裤子。

下身还在一阵一阵地震颤着。她试着把手指伸进下面,手指上马上变得粘乎乎湿漉漉的了。她小心翼翼地把手指探进蜜洞的里面,立刻感觉到一阵明显的震颤。她脸一红,赶紧把手指抽了出来。她心里一阵发虚,弯下腰仔细倾听了一会儿,竟然一点可疑的声音都听不到。

她放心了一点,幸亏早有準备,赶紧找出自己带的卫生纸,塞到胯下,仔仔细细地把下身淌出来的粘液擦得乾乾净净。这样她还不放心,拿出一叠没用过的乾净卫生纸,卷了个卷,用手指分开热乎乎的肉唇,把纸卷塞进蜜洞,在里面转了几转。卫生纸拉出来的时候,竟然湿透了半截。

她又拿出一叠卫生纸,叠好垫在了裤底。可她穿上底裤后想想又不妥,又伸手把垫好的卫生纸抽了出来。她不能再磨蹭,否则克来要生疑了。看来只有考验自己的忍耐力,儘量忍住了。

她咬咬牙,掀开马桶盖,再次脱掉内裤,把肚子里的水放出去,赶紧穿好内裤,提起裤子,洗洗手,回到了座位。

克来有点狐疑地看着她问:「老婆,你没事吧?怎么去了那么半天?」 楚芸红着脸朝他笑笑,故意嗔怪道:「人家要补补妆嘛,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是不是我再不出来你就要闯进去了?」

克来嬉皮笑脸地回答:「差不多哦,我们还从来没有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里……」 「呸!」楚芸羞怯地打断了他:「这可是公共场所哦,我的大少爷!」 克来忙举手投降。他抬腕看看錶,依然笑眯眯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楚芸心里一动,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她脸一红,心里想的却是,今晚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摸到下面,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秘密。坚持到午夜,就算过关。

SF影院离餐馆只有几步之遥,这也是当年他们初次约会在这里的原因。不过,两年前是克来事先準备好的电影票,而这次却是楚芸主动买的票。时过境迁,楚芸的心境已是大不相同。上次她是矛盾纠结,这次却是心怀鬼胎。

他俩依偎着走进影院的豪华小放映厅。他们是这里的常客,侍者对他们非常熟悉,见到他们,马上引他们进了VIP 包厢。他们刚一落座,灯光黑了下来,电影开始了。

两人对银幕上的电影情节其实都是心不在焉。楚芸心里想的是,怎么熬过这几个时。而克来已经被刚才晚餐时暧昧的气氛激起了慾望,加上酒精的助兴,早有些按捺不住。现在两人单独身处这私密的双人包厢,他的心思全在妻子芬芳的身体上,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影院包厢里的感觉和家里完全不同。虽然是私密性很好的VIP 包厢,但毕竟是公共场合,不远处就有不少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存在。想到这里,克来就心跳加速,似乎有一种偷情的体验。

在外面音响声音的掩护下,克来的手悄悄摸上了楚芸的大腿。牛仔裤那粗砺的感觉让他恨得牙根直痒痒。他悄悄凑到楚芸的耳边,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不穿上次那件连衣裙?」

楚芸看也不看他,悄声细气地说:「因为这我怕大灰狼!」

「你说什么?」克来凑近楚芸的脸,盯着她问。

楚芸一回头,马上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想往回缩,可已经晚了。

克来低头就吻了下去,同时一条有力的臂膀圈住了她的柳腰。

楚芸知道躲不过去,索性张开樱唇,让他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两人忘情地舌吻了起来。吻着吻着,克来闲着的那只的手就不老实了,悄悄的伸过来解楚芸的裤带。

以前这种事也发生过。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楚芸都会默默地接受,小鸟依人般地缩进克来的怀里,让他在黑暗中解开自己的裤带,把手伸进自己的底裤,抚摸自己的私处。她不但不会反抗,甚至会觉得很刺激、很享受。反正包厢的私密性很好,门从里面锁住,无论在里面干什么,都不会被人撞破。

不过自从发生文叻那件事以后,楚芸对公共场合有了心理阴影,知道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所以除了在家里,她再也不敢放肆了。今天就更加不同,她身体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使没有被偷窥的危险,也不能让克来得逞。

楚芸呜呜地闷叫抗议,手也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向外拉。克来试了几次没有得逞,只好用力把楚芸柔软的身体搂在自己的胸前,大力挤压她丰满的胸脯,感受那里的丰厚柔软。同时他不甘心地把手插进楚芸的胯下,隔着裤子用力搓弄。 楚芸被他弄得有点神魂颠倒,忘情地呻吟起来。她一边热烈地回应着克来的亲吻,一边主动用自己的胸脯挤压他的上身,同时两条大腿拚命夹紧,不让他的手指太过接近自己的秘密所在。她一刻都没有忘记,危险随时都存在。

突然,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身体里那个讨厌的跳骚不期而然地震颤起来。楚芸吓得花容失色,,差点失声叫出声来。幸亏影院里的黑暗和声响掩盖了她的失态,让她没有当场露馅。不过她的心砰砰跳得差点蹦出嗓子眼。她没有把握,克来下面那只手是否会感受到这摄人心魄的震颤。

她急中生智,伸手拉住克来那只胳膊,故意含混不清娇滴滴地嗔道:「啊呀老公,你把人家挤得好疼啊!」

克来果然上当,抽出手来,色迷迷地抚摸着楚芸高耸的胸脯问:「哪里啊?哪里挤疼了?」

楚芸假意往外掰他的手,却嘟着小嘴说:「就是这儿嘛,谁让你用那么大劲啦……」

克来嘿嘿笑着,悄声说:「老公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说着,笨拙地解开钮子,不由分说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衬衫。

楚芸假意扭捏了两下,任他的手在自己胸脯上摸来摸去。

克来摸了一会儿自己就忍不住了,用力扒开小小的乳罩,一把握住了一只软绵绵嫩生生的乳房,温柔地揉弄着,同时又俯身吻了上来。楚芸暗自鬆了口气,迎着他把舌头又伸了过去。

两个人忘情地吻着,相互抚摸着,根本看不出是终日厮守的夫妻,倒好像是多日不见的情人一样。他们谁也没有心思看银幕上的电影,各怀心事久久缠绵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克来的大手又悄悄向下转去,顺着楚芸滑嫩的肚皮摸进了她的裤腰。楚芸突然「哇」地低低惊叫了一声,克来被她吓了一跳。他转头看去,见楚芸双眼紧盯银幕,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原来,银幕上的男女主角正在被追杀,危在旦夕。克来下意识地抽出手,紧紧搂住了妻子微微颤抖的肩膀。楚芸头一歪,软软地靠在了他宽厚的肩膀上。

两人就这样依偎着,渐渐进入了剧情。楚芸的身体渐渐放鬆,下身的震颤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她突然意识到,那看似毫无规律的震动似乎与自己的身体有关。每当她绷紧身体、夹紧大腿的时候,那可怕的震动就会不期而至,而当她身体放鬆的时候,它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蹤。她不知道这是否是自己的幻觉,但她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她现在就在拚命地放鬆身体,让自己软软地依在丈夫坚实的肩膀上,陪他静静地看完电影。

当银幕上终于出现剧终字样的时候,楚芸长长地舒了口气。她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午夜。身体深处那可怕的震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蹤,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找到了让它安静的诀窍,还是因为它真的到了设定的安静时间。现在的问题就是人不知鬼不觉地把它取出来。

包厢的灯亮了,楚芸看看自己凌乱的衣服,嗔怪地瞪了克来一眼。克来无辜地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着。楚芸明白着笑意里包含的含义,她一边整理衣衫,心里一边突突跳着,知道自己还没有彻底过关。

夫妻俩手挽手走出影院,取出克来的防弹车,飞快地开回了家。楚芸一个劲地让克来开慢一点,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

回到家,克来果然催着楚芸赶紧上床。楚芸用怪怪的眼神看着他,他明白了楚芸的意思,赶紧脱了衣服,钻进了浴室。楚芸坐在梳妆檯前,慢条斯理地卸妆。她不想让克来有机会把她也一起拉进浴室,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终于,克来洗完了,光着身子穿了件睡袍跑到楚芸身边,一边亲热地亲着她的脸蛋,一边急不可耐地催她去洗澡。楚芸站起身,把他推出了卫生间,啪地锁上了门,这才开始脱衣服。

脱光了衣服,她打开浴室的水龙头,自己却没有进去,而是下意识地看了看卫生间的各个角落和房顶,她已经神经质到快魔症了。确信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之后,她抬腿踩在了椅子上,俯身到胯下,马上就看见了那根不起眼的细线。她轻轻地伸出手指,拨开两片软塌塌的肉唇,捏住细绳,小心翼翼地往外拽。

身体里出现痒痒的怪异感觉,一个滑溜溜的东西裹着粘乎乎的液体一点点滑了出来。当那东西的一端出现在肉唇内侧的时候,她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终于,她看见了绿莹莹的光。她的心仍通通地跳个不停,不知道把它拉出来会发生什么。但她现在必须把它拉出来,丈夫就在外面,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等着她。 楚芸一咬牙,轻轻地把那东西一点点拽了出来。终于,她把它握在手里了。它静悄悄地躺着,像只睡着了的大号的蚕宝宝。怎么也想像不出来它发作起来会那么可怕。楚芸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把那东西在水龙头下沖洗乾净,找出预先準备好的盒子,装好后,把它藏在了一个克来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地方。

「老婆啊,你在磨蹭什么吶?」克来在外面催了。

楚芸手忙脚乱地戴上浴帽,赶紧冲进浴室,一面用花洒使劲沖洗自己的下身,一面娇嗔地回应他:「喊什么呀,洗个澡都不让人家安生……」说着,她急急地关了水,找出浴巾擦乾净身体,连浴衣都没有穿,用浴巾草草裹着一丝不挂的身体,打开浴室的门,飞快地冲到床边,甩掉浴巾,带着一身的潮气赤条条地钻进了热乎乎的被窝。

Tags:

上一篇:人皮自慰器

下一篇:卖空调的小骚妹

相关文章

  • 轮姦和蹂躏人妻

    家庭乱伦

    【淫术鍊金士】第六集 北部古遗蹟  【本集简介】  噗哈哈哈哈!垂死老头肖想盗版邪书,搞得自己「缩枪」,哭着求我。这种攸关人生「性」福的「大」事,该开什么价好呢……用两头处女罗莉犬换帝北第一才女,便宜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火车上被轮肏的妈妈

    家庭乱伦

      【西游艳记】第三集  内容简介:  唐小玄一行人西行到一片松林内,突然见到一座金顶放光的黄金宝塔,而当他们来到宝塔下时竟见到一个青靛脸、白獠牙,还有一张血盆大口的黄袍怪!原来那是天界的奎木狼星下凡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我所知道的妻子婚前的事

    家庭乱伦

      第130章 合作、新的任务四海赌坊是扬州城内最大的赌坊,同时也是天下会在扬州势力的代表。作为唐国武林中实力最强的三大帮派之一的天下会,在扬州的势力并不大,主要原因就是天下会的势力在北方地区更强一些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