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真实经验 >>正文

【夏目晶视频】懦弱儿媳与疯狂公公

真实经验8267人已围观

简介第426章 灼热的感觉「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一种不想的预感呢?」韩雪慢慢地走到了床边,拿起了床上的手机一看,果然是有一条未读简讯。而且还是未知号码发过来的。不过这个号码有点儿熟悉,不正是刚刚打电话过来, ...

第426章 灼热的懦弱感觉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一种不想的预感呢?」韩雪慢慢地走到了床边,拿起了床上的儿媳手机一看,果然是疯狂有一条未读简讯。而且还是懦弱未知号码发过来的。

不过这个号码有点儿熟悉,儿媳不正是疯狂夏目晶视频刚刚打电话过来,甚至拍了叶希照片给自己看得那个号码么?

这个小女孩究竟是懦弱什么人,韩雪现在还不知道呢!儿媳

甚至,疯狂韩雪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懦弱什么目的,只不过原本不想因叶希会在这个时候跟女人搞在一起的儿媳,不过看了对方发过来的疯狂照片甚至是视频,她却又不得不相信了。懦弱

这个时候她发简讯来究竟是儿媳为了什么?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她还是疯狂动点开了简讯……

却说另一边的杨静,她在发完简讯之后马上收起了手机,也不敢打电话,因为她害怕会被听到。此时接着阴暗的环境看着外面,她看到了刚刚走进了房间之中的那个男人走了出来。

妈妈究竟怎么样了?

还有叶希他们呢?

刚刚他们在房间的对话,杨静也能听得到,那么就是说现在妈妈他们暂时还没有出事,只是半个小时之后如果自己还没有想到办法,或者叶希她妈妈还没有派人赶到的话,他们就危险了。

「可恶!」在自己的心中,杨静忽然这样骂了自己一下,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什么都做不到,实在是可恶啊。只是这样埋怨终归只是埋怨,自己还是要做点什么实际行动的。就算要自己死,也不能够让那个男人伤害自己的妈妈!

但是这个时候,原本打着电话的那个人却忽然关上了,再次走进了房间去!

他这次又想要干什么呢?杨静想要走出去看个究竟,但是害怕被发现还是忍住了。

房间之中,刚刚放鬆下来的叶希準备从大床上爬起来,但是这个男人却忽然走了进来,他马上用被子盖住了身下一丝.不挂的美妇杨春雪。自己却站了起来。

「想逃么?」男人一脸笑容的走到了叶希的面前,手上的枪枝在慢慢地晃动着,似乎是在警告,也似乎是在威吓。

「……」叶希按着他,牙齿紧要,拳头也用力握了起来,但是他就不敢乱动。毕竟自己的身体可挡不住子弹的。就算自己躲开了,床上的杨春雪也难以做到。

「哈哈,很想要杀了我吧!」男人握枪的手慢慢地举起了起来,对準了叶希!

要死了么?

叶希此时的心中充满着恐惧,也充满着不甘。就这样死去的话,他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自己还那么小,而且还没有享受到人世间应该享受的太多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妈妈要是知道自己死了的话,她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其实自己现在虽然年纪小,但是叶希细想一下,原来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多了。甚至自己还没有成年却已经当爸爸了。未婚爸爸的感觉他甚至都没有享受过,便要死去了吗?

「害怕了?」男人受伤那枪枝慢慢地对準了叶希的额头,那枪膛黑漆漆的,从叶希这个方向看上去,充满着一种来自于生命威胁的恐惧。只是他不敢乱动。

「不说话是吧?」男人那手指轻轻地扣动了扳机,但是却又迟迟不开枪,将叶希心中的恐惧推到了最高点!

但是除了这么一种恐惧之外,叶希的心中还充满着一种强烈的怒火,他甚至有一种冲动,那边是此时此刻冲上去,扑上这个男人的身上,就算中他一枪叶扬将他扑倒在地上。

只是,下一刻,那个男人却忽然从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笑道:「小子,便宜你了,这可是我为自己买的药呢!一颗也要几千美元,不过现在给你试试金枪不倒的感觉!」

「混帐,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叶希顿时就怒了,只是他还不敢动。

「我想怎么样?很简单,上面那些让我一命抵命的人说,想要我将你跟女人在床上做.爱的镜头拍下来,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听话的了,只好让你吃下这些药了!」说完,他便用枪口顶住了叶希的额头,「现在,乖乖给我张开嘴巴,不然的话,我就让你脑海开花!」

叶希紧紧咬着牙齿,怎么也不从。

「真的顽固?哈哈,你想要现在死吧?」

「现在死,跟等一会儿死,会有什么分别吗?」

「有,分别就是,你可以多活几个小时!」

「与其受尽屈辱死,不如现在就死!」叶希扭过头去。

男人却道:「是么?现在死了的话,就真的死了,但是如果过几个小时,说不定会有人来救你呢?你宁愿放弃这个机会而现在死去么?」男人心中知道,不会有人来救他们的了,所以才这么说。

但是叶希听到了心中却忽然响起来还在外面的杨静!这个男人说的不错,或许争取了时间,自己就有希望活下去,91高中生到时候看看谁先死!

「张开嘴巴!」男人忽然粗暴地用枪口顶入了叶希的嘴巴,将一红一白两颗药丸扔到了叶希的口中强迫他吞下!

「咳咳……」叶希只觉得差点就断气了,吞下那药丸多么难受。

「哈哈,该死的,我自己这一辈子恐怕也没有机会碰女色了。」男人吞了吞口水,其实他自己也不想死,但是没有办法,自己不伦有没有完成这个任务,都得死的。

因为,他们这些人的身体都被植入了一种小型的炸弹,到了时间自然就会爆炸,所以根本就无处可逃。

「怎么样?现在觉得全身好热么?」男人笑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春药,不过会让你精尽而亡,知道刚刚你服下的是什么么?要是只有其中一颗白色的话,你或许只会金枪不倒。但是混合红色药丸吃下的话,你就别想从女人的肚皮上爬起来了!」

说完,他也不顾叶希什么反应,将自己的手机调成了拍摄模式便放在了可以完全看得到大床的一张椅子上,自己却走到了门口靠着门背,似乎是想要看着叶希在自己的眼前搞呢!

只是叶希怎么可能如他愿呢!

此时身体越来越热,他甚至有点儿控制不住了,但还是强忍住。杨春雪可是自己的女人,怎么能够让别人看!

他咬着牙强忍着,但是脸蛋都已经变得通红了。

「叶希!」杨春雪想要爬起来,但是叶希却忽然阻止道:「阿姨,你别起来!不要起来!」

杨春雪此时还是一丝.不挂,她自己也不敢在那个男人的面前爬起来。可是看着叶希在强忍着,她的心中真的很痛很痛。毕竟他是自己的男人了,不是吗?

虽然叶希的年纪比她女儿还小,虽然叶希是那个男人的儿子,但无论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男人。

可是杨春雪现在也根本是无能为力。

「忍吧,我看你能够忍道什么时候!」男人似乎对于那些药物很有信心,双手抱胸就这样靠在门上,瞪着看好戏,而且心中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

或许,一直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一死,他反而是看开了吧。

而门外,杨静却见那个人忽然靠在门上,背对着自己!

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杨静看着手上的枪枝,吞了吞口水,慢慢地抬起来,师徒让準星对準那个男人的脑袋。可是毕竟太远了,而且光线有那么昏暗,虽然大致可以对準男人,但是却不知道能不能一枪毙命!

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没有用过枪,这手枪虽然轻,但是杨静也知道一些常识的,打出子弹的时候那些反作用力很大,要是自己打偏了,不但救不了妈妈他们,甚至还害死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呢?」杨静的心中此时就好像是热锅上帝的蚂蚁,七上八下,而且十分担心。只不过自己毫无办法。这样远地距离,她实在是没有信心。

可是自己要是走出房间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

只是也不知道房间之中发生着什么事情,要是妈妈出了什么事自己以后怎么办?

想到了自己唯一的亲人,杨静的担心顿时大了起来,双手托住了手枪,模模糊糊地对準了男人。

如果对準了的话,自己就能够一枪杀了他!

可是如果打偏了的话,那么自己就死定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紧张这样危险的时刻,但是她不能够退缩!

「死就死吧!」

心中一狠,杨静甚至已经打开了保险杆,做好了扣下扳机的準备。

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男人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shit!竟然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男人看着手机,有点不情愿地关上了房门以防止叶希逃出来,自己转过身来,站在房门外面,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不过现在他是正面对着杨静那个方向,要是杨静现在还举着手枪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所以她刚刚马上缩了回去。只可惜错过了这么一次大好机会了!

房间之中,叶希见他关上门,马上冲到了房门前,将门锁上!

「切,小鬼你以为锁上门我就进不去了?现在讲着电话,等一会儿再进去收拾你!」

听着外面那个男人的声音,此时叶希已经浑身灼热,甚至忍不住了!

「叶希!」

房间之中只剩下叶希跟自己,杨春雪也见房门锁上,她顾不得自己浑身一丝不着,便从发床上爬了起来,向着他走过去,一下子将他抱在了怀中!调教女

「呜呜……你真的,很勇敢了,真的!不愧是阿姨的……男人!」杨春雪是真的心动了,这个男孩,刚刚的举动,实在是让她那一颗心变得重新灼热起来。

「阿姨,我好难受……」叶希双手抱住了杨春雪腰肢,却用自己的脸蛋去挤压她胸前那双没有了丝毫束缚的乳.房。即使没有了乳.罩的承托,她的这么一双峰峦却没有闲的半丝下垂,依然好像倒扣的玉碗挺立在胸前。

第427章 不可抑制的一刻

试问有谁能够在这样的亲密接触之下能够控制得了自己呢?

浑身灼热的叶希忽然张开了嘴巴,将一颗鲜艳的葡萄含在了嘴中!

「噢!」乳尖上传来的酥麻让杨春雪这个高挑美妇忽然浑身一抖,但是双手却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叶希的身体:「好孩子,慢慢来,阿姨给你,阿姨都给你!你比爸强多了!」

「她也是这么说的。」叶希汗珠她的乳珠含糊地回答。

「她?」杨春雪抱住了浑身灼热的小男孩,不由得问道,「是谁?」

只是叶希这回只顾着埋首在孩她的胸前明确不做任何回答,双手用力搂抱住了这个比自己还要高挑的美妇,含住她胸前一颗娇嫩的葡萄轻轻地撕咬着,用舌头在上面画着圆圈。

「轰隆隆,轰隆隆……」。雷公愤怒地敲着自己的大鼓,把一道道蓝色的闪电带向人间。

房间之中,刀疤脸拿着电话正在讲着,可是刚刚那信号却随着打雷而忽然消失了。

「FUCK!」他低声骂了一句,等了会儿便马上拨通过去。

背靠在房门之上,他一点儿也不害怕叶希这个小子能够逃跑得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时日无多了。反正也是是时候了。现在给那边的人通个电话,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就这样完了吧!

一边讲着电话,他一边着身上被镶嵌入身体的小型炸弹,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

对面房间,杨静拿着象牙手枪一直在寻找着机会,但是那个男人却总是在讲着电话的时候动了动去,她根本巨法瞄準。杨静也没有开过枪,根本不知道怎么瞄準。

可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自己要是这样放任那个男人下去,在房间之中的妈妈荆险了。

杨静很想要冲出去,然后用手枪指着那个男人就来一枪。只不过自己万一杀不死的他的话,那么就相当危险了。说不定救不了妈妈自己先死了呢!

可是现在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妈妈迟早会出事的。

这个时候,自己的手机忽然现实来电。

也幸好自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不然的话,现在就会被那个人发现了。只是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呢?还是说,打电话求救?

可是,自己能够打给谁呢?刚刚已经给叶希她妈妈发信息了。现在她打电话过来,自己也不敢接。并不是因为害怕给叶希妈说话,而是因为害怕那个人听到。

「叶希,你这个混蛋,希望你的妈妈能够赶过来吧!」现在这也是杨静心中的另一个安慰了。要是叶希他的妈妈能够派人赶过来,那么他们也就会有一线生机。

外面,还是倾盘大雨。

手上拿着手枪的杨静真的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趁着那个男人在讲电话的时候冲出去给他来一枪!

「妈妈,你一定要没事啊!」现在房间之中就只剩下叶希跟自己的妈妈了吧?那么他们现在还是安全的,就是不知道那个男人想要怎么对付他们了。不过听到先前他的话,杨静可不认识他是来玩的。

只不过,杨静不知道的是,房间之中,自己的妈妈此时竟然浑身一丝不着地抱住了叶希在热烈地亲吻着。他们的身高差距,让叶希看起来很像是杨春雪的儿子一般。

不过事实是,叶希比杨春雪的女儿还要小。

这个成熟高挑的人妻少妇,跟叶希这个未成年男孩之间,那画面实在是亲密!

被迫吃了那一种烈性春药的叶希,此时慾火焚身了,而且杨春雪那成熟动人的身体,此时就将自己的身体抱在怀中,那样的一种刺激,实在是太过于美妙了。

叶希的双手环住了她那盈盈仅堪一握的腰肢,让她的身体贴上了自己的身上,甚至让自己胯下的小青龙也顶在了她的。

此时的杨春雪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就好像是一个慈爱母亲般将叶希抱在怀中。即使的那一坚.挺的异物在蠢蠢欲动,即使自己胸前的那一双胞满娇挺的雪乳被重重地挤压,她却依然没有反抗。

她反而是显得那样的娇羞,那样的温顺,娥眉颦蹙,睫毛抖动,琼瑶小鼻之上鼻翼微合,编贝皓齿紧咬着性澸迷人的朱唇,当真是诱人之极!

其实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或许就是刚刚叶希拚命保护她,才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个影子吧。不过,不得不说,叶希这个小男孩,居然也让她心动了,让她这个成熟美妇心动了。

一般来说,众所周知的是,女人喜欢高高大大的男子,首先,女人从原始社会就知道高大的雄性更容易在各种竞争中获胜,心理学家指出,这就是女人总是寻找完美的男人生孩子的原因。

但是为何杨春雪偏偏喜欢上叶希这个小男孩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喜欢那些道德上有缺陷或天生漂亮的女人,而女人则喜欢勇敢、幽默和有英雄气质的男人,即占有欲强的男人。就是女人也喜欢性.感的男人,喜欢那些在道德上不完善的男人。

人类的内心深处始终对社会性即道德有一种反叛心理,因为它是对天生的人性的一种束缚。十个男人九个花。女人其实也是如此,只是比较含蓄,就男人女人对于艳遇的本性而言,对金钱、权力、性的看法是基本一致的,仅有的差异也只是一个机会和胆量的问题。

所以说,对于像杨春雪这样的人妻少妇来说,美是难以诉说的,所以爱也是难以诉说的。而对于叶希来说,成熟丰韵的人妻少妇,也是充满着魅力。

是因为这样一种共性在自发地起作用,让他们在欢爱之后萌生出爱的,只是道德的力量和人生的礼数使他们压住那爱的火焰。但是现在却不需要束缚了。

所以说,这样的人常常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冲破道德的局限,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回到纯粹的状态,当他们做不到时,却被另一束火焰照亮了,于是便跟着那束火焰去了。

「阿姨,我……好难受!那个混蛋刚刚逼我吃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我现在很热很难受!」叶希从杨春雪这个美妇的胸前抬起头来。

在他的面前是一具充满力美丽胴.体!体态婀娜,曲线玲珑,此时这个美艳俏妇她的俏脸娇羞红晕,脸上的五官精緻俏丽,仿佛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般。

「怎、怎么了?难道真的像那个人说得那样……」杨春雪吓得花容失色,要是真的话,那也西岂不是要真的活生生地精尽而亡?

「我好难受!」叶希一只手抓住了她其中一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是拉着自己的衣服。

看到了叶希的这个样子,杨春雪哪里还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呢?

只是此时那个人就在外面啊?虽然锁上了房门,但是他们在里面就真的安全么?

只是现在轮不到她细想了,因为叶希实在是控制不住。

杨春雪她浑身却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诱人美丽,似乎时间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独特的韵味,傲然挺立的双.乳正在左右跳跃,不时挤压在叶希的胸膛之上,浑圆的玉左右摇摆,娇躯轻轻扭动。

叶希将怀中的这一个显得十分美艳俏妇一下子紧紧地环住,并且用自己的身体去顶住她的身上,口中更是对着她的桃颊杏腮吹了一口热气。

即使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但是杨春雪她的身材却没有一点的走样!依然是仿佛双十年华的少女一般,双腿,即使没有她女儿那般纤柔,但是却匀称而纤浓合度。高高地翘起,还有胸前的那双高高耸立着的胞满娇乳!

「叶希……你、你别急,我给你!阿姨给你!」抱住了叶希,但是身体去往后倒过去,一下子跌落在大,而叶希则是双腿夹住了她的腰肢,双手握住了胸前那双充满着弹性的双.乳。

「阿姨,我就在这里干你,我要!」叶希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了,其实他心中也是害怕那个人说得那种药效,要是真的这样那自己岂不是要死在杨春雪的肚皮上?

只是现在他却不想要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掐刚烈的慾火在驱使着他想要将这个狠狠地占有!

「你慢一点……阿姨会给你的!叶希,你……别那么用力。阿姨就在这里给你。」杨春雪此时乌黑清澈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像黑宝石般晶莹透亮,柔软小巧的红唇微微抿着,那完全符合黄金比例的完美身体在扭动。

「我真的受不了!」叶希此时猛地从杨春雪的身体上爬起来,双手分开了她那双的美腿。

外面,是一阵阵雷雨。

只是此时在公路上却又一辆辆轿车在快速行驶着。

在为首的那一辆车上,韩雪此时着急地说道:「哥,你快一点!」

「雪儿,你冷静一点!」韩辉一边在驾车一边说道:「我们现在不是赶过去呢!只是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全套,现在还剩下刀疤脸一个人了。」

「不,我知道不是的。」韩雪道。

「怎么你就如此确定呢?」一边的王皓问道,此时他的手臂包扎了起来。

「这个……」韩雪一时语塞了,难道要自己告诉他们,儿子在偷情的时候被一个女孩到了么?

其实韩雪也不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但是潜意识告诉她,那个女孩说的话是真的,现在儿子他们真的有危险!

王皓见她这个表情,对韩辉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去。那是最后一个敌人了,怎么可能让他得手!」

「那你们真的要快一点,我担心他会有什么不测!」韩雪一只手在自己胸前那双高高耸立着的乳.房之间,试图平复内心的种种担忧。

第428章 千钧一髮,尴尬的两女

【PS:关于合集,实在是抱歉,因为家里最近总是有事,所以这次合集会在430章时发。】

此时,韩辉他们担心着的叶希却在房间之中享受着。压在杨春雪的身上,他伸出食指,靠近了她的一对,对着峰顶重重一戳,好像是顽皮的小孩子般。

受到了这样的刺激,在叶希身下的杨春雪顿时发出了嘤咛一声,却依然闭着眼睛等待着叶希的下一步动作。到了现在,她的心中也没有什么束缚了。

刚刚这个小男孩压在自己的身上保护自己的那一幕就好像是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樱影子般影响着自己的心。即使这个小男孩跟自己的那个男人有着父子关係又如何?

即使自己是有夫之妇,人妻人母又如何?

叶希他那灼热的身躯完全覆马盖住了杨春雪的娇躯,叶希可以十分清楚的感受到她身体的战慄颤抖,他的双手搂住了她平滑的香肩,咬着她的耳垂。

「阿姨,你看着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当身体之中那一种以为春药而产生的慾火竟然在这一刻降低了不少,但叶希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因为受到了外来的刺激而在变化着。

听到了叶希的话,身下一丝不着的杨春雪马上睁开了双眼,当她看到了叶希那赤.裸着的胸膛之时,脸颊忽然升起了一朵红云。不,她还是抑制住自己的羞意,一双的藕臂主动环上了叶希的颈项,顶着通红的娇靥道:「小家伙,阿姨兜给你了,难道你不要吗?」

「阿姨我要啊!」叶希吞了吞口水,其实他也想要马上大干一场的,只可惜外面还有一个损失都会要了自己命地敌人存在,叶希可不敢乱来。

要不然的话,自己就会因此而死在这里了。

这样的话,妈妈怎么办?还有自己的其他女人怎么办?

叶希真的不愿意死在这里!

只是,身体虽然在变化着,但叶希却好像怎么样不能够阻止了。

叶此时他那充满着羽疑惑地望着杨春雪那如花的娇靥,一双魔爪倒也不含糊地攀上了她的一双颤抖着的雪峰,用力着。

杨春雪双手更加用力的搂抱着叶希的脖子,幽幽道地说道:「阿姨真是堕落了!不过……我不后悔……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会告诉你的。」

「真的?是不是阿姨认识我爸爸?」叶希忽然问道。「我——」只不过他的话只说到了一半,杨春雪却突然吻住了他,樱桃小嘴堵住了他的嘴巴。

杨春雪变得好主动,或许是放下了心理负担所以才会如此放开吧?

叶希也没有拒绝,大嘴一张,他化被动为主动,吮.吸着美妇人柔软的唇片,双手开始了在自己压着的成熟胴.体之上上下抚摩。

好久好久,他们才依依不捨的分开嘴唇。

叶希看着身下美妇的粉脸满暗含浓浓春意,性.感的小嘴微微上翘,贝齿不时紧咬下唇,吐气如兰,媚眼如丝。闻着一阵阵的幽香,又飘散夹杂着成熟少妇清淡的体味,令人陶然欲醉,魂牵梦绕。

而杨春雪嘤声不断,躺在折耳根小男孩的身下,一双明眸像是要滴出水来了。叶希又一次狠狠的吻住她的两块唇片。一双魔爪逞足了手足之欲之后变得更加渴望了起来。

「阿姨……我不想在这里……但是好难受!」叶希现在虽然依然抱着杨春雪那无比诱.人的娇躯,可是他却在高度警惕着外面的那个人,只不过同时也在刻意压抑着身体之中的怒火。

现在最主要地还是防备那个人吧!叶希可不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刚要将杨春雪这个成熟美艳的绝色妇人推开之时,却让她的出其不意吓了一跳!只见她一把扑在叶希身上,双手用力的搂抱住他的腰,「别!刚刚那个人……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你吃了他的那些药,真的会有事!」

「可是阿姨——」叶希的话却忽然停住了,只因为他的怀中忽然传来了轻轻的抽泣声,怀中的美妇人娇躯轻轻抖动,她双手紧紧的抱住叶希的腰身仿佛害怕他在下一刻离开自己似的,那声音跟刚才截然相反:「来吧,阿姨都给你,你要什么都给你!」

美妇人轻轻的抽泣着,仿佛遇到了什么悲伤地事情一般。

「阿姨……」叶希一边说着,一边享受着她那成熟柔软的娇躯,鼻端儘是成熟诱.人的幽香甘美。其实他自己早已经有点失控了,却还在努力咬着牙强忍着。

叶希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温柔地吻去了她的脸上的泪水。两人就像是一对热恋之中的情侣一般紧紧相拥着。

只是杨春雪却忽然张开双腿勾住了他的腰,一只手伸到了叶希的握住那男人图腾!

「阿姨——」叶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但是却任由身下的这个美妇引导自己的分身向前——

轰隆!

房间之外还是电闪雷鸣,就好像是正一片天空都要塌下来似的。

雨,像一首多情的曲子,总是在人们的心中不经意地响起。它,可以如缺堤的黄河水那样滔滔不绝,可以像潺潺的小溪涓涓细流,可以像脱绳的野马那样豪情奔放,也可以像春风面庞那样温柔。

但是现在的雨,却是那么让人心惊胆寒!

快一点,再快一点!更快一点!

此时在韩雪的心中,适度么希望自己做着的这汽车能够多了一双翅膀,这样就能够更加快了。

「韩辉,等一下我们可要小心点。」王皓一边摆着手枪,一边说道:「反正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何况是最后的一个人了,我相信这个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容易对付的!」

「这个我知道,所以雪儿!」韩辉转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妹妹说道:「等一下你不要下车就在这里,我会让几个人留下来保护你。」

「不行,我要跟着去,上次也是这样,不怕的!」韩雪怎么可能落后呢!

韩辉见此也只能够苦笑着继续开车了。

只是,韩雪却忽然说道:「你们等一下也要小心点。最后的这个人,一定不能够杀死!」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韩辉点了点头,心中其实也是有点担心起叶希这个外甥来的。

此时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像巨龙在空中飞舞,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雷,震得窗户上的玻璃「啪啪」作响。不一会儿,大雨像瓢泼似的倒下来,豆大的雨粒落在屋顶上,地上溅起一朵朵晶莹的水花。

「呼——」此时,在叶希他们那个套房,刀疤男已经讲完了人生之中最后一次电话,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上了锁的房门,忽然冷笑道:「里面的小子,哈哈!搞完了么?我可要进来了!」

只是这么说完,他却没有怎么动。

过了一会儿,他才掏出手枪对準了门锁开了两枪。

「糟糕了!那个混蛋!」对面躲在房间之中的杨静可着急了,难道要她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走进去伤害自己的妈妈么?

不行,绝对不可以的!

到了这个时候,她甚至来不及多想了,竟然就这样忽然从大门上沖了出来,双手拿着枪枝就这样对着那个男人的背后,猛地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细响,那子弹在射出去之后,杨静连连后退了好几部才稳住身体,也幸好这象牙手枪经过特殊製作,不会像其他枪一样具有那么强烈的反作用力。

「啊!」

稳住身体,杨静之间那个男人趴在门上,右肩渗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打偏了!

「你给我去死!」失去了分寸的杨静再次拿起手枪扣下了扳机。

只是这一次,那个男人虽然中了一枪却并没有站着不动,而是拖着身体,闪开了杨静那笨搓的手法打出的子弹,向着她扑过去!

「不要过来!」这么近的距离,杨静已经没有时间再次扣下扳机了,对方忽然甩过来的手掌,一下子将她手上的象牙手枪打落!

「FUCKYOU!」刀疤男拿着这一把原本属于叶希的象牙手枪,对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小女孩就要开枪!

「死洋鬼子,我要你命!」忽然在他身后响起了叶希的声音!他从房间之中窜出来,双手拿着两颗从墙壁上拔下来的铁钉对着他就这样插过去。

可是男人却在这个时候猛地转身,手上的枪枝转而对準了叶希!

「不要!」杨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在这个时候用身体猛地撞了他一下!

「砰!」

刀疤男打出的子弹顿时偏离了原本的方向,而叶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手上的铁钉一下子插入了他的双眼之中!

「啊!」

那眼球被铁钉刺穿,双眼顿时冒出了鲜血,剧烈的疼痛以及叶希的冲撞让他轰然倒地!

「走!」叶希拉起了呆住了的杨静,转身就逃开男人身边的範围。

「,yourfuckingmather!」

刀疤男依然在地上痛苦挣扎着,但是他拿着的象牙手枪却在对着原本叶希站着的方向接连开了几枪!

只是叶希却早已经躲开了。

「噢!」他双眼失明,脸上看上去是如此的狰狞!

只是摇摇欲坠的他,却竟然还能够站起来,不过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了!

「where……」他就好像是疯掉了一般,左右摆头,双眼的血依然在继续滴着。

而叶希却拉着杨静跑到了原本的浴室之中。

「嘘,别出声!」叶希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刚刚逃跑的时候顺便捡起了刀疤男掉下的手枪,叶希心中一喜,但是却忽然发现,那手枪已经没有了子弹!

「叶希,我妈妈呢?」杨静可管不了那么多,她此时最关心的便是自己的妈妈了!

叶希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大的女孩,有点尴尬地指了指她身后。

第429章 邪恶的本性

「我后面?」杨静顺着叶希的目光,转过身去,但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身上之时,却呆住了,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妈妈!」杨静忽然鼻子一酸,马上扑进了妈妈的怀中,「妈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看着她们母女拥抱在一起,叶希忽然心中咯噔一响:「糟糕了!」

这个杨静发出的声音太大了,外面虽然双眼瞎了但是却依然可以听得到声音的那个刀疤脸果然向着这一边慢慢地走过来。肩膀中枪,双眼被叶希弄瞎,他的身上全都是鲜血。

看上去就好像是电影之中的那些恐怖敌人一般。

「你们不要出声!」叶希扔西下了这么一句,忽然将手上哪没有子弹的枪枝向着相反的方向扔过去!

「咔嚓」一声,那枪枝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顿时将正在向叶希他们走过去的刀疤脸吸引了。

这个刀疤脸一路摸索到床闭上,居然走到了大门处!

他想干什么?

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叶希轻轻地走出房间,师徒想要寻找机会将这个混蛋干掉。

只是,那个刀疤脸虽然双眼瞎了却居然还能够摸索到那个漏电开关,并且一下子关掉了!

房间之中,顿死一下子黑暗了下来,只有外面间中闪过的雷电才能够照亮一会儿。

叶希现在根本就难以看到对方!

「这个家伙怎么还不死啊,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叶希心中在埋怨着,但是却丝毫不敢出声,而是走到了杨春雪还有杨静她们母女的身边,小声道:「现在开始不要说话,你们跟我来,先离开这个房间。」

杨静抱住了妈妈的手臂,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过此时身为杨静的妈妈,杨春雪却根本几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跟自己的女儿面对!

自己跟叶希这个小男孩在这里偷情,为什么女儿会忽然出现在这里?难道她一直都在跟着自己吗?

那刚刚自己在房间之中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岂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妈妈跟一个比她年纪还要小的男孩偷情出轨?

想到了这些,杨春雪的心中便充满着一种十分强烈的愧疚感,自己身为人妻人母,有夫之妇,却居然做出了这样荒唐的事情,这样还算了,居然被女儿发现了!

这让她这个当妈妈的如何面对!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现在可是生死攸关呢!那个刀疤脸虽然看不到,但是他的手上还有枪,他们三个要不是发出那么一点的声音,对方一定就会朝着这个方向开枪了。

「慢慢来,跟着我走。」叶希拉住了杨静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出房间。

此时在这里依然是漆黑一片,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也毫不为过。不过叶希担心的是,那个刀疤脸!

现在除了外面的雷声还有雨声,叶希他根本就听不到那个男人的声音了,他死了吗?还是故意不出声让自己放鬆警惕?只是对方已经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可能死了吧?

虽然对方真的很有可能已经死去,但是叶希却丝毫不敢大意,不然的话,死的就是自己了,所以他才这么小心翼翼。

走出房间,他们摸索到了墙壁上蹲了下来,在这里周围有着沙发顶住,倒也算是安全。

轰隆!

这个时候忽然发出了一声雷响,闪电照亮了整一个房间。

叶希他们看到了!

那个刀疤脸竟然真的是往着他们先前离开的房间走过去!

「幸好。」幸好呼了一口气,叶希却一点儿也不敢放鬆。

「砰」,忽然,那个刀疤脸走进了房间,竟然,这是怎么回事?

「嘘,我们小心点。」叶希轻声道。

杨静抱住了妈妈的手臂:「为什么我们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离开这个房间?」

叶希轻轻地摇了摇头,「那个刀疤脸还没死,估计也没有傻,你以为刚刚他走过去大门那个地方只是为了关掉漏电开关么?而且现在他虽然走进房间,但是说不定他一听到开门声就马上朝着我们开枪呢!」

「那……我们不要太大声!」杨春雪轻声道,她一边抱住了瑟瑟发抖的女儿,心中也在挣扎着。

奇怪的是,女儿现在对于刚刚自己偷情的事情绝口不提。

叶希抱住了杨春雪,身体挡在了她们母女的面前。扭着头看着身边的这一位风姿卓越的美妇人,只觉自己的手臂碰触到了一团肉团的肉团。

那一种感觉就好像刚刚自己触摸上了杨春雪的乳.房一般。他情不自禁地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手肘偷偷地扭动碰触着美妇人的丰满玉.乳。

现在这个杨春雪的身上可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只是用一张被子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而已呢!

「可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杨春雪扭动着自己那成熟的娇躯,却恰好使得自己的酥.胸跟叶希的手臂更加用力的碰触起来。

这少妇跟正太两人同时一颤!

但是杨春雪却不敢说话,一是怕被那个刀疤脸听到,而是怕自己的女儿听到。她有点儿紧张的将叶希的手臂放开,故作平静的说道:「我们总要想办法离开的。」

现在这样的状况,她是真的害怕了!

「嗯,我知道。」感觉到了她那发抖的身体,叶希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臂,将眼前的这一个美艳妇人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噢!」被这个男孩忽然拥抱着,杨春雪禁不住发出一声娇呼,可是却出奇的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依偎在叶希的身上,芊芊玉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胸膛,芳口微开:「可是现在怎么办?」她樱桃小嘴呵气如兰,阵阵芳香让叶希心神皆醉。

其实对于自己妈妈跟叶希之间的小动作,杨静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但是此时她却在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即使这个叶希比自己年纪还要小又如何呢?只要妈妈喜欢,自己还在意什么!

对的,只要妈妈喜欢,自己就可以什么都不注意,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关心。只要妈妈喜欢,只要妈妈没事,自己这个女儿真的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

此时,他们母女所不知道的是,在身边的这个小男孩,叶希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那是一种充满着兽性的欲.望本能!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将身边的美妇人以及她女娃儿母女两ian个人双双压在自己的身下纵横驰骋!

母女的诱惑,可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我觉得那个人实在设下圈套等我们。」叶希抓起了一只鞋子,低声道:「你们千万别大声说话,看我的。」

叶希拿着鞋子,轻轻地移开一大段的距离,然后朝着大门的方向用力扔过去,而他自己则是马上跑回到杨春雪她们母女两人的身边。

当鞋子落地的时候发出那声音刚刚响起,门内的刀疤脸竟然马上打开门朝着大门的方向猛地开了三枪!当做完了这一切的时候,他又朝着叶希刚刚站着的地方射了两枪。

可是,男人却么有听到任何的呻吟!他被耍了!双眼还有肩膀传来的疼痛好像已经消失了一般,或许说他失去了直觉更加贴切,只不过他却依然咬着牙坚持着。

「看到了吧,那个混蛋一直都在。」叶希的心中在算计着。自己的象牙手枪一个弹夹共有九发子弹。先前杨静开了两枪,然后这个刀疤脸抢去最后,开了五枪,那么就是说,还剩下了两发子弹!

「叶希,我已经给你妈妈发去了信息!」杨静这个时候忽然说道:「你妈妈应该会马上赶过来吧。」

「你怎么会有我妈妈的电话?」叶希惊讶的看着她。

杨静蜷缩在自己的妈妈怀中,低声道:「还记得在北京的时候,你的钱包?」她说得很笼统,没有挑明,但叶希已经明白了。

只是杨静的妈妈杨春雪却不解的问道:「什么北京,什么钱包啊?」

「这个……」叶希看着杨静,却不敢将她女儿抢了自己钱包的事说出来。

不过当叶希好像要说话的时候,一发子弹却忽然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射过来!

「砰!」

那子弹打在了沙发上,顿时让叶希他们吓了一大跳!

「小心,他发现我们了,快躲开!」叶希首先站了起来,跟她们母女分开,大声吼道:「洋鬼子,我在这里,你来啊!」

现在对方只剩下一发子弹了,而且他双眼也看不到,叶希的胆子但是大了起来!

杨春雪这个成熟性澸的美妇此时抱住了自己的女儿,低声道:「没事的,别怕!」

「杀!」刀疤脸此时看上去十分狰狞,他朝着叶希发出声音的方向,却没有浪费剩下的最后一颗子弹,而是用一腔并不熟悉的中文问道:「为什么你会没事?你不是……吃了我的那两颗药丸么?为什么没有精尽人亡!」

「哈哈!鬼子,这事你就留着下地狱去问阎王吧!老子神枪无敌,才不怕你的小药丸!」叶希一边说着身体却在左右移动,深怕对方忽然朝着自己开枪。

只不过,听了叶希那一句「神枪无敌」之后,杨春雪的脸色却忽然变得通红起来。现在身体上只用被子包裹着,她又抱着自己的女儿,但是想到了先前在房间之中,吃了足以致命的烈性春药的叶希几乎把自己乾死了。

那一种死去活来,欲仙欲死的感觉,在她的脑海之中依然挥散不去!

「妈妈!」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在发抖,杨静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自己的妈妈。

其实,如果叶希之前没有被注射那种病毒,现在他可能真的已经死了。但是世事往往就是这么巧合,而且现在的叶希,他的身体已经变得跟先前不一样起来。

倒不是说他成了超人,而是说他自己的基因正在慢慢地改变了,正在朝着一个方向进化。不过叶希却知道自己现在变得越来越离不开女人了,甚至一想到那一边的母女,他竟然就无耻的硬了。

第430章 韩雪赶来

其实杨春雪自己也知道,跟叶希这个小男孩之间的关係实在是不能够公开的,而且自己也没有那个资本不是吗?身为人妻人母的她,怎么可能公然跟叶希在一起呢?

更何况,叶希还是叶傲阳的儿子啊!那个曾经跟自己亲密的男人,还是自己女儿的父亲,这样乱的关係让杨春雪实在是感到了无地自容,尤其现在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前。

可是这些事情,她却不能够跟自己的女儿说的。难道要她跟女儿说「妈妈跟你父亲的儿子搞在一起了?」

天,这么一想,杨春雪简直觉得整一片天耳下来了。

轰隆一声巨响,外面再次闪过了一道道亮眼的雷电。

而此时叶希却在对着杨春雪脚她们母女偷偷做了一个手势,他自己更加保持着左右晃动着。

刀疤脸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昏沉了,双眼的疼痛,胳膊的枪伤都给他沉重的打击,似乎快要支持不下来了,只不过他依然紧紧地握住了手上的枪枝,仅剩下的一颗子弹可是他杀死叶希的最后希望了。

「妈妈……」杨静拉了拉自己妈妈的手臂,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手机,似乎想要做什么,此时她们母女就躲在刀疤脸的左边,而且距离也不远。

「嘘。」杨春雪摇了摇头,但是此时她自己也是在害怕着,毕竟对方还有一颗子弹,那足够要了她们其中一个人的命了。只不过刚刚跟叶希这个小男孩偷情完毕的她,真的没有多少的力气在继续动了。

其实叶希此时也是十分害怕,现在对方双眼瞎了,但是却还有一颗子弹,要是打不中自己,对方就死定了。但是打中的话,只要不是要害,自己也不用怕。

「吼!」

刀疤脸忽然对着叶希的那个方向怒吼着,脸上的血不停地往下滴,看着让人心惊胆寒。

不过他真的不敢胡乱开枪。

现在他只是在拖时间!

对的,只是在拖时间!

因为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自己身上的炸弹就会爆炸了,这样的话,叶希他们也逃不掉!

不过对于对方的想法,叶希却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他甚至在考虑着要不要趁机冲上前去。

其实在这个刀疤脸的身体之中,他身上的炸弹胃里并不大,不过只要让他有机会抓到叶希的话,那炸弹的威力足够可以让他们两个人炸死了。

现在刀疤脸唯一占据优势的便是自己手上的枪还有一颗子弹,这样的话叶希也就不敢乱来了,自己只要拖延时间在捉住机会靠近叶希,那么就成功了。

他们这些人从踏上台湾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知道自己的下场了,无非一死。但是如果自己完成不了任务的人,那些亲人也就惨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任务。

「有点不对劲!」杨春雪双手紧抓着身上包裹着的那一间围巾,看着没有动作的那个刀疤脸,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强了。

「妈妈,什么不对劲?」杨静凑在母亲的耳边小声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杨春雪抱着自己的女儿,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这个我也说不準,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么?这个人好像并不想要急着制服叶希,而且他身上的伤……那么严重,这样下去流血而死是肯定的,不过他没有一点的惊慌,反而很是镇定。」

「妈妈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很有把握杀死我们?」杨静心中一惊。

不过妈妈杨春雪却是摇了摇头:「不是,我举得,应该是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一样。」

「啊?」杨静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她的这一声音,却竟然被那个刀疤脸听到了!

「糟糕!」叶希也是吓了一跳,生怕那个刀疤脸朝着她们母女开枪。

不过,让叶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地方根本就没有动,就算髮现了杨春雪他们母女在什么地方也没有动。

奇怪,真的很奇怪!

叶希的心中也变得疑惑了起来,看着杨春雪她们母女慢慢移开原地,他自己则是紧紧地盯住了眼前的这一个满目狰狞的洋鬼子,生怕他开枪了。

「对了!」抱着自己的女儿移动了一段距离的杨春雪忽然醒悟:「静静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好像在拖延时间?」

「啊?妈妈……你别吓我我!」杨静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自己的妈妈。对于那个刀疤脸她是看也不敢看的,那一身的血就让她感到了害怕,更何况现在他的手上还有那一把手枪呢!

现在的杨静真的是后悔了!如果自己一开始没有拿走叶希的枪那该有多好啊!

不过没有自己打了他一枪,叶希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弄瞎他的双眼,只能够说这就是命运了。

「该死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叶希的身体其实一直都在发抖着。不过现在他想要动一下对方都会注意到。也幸好他双眼看不到,不然自己真的死定了。

「拼一下?」叶希看着眼前已经开始有点儿摇摇欲坠的刀疤脸,心中在想着脱身的办法。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杨静拿着的手机,不由得摆了一个手势,想要让她将手机砸出去。

看到叶希的手势,杨春雪跟杨静母女两人对视了一下,最后杨静拿着手机,学着先前叶希那样现实走了几步,然后用力将手机对着这个刀疤脸砸了过去,她自己马上走回到妈妈的身边,拉着她躲了起来。

「啊!」那手机砸在身上顿时让刀疤脸下意识地转过去,但是很快他心中便意识到危险,马上又转过来。

只可惜,此时叶希已经向着他右边拐过去了,刀疤脸的右肩中了一枪,身体根本就跟不上自己跌想法,就算他有手枪在手却依然没有比叶希快!

只是在叶希即将要冲到他身边的时候,这个刀疤脸忽然做了一个让叶希还有杨春雪母女两人都惊讶的举动,那边是他竟然朝天开了一枪,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出,然后将枪枝扔开!

这个时候叶希已经撞上了他的身体,可是刀疤脸却趁着这个机会竟然双手用力圈住了叶希的身体,不让他他跑!

「叶希!」看着这一幕的杨春雪还有杨静他们两人可是吓了一跳。

「混帐,放开我!」被抓住的叶希拚命地挣扎着在,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竟然想要这样做,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好像是从这个洋鬼子的身体之中发出来地一般!

「惨了!」

在这一刻,他的脑筋急转,种种念头不断地闪过。

「快!你们,两个坑快躲进房间里!快啊!」叶希忽然大吼!

杨春雪跟杨静母女两人甚至还不明白是什么回事,但是见到叶希这样认真可怕的表情她们也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躲进了其中一个房间之中。

「coolboy,youwilldie(小酷孩你死定了)!」

洋鬼子忽然满口鲜血的说着。

叶希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双手拧住了对方一只手指,拚命用力扭曲着,双脚更是不停蹬地,浑身都在挣扎着!

「噢!」那手指被叶希一下子扭断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这个洋鬼子浑身一抖,而叶希更是趁着这个机会用膝盖一下子顶在了他的!

「啊!」

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叶希这么一顶,这个刀疤脸顿时发出了一声恍若杀猪般的呼喊!

叶希也在这个时候想着旁边翻滚而开!

「叶——」在房间之中的杨春雪探出头来,刚想要呼喊,可是却在这个时候见到了倒在地上的洋鬼子那身体忽然「嘣」的一声发生了炸裂!

轰隆!

恰巧的是,外面的天空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将房间之中这小小的爆炸声遮掩住了。

「叶希!」看着地上鲜血模糊,杨春雪也不顾的自己身上只有一条浴巾,马上沖了出去。

「我……竟然还没死?」叶希此时浑身都是血,还有一块块的人肉黏在身上。

「你……你有没有受伤?」杨春雪此时颤抖着走到了叶希的面前将他拉了起来。

「哈哈!我没事,我没事!」叶希忍着手臂传来那擦伤的痛,看着地上那一具并不完整的尸体,心中一阵呕心!

「妈妈。」杨静站在杨春雪的身后,看着叶希走到了窗户边上,打开窗户。

「没事了,没事了!」杨春雪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只是叶希却忽然说道:「怎么没事,事情可大条了!」

「怎么了?」听到叶希这么说,杨春雪他们母女的一颗芳心顿时绷紧了起来。

叶希看着酒店大楼的下面,苦笑道:「杨静你不是给我妈妈发信息了吗?你看,我妈妈她们果然来了,我认得那一辆轿车,还有我舅舅他们肯定来过。」

「妈?」杨春雪浑身一抖,连忙道:「我不想见到妈,现在不想见到她!」

「可是妈妈……」看着自己的妈妈,杨静心中忽然变得古怪起来,自己的妈妈……竟然跟叶希这个小男孩高升了苟且关係,也难怪她这么激动。

叶希吞了吞口水,道:「那……我们离开?」他看着大门。

杨春雪连道:「对,我们先离开!」

但是叶希却拉住了她:「不行啊,阿姨我现在满身血,走出去的话一定会被看到的。」

「那怎么办?」杨春雪可是急了。

不过女儿杨静却忽然道:「妈妈你们就从阳台那里过去隔壁的房间吧,我……刚刚也是这么过来的。而且外面下那么大的雨,有血迹也会被冲散的。」

「那就这么办!」杨春雪此时只裹着围巾,拉着女儿还有叶希走向了阳台。

但是杨静却挣脱了妈妈的手,道:「妈妈你们过去,我在这里!不然叶希的妈妈到了之后会起疑心的。」

另一边,韩雪此时跟韩辉、王皓他们带着一队人硬是闯了上来。

「快!」此时韩雪娇喘吁吁的,胸前那双.乳在跌宕起伏着,但是她却丝毫不管,依然紧咬着银牙奔跑着。

Tags:

相关文章

  • 闲妻

    真实经验

    第371章 仙枝玉叶  她从不和无月争吵,无论他暴怒之际如何说她也不会还嘴,最多就是赌气一天不理他,第二天就好了。每每无月冷静下来后总觉万分惭愧,须知她乃是仙界奇葩、独一无二的仙枝玉叶,对他却从不颐指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
  •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官场险途25卷

    真实经验

    作者:qinqing1027首发:sex8  记得那是在Z城市上大学时的一个五一节,离家近的同学都已经回家去了,我和因为异地求学,离家较远都没有回家。在寝室一个人睡到大天亮,给女友发了一条信息,秀一下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
  • 少妇——第1-4章2月15日更新第4章

    真实经验

    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闲着无聊在厂里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楼下。我抬头看看外科有隐约的灯光,于是我就準备上去找值班的小护士或小医生聊聊天。因为整个医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栋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