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预约不到堇美香】借种增修版下

SM4人已围观

简介                第三节  八月的帝都,天气有些清冷。  姜泽戴上巫师云老送给他的面具,头上再加一顶普通的帽子,整个人立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中年男子。  交纳了入城的费 ...

                第三节

  八月的借种帝都,天气有些清冷。增修

  姜泽戴上巫师云老送给他的版下面具,头上再加一顶普通的借种帽子,整个人立时摇身一变,增修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版下预约不到堇美香中年男子。

  交纳了入城的借种费用后,姜泽一路通畅地进了城。增修

  姬娜和河风两人扮成夫妻,版下在姜泽身后不远处跟着他进城民。借种河风将身上的增修衣服换成帝国流行的服饰,身材健壮结实的版下他,在衣物的借种掩饰下不会惹起任何人注意。

  惟有姬娜好奇地穿上红色的增修连身长裙后,整个人如同一朵盛开的版下火红玫瑰,对于一路上投来的各种男性目光毫不畏惧,即使来到这座巨大的城市,她大胆的作风仍旧没有丝毫改变。

  由于沙漠上的各人太久未接触到外界,很多地方容易被人察觉出他们不是大陆本土人,所以姜泽思来想去,最终只是先带姬娜和河风两人前来探清情况。  河风不用说,五阶的实力,放眼整个大陆,也是排得上号的高手。而姬娜看似一质女流,实际上四阶的实力,在帝都内亦是数一数二。惟一不足的一点,便是姬娜充满异域风情的吸引力,让她从进城后,便成为众多男性们关注的对象。  这也正是姜泽不敢跟姬娜走在一块的原因,因为很容易被人顺带关注起来。他在帝都有不少人认识,身形体态没有改变过,比较容易被人怀疑。见到城外那硕大省目的贴示,姜泽哪敢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姜泽挑选了一间中等规模的旅馆,作为此次落脚的地方。在他选好房间之后不久,姬娜和河风后脚也踏了进来。

  最终,姬娜他们也选了一个房间,在旅馆内众多男垂涎的目光中,走上了楼梯。

  当两人上去之后,在旅馆第一层的男人们,便眼神炽热地交流起来。

  「这妞真美,身高比我还要高。」

  「没错,很少见呢,虽然她穿着裙子,但是她的腿肯定很长。」

  「帝国内很少有长得这么高的美女,整个帝都,也就大才女于亚媛有这身材。」  「得了吧,你们几个。于亚媛已经和冀成统领大婚,上面这美女看上去跟那男人是夫妻,看看就好。」

  刚踏入旅馆第二层的姜泽,耳力何等过人,立时捕捉到楼下一众男人的话音,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看样子,他的未婚妻于亚媛跟冀成大婚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

  姜泽的心很乱,不行,他怎都要在与大元帅交手之前,解决这件事,否则,他无法将心神,完全投入到与大元帅的斗争之中,后果将是jux 650被丈夫部下侵犯的我林由奈(中文字幕)1653次观看41十分严重。

  晚间,用完晚饭后的姜泽,听到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

  进来的是姬娜跟河风,后者将门小心关上后,才过来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姜泽道:「这几天,你和姬娜暂时先摸清楚帝都的情况,我跟你们说的各种注意事项,要注意,别露出马脚。待我这几天处理完一件重要的事后,再作详细的打算。」

  姬娜则朝他一笑:「今晚是否能和你一块睡呢?」

  姜泽拿她没法道:「别忘了你现在扮的可是河风的小妻子,唉,算了,你想跟谁睡都依你吧。不过,我过会便要出去,可能会很晚回来。」

  姬娜甜甜一笑:「没有关係,我和河风会先去外面逛逛,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城市,一定很好玩。」

  姜泽和河风对视一眼,后者苦笑一声:「你别招惹到那些狂风浪蝶上身就行。」  当夜色逐渐入深后,姬娜和河风已经离去有一段时间了,姜泽终于开始行动。  首要一件事,是先确定于亚媛跟冀成现时是否在帝都内,没有弄清楚这点,要找到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姜泽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可以去找荣克。

  荣克虽是元首之子,但自小便和他关係极好,而且他此次没有被元首直接通辑,这小子听说也出了不少力。从这点看,荣克毫无疑问是信任他的。所以,想要找他比找于亚媛又或冀成要简单得多,后两者在目下的情形,肯定会被大元帅紧紧盯着,一旦他去找他们,很容易被大元帅发现。

  而荣克却没有这个问题,他是元首之子,而且今年该才十七岁,还未成年,换作他是大元帅,肯定不会费心思去盯着他。

  荣克平日里喜欢逛的地方不多,他最有兴趣停留的,是城内最大的斗兽场。刚好今日在旅馆内,姜泽无意中听到有旅客说到,城里今天运来了一只重达五百斤的沙虎,将在今晚的斗兽场内跟另一头巨狮厮杀。以荣克的消息之灵通,他今晚前去斗兽场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此刻,正大约到了斗兽场开场的时间了。

  当姜泽来到了斗兽场宽阔的入口处时,里面沸腾的人声,连街道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大陆上,兇猛的野兽种类很多,它们强壮的体魄,没有达到一定等阶的人类,根本无法与之对抗。而沙虎和巨狮,则分别是大陆上猛兽之中两种基本上位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数量十分稀少。像今晚这般将两者直接放在一起厮杀,是极为罕有的情况,也难怪斗兽场会这么热闹。

  当姜泽进去之后,偷干张阿姨场内的两只身形巨大的猛兽,已经厮杀在一起了,吼声震天,连喧譁的人声都掩盖不住。

  姜泽很快在一个熟悉的位置上找到了荣克,这小子此时看得十分兴奋。姜泽也很有耐心,直到散场之后,他才缓缓地走过去。

  「你是谁?」荣克一脸警觉,在他的身旁,四名满脸肃杀之气的护卫齐齐向前一步,目光紧锁着眼前这陌生汉子。

  「是我。」

  荣克先是一愣,紧接着神情一阵激动,他刚想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朝身旁的四名护卫道:「你们离我远点,我和这人有话要说。」

  待那四名护卫依言退远之后,荣克脸上难掩激动:「姜泽哥,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终于来了,你的样子……」

  姜泽低声回他:「我的样子是假的,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死呢?」

  荣克小声说:「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两人来到了一间高档酒馆,要了一个包间,荣克吩咐那四名护卫守在外面,包间内只剩下两人在密语。

  「两个月前,亚媛姐的老师来到帝都,亚媛姐从她老师口中得知,魔女国有一名女巫师,有神秘莫测的巫术,能探知一个人的生死。冀成从亚媛姐那得知这事后,便马不停蹄地到魔女国,拜访那位女巫师,并且从她那里获得你还生还的消息。」

  姜泽心忖原来如此,接着叹了一口气问:「冀成和亚媛……已经大婚,为何你说起他直呼其名,似乎……」

  荣克闻言,原本大好的心情顿时一变,冷哼道:「自从姜泽哥你失蹤之后,亚媛姐的精神极差,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变得沉默寡言。冀成那家伙却在这段时间,趁虚而入。若非他的横刀夺爱,亚媛姐怎会忽然间就嫁给他呢?」

  姜泽虽然心中苦涩,但一想及冀成的为人,仍是不同意荣克的观点:「其实你也误会冀成了,他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况且,若不是冀成这段时间替我照顾亚媛,我真怕亚媛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荣克却仍是愤愤不平:「照我看,冀成接近亚媛姐是早有图谋。你不知道,在他们大婚前的两三个月,冀成那家伙便被我发现他在亚媛姐的住处那过夜,当我试探地问起亚媛姐,她却否认了。我不明白亚媛姐为什么要掩饰,后来还不是直接和冀成大婚。你和亚媛姐的感情那么深,却被他来个横刀夺爱,我替你感到不值。」

  姜泽听得心中一阵冰冷,他和于亚媛相恋以来,最多也就拥抱接吻,从未跨进最后一步。但是冀成却不声不响地,能在于亚媛的香闺处过夜,这简直不可想像。

  只是,如今两人都已大婚,他也无法再说什么,只好道:「现在说这个,早已没有任何意义。希望冀成能真心对待亚媛,我也就放心。」

  重聚的欢欣,也被这件事弄得烟消云散,好半响,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慾望。  姜泽勉强振起精神来:「对了,亚媛和冀成两人,现在住在哪,有没有在帝都内?」

  荣克回答他:「亚媛姐仍住在她原来的地方,但冀成一个月前去魔女国,算时间,也该要回来了。」

  姜泽疑惑道:「他去魔女国做什么?」

  荣克神色一黯:「父亲自从一年前误以为你是蛮族人,大为震怒,之后身体开始不太好。他一直忧心肿肿,我更是不敢把大元帅才最有可能是蛮族人的事情告诉他,到不久前,父亲老是咳嗽,甚至还咳出血来,帝国内最好的医师也没办法。亚媛姐只好让冀成去魔女国,请求那名女巫师。」

  姜泽想起了元首那似文弱书生的体魄,不禁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除非大元帅自己露出马脚,否则现时我们根本没有明确的证据指明他才是蛮族人。有件事我要拜託你,帮我找到亚媛,告诉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谈。」

  荣克点头:「我知道了,姜泽哥,我等会回去时,就先去找亚媛姐。但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呢?」

  姜泽便跟他说出自己落脚的地方,荣克默念了几句,便道:「那我便赶紧回去找亚媛姐。」

  姜泽回到旅馆房间时,姬娜已经在床上等他了。

  「玩得愉快吗?」姜泽一边脱去鞋子,顺口问道。

  这美女凑到他脸上亲了一下,说:「好玩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这里的男人有好多长得很好看,甚至比你还好看。」

  姬娜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害羞之色,不过姜泽早已习惯,甚至还打趣她一声:「你可别告诉我,你看到那些好看的男人,想的是和他们欢好。」

  一袭红色衣衣裙的姬娜听到这话,顿时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媚态横生:「你捨得吗,只要你同意,姬娜可不会拒绝和那些好看的男人欢好。」

  她的媚态和挑逗性的话语,立时让姜泽的小腹升起一团慾火,不由一拍她的臀部:「当然不同意,那些贵族青年虽长得好看,但个个人品很差,你别被他们的外表给骗了。」

  姬娜眨着美丽的蓝色大眼睛,一脸疑惑地说:「真的吗,这些好看的男人,看起来不像坏人哪。」

  姜泽翻了翻白眼:「你啊,对我们这里的人了解太少了,你要记住我的话就行了。夜了,休息吧,明日还有事情等着你跟河风去办呢。」

  心中却飞到了于亚媛的身边去,不知她在收到荣克的消息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算了,很快就知道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荣克的消息便到了。

  看到这封由于亚媛亲手写的信,姜泽心中一阵激动。

  姬娜则在他的旁边,好奇地问:「我现在只懂得说你们的话,你们的字我却一个也不认得,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呢?」

  姜泽微微一笑:「是我以前的未婚妻写给我的信,信里写着我意想不到的东西,使我有更多的疑问想要问她。」

  姬娜似懂非懂:「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你的妻子?」

  「她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妻子。」姜泽顿了顿,续道:「不过,也算是半个妻子吧。你和河风先待在这,等我回来,应该不用多久。」

  姬娜听话地点着头。

  姜泽终于来到了于亚媛的大院子外,心跳得飞快。向门外的下人通报一声,很快,姜泽被迎了进去。

  于亚媛清减了少许,但她的美丽不减分毫,一身素白色的连身长裙,把她衬托得像一朵白色的雪莲,如同天女下凡。她的美目带有一丝惊喜和不敢置信,也带着疑惑。

  在这大厅内,于亚媛挥退了所有下人,声音微颤地问:「姜泽哥,真的是你吗?」

  姜泽亦同样激动得声音有些嘶哑地说:「是我,亚媛,我现在只是戴着面具。」  于亚媛终于不顾一切地扑入他的怀里,梨花带雨,喜极而泣。

  好半响,紧紧抱着这熟悉体魄的于亚媛才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拭去眼泪,望着他这张陌生的脸,却又熟悉的味道,眼带请求地道:「姜泽哥,能把这张面具弄下来吗,我想好好看看你。」

  姜泽依言把面具卸下,于亚媛立时献上火热的香吻。

  她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淡淡的清香从她的身上传来,剎那间把姜泽的理智淹没,两人便这么站着拥吻了起来。

  好片刻,姜泽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停了下来。

  「姜泽哥,你怎么啦?」

  姜泽看着眼前这他最心爱的未婚妻,轻吸一口气,道:「亚媛,你在信上说,你和冀成的婚约不是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姜泽来时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但见到于亚媛,什么都抛到九宵云外,此刻回过神来,第一件事便是询问清楚。

  于亚媛拉着他在厅内的椅子上坐下,柔顺地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

  「在大元帅用卑鄙的手段诬衊你之后,他对我一直虎视眈眈,明面上虽然不敢对我怎么样,但暗地里,卑鄙的手段层出不穷。而且,他还教唆不少有权势的贵族青年,特别是一些拥有亲卫兵的年轻城主,不住地骚扰我,严重干扰我的日常生活。在我老师的建议下,我便跟冀成假装成婚,好让大元帅跟这些人,彻底死心。之后我便好多了,只是换成冀成被大元帅惦记上。」

  当细听于亚媛这一年时间以来的情况,姜泽终于大鬆一口气:「你知道吗亚媛,当我听到你跟冀成大婚时,我差一点要痛哭一场。幸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真的吓死我了。」

  于亚媛美眼中闪过愧疚之色:「对不起,姜泽哥,让你担心了这么久。」  姜泽摇头:「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近一年来没有任何消息。即使你真的和冀成好上,我也没有资格去怪你。对了,冀成什么时候回来?」

  于亚媛轻轻地说:「他大概明天中午回来,他若知道你回来,一定很高兴。」  姜泽点头说:「那我明天中午準时到这,你切记把他留下来。我有很多话,要跟你们说。」

  于亚媛听他的口气,似乎等会便要走,顿时有些失望:「姜泽哥,你要走了吗?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姜泽摸了摸她柔嫩的脸,微笑道:「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话就留待明天再说,好吗?」

  离开于亚媛的住处后,姜泽的心情全然不同,充满了信心和斗志。

  于亚媛跟冀成的婚约,竟然是为了应付大元帅跟那些贵族权势的手段,这个真相让他欣喜无比。解决了这件事,他才能全力投入到对付大元帅这个蛮族人的行动中。

  首要的一件事,便是找到他昔日手下的将领们,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现在这些将领们除一小部分到了冀成那之外,其余大部分全归大元帅统领,如果他们能站在姜泽这一边,那将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当太阳刚落下山腰,夜幕开始降临时,姜泽带着河风与姬娜,悄悄来到了他在军中的副官的住处。

  姜泽他们是偷偷潜进去的,这个时候,他已经把面具撕下来,恢复原本的面目,他很有信心能够说服他这名副官。

  事情也正如他所料,进展得十分顺利。

  这名副官先是看到姜泽时,大吃了一惊,但接下来,他对姜泽仍生还着激动无比。直到姜泽欲说服他,叛出大元帅的事情后,这名副官起初仍是顾虑很多,然而姜泽把心一横,将大元帅才是那名蛮族人的事情说出来,这名副官才脸色大变。

  而这个时候,姜泽便唤出河风与姬娜,把他现时手头存有的力量粗略地说了一遍,这名副官见到美艳动人的姬娜,竟是一名四阶高手,而河风,更是实力高达五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答应会拼儘自己所能,去说服他手下值得信任的军官,并保证消息绝不会外泄。

  这让姜泽对与大元帅的斗争,信心更为充足。

  在离开他手下副官的住处后,姜泽忽然心中一动,对姬娜和河风说道:「我忽然有件事要去办,你们先回去,不用等我了。」

  姜泽回到帝都后,一直忘记询问有关于大元帅手下那名光头大汉的事,从望月国王子尔南那里,他没有了解到光头大汉的任何来历,像这种强劲无比的敌人,潜藏在暗处是非常可怕的,他得去询问于亚媛,有没有关于光头大汉的任何消息。  他身穿黑色的衣裤,又把面具戴上,一个人似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道上走着。实际上,他却是借着帝都内四通八达的道路,慢慢往于亚媛的大院宅接近。  一个时辰后,当姜泽来到于亚媛的大院外时,已是亥时,夜深时分。于亚媛一般没有那么早入睡,此时进去找她并无不可,只是让姜泽心中一凛的是,在大院的大门外,停着一匹黑色的骏马,从这匹骏马的品相看,这是非常罕有的黑风马,它的主人绝对不凡。

  一个疑问从姜泽心中升起,这么晚了,是谁来找于亚媛呢?

  如果现在进去了,这匹马的主人是大元帅的人怎么办,他这么进去肯定会被注意上。而如果在这等这匹马的主人离开,那他这么停留在这外面也不是办法,指不定有人一直在监视着这外面,发现他这可疑的人物一直在这徘徊,那也不行。  想了想,姜泽决定凭自己的超强身手,先潜进去吧。以他现今六阶的实力,潜心隐匿身形,轻而易举。他也可以先去于亚媛的小院子内等她,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于亚媛居住的院落群面积宽广,以前姜泽时常来这,自然是驾轻就熟。很快,在夜色的掩护下,他来到了于亚媛居住的那座小院子外。

  让姜泽意外的是,于亚媛的居住的小院子内,传来微蒙的光亮,看样子,她很有可能正在那里面。而在她院子的围墙外,更有四五人在值守,不过这些都难不倒姜泽。

  如此他已经步入六阶,隐匿起身形来,仿佛融入黑夜一般,他轻而易举地翻过围墙,来到小院子内。

  姜泽贴着围墙,像一道黑影般,无声无息地飘到了于亚媛的大房屋下。  这是一座两层的房屋,第一层里一片乌黑,而于亚媛的卧室是在第二层,从上面半开的窗户里,正是从里面透出微弱的光亮。

  由于姜泽刚才并未经过会客厅的院落,也不清楚于亚媛是否在那里,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进去,在于亚媛的香闺里等她好了。

  姜泽正打算要悄悄进去时,忽然一震停住了脚步。

  第二层的窗户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熟悉的面孔让姜泽心中一阵狂跳。

  是冀成,怎么回事?他不是要明天中午才回来吗,而且,他居然出现在于亚媛的香闺里。

  而且让姜泽的心脏不住跳动的是,此刻的冀成赤裸着健壮的上身,来到窗户前是为了把窗户关上。他没有发现姜泽,而此时上方原本透出的光亮也被窗户遮挡住。

  姜泽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也终于知道院落外那匹黑风马是谁的了。  此刻已是深夜,这里又是于亚媛的香闺,冀成赤裸着上身,来关窗户。单是想像,姜泽已经不敢想像下去了。

  于亚媛今天不是跟他说,她与冀成的婚约是假的吗,只是为了应付大元帅等人的临时措举吗,为什么……

  一想到上面的冀成,此时很可能正享受着他最心爱的未婚妻,帝国无数年轻人梦中女神的于亚媛,姜泽便手足一片冰冷。

  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就是跃到屋檐处,看看上面的冀成正在干什么。

  或许是因为某些缘故脱掉上衣而已,并没有在发生什么,那么姜泽便在他们面前现身。

  想到这,姜泽看了看四周,收匿自身的气息,悄悄地翻上墙头。再由墙头处轻轻一跃,轻鬆地猫入斜出来的第一层顶部的屋檐。

  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直至此刻,姜泽的心里仍带有一丝侥倖,希望事情并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样。  于亚媛是不会骗他的,从两人相恋开始,她就深爱着他,从未在他面前撒过半次谎,她也不屑于说谎。

  然而这时,一把熟悉的声音,带着微弱呻吟声,在姜泽的耳边响起。姜泽脑中轰然一震,是他的未婚妻于亚媛。

  他强忍着心中激荡的情绪,轻轻地把眼睛移往前方姆指般大小,如同网状般的透气孔,屋内的情景顿时尽收入他的眼里。

  一看之下,他的血气顿时往头顶上涌去。

  在这帝国第一美女于亚媛的香闺内,一直被姜泽视为好兄弟的冀成,此时全身没有穿半件衣服。而他已经订婚许久,就差不长时间便要大婚的未婚妻于亚媛,竟是浑身赤裸,全身上下仅余她的一双美腿处穿着白色的短袜,一声声的娇吟正是从她的口中发出,两人正忘我地交媾着。

  姜泽看得直欲喷血。

  屋内于亚媛的诱人胴体动人至极,此刻冀成坐在床沿边处,而于亚媛则是面向着他,整个人坐在冀成的身上。一对修长白皙的美腿,分别架在冀成左右两处肩膊上,两条纤细的手则分别撑在冀成的大腿上,由后者双手抱着她的诱人臀部,一前一后不住地往他下体的男根处交合而去。

  于亚媛胸前那对白皙而饱满的胸乳,则随着两人交合的动作,轻轻地上下摆动着。两点嫣红,像两颗诱人的葡萄,让她身前的冀成看得双目一阵火热,不片刻,于亚媛的左乳便被冀成张嘴含了下去。

  「嗯……嗯……」于亚媛很显然被身前的男人亲得慾火浮动,呻吟声逐渐提高。

  过了一会儿,冀成抱着于亚媛,站了起来。而屋檐外的姜泽可以清楚分明地看到,冀成黝黑的男根此时尽根没入于亚媛的体内,只剩下硕大的两个黑色的蛋,紧紧地抵在这美女的臀下。

  屋内的冀成一个转向,把于亚媛轻放到了床上,两条动人的美腿仍架在他的肩膀上,没有放下来。冀成一双大手在上面来回抚摸着,从充满弹性的大腿再到曲线均匀的小腿,连足心处穿着白色短袜的可爱小脚,也不放过。好一会,才意犹未尽地扶了扶他下身的一根黝黑的大屌,缓缓凑到于亚媛下身的蜜穴口处。  冀成一只右手握着于亚媛的脚腕,左手扶着男根寻找到穴口后,屁股向前一挺,床上的绝色美女立时发出「啊」的一声呻吟。冀成便这么半蹲在床沿边上,两只大手伸到身下这美女挺拔的胸乳处,硕大的男根像打木桩一般,一下接一下地撞击着向下的美女。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规律而有节奏,同时于亚媛诱人的呻吟声,及冀成的喘气声,不停地在屋子内迴蕩。

  冀成的男根每一次抽出时,均会带出白色津液,而这个时候,姜泽便能看到冀成的男根有多么地硕大,足足比他粗上一圈并长上不少的黝黑大屌,每一次深深地往于亚媛体内撞击而去时,就像一把大锤,毫不留情地在姜泽的心中敲去。  更让姜泽心中淌血的是,在她身上的冀成,在交媾过程中数次和于亚媛接吻,后者竟是没有半点犹豫地献上香唇。

  身材欣长窈窕的于亚媛,在帝国内已是罕有的高挑美女,但在身体高大壮硕的冀成面前,却显得娇小可人。此时冀成压在她美丽的肉体上,不禁让人担忧她会被后者压得透不过气来。

  很快,床塌上的于亚媛在冀成的卖力抽插下,已经到了情动不堪的地步。她充满弹性的美腿已经离开了冀成的肩膀,转而不住地摩擦着冀成两条长满腿毛的健壮大腿,两人下身交合的地方,早已是潮湿泛滥。

  于亚媛的脸上,在冀成巨大的男根卖力耸动间,早已是潮红一片,双目迷离,毫无疑问,床塌上的于亚媛和冀成,正齐齐向情慾的高峰攀登着,畅享着性爱所带来的欢愉。

  数刻钟后,屋内的冀成忽然一阵急喘的低吼,他在于亚媛体内的男根忽然加速抽插起来,直让他身下的美女呻吟不止,强壮的屁股剧烈地收缩着,伴随着连续几声满足的低吼,床上已持续近半个时辰的肉搏战,才宣告结束。

  姜泽手中一阵冰凉。

  他又怎看不出,冀成此时正在于亚媛的体内泄精。今日仍口口声声说只爱他一个人的未婚妻,转眼间,便和另一个男人欢好交合。

  看着屋内床上正紧拥着冀成雄壮身躯,与之深情热吻的于亚媛,姜泽心如死灰。

  既然于亚媛与冀成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何不明白确切地跟他说明呢,他姜泽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不肯放手的人,只要她坦白说明一切,他即使内心极不愿意,也会接受。

  但于亚媛却选择了撒谎,给他原本乾枯的心一个无法拒绝的希望,然而又让这希望化成泡影。

  和她相恋至今,她从未欺骗过他,他也同样没有欺骗过于亚媛。在离开帝国这一年的时间里,他没有一夜不在想她,即使和姬娜欢好的时刻,也无法将于亚媛的影子从脑海中抹除。她是那么聪慧美丽,像天上的浩月,让姜泽觉得怀疑她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可是……

  这一刻开始,却让姜泽不敢再去相信于亚媛。

  他的心,无法承受她的欺骗。

  姜泽轻轻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落寞无比的神色,和这心爱的人,即使再不愿意,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从这一刻起,他会尽力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好朋友,不再去想她,忘记以往她对自己的关怀和温柔。

  至于大元帅,便交给他全力处理吧,只要冀成能好好待她,那就让他们幸福地生活就好,不必再踏上这艰难危险的路。

  内心再度轻叹,姜泽落寞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Tags:

上一篇:非常暴露的人妻

下一篇:新婚人妻

相关文章

  • 王猛的风流人生

    SM

    作者:琉璃幻梦 字数:5354 国内大学生运动会篮球决赛现场,临江大学迎战黑马华南大学,此刻临江大 学领先华南大学三十分。 比赛已经进入第四节,作为临江大学校队最强悍主力的王猛此刻正大口大口 喘着气, ...

    SM

    阅读更多
  • 姦淫俏媳妇!《强姦》(3)

    SM

    Sample TextSample Text ...

    SM

    阅读更多
  • 跟两姐妹玩3P

    SM

    跟两姊妹玩我的大姨子叫李芳,比我的老婆漂亮,比我老婆个子高,身材好,很性感,平常看起来很端庄,只有我去她家的时候,她的眼神才变得狂野淫蕩。她丈夫在外地,很长时间才会来一次,我每天都惋惜这样一个尤物没人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