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人若不除,天必诛之

暴力虐待187人已围观

简介「我可怜的孙女啊,我们家人的嘴巴都很严实,谁愿意这个事情让人知道啊,孩子的奶奶和姥姥,都住院了。」老人说着,脸上的泪水就止不住往下流。就在这个时候,老人背后的一个中年女人忽然走了过来一脸气愤的说道;「 ...

「我可怜的天必诛之孙女啊,我们家人的人若不除嘴巴都很严实,谁愿意这个事情让人知道啊,人若不除孩子的天必诛之奶奶和姥姥,都住院了。人若不除」

老人说着,人若不除脸上的天必诛之泪水就止不住往下流。

就在这个时候,人若不除老人背后的人若不除一个中年女人忽然走了过来一脸气愤的说道;「那个畜生号称是南华市高书记的儿子,还说我侄女敢叫的天必诛之话就打死她,说我们报警都没用,人若不除太嚣张了,人若不除这种人,天必诛之就应该枪毙。人若不除」

「就是人若不除,这么小的丫头,他都能下的了手,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背后,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用拐杖敲着地沙哑的说道,两只老眼里全是血丝。

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话,上官玉也是一阵头疼。

「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依法处理这个事情的,不会让一个好人受到委屈,不会让一个坏人逍遥法外。」

肖勇顿时走上前说道:「我以我的的人格给你们保证,我一定严惩兇手。」

听到公安局长都发誓了,女孩的家里人顿时就安静了,只是肖勇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安静。

对于处理高富水的儿子,他心里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高富水肯定会不惜代价的保护他的儿子,他那人本来就护短的厉害,又加上高水平是他最疼的小儿子,他又怎么可能不管啊。

果然,等到几个人回到公安局的时候,就看到高富水正带着市公安局的副局长高爱民。

肖勇顿时就先上去给他们打招唿。

「高书记,你来了啊,高局,你也来了啊。」

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却是满满的苦水,看到这个阵势,他怎么不知道高富水这是百分百的要保他的儿子了。

「高书记来了啊。」

刘殿德也陪着笑脸看着他问道,对于他身边的高爱民,却只是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唿了。

这个副局长他知道,也就是个正处级的官员,比他的官阶还低了一级,他见了面当然不用怎么认真了。

只有上官玉谁都不鸟,直愣愣的就看着高富水语气冰冷的问道:「高书记,这件事情,请问你準备怎么处理。」

对于她的背景,高富水当然知道,他当然也知道,虽然上官玉在上官家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是她却是个标準的二代,也是上官家家主上官无趣最喜欢的一个小女儿。

凭着这点,他一个正厅级就要让着人家。

「这个,犬子的确是犯错了,但是,这个事情现在事实还不是很清楚,好多地方都有待查证和商榷,我想,我们是不是暂时先以调查为主。」

他立马就陪着笑说道。

上官玉的背后,虎娃顿时就轻轻的撇了撇嘴,对于他的这幅嘴脸,很是不屑。

「好。」

上官玉说道,转身就走。肖勇,带我去看看嫌疑人。「

她几乎是命令的口气。

顿时,肖勇就为难了,看了下高富水,又看了下高爱民,最后看了下刘殿德,脸上带着苦涩的神色。

这三个人,谁的官阶都比他高,唯独是很有背景的上官玉的官阶和他是一样的。

所以,他为难了,很为难。

「那个,肖局长,你就带我们去看看吧,正好我也想去看看我儿子,问问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

高富水立马也说道。

听到他的话,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铁了心要保自己的儿子了,怕是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好,走。」

上官玉很乾脆的说道,说完就大步的往前走去。

一边走,一边却看着身旁的虎娃,步子慢慢的放慢了,让高富水往往前走。

看到这个女人这么懂事,高富水心里也是一阵得意。

「哼,你就算是上官家的人又怎样,官阶不如我,不是一样要跟在我背后啊。」

他心里想道。

按说,高水平作为嫌疑人是要被关在后院的拘留室的,可是,肖勇却把他关在了后院的办公室里。

说是拘留,不如说是软禁。

一边走,上官玉的步子不由就放慢了,她慢了,虎娃当然也放慢,一直到和众人拉开了有几米的距离了,她才小声的对他说道:「你不是很厉害吗,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解决好这个事情。」

虎娃听到她的话,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就明白,她是不想放过高水平,但是又不想和高富水闹翻了。

「你放心吧,这种人,人若不除,天必诛之。」

他冲着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开口,只是通过八翼金蝉把声音传入了她的心里。

上官玉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没说话,只是眉头轻轻一皱,她能感觉到,身旁的男人好像已经有处理的方法了。

虽然对于他那句「人若不除,天必诛之」的话,她还是感觉有些虚无缥缈,但是想到自己侄女上官婉儿告诉自己的那些话,她竟然不由的很相信他。

几个人刚刚走进后院,就听到一个人在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TMD,你们想造反是不是,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我警告你们,立马把我放走,不然的话,我让你们全部蹲监狱,听到了没有,放我走,放我走。」

然后就是一阵摔桌子摔茶杯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顿时高富水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这么不知道克制。

大步的走过去,肖勇急忙对着看门的两个警察喊道:「快开门,这位是高市长。」

两个干警赶紧就开门。

里面的人也听到了这话,顿时就叫了起来。

「爸,是你吗,是你吗,赶紧带我走,我不想在这呆,我不想在这呆,他们要抓我,他们要抓我啊。」

他吼道,就不断的扯着门。

「你先给我退后,人家都打不开门了。」

高富水看着干警因为门被拉死了锁子都拿不下来,顿时就冲着里面的儿子喊道。

听到他的话,高水平这才安静了下来,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干警把门打开,他急忙就走到自己父亲身边,瞪着眼睛正要说点什么,却被高富水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把我的脸都丢光了。」

他骂道,就冲着自己儿子不断的眨眼。

不过高水平却没有和他配合得很默契,从小到大,他这是第一次挨打,顿时就先是懵了,然后竟然大喊大闹了起来,指着高富水就吼道:「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回家让我妈收拾你。」

「你还敢顶嘴,给我闭嘴。」

高富水气急,再次一巴掌扇了过去。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

他还是忍不住提醒了自己儿子一句。

「你再这样,我也保不住你了。」

听到他这话,高水平这才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就是个白痴也知道自己这次怕是真的犯下大事了。

「爸,真有那么严重啊。」

他小声的看着高富水问道,然后瞄了一眼背后跟着的一群人,说了一句很没营养的话。他们不都是你的下属吗。「

高富水顿时是无奈加无奈加无奈,只能感叹自己命不好,生了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儿子。

「你怎么,连你爸的话都不信了啊。」

他冲着他吼道。

高水平顿时就安静了,再也不说一句话了,只是眼睛咕噜噜的一直在上官玉的身上瞄来瞄去的,里面带着一股异样的神色。

「那个,几位,你们看,我能不能先把他给带回去啊,他这个样子,留在这里也是给你们添麻烦啊。」

高富水带着一脸请求的样子看着背后的肖勇等人。

的确,如果没有上官玉在的话,他说出这句话基本是没人敢反驳的。

但是,有上官玉在,特别是身边的几位都还知道她的身份,顿时都鸦雀无声了,眼睛都看向了她。

「我的意见是,该怎样,就怎样。」

上官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不能给我爸脸上抹黑。「

她把上官无趣抬出来了,这才感觉心里多了一份底气。

听到他的话,顿时高富水的脸上就闪过一丝戾气,只是他还没想到要怎么回话,高水平就先开口了。

「你个臭娘们,你算个JB,在这里指手画脚的,你JB不就是长的漂亮点了吗,我告诉你,南华市就是我家后院,在这个地盘上,你是条龙,得给我盘着,是只虎···」他没有说下去,因为高富水的巴掌再次扇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次,比前两次加一起都狠。

「你想害死我啊,我TMD打死你个混帐东西。」

他说着,就冲着自己儿子又一巴掌扇了过去。

正要回头给上官玉解释一下什么,却看到她已经转身往外走去了,急忙就追上去赶紧挡在她面前。

「我,上官秀,我知道我这个儿子是个混蛋,可是,他毕竟是我儿子啊,求求你,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我让他给你跪下认错。」

高富水心已经慌了,他能感觉到上官玉是真的怒了,急忙就扯着自己儿子过来。

「给我跪下,道歉。」

他吼道。

高水平多骄傲的,顿时只是冷哼了一下,连抬头都不愿意。

「看来,你这个地级市市长比一号首长都要牛啊,你儿子很厉害,很好,非常好,哼。」

上官玉说着,看向了肖勇:「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依法查办,不管是谁阻挠,都来找我,闹上天京我也要求一个公平。」

她是真的怒了,非常怒。

被眼前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给激怒了。

肖勇现在真想心脏病发作,可他没心脏病。

上官玉,他得罪不起,高富水,他也得罪不起,两头都是霸王,他成肉夹馍了。

「逆子,赶紧给道歉,你难道真想让我死啊。」

高富水顿时就急了,让他和上官玉去硬碰硬,他是肯定碰不过的。

别人上天京上访,那只是上访,但是上官玉不一样,她如果去了,真能把天给捅破了。

高水平这个时候也终于开始感觉事情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他感觉到了自己父亲人眼前这个女人的忌惮。

这才很不情愿的冲着上官玉说道:「对不起,美女,我错了,不该那么说话,我等会请你喝酒赔罪。」

他说着,眼睛里就出现了光亮,看着上官玉的眼神里竟然带了几丝的侵犯。

「小刘,我们走,看来我今天就不该来。」

上官玉冷哼一下,就走。

虎娃紧紧跟上。

高富水就想再次去挡上官玉,却被虎娃给挡住了。

「高市长,我尊敬您,但是,我们县长好歹是个女人,你们父子两个难道还想轮流欺负她不成啊,讲点道理好不好啊。」

他一脸无奈的说道,然后转身就準备走。

「你是谁。」

高富水皱眉问道。

「我跟着上官县长,当然是她的秘书了,好了,高市长,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其实说实话,今天的事情按说和我们县委没一毛钱关係,只是,哎,不说了,再见。」

他说着,转身就走,只是离开的时候,眼睛里一道金光闪过,只是这道金光没人看到。

看着他们离开,高富水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地上跪着的儿子,真想一巴掌再扇他,但是却还是捨不得。

肖勇则是一脸苦涩的看着他说道:「高市长,你看,这个事情,要不,今天就把他先留在这吧,不然我也不好交代啊。」

上官玉几乎是气喘唿唿的走出公安局的大门的,本来还感觉有点冷的她现在都不感觉到冷了。

「消消气,你和这种人生气没意思的。」

虎娃跟着过来,在她背后说道,一边说,一边脱了自己的皮夹克披在她身上。下次记得出来时候多穿点衣服。「

他的声音柔和。

「他们父子也太欺负人了。」

上官玉一脸委屈的说道:「可是我偏偏还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不然的话,就显得我太小气了,对以后的工作也不好,可是就这样的话,也太便宜了那个家伙了。」

虎娃看着她难受的样子,顿时就赶紧先把车门拉开。

「先上车,上车了再说,不在这让人看笑话。」

他说着,上官玉就跺了跺脚,上了车。

他也急忙上车,开着车走了一截,这才停下,看着她说道:「傻瓜,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从来都算数的,那个家伙,不会舒服的。」

他说着,就嘿嘿一笑。

高富水正準备安慰一下肖勇,就忽然看到刚刚站起来的高水平忽然脸色发黑,口吐白沫,很快就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赶紧叫救护车啊,赶紧,快啊。」

他立马就歇斯底里的喊道,然后把高水平给抱在怀里,匆忙就往外面跑。

看到这一幕,肖勇先是一慌,然后长唿了一口气。

「天不亡我啊。」

他心里说道,然后急忙也跟了上去。

车上,上官玉一脸奇怪的看着虎娃。

「你就给我说说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啊,别吊我的胃口,赶紧了。」

她拉着他的胳膊问道。

「我说了,有什么好处啊。」

虎娃嘿嘿笑着。

上官玉一愣,咬咬牙,说道:「你说了,我就让你亲一下,怎么样,但是只准亲脸蛋啊。」

她加了个条件。

如果不知道的人听到这话,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小情侣,在调情。

「不怎么样,脸蛋我都亲过了,我要亲嘴巴,两个月了,你都没让我亲过嘴巴。」

虎娃不依的说道。

上官玉顿时气结。

「你能不能安分一点啊,还得寸进尺了你,让你亲脸蛋很不错了好不好。」

她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温怒的神色。你亲不亲,不亲拉倒。「

虎娃这才妥协了。

「好吧,我亲。」

他说着,在她脸蛋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上官玉顿时浑身一颤,还没来得及乱想,就听他说道:「走,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去哪里?」

上官玉奇怪的问道。

「医院啊。」

虎娃笑道:「我说过的,这种人,人若不除,天必诛之,我不说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说着,就一脚油门开车往医院走去。

自从上官玉来了以后,他就一直充当着她的司机。

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车里有第三个人的话,不方便他调戏上官玉。

奇怪的是,上官玉竟然也默许了这件事情。

「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忽然晕过去了。」

医院病房门口,上官玉皱着眉头看着高富水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你们走了以后,他就忽然成这个样子了,我的儿子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他说着,脸上带着焦急的目光。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刚出来就急忙看着他说道:「高市长,您儿子的病我们查不出原因,不过您也别着急,我已经联繫了市医院,我们现在就用救护车送他到市医院,您看可以吗。」

「你是医生,问我做什么啊,赶紧送啊。」

高富水顿时就吼道。

听到他同意了,这个医生顿时才长唿了一口气。

看着高富水等人跟着救护车匆忙离开,虎娃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了,你究竟对高水平做了什么。」

回到了县委的办公室里,上官玉刚进来,就凑在他耳边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主要是担心事情闹大了,没人给你擦屁股。」

她补充了一句,证明她这么问是为了虎娃好。

「我知道你的担忧,只是,你的担忧完全可以不用存在,因为,不可能有人能知道我做了什么。」

虎娃一脸自信的笑道,然后一把把她给抱在了怀里,用手轻轻的在她丰腴柔软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竟然不相信我,怎么,难道你耐不着寞了啊。」

他嘿嘿笑道:「要不要我今天晚上陪你啊。」

他又在转移话题了,对于八翼金蝉的秘密,他是不愿意任何人知道的,包括已经知道的人,他也希望他们可以淡忘掉,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法宝了。

上官玉顿时无奈。

两个多月了,她对虎娃也算是有相当的了解,知道他一旦开始转移话题,就是不可能再回答那个问题了。

「不说算了,小气,哼,我说你除了会占我的便宜还会干什么啊。」

她笑着,一把把虎娃推开。好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婉儿要来看我,而且,要在这里住一晚上,你可要小心了喔。「

她说着,就想要看虎娃的反应,在她以为,他应该紧张最少也应该是兴奋才对,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虎娃的脸上露出的却是複杂的神色。

「她有没有说她为什么来。」

他问道。

上官玉一愣,摇摇头。

「我不知道,不过,她说是专程来看我的,我想啊,她是来专程看你的才对。」

她笑道,然后好奇的看着虎娃。难道你不应该高兴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她吗。「

虎娃摇头,却不说话,只是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别动,让我抱一会,就抱一会。」

他说着,就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上官玉本来準备挣扎,好歹不能让他就这么轻鬆的得逞,两个月,六十多天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无耻,也习惯了不让他好过。

但是听到他安静的话,她莫名的竟然没挣扎,还伸手也轻轻的抱住了他。

「我是不是做错了事。」

他喃喃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的事情只有你自己知道,反正我是做错事了,抱着你就是错。」

上官玉说道,却抱得更紧了,把脑袋贴在他的怀里,一脸舒服惬意的样子。

虎娃一笑,不说话,良久,他才轻轻放开了上官玉,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正常。

「她什么时候来。」

他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一向很装13,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上官玉无奈的摊摊手。

正想再说点什么,就看到虎娃的表情忽然凝固了,带着一丝複杂的笑容。

「她已经来了。」

他说道,嘴里带着一丝苦涩。

他想她,但是,却不想见她,因为,因为···楼下,一个九辆车组成的超豪华车队正停靠在县委门口的路旁,中间一辆粉色的劳斯莱斯上,一个披着雪白色貂皮大衣的,容貌无比美丽,身材也丝毫不让上官玉的女人走了下来,手上拿着一件皮夹克。

门口,虎娃正安静的站着,看着他。

看到他,她顿时就兴奋的沖了过去,好像一个见到了父亲的小女孩一样。

「我给你买了皮衣。」

她到了他身旁,邀功一样的看着他笑道:「外面天凉,等会回去了试试看能不能穿。」

她的声音里带着温柔,跟着她背后的保镖们都有些不习惯,他们一年也难得难道她几次的笑容,更不要说温柔的笑容了,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有这个特权。

「你拿回去吧,我不稀罕,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虎娃冷冰冰的说道,转身就要走。

「为什么。」

上官婉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我做错什么了,你说,我可以改的。「

她说着,小手轻轻的抓着虎娃的衣角,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好像他走了,她的全世界都会没了一样。

「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是吗。」

虎娃止着步,看着她依旧冰冷的问道。

「那要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犯了大错。」

上官婉儿咬着嘴唇说道;「不要这样,好吗,我怕。」

虎娃笑了,笑的很无奈。

「我以为我是个白痴,但没想到的是,我连白痴都不如。」

他笑道,伸手想要去摸眼前玉人的脸,但是却生生忍住了。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他苦笑,转身就準备走,却被她的两个保镖给挡住了路。

顿时,他就惊讶的转身看着她。

「你们干什么,快让开。」

她也立刻冲着他们呵斥道,只是脸上原本温柔的表情已经开始凝固了,语气里带了几分焦躁。

虎娃一笑,却没有等两个保镖让开,身形就猛的动了,一拳,两个影子,两个保镖的身影就如同被吹走的树叶一样,被打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起来,边上顿时就有两个人过去把他们扶住。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看向虎娃的眼神,已经从麻木变成了惊愕,甚至恐惧。

这个男人,他们甚至没看到他的身体有动作,就把他们中两个顶尖的高手给打飞了。

他们都是练武的人,知道他并不是没有动,而是,动的太快了,快的连他们的眼睛都难以捕捉痕迹。

「为什么。」

她看着他,语气已经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

虎娃笑了笑,不说话,转身就走,上官婉儿顿时就追了上来,保镖们想要跟上去,却被她大吼:「你们给我滚开,我现在不需要你们。」

然后才抓住了虎娃的胳膊。

「原谅我,好吗。」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複杂。

虎娃没有止步,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打开她的手。

一直走出了好远,远的到了大龙酒店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跟我上去。」

他看着她说道,声音里没一丝的感情。

上官婉儿一愣,还是答应了。

「好。」

她的声音里带着坚毅。

前台的收银接待包括路过的宾客看到他们这幅样子,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郎才女貌,无外乎是男的帅气,女的漂亮。

但是这一对,却不仅如此,男的高大帅气,浑身充满阳刚之气,女的漂亮动人,身材如魔鬼一般,脸上带着妩媚的笑,虽然,那笑只是对她身旁的那个冷冰的男人。

但这已经足以让路人都沉醉了。

大龙酒店没有总统套房,但是却有一间虎娃专用的套间。

进了门,看着眼前清一色的粉色装扮,上官婉儿忽然沉默了。

「值得吗。」

她咬着嘴唇说道,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我只是想你,和你没关係。」

虎娃笑道,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她没有反抗,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我爱你。」

虎娃闭着眼,深情的说道。

「可我不爱你。」

上官婉儿语气複杂的说道。

「我不在乎。」

虎娃说。

「你在乎,不然的话,我不会一直失败。」

上官婉儿说到这里,似乎感觉有些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那种话,急忙改口。我不是故意的,不该说这个话题。「

虎娃摇头,把她轻轻推开,看着她说道:「你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有人骗我了,可是你,骗了我好多次,不过我不恨你,因为我爱上你了。」

他说着,就转身往沙发边上走去,一屁股坐了下去,闭上眼睛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一唿。

「你已经成功了,不是吗。」

他眼睛不睁,轻轻的说道。

「可是,不够。」

上官婉儿说道:「我就要有更大收穫的时候,那滴血液忽然消失了,凭空消失,为什么。」

她看着虎娃,神情有些激动。

「你告诉的我,只是用来做药品,你现在得到的成果已经足够你做药品了。」

虎娃睁开眼,盯着她。你还想怎么样,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懂得知足。「

「你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继续。」

上官婉儿说着,语气里已经带着一丝癫狂,这是虎娃从没见过的她的样子。我就要成功了,我就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可是你,却生生的把我扼杀了。「

她说着,脸上的表情都在抽搐,指着虎娃,好像他是自己不世的罪人。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低头就咬着她的嘴巴狠狠的吻了起来,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很霸气的直接伸进了她的裤腰里,抓住了她一直丰腴饱满的肥臀。

她的屁股,外面看上去是不很大,但是抓上去的感觉,却是饱满了,让手没有丝毫的骨感。

「放开我,你个混蛋。」

她叫道:「我的人就在门口,他们听到声音就会冲进来,你就完了。」

她看着虎娃,一脸的嫌恶。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血液,她不会对他那么温柔,在她心里,这世界,没人值得她付出真正的温柔。

「是吗,我忘了告诉你,这间房子,不仅隔音效果超级棒,就算你在里面进行炸弹试验外面都听不见,而且,这间房子能够隔离电波,任何电波都传递不出去。」

虎娃笑着,只是笑容却是疯狂的,猛的一把就把自己的裤腰带给抽了,剥掉她的外衣,反手就把她的双手给绑在了一起。

「你很看不上我是吧,好,很好,非常好。」

他说道,一把把她身上的毛衣给扯破,几下就把她给脱成了精光,就连内衣都被他给扯破了。

上官婉儿当然是拚命的挣扎。

「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犯法,我可以控告你的。」

只是让她自己也感觉到很无力的是,她的身体这个时候竟然有反应了,在他暴力的对待中,她不仅没有感觉到难受和痛苦,反而感觉到一阵期待和盼望。

「上官婉儿,你不能这样想,你绝对不能这样想,男人都是丑陋的,他们喜欢的不过就是你的身体,不过就是你的身体。」

她心里一直给自己暗示着,但是她所有的努力都在虎娃咬住了她酥胸的时候,瓦解了。

「嗯哼,轻点。」

她忍不住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做自己,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总要逼自己。」

虎娃笑道,再次狠狠的吻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大腿内侧也轻轻的游走了起来。

「不要,不要碰那里,啊,不要。」

「轻点,轻点。」

「不要,求你了,不要弄了。」

「轻点,轻点,啊,你能不能轻点啊,啊,好舒服。」

随着虎娃的运动,上官婉儿的语气也慢慢的变了,最后再次变成了她曾经在虎娃面前的那副样子。

乖巧,柔情,动人。

「这多好啊,男人就喜欢女人这个样子。」

虎娃笑道,抱着她再次运动了起来。

「啊,你还要啊,你就不累啊,我不行了,真不行了。」

上官婉儿顿时就怕了,挣扎着,只是他的家伙还在她的身体里,而且正在坚挺,她越挣扎就越难受。

虎娃顿时就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你就不能安静点啊,还记得上次的感觉吗,我是在给你治病,你懂吗。」

「不记得,我不喜欢这个样子,真的,我不喜欢。」

她摇头晃脑的说道,却被虎娃再次把嘴巴给吻住了,狠狠的亲了下去。

良久,她才进入了状态,两条腿紧紧的缠着虎娃的腰,两条胳膊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怎么都不愿意放开。

「用力,再用力,舒服,好舒服。」

她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呢喃的声音,刺激着虎娃的神经。

她的身体,就好比是一扇通往慾望世界的大门一样,一旦碰到,虎娃就情不自禁的想要疯狂,想要发泄,想要不惜一切的冲刺。

良久,他终于停了下来,一股热浪冲进了她的身体深处,和她体内的凉气中和了起来。

「啊,好舒服,好热,好舒服。」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上官婉儿顿时就醒了过来,两眼迷离的喘息着说道。

等到两个人终于都悠悠的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厚实胸膛,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胳膊正在紧紧的抱着人家,上官婉儿出奇的感觉到自己竟然没有太大的反感,反而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不由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啊,我做了什么,你个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忽然醒悟了够来,就想要把虎娃给推开,却被他紧紧的抱住了。

「安静,安静,没事,想想上次我们在一起时候你那温柔的那样,那个时候的你多美啊,乖,现在还和那次一样,我还是我,你还是你,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疼你的。」

他急忙说道,一边说,一边在她的额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可是,我不想,我上次只是在装,你不知道,我走了以后,我难受了很长时间,我没法接受自己。」

上官婉儿一脸的哭腔。

「我讨厌男人,讨厌所有的男人。」

虎娃还是紧紧抱着她。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乖,一切都有我,没事了,没事了。」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道。

上官婉儿挣扎了一下,似乎是累了,这才停了下来,最后乾脆趴在虎娃的怀里在他的胸膛上画圈圈,只是画一会就狠狠的拍一下,露出很烦躁的表情。

虎娃赶紧哄着,她这才安静下来。

「你说这世界怎么会有你这种混蛋,非要逼人家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她冲着他吼道,然后狠狠的挠了一下,却没有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任何伤痕。

「呀,你的皮肤都和我作对,我挠它竟然不破,我挠,我挠,我继续挠,我狠狠的挠。」

她又怒了,和虎娃胸前的皮肤开始作对了,终于把他的皮肤给挠出了一道血痕,正要得意,却看到他的伤痕就在自己的眼皮下那么消失了,最后又变得光洁了起来。

「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你不会是外星人的监狱里跑出来的吧。」

她冲着他生气的吼道。

虎娃一愣,问道:「为什么我就非要是监狱里跑出来的啊,难道我这个样子不像是一个品德高尚的十佳外星人青年吗。」

他素厚者,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不像,就像是外星人监狱里跑出来的,你就是个坏蛋,大坏蛋,混蛋,王八蛋。」

她骂着,似乎是累了,再次趴在了他的怀里不说话了,只是胳膊却紧紧的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好像怕他跑了一样,脸上不时的露出紧张的表情。

显然,她竟然睡着了,还在做噩梦。

看着她忽然变的和小孩子一样的样子,虎娃没有感觉到惊讶,他知道,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她的坚强,只是刺猬的外衣。

带刺,不是为了刺伤别人,而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Tags:

相关文章

  • 小臊货妻子

    暴力虐待

    第八章  「杨杨……叫妈妈……」散发着浓浓母爱的沈香将儿子搂在怀里,温柔的教导着说话。  「妈……妈……」活泼可爱的小杨杨红扑扑的小脸冲着母亲天真无邪的笑着,伸出一只小手来在母亲柔美的脸颊上好奇的乱摸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肉慾横流

    暴力虐待

    第五章 外传一  大门洞开,厚重的门上贴着大大的「双喜」门两旁高高的挂起了红灯笼。  来往的宾客踏着初雪,络绎不绝地从这扇门进进出出,大都抱着各式各样的礼盒。今天是韩先生第四房太太进门的大喜日子,但奇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超爽的星期日

    暴力虐待

    评分完成:已经给 华山论剑 加上 200 银元!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