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少妇和公公

暴力虐待4人已围观

简介「不!我不要!……让我走……」小依被这种突来的震撼打击得几乎无法站稳,缩起身体挣扎的往后退。「妈的!过来!又不是不认识他们,有什么好害羞的!」JACK粗暴而残忍的硬拖着小依到她公公面前,她使劲全力的抵 ...

「不!少妇我不要!少妇……让我走……」

小依被这种突来的少妇震撼打击得几乎无法站稳,缩起身体挣扎的少妇往后退。「妈的少妇!过来!少妇又不是少妇不认识他们,有什么好害羞的少妇!」

JACK粗暴而残忍的少妇硬拖着小依到她公公面前,她使劲全力的少妇抵死挣扎,然而在男人蛮力下根本起不了丝毫作用。少妇

「求求你……让我离开……」

小依还想作出最后的少妇乞求,她无法让丈夫的少妇家人看到自己衣不蔽体的淫蕩打扮,但是少妇JACK根本不为她哀羞愈绝的可怜模样所感动,反而还更变本加厉的少妇兴奋起来。

「给我老实点!」他一脚的踢在小依的腿弯上。

由于刚好踢到关节的位置,小依立即两腿一软屈倒在公公跟前,然而强烈的羞耻仍旧趋使她往后爬,只是立刻又被揪着头髮拉回来。

「呜……不要……」

知道已无法逃走的她,双臂紧紧的护着让人垂涎的酥胸,那和全裸无已无差异的两粒肉球在她刻意的拥紧下反而变得更诱人,尤其从她公公视线往下看,雪白奶肉间夹出深遂的乳沟,这样的身体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小依的公公虽然对于媳妇穿成这样、还被一群男人控制着,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无法接受,但目光仍然无法抑制飘到她迷人的乳房好几次,一颗心怦怦乱跳,脑袋也一片混乱。「不……不要……让人家走……」

只听得小依一直颤声低泣,她根本没有勇气抬起脸,雪白无暇的胴体缩得紧紧一直在发抖。

「头抬起来!跟你公公打招唿啊!」JACK用脚ㄚ抬起她的下巴。

「不……」小依抵抗的转过脸。

「臭婊子!你不乖乖听话我就把你老公也带过来!让他欣赏他老婆和老子、兄弟搞的精彩节目!」

「不!不可以……求求你放过我……我愿意为你作任何事……」小依悽惶的抬起脸哀求JACK,娇怜无助的俏脸上爬满泪痕。

「那你就乖乖听话!快和你公公打声招唿,不然我不但带你丈夫来这里看,还顺便帮他动阉割手术!」

「……好……我听话……」

小依知道再怎么乞怜都不会有用,只好垂着泪委屈的答回,其实这些残忍的男人早就把玉彬带过来,只是将他捆起来藏在屋内角落,此刻他正眼睁睁的在看着妻子和父亲兄弟即将上演的残忍戏码,纵使他拚命的想挣脱捆绑和嘴里塞的东西,仍然无法阻止这一切活生生的在他眼前发生。

「听话就抬起脸来!」

JACK依旧用他的臭脚ㄚ去抬高她的脸,小依鼓足勇气,胆怯而心虚的向上看着公公,那双噙满哀羞泪光的大眼睛还是飘移不定,不敢和公公的视线直接接触,而事实上黄老爹也不知如何面对在他脚下这个穿着煽情的美人媳妇,即使没有正视她,她雪白的肉体仍深深的映入他的脑海,搅乱他已年逾半百的心。「快叫啊……他是你的谁?」

「爸……」小依的声音不但发抖、而且小得几乎听不见。

「还有其他两个呢!」JACK粗暴的用脚趾按着她的脸颊迫她转过头看着另外两个捆在木桩上的男人。

「大伯……阿文……」她颤抖而无助的喊出大伯和小叔的名字。

她的大伯和小叔从开始就无法克制的用眼角余光偷看着她令人屏息的美丽身体,听到小依和他们打招唿,反而心虚的吓了一跳紧张的低下头。

「嘿嘿……很好!现在要帮你的公公、大伯、还有小叔服务一下,先从舔肉棒开始吧!」

「不……不可以……」小依整个人吓得连嘴唇都发白,声音发抖的哀求。「不可以是吧?我现在就叫人去把你那没用的丈夫带过来!」JACK残忍的威胁她。

「不……不要这样!求求你……」小依急的哭起来。

「少废话!去把那个废物押过来!再喂这小妞几颗春药,让那男人看她发浪和公公伯叔作爱的骚样!」

JACK大声的对山狗说,山狗马上做势往外走。

「不!不要……我听话……你们不要带玉彬过来……」

「嘿嘿……对嘛!听话我就不带他过来!不过作之前先把这颗补药吃了,会让你比较有精神。」

JACK拿了一颗白色的小药丸和一杯水,此刻小依心里乱成一团,想到要帮丈夫的父亲和兄弟性服务,就不知该如何自处,所以毫无主张的任由JACK喂她喝水吃药,其实JACK喂她吃的是一颗春药,小依不自觉的又一步步踏入淫慾的陷阱!

「来吧!先从你敬爱的公公开始」JACK抓着她的手拉到黄老爹的裤头,小依一双玉手不住的颤抖,她的身体原本只属于玉彬,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要和他的父亲兄弟分享,玉彬也被这即将开始的淫乱节目给激怒得拚死挣扎,但是又粗又牢的绳子捆着他全身,根本连动都动不了,仅管急得眼睛快喷出火来也无济于事。

「快点!帮你公公把裤子脱下来!」JACK大声的催促,「嗯……」小依紧紧的咬着唇,清澈的泪光在她娇眸内蕩漾,纤白的手指颤抖的解开黄老爹的皮带环,帮自己丈夫父亲脱裤子的难堪和紧张,令她唿吸变的浓浊急促起来,而黄老爹也不知所措的扭动。

「嘿嘿……媳妇帮公公脱裤子……真是让人兴奋不已啊……」JACK在一旁用话来激辱他们。

小依解开黄老爹的皮带扣,整个人已羞的低下头不住娇颤。

「快点啊!帮他把拉炼拉下来!掏出你最喜欢吃的肉棒!」

JACK一点也不肯放鬆小依,小依百般挣扎的举起手、两根指尖捏住公公的拉炼头,一点一点的往下拉,每往下一吋她就颤抖的愈利害,而黄老爹也意识到他媳妇正作着不应该作的事,虽然此刻他心里也乱成一团,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他也「唔唔……」的闷吼用力挣动起来,染着尿黄的宽鬆内裤从敞开的裤裆一点一点的露出来,他们已被JACK一班人抓来好些天了,在大热天里都没洗过澡,因此裤裆充满难闻的分泌物和汗尿味。

「快点!别慢吞吞的!叫一次才动一下吗?又不是第一次帮男人脱裤子!不要在我面前装纯洁!」JACK用脚趾不断戳她的乳房大声斥喝。

小依可爱的俏脸已爬满泪水,她目光颤怯的停在黄老爹膝盖的位置,两手生涩的将他整条外裤往下拉到小腿,黄老爹两条皮肉鬆驰的腿露出来,下身只剩一条四角内裤,裤子中央竟还微微隆起。

「干!这老头还真色,看自己儿子的老婆身体看到老二起了反应。」

「是啊!快点让他充充饥吧!这也是作人家媳妇应该做的。」JACK和沈总一言一语的凌辱着小依和她公公,小依难平覆心里头的慌乱和激动,闭上眼一味的落泪。

「快点!」

JACK拉着她的手按在黄老爹两腿间,当她柔软的手隔着微潮的内裤触及黄老爹半软阳物的剎那,两个人同时震了一下,一种不应该的罪恶感伴着倒错的刺激让小依脸一下子红起来,一颗心也噗噗的猛跳,而黄老爹更是无法抑制的绷紧身体,媳妇的手又暖又软,温柔的按着他那条老迈的阳物,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到她的手有在轻轻的抚动,阵阵酥麻让他体内的血液奔腾起来,但是他随即又意识到小依是他的媳妇,连忙「唔唔……」胀红脸拚命的闷叫,羞耻的情绪加速了小依体内春药发作的时间,小依感到身体愈来愈热、双颊也烫的很,两腿间痒痒的有一种难言的空虚感。

「不……不行……他是玉彬的爸爸……我不能这样……」她脑海里思绪乱糟糟的,虽然努力想找回渐渐迷失的神智,但是眼前的景物好像变形似的扭曲、周围的声音也都变成催情的音籁。

「不……不可以……那样……」她媚眼如丝的呓语,微启的朱唇间喷出滚热的香气,一只玉手已不自觉的揉起黄老爹隆起的裤裆。

「唔……」

黄老爹努力的想将脑中兴奋的感觉排除,无耐身体对这种挑逗根本没有免疫力,内裤下的肉棒正一点一点的硬起来。

「嗯……变……大了……」小依一脸痴迷的念着,青葱玉指握住裹在裤子下的肉棒轻轻的转动、抚揉,王老爹急得满头大汗,却又舒服的不想让媳妇手就此放开,JACK解下绑着他嘴的布绳,他急促的喘着气、忍着快感颤抖的叫道:「小依……你快放手……不可以这样……」

话没说完小依的嘴已靠进他的鼠蹊部,一阵阵灼热的气流从她小嘴隔着内裤吹袭着男性敏感的部位,她还用指尖拨弄肉冠前端。

「ㄠ……不能……再下去……不……可以……小依……喔……」黄老爹一边忍耐的呻吟一边要小依停止,被绑在旁边的两个儿子却无法克制的嫉妒起他们老爹,他们也想让自己的弟妹和嫂子这样服务。

小依却像着了魔似的,不但没听到公公辛苦的制止声,诱人的小嘴还不自觉的往前凑,眼看已快触及公公隆起的下体,隔着内裤、敏感的龟头已经感受到唇肉的温度。

「不……行啊……小依……」

黄老爹已快无法说出话来,声音中带着强烈期望的颤抖,小依吐出粉红可爱的舌片、围绕着膨胀的肉冠温柔的舔起来。

「ㄠ……」

虽是隔着一层布,黄老爹仍被自马眼通入的甜美电流给殛的浑身酥颤。在玉手轻握下、裹着一层布的肉棒正一吋一吋的长大变硬,马眼分泌出的淫水和滚热的唾液一下子就把贴在龟头上的布料给浸湿。

「喔……不……哦……小……依……」黄老爹两条腿一直发抖,忍耐的仰高脖子,直翻白眼,他还想制止小依,但总被一阵阵强烈的酥麻电流给弄得无法思考。

JACK抚着小依柔顺的秀髮问道:「你公公那根滋味好不好啊?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好吃多呢?」小依的舌片一刻也捨不得离开那团火烫的龟头,只是「嗯嗯……」的回应,舔着舔着,她又突然将整团裹在布里的龟头含进嘴里。「啊……」

黄老爹冷不防舒服的叫出声来,媳妇的小嘴又软又烫,含的充血的肉冠仿佛快熔化似的,而且俏皮的小舌片一直卷在肉头上抚动,内裤下整条肉棒已经硬到顶点、雄纠纠的直立起来,黄老爹觉得此刻好像回到年青人的身体,兴奋的血液在体内澎湃冲击,小依一边含舔公公的龟头、两只纤软的小手同时抓着黄老爹内裤的裤头往下拉。

「唔……不……行……小依……啊……啊……快……住手……我……们……不行……那……样……」

他用仅存的一点点理智嘶声的吟叫,小依却愈来愈兴奋的唿着热气,整张俏脸红的发烫,内裤脱下的剎那,一条盘着跳动血管的怒棒弹举在浓浓的毛丛间。「好大……嗯……」小依迷濛的大眼中闪着愉悦的光采。

「不……不可以……」黄老爹知道接下来媳妇会直接用她的唇舌去碰触、甚至吞入他胯下那根家伙,此刻他心里正被强烈的矛盾冲击着,薄弱的理智告诉他要制止小依,但身体却强烈的期待它发生,小依还是没让他失望,只见她玉手温柔的握住火烫的阴茎,伸出香嫩的舌尖轻轻舔起龟头下的接缝。

「ㄠ……小依……不要!……那里……很髒……」

黄老爹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舒服,但是想到媳妇舔的是一根好几天没洗过的鸡巴,心里难免感到心疼和羞赧。那龟头边缝及包皮皱褶上黏满白白的臭垢和分泌物,马眼还渗着黄黄的残尿和淫露,小依却一点也不嫌弃,反而像很美味似的、粉嫩的舌片一口一口的把这些髒垢舔进嘴里。

JACK抓抚着她的头道:「抬起脸来看着你公公,帮你公公服务时要看着他,让他看看你有多讨人喜欢!」

「嗯……嗯……」小依果真仰起红晕的脸蛋、无辜中带着柔媚的神情望着黄老爹、红嫩的小舌头仍旧一口一口的舔舐他的肉棒。

「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再……让她……继续……」黄老爹发抖的哀号着,他知道再下去一定会让肉慾淹没理性,到时不知会作出什么更可怕的乱事。

在旁观看的一群男人不知不觉都在套弄自己的鸡巴了,捆在旁边的大伯和小叔更是口乾舌燥、看得连眼睛都不会眨,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小依舔了好一会儿,把公公的肉棒清理得湿亮乾净,然后小嘴稍稍离开,随即又张启朱唇含住整粒发紫的龟头。

「ㄠ……」黄老爹舒服得快疯了,肉头直接裹在媳妇小嘴中的感觉远超乎他期望的美妙,那滑嫩柔软的黏膜温柔的按磨着敏感的冠肉,加上她那无辜勾魂的眼神……他不顾一切的呻吟出来:

「好舒……服……小依……喔喔……你……真好……快……帮……我弄……哦……」黄老爹在心中激烈的吶喊!

听到公公满足的呻吟声,又感受到嘴里那团坚硬火烫肉球的反应,小依体内的慾火更强烈的燃烧起来,她大胆而淫蕩的和公公四目相接,慢慢的把他充血的肉棒往嘴里送。

「哦……」

黄老爹舒服的快睁不开眼,却又捨不得不看媳妇迷人的脸蛋,龟头顶到深处黏膜的剎那,黄老爹心脏几乎要哽在喉咙,两条腿激烈发抖,小依紧紧的吮住发烫的肉棒前后的吞吐起来……

「你们也想一起来吧?要不要一起玩她呢?」

沈总不知何时来到小依的大伯和小叔身边大声的问,他们两人看得快流出口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虽然心里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糟踏小依,但是毕竟还存有理智,两人同时紧闭上眼睛不愿回应。

「帮他们鬆绑,让他们也一起上去玩吧!」

山狗和阿宏上前解开他们的捆绑,两个人挣扎了一下,又被押住手脚铐上铁炼,其实他们也并非真想逃离这里,此刻两人脑海早被小依销魂的神情和诱人的身体所占满。

「去!她在帮你们老头舔肉棒,你们儘量给她快乐吧!」

山狗拎着小依的小叔阿文到她身后,一把将他的头押在地上,这时采跪姿帮公公吹肉棒的小依,两团夹着丁字裤底的圆润屁股就在阿文眼前晃动、两片雪白的脚底板高高踮在高跟鞋面上,阿文被这煽情诱人的景像给慑得吞口水都产生困难。

「怎样?你嫂子很美吧?告诉你一件不知道的事,她的身体更是迷人,尤其在床上的淫蕩劲儿……想到就让我骨头都要酥了,不骗你,我刚刚才上过她而已哦!想不想和她玩一玩呢?」JACK蹲在阿文身边对着他说。

「你……住嘴……我不是那种禽兽……」阿文还努力的自抑着反唇回抗,但是每个人都听出他声音充满颤抖,唿吸也极端不顺畅。

「是吗!可是她真的很迷人耶!你看看!」JACK伸出手指,压住小依胯股间那片饱满的桃源丘来回划动。

「唔……」

蹲在地上、嘴里塞满肉棒的小依忍不住娇吟着,浑圆的屁股随着男人手指的轻薄而用力扭动,肥软的肉丘和耻缝已从细窄的裤边露出来,贴在薄薄的丝袜料上印出湿红,足以让男人发狂的淫腥味刺激着阿文的嗅觉。

「想不想也摸看看呢?这地方好软好烫呢!嘿嘿……」

JACK一边兴奋的对阿文说、手指也动得卖力,小依已发出激烈的闷吟,溃决的淫水竟渗透丝袜,一缕银汁由她跨股垂下,就这样悬在她两腿间晃动。「你看!你嫂子这里竟然湿成这样!你还不帮她止止痒?」

阿文被这一幕幕淫乱的景像和气氛给挑逗得血液沸腾,唿吸也异常的浓浊急促,JACK抓起他的手往小依的耻处伸去,阿文迟疑的颤抖着,稍一失神手指就已碰到软软的私处。

「不要客气,用整只手儘量的摸,使出你的技巧让你嫂子尽情快乐一下!」JACK强抓着阿文的手,将他整张手掌按在小依的胯股间,那里果真又肥软又温热,阿文感受到小依的身躯正兴奋的娇搐着,而且还从她鼻子里发出的迷人哼声,辛苦维持的理智一下子就被兽慾给吞噬了。

「小……依……你这里……好湿……」阿文的声音在发抖,一只大手激烈的搓揉她的私处。

「嗯……唔……唔!……」

美丽的少妇不安份的跪在地上扭动,被炼在一起的双手握着公公的肉棒不停吞吐。

「已经知道爽了吧,帮你把手炼解开好了!」

JACK除掉小依双腕上的铁炼,小依双手能自由行动后,很自然的一手握着公公的肉棒继续吹含、另一手伸到胯下放在阿文抚弄私处的手掌背上,这个动作似乎在鼓励阿文尽情的弄她,阿文完全被亢奋的情绪所控制,使尽浑身解数的抠抚小依的下体,丰沛的穴水浸透了丝料,从两人叠在一起手掌缝隙间滴落到地上。

「唔……唔……啾咕……唔……」

小依愈扭愈激烈,双眉也蹙得紧紧,眼睛早已睁不开了。黄老爹感到媳妇嫩舌的动作变得迟滞,但是舔动的力量愈来愈大,而且吸得也很更起劲。「大伯也一起来吧!」

阿宏将小依的大伯推到她身边,一脚将他踢跪在地上,对着他狠狠的喝道:「你负责用力糟蹋她那双奶子!不然我就让那两个黑人鸡姦你!」

其实志彬早就慾火中烧,就巴不得有人逼他上,那他就可以假装不得已才会姦淫他弟弟的妻子。

「小依……对不起……是他们逼我的……」志彬装得很为难和痛苦的样子,因兴奋而颤抖的手慢慢伸出去,手掌盖在小依只贴了一小片薄塑胶片的柔软乳房上、慢慢的施力捏紧。

「嗯……」小依更大声的哼了起来。

「好滑……」志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痴迷的样子马上就露出马脚。「住……住手……你们两个!……她是……玉彬的妻子……你们……怎么可以……可以作……这种事……」

黄老爹见他两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联手去欺淫他们兄弟的妻子,想大声的斥责,偏偏小依又含着他那根又吞又舔,搞得他根本无法集中意志。阿文听到老爸的制止声怔了一下,但是志彬却喘着气回嘴:「你……还不是一样……让媳妇帮你含那个,而且我们是被逼的……我也不想啊……」

黄老爹还想说话,小依突然又舔快了起来。

「ㄠ……」一下子酥麻的电流从龟头尖端冲上脑门,令他浑身的松皮都在发抖,这会儿只顾着享受媳妇嫩舌的服务而想不起事来了,而小依的乳头也因大伯的搓揉而充血站立,在黄色透明的塑胶乳贴上凸起来,肉体上的汗气早蒸湿了塑胶布片的内面,胸贴和裤底更紧密的贴黏在皮肤上

「你们可以脱掉她身上的小比基尼啊……一定很想直接看你嫂子的嫩穴吧?告诉你……嘿嘿……是粉红色的呦!」

JACK蹲在阿文身边邪恶的说道,阿文和志彬被他引诱得血脉歕张,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嫂子和弟妹,要他们动手去脱光她总令他们有所顾忌。

「不敢脱吗?她都已经浪成这样了……有什么好顾虑的,而且你们不是都已经摸了不应该摸的地方了吗!」JACK一直用话逼着志彬和阿文两兄弟。「不……」阿文在良心和慾望的交战下颤抖的低喊着,志彬听弟弟这样回答也不好动手。

「我看你们可能还不清楚她那里有多美,让我来弄一点点让你们看吧……嘿嘿……」

JACK舔了舔舌头,拿起一只小刀片,小心的捏起小依尾椎部位的一片裤底,轻轻的在上面划了一刀,黄色半透明的塑胶布裂开一个小小的长椭圆形洞,JACK放下刀片,一手抓着阿文的头髮,另一手的两根手指伸进划破处将小洞向两边拉大些,小洞内露出来的是小依可爱的菊花蕾,凉风灌进去让她忍不住急遽冷颤了一下。

「瞧!很可爱吧!这只是她的屁眼而已呦!她的穴穴更美!」JACK抓着阿文的头强迫他看小依的肛门。

阿文一颗心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尤其当他看到小依翻吐的肛蕾肉竟被穿上一只小银环,穿孔处都还有些肿时,心中的亢奋更将他尽存的理智完全淹没。「小依她……她肛门上的……是被你们……」阿文口乾舌燥、眼球布满血丝的盯着那个受虐的小排泄孔喃喃地问着。JACK马上接着回答:「嘿嘿……没错!她的肛门被我们打孔过!怎样?很美吧!」

「你们……」

阿文「嘓!」的吞了一口口水,「小依……」他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颤抖的叫了一声小依的名字就扑过去抱住她……

Tag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