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不一样的另类人生

SM16人已围观

简介作者:YZSNXYF前文:thread-9198329-1-1.html第六章探监日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半年过去了,而我也能够熟练的运用电动缝纫机了,每天过着机械的改造成活。很快监狱迎来了接待日,因为新 ...

作者:YZSNXYF

前文:thread-9198329-1-1.html

第六章探监日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半年过去了,不样而我也能够熟练的人生运用电动缝纫机了,每天过着机械的不样改造成活。很快监狱迎来了接待日,人生因为新犯半年是不样不允许家人探监的,母亲和弟弟是人生我最牵挂的人,半年过后,不样我接到了管教的人生探监通知「明天你妈妈来看你,你準备下调整下心情,不样不要让家人担心」,人生我回答是不样。听到能够见到家人的人生消息,这一天我的不样干劲特别的足,到了晚上我打完毛衣马上爬上床,人生希望早点入睡明天能够早点到来。不样清晨起床铃的打响,我马上穿好衣服蹦下床,排好队去洗漱。等待管教的开封,今天我特别的期待管教赶紧来,很快管教开封来了,我跟他们大声的喊了声管教好,管教走到我的身旁说,「半年都没见你这么积极的喊过这句话。我调皮的伸了伸舌头。好了出操去吧,吃过早饭安排今天探监就不需要去上工了」,我大声回答了声是~ !,吃过早饭,我们这批新收犯被召集到了一起,之后再去探监室接待家属。狱警先引导亲属们到了休息室等待,而我们则陆续被带到了探监室。探监室我是第一次来,犯人首先要在等候室,而家属也要在等候室,只不过一个墙里一个墙外。整个探监室一共有八个窗口,探监室里外由钢化玻璃相隔,必须通过电话才能沟通,每次能够进供8个人同时探视。每次探视的时间为30分钟,8人一组,我被分到第二组,这样等待非常焦急,终于第二组回来了,我看到很多犯人回来的时候都哭了,摸着泪。这时候管教示意我可以进去了,我母亲在4号窗等着我,我排着队走进了探监室,我在4号窗口看到了母亲的身影后面是弟弟,我缓缓的走过去,坐下,此时母亲已经拿起了电话,我也拿起电话,母亲先说话了,静静你还好吗,半年没有听到母亲的话一下我就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很多话想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母亲不停的安慰我,过一会儿我情绪稳定了,说:「妈你身体还好吧,弟弟的病怎么样了」,母亲说:「现在身体还行,多亏了那程家,这半年给了咱们很多的照顾,说是你的事儿都是因为他们的错,为你弟弟的病请了省城的专家,手术非常顺利一点后遗症没有留下,在休整半年就能上学了,医药费帮咱们付了不说还给咱们一大笔钱我说不要可是人家还是那句话算是为你失去女儿补偿的」。 听完这些我再也不为我当初的决定后悔,牺牲我一个人却挽救了一个生命并彻底改变了家庭情况,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看时间要到了,母亲对弟弟说:「去跟你姐姐说几句话,之后咱们就回去了」,弟弟接过电话,说「姐你好好的改造服刑,等你出来我好好的补偿你」,我听完后眼泪又要出来了,我含着泪说,「恩你好好上学,等姐姐出来就全靠你了」,这时候铃声响了,我们到时间了,我念念不舍的放下电话,一步一回头的跟母亲道别,最后回到了等待室。从此后我每个月最盼望的一天就是接待日,在监狱有了盼头日子过得就要好的多最起码在精神上是这样。

我回到监区準备上工,突然管教把我叫住,说:「等一会儿,还有一个人要探视你」我疑问的看着她,想我没有朋友了啊,会是谁呢,管教说,「走吧聊天总比上工强管他是谁呢」,我想想也是,随即又跟她回到了探望室,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探望室里面空蕩蕩的,我像窗口望去,啊是程晓飞,她怎么来了?我做到对面,看到那个漂亮的女人也在旁边,这次她穿了一身休闲运动装,看上去绝对是30出头的少妇,光彩亮人,我看了一眼她,她还是那样用冷冷的眼光正在直视我,我马上避开他的眼神把头低下,之后我拿起电话问程晓飞,你们怎么来了啊,程晓飞说看看你,我点点头,她问你还好吧我说恩挺好的,她说那就好,之后我们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她跟那个女人便告别离开。

第七章,监狱相逢

转眼又过半年,我在年底成功的申请到了减刑,感觉这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并且我在监狱表现优异被评优。这天我正在整理内务,突然管教进屋说:「箫静你出来一下」,我回答是。管教对我说:「一会儿监狱新收犯就要到了,监狱新收犯监区已经被改造成了车间,所以,所有的新收犯这次直接分到监区,在监区进行新收教育,监狱要求我们每个监舍配一老3新,你一会儿就搬家,去新的监舍,你是监舍长,主要带那三个新收犯」我说是,管教说:「好了收拾收拾,跟我走」,我抱着被子走在管教的前面在133停了下来,管教把门打开好了进去吧,以后你就在133监舍,这是新的胸卡,我接过来看了除了服刑编号改成了1- 133- 1其余都没有变。我带好,看到里面并没有人,管教说:「一会儿新收犯才到,你先準备下」,我回答是~ !说完管教锁好门,我铺好被褥叠好被子,简单的打扫了下坐在那里等待新收犯的到来。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看到了窗外囚车已经停在了行政楼,走下来大约30多个穿着花花绿绿的人排着队进了行政楼,又过了40分钟这30多人统一穿着蓝色的囚服,理成了齐耳短髮,在5个管教的带领下排着2列横队像监区走来。过了一会监区楼道里面便充满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之后便是各个监房的开门声。不久听到管教喊了一声立定,之后随着钥匙声的响起,我们监舍门也被打来,我靠床马上立正站好,大喊,管教好,随后走进3个女犯,由于我是侧面对着管教所以看不到那三个女犯长什么样子,管教说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家,这是你们监舍长,先自我介绍下,我说是,报告,「罪犯箫静,服刑编号1- 133- 1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现已服刑1年,报告完毕」。好了你们开始介绍,这时候其中2名女犯已经非常惊讶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好了你们陆续介绍,报告,「罪犯肖婷婷,服刑编号1- 133- 2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现以服刑半年,报告完毕」,好了你们,别磨蹭,一个犯人先说了,报告,「罪犯李丽,服刑编号1- 133- 4因犯贪污罪配判处无期徒刑,现已服刑半年,报告完毕」。

好了,轮到你了,「是,报告罪犯程晓飞」,听到这里我楞了一下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名字,我扭头看果然是她,改变我人生的人,程晓飞继续介绍,「我的服刑编号是1- 133- 3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现已服刑半年」。 「你们算是认识了,以后你们都要听箫静的话」,说罢锁门而去。我们四目相对,而那个叫肖婷婷的罪犯显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知道虽然身份一样了但有些话是绝对不能说的,她既然已经判了无期说明已经很严重了,要是我给他顶罪在泄露出去她可能要面临死刑。而这一年来她们家确实为我们家做了很多,我决不能恩将仇报。那个叫肖婷婷的人也看出了一些问题,说:「你们……认识」? 我回答恩,我们是大学同学。我走过去拉住程晓飞的说:「小飞你是怎么回事啊」,程晓菲知道我不打算翻旧帐,鬆了一口气,说:「也是不小心冲动了」。 我说:「你也够不小心的了都不小心到监狱了」。随后,我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位中年妇女上,这时候我愣住了,这位中年妇女正是几次相见却一直没有说过话,冰冷冷的女人,此时她身着囚服齐耳短髮,早已没有当时的风采,但那种气质却一直萦绕着她的全身。我打破尴尬对她说:「你好,我是箫静以后请多关照」,从监狱里面说这话显然太可笑了,谁能观照谁。那个女的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你好:「磕磕巴巴的说了句请多关照」,我走到程晓飞身旁说,「你爸爸的秘书也跟你一起犯事儿进来了?还是安排陪着你的」?,程晓飞说什么啊。「小静这是我妈妈」,我当时以为受了刺激,说「别闹这是监狱,不是寝室了」,程晓飞对我说我没跟你闹,他真是我妈妈。我这才意识到这是真的。我马上对那位中年妇女说:「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您是程晓菲的母亲」,李丽连忙回答说:「没事儿没事儿,以后没有什么女儿不女儿的了我们都是服刑的犯人」。我能够从他的表情看出他说出这话有多心酸有多无奈。说完我帮着他们简单的整理了内务,因为我是监房长所以一些东西必须教他们,监狱就是充满命令的地方只有服从,而犯人也需要对一些管事儿的犯人服从。我说:「阿姨我们虽然以前认识,但是到了监狱有时候身不由己,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李丽说:「恩恩应该的应该的」,「我们是新来的应该听你的」,我说:「恩,还有阿姨监狱是不允许相互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等称唿都是不被允许的,所以您是希望我直唿您的名字呢还是叫您的编号」,李丽说:「随便了那个顺就叫那个吧」,我说:「那好那我就直唿您的名字了」,李丽说:「恩没问题」。

随后我说:「程晓飞、肖婷婷、李丽今天开始你们进入新收期,我是你们监舍长,管教在听管教的管教不在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明白了么」,三个人同时回答是。我说「好了回到各自的床上,休息」。他们的床铺只有一层铺盖被子还没有发到所以,他们多数都只是坐着。过一会儿管教来了,几个犯人推着车分别把被褥洗刷用品给了他们,之后锁门离开了。我帮他们把被褥铺好之后,带他们简单洗漱之后上床就寝準备睡觉了。由于时间还早又没有劳动任务,她们几个都在床上辗转反侧,看她们没有睡意我就索性找了个话题跟他们闲聊起来,我问程晓飞,「你是怎么回事噢,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了么」?程晓飞点点头,说出了点状况。我又问你父亲了?程晓飞沉默不语,我就没有再去问,当我準备扭头睡觉的时候程晓飞突然说,「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害我们家破人亡」,她突然一句让我满头问号,我说「你没事吧?刚进来都有些心里压力,不过过一阵子就好了习惯了就好了」,她说「我没事,是我父亲的情人,她举报了我父亲,这让所有的竞争对手找到了机会,看我家要倒了墙倒众人推,之前的部下朋友都争相举报,巴结对手,最后爸爸犯案,母亲也被牵涉」,我说那你呢,「我去找那个举报我父亲的贱人,我要杀了这个摧毁我家庭的人,想不到刚要动手就被一群便衣控制,虽然是杀人未遂但还是被判了重刑」,这时候李丽说话了,「你这个傻孩子,警方怎么可能不去保护证人呢,原本我跟你爸可以保住你可是哎我又问那叔叔呢? 程晓飞说上周被执行了,我并没有太惊讶因为受牵连的判了无期何况主犯呢,这时候程晓飞跟李丽默默的哽咽着,我看不早了话题也愈发的沉重了我测过身去睡觉了,而程晓飞跟李丽则难以入睡,一对母女在同一个监狱同一个监房服刑,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在家母亲可以随时给女儿提供温暖,可在这里不行,甚至再冷都不允许去母亲哪里趟一会。这里没有母女只有规定。抚养了这么大的女儿今后却要在监狱里面作为一对女囚朝夕相处这是哪一位母亲都不能忍受的。但现实已经发生只有接受,因为她要是选择自杀那么可能我们都要被牵连而他的女儿可能难以减刑在监狱里面过一辈子。她现在的希望就是帮助女儿好好改造争取早日送女儿出去。

6点半起床呤响起我马上爬下床叫她们起床,此时正见程晓飞的妈妈李丽正在叫程晓飞起床,而程晓飞依旧是懒在床上,好不容易才把她从床上拉下来,下床之后程晓飞懒洋洋的穿好衣服,之后便拿起牙刷洗漱用品去了水房,而她的妈妈正在连忙的给她叠被铺床,之后忙着去了水房,洗漱完成后我们回到了监房,不一会管教推门而入,我起立站好问管教好,而她们显然还没适应这样的规矩,手忙脚乱的跟着我学,管教没有看她们只是走到我的身边说,「一会你跟一个人去打饭吃晚饭之后,今天没有外出安排,你主要教她们内务,分配下值日,详细的跟他们讲一下纪律,还有今天就开始安排她们劳动改造,先从打毛衣开始」。 我回答是。之后管教对李丽说:「我知道你是程晓飞的母亲但是这里是监狱你们都是犯人,」没有母女,刚在监控中我看的希望不要在发生,你们必须变的陌生「,李丽回答是明白,之后管教又找到程晓飞说;」你听明白了么,李丽以后除了在劳动改造上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其余任何帮助都不允许,这里是监狱,你不再是小公主而是一名服刑人员,下回再出现今天早上的事马上扣你的操行分「!

听明白没有,程晓飞这时候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扭着头不做回答,管教看她这样又问了一句,问你话呢?听明白没有,程晓飞依旧不回答,还给了管教一个白眼,这下可把管教惹急了,站在旁边的李丽看到这一幕也急了,晓飞管教问你话呢赶紧回答,程晓飞还是不以为然,哼的一声说,我就不回答,看她能把我怎么样,我在后面一直拉程晓飞的衣服可是她掘的出奇,何管教不在说话脸色铁青,没有说话,跟我说了一句,「赶紧教她们规矩吧」,之后摔门而出,之后只见李丽推了程晓飞一下,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这是啥地方你不知道啊,你是啥身份你不明白啊」~ !程晓飞这时候也有些后怕,低着头不说话。我也只是叹了一口气,突然李丽问我,箫静这个管教不会算后帐吧。我沉思了一会儿说,一会儿程晓飞应该会被带走禁闭之后她会变成严管犯,李丽面露恐惧,问我真有这么严重么,我点点头说「在监狱顶撞管教就算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了」,程晓飞这时候也面露难色,也为刚才的行为后悔了,李丽说求求你了箫静室长,一会儿管教来了帮晓飞求求情,让晓飞给她赔礼道歉,行么。我说,「我也是罪犯,跟你没有任何差别,也是只有服从没有任何权利的,我要说话说不定会加重对程晓飞的惩罚」。李丽失望的坐了下来,无助的看着程晓飞,程晓飞一直在那里低着头。

过了一会,门开了来了两个女管教,到了程晓飞的身前说拿好被褥跟我走,这时候李丽急了说:「求你们了她还是孩子不懂事儿,那两个管教说,你要是为了她好就不要求情了,求情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念她是初犯这次不及扣分处理,只是禁闭跟进严管队」,李丽看向我,我点点头,之后李丽帮着程晓飞吧被褥收拾好,之后程晓飞抱着被褥跟着管教出去了。看管教走了我说,「其实这也挺好,他以前就是这样任性,到了监狱还这样任性那就会让自己多吃不少苦,而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扣操行分,就意味着她今年还是可以有很大机会争取减刑的,你要知道一次禁闭进严管是要扣20分,20分意味着,她今年没有任何机会减刑的,而监狱每年都是进行分数大排名的,分数太低的有可能加刑,而监狱的管理非常严格,一般都是加分,扣分也是个位数,你知道他这个20就一位肯定垫底,加刑的机率很大,她是无期,在加就是死缓了,你想死缓的人在监狱的压力是多大,幸运的是这次没有扣分,年底要是表现好能够争取到减刑,那就意味着摘掉这个无期的帽子了,应该就是30年了。最关键的是,她这个性格,在没有捅出更大篓子之前关几天禁闭,之后去严管队接受几天教育是值得的」。李丽听完之后一阵后怕,跟我说这孩子是,从小就不听话,应该给她点教训了。

之后我又把监狱的规章制度跟基本的规矩跟她们详细的讲解了一遍,又拿出服刑人员行为守则给他们看,之后简单的教授了她们如何整理内务,如何将被子叠成豆腐块等一些生活知识。在这过程中我第一能够这么近端详一下这位对我来说即神秘又敬畏的女人,这才发现李丽跟程晓飞长得很像,站在一起说他们是姐妹绝对没人质疑。这样的女人,每个男人见到肯定都想狠狠的啃一口,就连身为女人的我都想在她脸上亲一亲。我小声的跟李丽说,「我在叫你一声阿姨,请问您今年多大了,李丽看了一眼,微笑了下,」阿姨今年34了「,我惊奇的不行,」 程晓飞不都19了么那你15岁生的她「?李丽凑到我耳边说,其实她今年才17为了让他早点上学我们改了她的户口本。」就算17那您17岁就生了她「,李丽点点头说,」我跟她爸爸认识的早,现在来说就是早恋,后来两家都极力反对我们过早的交往,但我跟程显的性格都非常的倔,为了追求真爱,程晓飞就出生了,后来父母没办法,只能承办了这门婚事「。」而我们两家都有些背景,在我们仕途中也是顺风顺水,后来走的越高,风就越大,最后,摔成这样,连晓飞都连累了「。」哎,我到是没事儿,只不过晓飞以后该怎么过啊,30年之后47岁了,出去能干什么啊「,说到这里李丽又开始叹气。李丽讲述的整个过程我都在看着她的脸,细腻的如同少女,而出自大家闺秀,言谈举止吐气如芳实在让人着迷。我看着她说话,脸不由得越贴越近,最后,我像着了魔一样,一口亲在了她的右腮上,李丽由于没有任何心理準备,一下站起来,惊奇的看着我,说」 你这孩子干什么呢啊「,我这时候才如梦初醒,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丽也没说什么看我惭愧的样子,笑着说想」母爱了吧「,我连忙」回答嗯嗯嗯「。之后李丽笑了笑,我也恢复了正常,站起来说,内务都学的差不多了吧,他们点点头,我说一上午了都挺累了,一会吃午饭,中午咱们午休一会,我又强调了句,只有在这三个月有午休,以后进入服刑期就没有了,好好珍惜吧。不过一会儿,吃饭铃响了,我跟肖婷婷去打饭,吃饭后,刷好餐具,上床盖上被子,开始了午休,而李丽则担心程晓飞,在床上翻来覆去。

程晓飞不在的这几天除了李丽一只担心程晓飞之外别的一切正常,打毛衣肖亭亭上手非常快,因为他出身在一个很贫困的家庭,毛衣这类製品都是家人做的,而她也学了一些,这个在现代的年轻人中确实难得,李丽反而对这个一窍不通,学了好久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打不到标準,因为这个有时候我们三个人一起跟着她加班,帮她完成。李丽干活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总是走神,为了这个监狱领导还单独找她谈过话。我想她的心结就是在女儿上程晓飞回来了什么就都好了。 而监狱领导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心事。何管教在一次巡监的时候,特意进我们屋子对李丽说,程晓飞已经不在禁闭了,一周前已经去了严管队,路那边的管教说,她表现很好,明天考核之后应该就能回来了,你好好改造不要担心,虽然是犯人但是监狱是绝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的。听完这个李丽马上对管教连声道谢,管教答应一声便扭身离开,果然晚上的劳动中李丽一改之前的心不在焉,在质量跟速度上都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

到了就寝的时候,李丽问我小静我看你们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你不累么,我说:「习惯了就好了,过几天你们也要变成这样了,李丽回答了一声哦,我说过几天队列训练要比现在的文化课累的多了,你得做好心理準备,而且,可能会有省监狱系统的比赛」。那时候训练就痛苦了,但是要是能够取得成绩的话,会加不操行分得,去年监狱就有30多个减刑指标,我因为加了10分的操行勉强挤进去。 李丽听完说这么少啊,我回答嗯,像我这样没门没关係的操行分是唯一的希望,李丽听完说,我又哪里有门子关係呢。没错要在之前关係门子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可现在,大家都对她避而不及,有谁还敢为她说话了。李丽又说那要是有比赛的话,需要选拔么,我回答说,「今年新收的人太多,应该只会有25个人,不好的可能就会被淘汰」。李丽听完问什么才算不好的,我说:「应该是练习不上道的,还有就是太矮或者太高严重影响方队美观的,我看身高应该没问题,其余就是练得问题了,用点心没问题的」。听完李丽除了一口气,「我一定好好练,对也督促晓飞好好练」。争取都有机会参加比赛,嗯我又说程晓飞现在应该能够初步掌握了,严管队其实就是将我们三个月需要学的在一周左右都教授给她们,而超高强度的队列练习是最能让抗改分子收心的了,从严管队出来的犯人一般守则背的特别熟,被子叠的特别方,走姿走得特标準。

第二天,在我们整理内务的时候,门打开了,只见何管教带着程晓飞回来了,程晓飞站在那里,何管教说:「你现在还是严管期,记住千万不要违反纪律否则后果很严重」,程晓飞马上大声回答了一声,是,明白。好了回去吧。程晓飞又回答了一声是。这时候管教将目光看上我说,「你今天给他补补课,好好教教她打毛衣,儘快参加劳动」,我回答是。何管教说完便扭身离去。等门关上后,李丽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马上走到程晓飞身边,仔细打量了一番。嘴里不同的念叨,总算回来了,总算回来。程晓飞说:「妈你不用担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李丽说以后可再也不能这么任性了,程晓飞回答恩,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午休过后,我单独教程晓飞打毛衣,程晓飞显然对这个一窍不通,蹑手蹑脚的拿起了针线,弄了半天都起不好头,我认真的一遍遍的教她,她也非常认真的一遍遍的学,旁边的李丽惊奇的看着她的女儿,女儿这几天真是变化了不少,终于一下午的时间,程晓飞终于上了点道了,至少会起头了。晚些时候,和管教来了,找到我对我说:「程晓飞跟李丽她们两个人的关係比较特殊,而且监狱之前没有先例。而,以后时间还长,总她们闺女,妈叫着及违反监狱规定又奇怪不是么」?「所以监狱领导去命令改口有些不人性化,而你们之前认识,你去劝劝她们」我说是,好了回去吧。我在回去的路上想了很多,李丽还好叫自己女儿的名字并不会不自然,而程晓飞,去直唿自己妈妈名字确实很难做到。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了,进了监狱实际上就跟权利说再见了,就是管教让你们互相称唿小猫小狗也得听。我回到监房,看到李丽正在教程晓飞打毛衣,我走到他们身边,欲言又止,李丽看出我心事儿。说箫静有什么事儿么?我点点头,她说说吧,我说:「刚管教找过我了,说了你跟程晓飞的问题,李丽顿时警惕起来,又出什么事儿了么?我说那倒没有,就是监狱领导认为你们互相称唿妈跟女儿太合适,监狱之前没有过先例,所以你们只能互相称唿姓名,或者编号」,李丽鬆了一口气表示理解,程晓飞随面露难色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恩,这个是一也改不了,你们两个想想办法吧」。随后,我就坐在我的位置去打毛衣了。李丽知道直唿女儿名字没问题,可是让程晓飞直唿她的名字就需要一些办法,虽然监狱没给时间限制但是一直不改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问题,而女儿又是严管期,在经不起折腾了。 第八章,我,同性恋?

第二天,清早,我们依旧三点一线,洗漱整理内务等待开封之后打饭吃饭,只不过今天我们吃完饭被带到了那个我一年前特训的操场上去,而与以往不同的,我们这次不是集中统一的训练了,而是以各监房为单位练习,我自然是他们的训练官。我走到黄线那里跟他们讲了那个用途,这个程晓飞是知道的,为了达到效果,我跟程晓飞一起给他们做了示範,李丽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先于自己一步更像个囚犯了,心理有些怪怪的感觉。但是随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毕竟马上也要变成跟她一样。之后我让她们单独练习,本来我想教李丽可是在程晓飞希望她能够教李丽,我就去教肖婷婷,肖婷婷这边很好教,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没过多久便走的像模像样了,突然听到程晓飞喊道,「李丽你怎么真么笨啊,走个路都走不好么,李丽没有做声只是努力学习走着,程晓飞,不停说,挺胸抬头,步子迈小了,不对不对,哎呀你是猪啊,怎么这么笨」,听到这些,我旁边的肖婷婷看不下去了,「她怎么能对自己的母亲这样说话,我去说说她去」,我拉住她,向她摇头示意。过一会儿又听,程晓飞喊道,「去上一边看着去,之后程晓飞开始给李丽做示範,完事儿之后说,看明白了么」,李丽回答是看明白了,好那你在走走我看,这时候李丽又开始走了起来,不过这次这的比之前好多了,在程晓飞的不断纠正下,一会儿李丽基本达到动作标準。一天下来我们都筋疲力尽,回到寝室后,将手工任务完成之后便上床睡觉了,而程晓飞白天的态度也并没有像李丽认错,李丽也没有再提这件事儿,可想而知,亲生女儿对自己那么说话作为母亲的心理要有多么的难受。由于白天出汗过多喝了不少水,睡着睡着突然感觉尿意,便下床上厕所,方便回来之后,我发现李丽背身身,轻轻的抽泣着,我小心的来到她的床边,拍拍她,她扭过头,只见李丽的眼睛都已经哭的红肿了,她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我点头示意明白。因为白天的训练强度非常大,肖婷婷跟程晓飞睡得都非常死,根本听到我们小声嘀咕。因为现在是半夜,监控也不是随时都开,所以我直接钻进了李丽的被子里面。李丽对我说,「晓飞这孩子怎么了,怎么这几天就变了个人,再怎么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样教训自己的妈妈啊,我白养她这么大了」,边说还便抹眼泪,我没有说话只是听她小声的跟我诉苦,因为我知道一个人到了这样的环境,变成什么样都有可能,我不敢妄加推测的安慰她,说不好还会给她带来更大伤害。

之后她有跟我说了很多程晓飞小时候的事儿,以及他们家从兴盛到衰落的一些事,我听完她们的遭遇真不知道我是应该失落还是应该庆幸。因为监狱是长明灯,白炽灯的照耀下,屋子里面一点都不暗,我们躺在一个枕头上脸对着脸,看到李丽那张受了委屈显得有些红润的脸更加的迷人了,此时感觉那股力量又来了,我不由自主的向李丽的脸庞贴过去,只不过这次的目标是她的香唇,而李丽显然没有意识到我的目的,只以为我是想距离她更近点,更清楚听到她说话,以免不小心说大声惊动肖婷婷跟程晓飞。可是,令她没想的也令我没想到的事儿发生了,我突然楼主她,嘴对嘴的亲上了她,一时间李丽没有反应过来,但马上反应过来,推开我,责备的说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过分了~ !我突然清醒过来,天呀我是怎么了,难道我长时间呆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取向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我马上小声跟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完全无意识的」,急的我都掉了眼泪。 李丽说:「我都这样了你也欺负我」,我抹着眼泪忙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阿姨的脸有时候就跟中了邪一样,控制不住,这次跟上次是一样的」。李丽并没有过多的责备我,她知道,我现在的年龄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很多同龄的女孩子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初尝禁果。而我则与他们不同,在应该初尝爱情果实的时候为了帮她女儿顶罪而进了监狱,这样的果实,在监狱中是不可能有机会尝得到。在监狱里虽然断绝了发现慾望和发洩慾望的机会,但是人的身体机能的发育是不能断的,我正是在身体机能发育成型的时段,被投入了监狱服刑,而此时这种强烈的慾望因为无法发现取得正确的认识而被引导到了错误的方向,那就是同性。这也是李丽没有过多过多责备我的原因。

之后我便不再说话她也将头扭过去,看此情形我便离开爬上我自己的床,睡觉了。从床上我也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的想自己也么会做出那样的行为,突然我脑子里面闪现出一个词,同性恋!天呀我脑袋轰的一声,不停地收我绝不是同性恋,不是。第二天我一直不敢直视李丽的眼睛跟她说话只是低着头,就如同犯了错的错的孩子不敢看家长的脸。而李丽也看出来了我的异常,对我说「小静昨天的事就过去吧,你一定是想妈妈了,把我当成你妈妈了」,我害羞的点点头。 其实我知道这是给我一个台阶,消除尴尬罢了。这时候,何管教来了,对我说箫静你跟我来一趟,我知道,肯定是昨天晚上的事儿败露了,这次肯定要挨罚了,不对,不仅仅是半夜上别人床聊天的事儿,我强亲李丽那件事儿肯定也被发现,我想这次死定了,调离监室是小事儿,整不好会被扣操行分,关禁闭在投送到严管队,我不敢往下想了。

不一会我到了何管教的办公室,这是一件单独的办公室,办公桌对面是一个接待用的沙发,何管教对我说,「坐吧」,我看着何管教,没敢坐,哪儿有犯人坐着管教站着说话的,和管教说没事儿,坐下来吧,别紧张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聊聊,听到这里我心稍微塌下来点了。我小心的坐了下来,说是坐其实就是屁股挨到一点,挺着胸双手放在腿上,何管教笑着说,你就自然一些吧,这儿没别人,那儿有这么坐沙发的,我听了确实这样要是这样坐比站着都累,我又向后靠了靠果然轻鬆了多,这时候何管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想找跟你聊聊」,我回答,是,和管教问「你今年多大了」,我回答:「今年快20岁了」,何管教点了点头,叹息了一声,「哎大好的年华啊,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小学到大学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更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接着说:「据你的资料显示,你跟李丽,程晓飞在你入狱之前有过交往,我是学刑侦的」,「在平常人看来你们交往只是一个有钱人家发扬善心能力之内的补偿而已,可在学习刑侦的人眼里看来,这都是极为不正常」。我迷惑的看着何管教等待他说完剩下的话,何管教又说:「从口供上看,当时你一直在外面睡觉,而你进屋短短3分钟却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刺成重伤,首先从犯罪动机上就值得推敲」,「再者,你被带到派出所,之前你一口咬定是程晓菲做的,可过了一晚之后你却主动承认是你做的,而这个时间点,你知道了你弟弟病危,而当时你的家庭条件来说,想要完全治好想比是天方夜谭」。「之后程家给你弟弟着了最好的医生,主动负担了医药费,事儿又以补偿的藉口,一次性给了你家100万」。 「想想这里的疑点有多少」?我被何管教说的目定口呆,之后马上恢复了平静,可只是瞬间的表情变化,就被何管教捕获。之后何管教笑着说了一句,「我想要是当时你一口咬定,我想进监狱人犹未可知」~ !我马上站起来,刚想说话,何管教示意我坐下。说:「没事儿,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没有窃听设备更没有摄像头,咱们说的只有咱们知道,之后扭转口风说,程家现在已经彻底没落,为一独苗程晓飞也锒铛入狱,而如果翻出旧帐的话,重伤害加杀人罪恐怕她会被送上刑场,而程家则一丝机会也没有了,李丽也会随之崩溃,何管教故意加重的念了李丽这两个字」。说完之后何管教看着我,而我也看着何管教,想从她眼睛里面得到一些答案,可是让我失望了,从她的眼神里面我看不到任何信息,我想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何管教现将整个事件的漏洞分析给我听,之后又拿出程家对我们家的恩,最后,又说了问题的严重性,虽然没有点透,但是已经很明白的跟我说,受人恩惠,要知恩图报,我之前为程家做的事儿程家已经给了彙报并且之前做的孽已经得到惩罚,切不可在推人一把,致人于万劫不复之地。

我站起来说:「报告,人确实是我伤的,你说的那些可能有些细节你不知道,20年的自由不有能用金钱衡量的」。何管教听完我讲的话,说,我也是瞎分析,你不要紧张就当咱们没事儿交流了,看样子总不敢刑侦这行真是不行啊。之后何管教话锋一转说,现在说说你个人的问题吧,「我知道,你现在是对一些事物的懵懂期,有时候对一些未知的事物你的感觉不一定是正确的」,「就拿监狱一些女同性恋来说吧,其实很多人都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而在这样的环境时间长了,性取向发生了一些伪变化,等出狱之后就会恢复正常,所以遇到一些事情,先不要给自己下定论,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这样对你的改造没有好处」,「还有,监舍的摄像头是24小时开着的,我一般一三五日晚上值班你一定记好」。说完这些和管教示意我可以回去了,我在这一路上仔细想了想何管教最后跟我说的是显然是知道了我昨天晚上做的事儿,而又在安慰我,最后好像又在提示我什么,想了一会儿回到了监舍。

第九章,初尝禁果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加上有些感冒,我索性请了一天的假,每个犯人每个月正常只有1天的请假机会,现在用了也不算亏,至少能让我安静的想想何管教对我说的那些话。今天的队列训练由程晓飞带我,晚上回来看到李丽垂头丧气,再看肖婷婷愤愤不平的样子,就知道李丽又吃了程晓飞不少数落,肖婷婷看到我,刚要说话便被李丽制止。她不想在製造麻烦,造成我和程晓飞的矛盾。我也不再多说,我低着头安慰了李丽几句,就开始晚上的劳动了。随后的几天一直是这样,李丽的心情一天不如一天,精神也变得恍惚,面对女儿的变化她的忍耐快到了极限,我因为害怕在发生之前的事儿,一直不敢直视她,每次跟她说话都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不敢直视。

直到一天晚上。最近队列的训练加紧了,因为省监狱又要举办监狱系统服刑人员队列比赛了,我们一个监舍的4个人都有幸入选,训练的强度的加大了,而且像那些十字架似得木架也都派上了用场,高难度的正步姿势,这些对于34岁的李丽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最主要的是,监狱排了专门的管教来训练队伍,程晓飞的唠叨加上管教的教育,更加过分的是程晓飞竟然有时候为了博取别人的欢乐拿李丽当笑料。到了晚上,完成任务量后简单的洗漱我就爬上了床,瞬间就睡着了。因为白天出了太多的汗,水又喝多了,强烈的尿意将我憋醒,我看了下表,上面显示周二,1点30分,还早,还是去一趟厕所吧,我小心翼翼的走下了梯子,正在我走下最后一节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脚,这下可把我吓坏了,差点掉下去,还好另外一只手套着梯子。等手鬆开,我走下床,看到李丽正在那里看着我。我奇怪的看着她说:「阿姨都这个点儿怎么还不睡觉啊,白天多累啊,赶紧休息吧」,说罢,就去了卫生间。回来之后看李丽还是那样的坐着,我说了声:「早点休息啊」,就要準备上床,可是李丽这时候抓住我的衣角,看了看熟睡的程晓飞跟肖婷婷说:「小静能陪我聊一会儿嘛」,我想了想,看下錶经过刚才惊吓之后困意也随之消去了不少,我点点头,只不过这次是坐在他的床边没有在钻进被窝,因为,我害怕那种力量再次出现,让一让而不让三,说不定这次她会跟我翻脸,之后让大家把我当成同性恋就丢大人了。

所以,我就坐到能够听清她说话的距离,她迷茫的看着我说:「不进来么。 我说恩不进去了「。」那你不冷么「?,我回头一看,确实我只穿着一个裤衩一个背心,确实有点冷,李丽拉着我的手」听阿姨的话进来「。我想,算了死就死了,随即钻进了李丽的被窝,不过这次我没有距离李丽那么近,这时候李丽突然将脑袋埋进我的怀里,一下就哭出来,说:」小静我真的受不了了,监狱来惩罚我的肉体,又用我的女儿来折磨我的精神,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现在感觉世界都是黑的,我什么动力都没了,我感觉活着真是没意思了「。

听完她说我拍拍她的头安慰她说:「没事儿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程晓飞估计是严管禁闭给她留下了阴影,加上生活上强烈的落差让她受了刺激,过几天她迈过这个坎应该就会好了,而你作为她的母亲应该无时无刻的鼓励她不是么,这么多年抚养她做的牺牲都做了,还差这一点么,在坚持下」。李丽听完我说的,将头抬起来用红润的眼睛看着我说:「要是晓飞能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你能为家里做出这样大的牺牲,当时真是震惊了我跟程显,知道为什么我之前看到你只是看而不说话么,我摇摇头,李丽说我是觉得咱们之间相差的太远,不配跟你说话」,我忙摇头,说:「没有的没有的,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才做出那样的选择的」,随即将目光转移,要是在直视她的话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李丽突然问我:「小静你怎么不看我啊,我说磕磕巴巴的说没没没有啊,之后她用双手将我的头扭过来,强行让我注视她,我的心跳不停的加快,蹦蹦蹦,我甚至能够听到心脏的跳动声,我知道,她是在等待,等待我身体那股力量的出现,可是今天我却非常理智,压制住了那股力量,这时我又想起何管教跟我说过她值班的时间,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突然,李丽一把将我的头搂过去,之后亲上了我的嘴,这次轮到我吃惊了,我瞪着眼睛想把她推开,但没有推开,那种力量表示她非常坚决,我不再反抗,可在我的理解中,亲嘴就是嘴对嘴亲一下,双方蹭蹭就完事儿了,我只是紧闭嘴唇,享受着她在我的嘴唇上蹭来蹭去,突然李丽说,」 怎么了不喜欢阿姨么「,我说」没没没「,那你」为什么反抗啊「,我说我没有啊,她说那你为什么不张嘴啊,我说,」阿姨亲嘴还需要张嘴么,我一直以为是两个人在嘴边蹭蹭就表示亲密了「,李丽顿时乐了,说」你真是傻孩子啊「,说罢将我的脑袋摁在被子里面,小声对我说,」现在开始你嘴把放鬆,不要紧闭了知道么「,我回答;恩,之后她又亲了上来,我按照他说的方式放鬆,突然感觉她的舌头进入到了我的嘴巴里面,并且来回的蠕动,这种感觉真是非常的好,我也按照她的做法回击了了她,就这样我们两个亲吻大约5分钟,之后李丽又将手深入了我的私处,我吃惊的说,」阿姨你这是干什么「?李丽没有给我在问的机会,一口又亲了上来而我享受这样的感觉也懒得再问什么了,李丽的手不停的在我私处外围游走,我感觉麻麻的,这种感觉是我有生以来没有感受过得,不久我感觉我下面有液体流出来,我马上说」阿姨不行了要尿了「,李丽用另外一只手颳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傻孩子这不是尿,随后又堵住了我的嘴,我也渐渐的放鬆了警惕,突然,一阵刺痛,非常的痛,她的两个手指插进了我的私处,我想叫但是她强行用一只顶住我的头,继续亲吻我,我无法反抗只能服从,一次次的抽查让我的疼痛慢慢的变成了酥麻,在往后就是痒,从害怕变成了期待,突然她停止了,我说怎么了,李丽坏笑着,」感觉怎么样「,我眯着眼说:」恩恩真舒服,阿姨赶紧的,在让我舒服一会儿「,我的腿不停这相互蹭着,李丽说,」 阿姨累了怎么办「,我突然睁开眼祈求的说」别啊「,」那好叫我一声姐姐我就继续满足你「,此时我的抵抗能力已经降到最低,再说叫她姐姐也不吃亏,随即说姐姐、好姐姐快满足妹妹吧,李丽笑了笑了,继续给我满足,慢慢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突然我浑身抽搐,一股上天入地的感觉突如其来,李丽也感觉到了,贴在我耳边,说;」妹妹,舒服么「,我说」嗯嗯嗯姐姐真好谢谢姐姐让妹妹这么舒服,李丽又说,姐姐将你变成女人了「,你不会怪姐姐吧,我摇摇头,因为我知道那真刺痛就是处女摸破陋而带来的,之后李丽用手纸小心的清理了现场之后让我上床去睡觉了,这一夜我跟她谁的都特别香。才做出那样的选择的」,随即将目光转移,要是在直视她的话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李丽突然问我:「小静你怎么不看我啊,我说磕磕巴巴的说没没没有啊,之后她用双手将我的头扭过来,强行让我注视她,我的心跳不停的加快,蹦蹦蹦,我甚至能够听到心脏的跳动声,我知道,她是在等待,等待我身体那股力量的出现,可是今天我却非常理智,压制住了那股力量,这时我又想起何管教跟我说过她值班的时间,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突然,李丽一把将我的头搂过去,之后亲上了我的嘴,这次轮到我吃惊了,我瞪着眼睛想把她推开,但没有推开,那种力量表示她非常坚决,我不再反抗,可在我的理解中,亲嘴就是嘴对嘴亲一下,双方蹭蹭就完事儿了,我只是紧闭嘴唇,享受着她在我的嘴唇上蹭来蹭去,突然李丽说,」怎么了不喜欢阿姨么「,我说」没没没「,那你」为什么反抗啊「,我说我没有啊,她说那你为什么不张嘴啊,我说,」阿姨亲嘴还需要张嘴么,我一直以为是两个人在嘴边蹭蹭就表示亲密了「,李丽顿时乐了,说」你真是傻孩子啊「,说罢将我的脑袋摁在被子里面,小声对我说,」现在开始你嘴把放鬆,不要紧闭了知道么「,我回答;恩,之后她又亲了上来,我按照他说的方式放鬆,突然感觉她的舌头进入到了我的嘴巴里面,并且来回的蠕动,这种感觉真是非常的好,我也按照她的做法回击了了她,就这样我们两个亲吻大约5分钟,之后李丽又将手深入了我的私处,我吃惊的说,」阿姨你这是干什么「?李丽没有给我在问的机会,一口又亲了上来而我享受这样的感觉也懒得再问什么了,李丽的手不停的在我私处外围游走,我感觉麻麻的,这种感觉是我有生以来没有感受过得,不久我感觉我下面有液体流出来,我马上说」阿姨不行了要尿了「,李丽用另外一只手颳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傻孩子这不是尿,随后又堵住了我的嘴,我也渐渐的放鬆了警惕,突然,一阵刺痛,非常的痛,她的两个手指插进了我的私处,我想叫但是她强行用一只顶住我的头,继续亲吻我,我无法反抗只能服从,一次次的抽查让我的疼痛慢慢的变成了酥麻,在往后就是痒,从害怕变成了期待,突然她停止了,我说怎么了,李丽坏笑着,」

感觉怎么样「,我眯着眼说:」恩恩真舒服,阿姨赶紧的,在让我舒服一会儿「,我的腿不停这相互蹭着,李丽说,」阿姨累了怎么办「,我突然睁开眼祈求的说」别啊「,」那好叫我一声姐姐我就继续满足你「,此时我的抵抗能力已经降到最低,再说叫她姐姐也不吃亏,随即说姐姐、好姐姐快满足妹妹吧,李丽笑了笑了,继续给我满足,慢慢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突然我浑身抽搐,一股上天入地的感觉突如其来,李丽也感觉到了,贴在我耳边,说;」妹妹,舒服么「,我说」嗯嗯嗯姐姐真好谢谢姐姐让妹妹这么舒服,李丽又说,姐姐将你变成女人了「,你不会怪姐姐吧,我摇摇头,因为我知道那真刺痛就是处女摸破陋而带来的,之后李丽用手纸小心的清理了现场之后让我上床去睡觉了,这一夜我跟她谁的都特别香。

Tags:

相关文章

  • 孕妇发情

    SM

                   第161章  心中不舍离去的俩个美人,不过看到旁边的木月宛,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  李龙抱着娇羞无比的木月宛,用脚踢开门进去后再用脚勾上,然后抱着娇媚不堪的木月宛向内房走 ...

    SM

    阅读更多
  • 人妻受骗,和陌生人大玩3P

    SM

                    第一章  洛都。北宫,濯龙园。  虽然已是深夜,园后的荒丘上却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火把。江充蹲在坑边,看着脚前一只沾满泥土的头颅。  那头颅是一个妇人,头髮被髡过,两只眼睛 ...

    SM

    阅读更多
  • 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上中下)

    SM

    第五十六章 尹虹二)「啊!受不了了!我要!我要!快!我要!」文龙得意地笑了,他双手把住女人纤细的腰肢,晃了一晃,身体缓缓向前顶去。文龙看着自己肿胀发紫的龟头,分开两片娇嫩的肉唇,慢慢挤入女人的身体,然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