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图书馆不能出声系列】顺从于强暴

暴力虐待72836人已围观

简介志乃精疲力尽的模样让宗主男人的征服慾望获得极大的满足。自己现在是完全征服了眼前这个少女,并把她带往了高潮的绝顶高峰。而且现在自己更要好好的来调教她那还未成熟的肉体,开发出她的性喜悦,来绽放开身为女体的 ...

志乃精疲力尽的于强模样让宗主男人的征服慾望获得极大的满足。自己现在是于强完全征服了眼前这个少女,并把她带往了高潮的于强绝顶高峰。而且现在自己更要好好的于强来调教她那还未成熟的肉体,开发出她的于强性喜悦,来绽放开身为女体的于强图书馆不能出声系列美丽花朵。

宗主从志乃已经完全热了湿了的于强蜜壶中拉开,然后顺势的于强移动到了她的上半身。闭起眼睛的于强女子高中脸上露出柔和的表情,少女是于强已经完全的沉浸在男女肉体交缠的快乐余韵中。

「你泄了很多了……」

在志乃的于强耳边慢慢的说着,气息慌乱的于强她轻轻点头来回应着。

志乃还是于强恍惚的,宗主轻轻的于强一舔嘴唇然后夺取了少女柔软带有点湿气的一双香唇。

「嗯嗯……」

少女的于强鼻腔中喷出热腾腾的甘美气流。

舌头迅速的钻入了志乃半开的嘴里,轻轻碰触着她的舌头,热滚滚的舌头马上缠绕住入侵的舌头。

少女已经蜕变成一个成熟女人,成为生殖的俘虏了,少女目前心中的想法竟是,「来吧……快点,来吧……这还不够……」

被男人教育出喜悦的肉体有了慾望了,无力垂摆的双手腕慢慢的绕过了男人的脖子,开始贪心的吸吮着入侵的舌头,和男人进行着热烈的法国湿吻……

舌头和舌头激烈的搅动着,彼此在互相的口腔里追逐着。双手腕开始在男人的肌肤上妖媚的挑逗着,显示出少女的性兴奋。

挑逗着完全突起的乳头。就好像是和刚刚已经经历过绝顶无关似的,少女年轻的肉体很快的就再次燃烧起来,爆炸出想要和男人性交的快乐慾望。光是乳房受到了爱抚,官能的浪波就再一次的唿啸而来。花瓣慢慢的热了更加的湿润了,到了最后蜜壶中开始渗透出爱液来。

暂时中断了和志乃长长浓厚的热吻,宗主说话了,他说:「太棒了对吧……志乃……」

双手腕盘在了宗主的脖子上,眼睛闭起来的志乃慢慢的点头着。

「还想要更多吧?」

「是……是的……」

嘴巴中已经能够很自然的说出这样的回答了。

「这次想怎么做呢?」

非常焦急的宗主一面说着一面就慢慢的压在少女的身体上,将腰切入到少女下体张开所形成的空间里。

「……啊……」

感受到男人滚烫的肉棒摆进到自己的下体上,志乃轻轻的娇啼着。

宗主单手将肉棒带到已经湿润的蜜壶前,龟头顶住湿淋淋的花瓣上。

「那么来跟我拜託!永丰汽车在线新时代6

龟头慢慢的摩擦着花瓣,宗主命令着志乃。

「……」

志乃心中升起複杂的心情,微微残存的理性和渴求男人的女人部分正激烈的冲突着。但是很快的便屈服在男人的女人本能,理性粉碎了。

「请……请……请……」

声音很小,小到比刚刚还小,但却是非常清楚。

「要干什么呢?」

「……」

志乃心中残留的理性挡住了快脱口而出的话了。

「是这里吗?」

宗主热腾腾怒张的龟头潜入到爱液飞散湿淋淋的阴道入口,触碰着周围直接感受着女人的蜜壶滋味。

「啊……啊……」

对的,现在顶住少女最羞耻的部位的东西就是现在她最想要的。

「快点……进来吧……」

志乃早已经渴求着这根热滚滚的肉棒能快点插入自己的蜜壶中了,因此她只能说:「是……是的……」

少女是用着非常微弱的声音回答着。

志乃已经对宗主言听计从了。

「这样吗……是这样吗……」

一面揉捏着压住的乳头一面轻轻的将龟头刺入到阴道里然后有迅速的退了出来,如此反覆的做着这样的动作。

「求求……求求你了……」

志乃终于说出清楚的请求。

自己主动说出的台词不断的在脑袋中迴响着,志乃自己感到被虐的喜悦和乌黑的官能火焰正燃烧着自己,然后和这个成正比般的贯穿过身体的快感持续的加大中。

「好吧……那我就进去了……呵呵!」

宗主气势猛烈的一抬腰然后一口气的将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少女的阴道里。

「啊啊!」

志乃大声的呻吟着,那是因为滚烫粗大的肉块一口气灌进自己的蜜壶了,非常狭窄的肉壁正被强力的扩张着。

现在让男人侵犯自己了,然后自己被征服了……

「嗯啊啊!」

蜜壶中窜起的强大电流奔走在全身,摇动着整个后脑杓般的快感浪波袭击而来,不假思索的背向后一躺,正抱住宗主的手腕使了力。

包围着肉棒是一种热腾腾湿答答又紧紧的感觉,就像是被手紧紧的握住一样的感觉,是超级棒的感触。十六岁还没有用过多少次的年轻阴道提供男人最高的快乐,像贪图着这般快乐似的,宗主开始抽送起来。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两个人性器交接处演奏出淫靡的声响。

宗主的抽送慢慢的变快然后急速起来。

「喔喔喔喔喔喔……唔唔唔唔……」

全身沾满了汗水,宗主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专心的拚命享用着少女年轻的肉体。紧紧的扣住志乃纤细的肩膀,开始激烈疯狂的成宫彩葉抽送了。

「啊啊……嗯嗯啊……嗯嗯……啊啊……」

随着宗主的动作,志乃苗条的身体也摇啊摇的晃动起来。不断涌现的快感让志乃高兴的叫了出来。半开的嘴角里泄出浊热苦闷的声音,已经不能压抑了。白皙的肌肤慢慢的透出了些许的红粉颜色,娇艳滑嫩肌肤中微微的渗透出汗水。

「啊啊……啊啊……啊……喔喔……」

宗主不断的开始埋头苦干,接连的抽送起来,可以看见志乃的腰肢开始慢慢的像画圆似的扭动着。

「再深点……用力点……用力……」

乞求更深快感的本能不知不觉间让志乃起了追求更浓烈性交的渴望,绕在男人身上手腕的力量更大了,她紧住了宗主。

贪图男人肉体的感触……

沉溺在浓烈性行为的年轻肉体……

一双乳房摇摇晃晃的摆荡着,上面的汗水反射出光芒,突起到会痛程度的乳头不时的撞击男人的胸脯,每一次撞击时,乳头中都生出妖媚的快感。

「啊啊……唔唔……」

又从和男人肉体交缠当中,经由不知名的媚药的作用下,十六岁的少女肉体终于完全的开花了。

好似受到连动似的,隔一会儿腰肢就扭动一下,同时间蜜壶又更加剧烈的蠕动着,带给插入内部的男人肉棒不断的刺激。

少女已经可以表现出完全成熟的女人技巧。

志乃还残留着幼嫩的痕迹,但是身体却慢慢的将男人带往高潮的绝顶高峰。

「夹的……好……好棒……夹的我爽死了……」

不住猛力连续抽送,宗主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志乃冒出黏答答黏液又热滚滚的蜜壶不断的榨取着肉棒。

「啊啊……嗯嗯……啊唔……」

口中发出甜美娇啼,志乃全身表现出生殖的喜悦,双手用力像似显示出袭击身体的快感浪波。

张大嘴巴用力唿吸当中,全身上下所发散出来的女性贺尔蒙更加的驱动着宗主的本能。柔软很有弹性的十六岁肌肤慢慢让熘出来的汗水给沾满了。

「啊啊……啊啊……已经……不能……忍耐了……」

发疯的宗主对着志乃说着:「要射了……志乃……要射了……」

宗主的声音像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完全的舞动着志乃。

志乃也再度的接近了绝顶,感觉上巨大的浪波间隔慢慢的缩短了,也变得尖锐起来,脑袋中慢慢的呈现出一片空白。在最后的一次猛抽下,宗主整个人就压在志乃的上半身。

志乃瞬间感到受宗主体重的压力,而宗主就在志乃的耳朵边说着:「已经,射出来了!」

什么也没办法思考了。

「爽了吧……啊啊……啊啊……你的心愿……可以吧……」

「……」

「爽吧!」

宗主将肉棒灌入到更深的蜜壶中,顶到了子宫的入口。

「啊啊嗯……」

子宫被这么一顶,强大的电流过穿过志乃的身体。

「拜託……拜託了……请儘量……射出来……」

这句话最后还是从志乃的口中说出来了。

「很好……就如你愿吧,我就射出很多了!」

宗主的抽送更加的猛烈了,志乃的肉体剧烈的摇晃着。

「拜託……嗯嗯啊啊……拜託了!」

自己不知道情况会变成什么,只是女人的本能将话从嘴巴里说了出来。

「里面……唔唔……多射点吧……」

「唔唔……很多……啊啊……很……多……」

志乃身体里的女人部分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现在正和自己性交的男人已经快要在自己的蜜壶中射精了。这样的射精再度的成为到达绝顶的引线。

志乃慢慢的扭动腰身,採取和宗主同一个步调来乞求绝顶。屁股轻轻的张大了点,採取了可以让男人方便射精的姿势。

宗主的抽送更快更激烈了,像似回报似的,志乃年轻的阴道妖媚的蠕动着来不断催促男人射精。

「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嗯……」

志乃的呻吟更加的大声了,迴响在这微暗的密室中。

「已经……要…要射了……」

宗主苦闷的说着。

升起了强烈的射精感。

「全部射出来吧……射多点……」

志乃也呻吟的回答着,同时间双脚勾在了宗主的腰间上,阴道收缩着紧紧的紧紧的扣住了男人的肉棒。

「喔喔喔!」

宗主的忍耐到了极限了,肉棒一阵酥麻,滚烫的液体从阴囊里急速的飞出。同时间有着脑袋中一片空白程度的快感,奔走在背部是酥麻似的快感。

大量蜂拥出来的精液从男人肉棒中爆发出来。从深深的插进了蜜壶深处的肉棒马口中,射出的精液笔直地奔向眼前的小小子宫中,大量的白浊液体一波接着一波激烈的喷洒出来。

碰……碰……碰……

男人的精液直接的洒在了不过是十六岁未成熟的子宫入口。阴道里脉打的肉棒和滚烫液体射进花心深处的感触。

精液流撞击到子宫的瞬间,志乃也到达了高峰了。

「嗯嗯啊啊!」

紧紧的抱住宗主,脑袋轻轻的后仰,志乃是以这样的方式表现徜徉在快感的爽快。蜜壶中不断的反覆蠕动着,更加催化着男人射出更多的精液。

「喔喔……喔喔……」

一面发出野兽般的叫声一面像似渴求着慾望快乐,宗主继续的射精着,当中还继续强烈的抽送。

「啊啊……啊啊……」

子宫不断的遭受到强烈的撞击。被龟头戳到的刺激和阴道里滚烫的射精,子宫自然开始有了反应了。因为接连不断的持续射精下,小小的阴道深处不停的堆积了黏煳煳白浊的精液。

贪求快感的宗主停下腰部的抽送,肉棒脉打了好几回,一波波的将精液吐进少女的蜜壶中。

过了不久宗主再度的慢慢挺送起腰身。尚未完全失去硬度的肉棒一面品味着黏膜缠绕的感触一面使劲的再度向花心钻去。龟头将刚刚释放出来的还堆积在阴道内的精液接连的向深处里推去,不断的注入到因为受到刚刚的刺激而鬆开口的子宫口里面去。

漂浮在再度品尝到的绝顶余韵中,少女的下半身感到男人沉重的身体压力。

漂浮在濛濛龙龙的感觉中,另一方面很暖活的感触向下腹部的深处侵了进去。

「太……太好了……」

宗主跟唿吸紊乱的志乃说着。

「……」

闭着眼睛的志乃没有回答。

「你的身体是最棒的了!」

宗主这样说着,语气中显得非常轻薄。

这些话在现在的志乃听来好像是来自非常遥远的地方。

「那么……不断……吸吮着呢……」

说完的宗主轻轻的抽动腰身。

「嗯嗯……」

志乃轻轻的呻吟了。

「我全部的精液……」

还在持续快乐的余韵中,连下腹部的深处都蔓延到感触让志乃身为女人的部分感到非常满足。

「我让你完全成熟了……」

被征服的十六岁少女的蜜壶中充分的承受着男人的精液。

「已经……毁了……」

绝望感和屈服感和隶属感……

这些感情混成一体的情感在志乃的心中形成巨大的漩涡。

自己的身体在被迫的破瓜后短短的时间里又接连的注入男人大量的精液。

传来了宗主身体肥嘟嘟的感触。

「已经……回……不去了……」

和只有几次性交经验无关的,自己现在却能这样感到了深深的性快感。

「我……呜呜……完了……」

孤独般的虚无感和虚脱感急速的攻击着志乃,她不由自主的轻轻搂住宗主的身体。

宗主一面轻轻的抚摸着志乃一面温柔的说着:「已经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

「乖乖的顺从我就好了!」

说完话的宗主强吻着志乃。

嘴唇被宗主强吮着,而他的话却迴蕩在志乃空洞的心中。

「乖乖的顺从就好了……乖乖的顺从就好了……乖乖的顺从就好了……」

刚刚的激烈性交带来一身的疲劳,而在蜜壶深处射精时也引爆出强烈快感。

这两股感觉慢慢释放出能量,身体里的力气已经全都消耗殆尽了。皮肤还可以察觉到现在还和自己纠缠在一起的宗主体温。接着又感觉到自己快感泉源的生殖器里还插着一根男人肉棒,宗主他是紧密的和自己结合在一起,但是少女已经无力抗拒了。

过了不久后,宗主又再慢慢玩弄自己的前发,但是自己还是乖顺的服从着。

志乃沉浸在不可思议的感受中。被别人抚摸着头髮原本就不是令人欢喜的,但是现在不知为了什么会这样爽快的接受了让人轻轻抚摸着前发。况且这个人还是用了各种方法彻底狠狠地侮辱自己的对手……

「乖乖的服从的话……」

回想起刚刚宗主说的话。

「服从……服从……服从……」

志乃心中反覆好几次的咀嚼着这个字眼。这句话简直像似暗示性的深深嵌进了志乃的内心深处。接着将隶属于男人的女奴概念便烙印进志乃的心中……

过了许久当兴奋的浪波终于平息后,志乃收缩后的阴道慢慢的将宗主黏答答的肉棒给推出外面。少女阴道紧紧收缩着,挤压出里面的两个人体液的混合物,精液和蜜汁是湿淋淋的渗透出来。

志乃可以隐约感觉到淫蕩的蜜汁流到自己的下体上,但心中却没有升起任何的气力,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过了不就宗主从志乃身上挪开站立起来,他开始整理起自己的仪容。志乃抬起头模模煳煳的看着宗主穿好衣服。

「你自己也整理一下吧!」

整理好的宗主说完后递上几张卫生纸。志乃默默的爬起来接过了卫生纸,然后迅速的开始擦拭起湿淋淋黏答答的下体,少女是已经没办法进行思考了,全凭着男人的指示来反应。

宗主拿起刚刚丢在一旁志乃的内裤,来到擦拭完站着发獃的志乃身边,说:「那么,穿上内裤吧!」

他的声音非常的温和。

志乃忽然间抬头看着宗主,他的脸上露出跟刚刚完全不同的慈祥面孔,让她觉得应该要乖乖的接受。身体里充满着说不出来像似疲倦的慵懒,少女缓慢的穿起内裤,然后再穿上刚刚被脱去丢在附近的水兵制服,接着整理起仪容。

宗主默默的看着志乃整理,然后跟整理好的她说:「好,可以上去了吧!」

没有任何回答,志乃只是默默走下了平台,跟在已经往前走的宗主背面慢慢的前进着。

宗主顺手抓起跟在身后志乃的手腕。

「啊啊……」

志乃轻轻叫了一声。

宗主顺势的将少女拉进身旁,手腕放在水兵服上衣的衣尾和裙子的交接处,整只手绕在苗条的腰间上紧紧的抱住少女。

即使是身体被这样的紧紧抓着,志乃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默默的承受着。

被征服自己的男人抱住的感触……

在自己也没有察觉当中,志乃开始填满着女人被征服后的本能满足感。

另一方面宗主也是充满了成就感。少女顺从的态度,现在紧紧抱住的还穿着水兵服的少女是已经完全的属于自己了。

十六岁少女动人的肉体……

「上去吧!」

志乃轻轻的上下点点头,答应着宗主的吩咐。

两个人离开密室,爬上阶梯。

趴搭……趴搭……趴搭……

在爬上阶梯的期间,身体是一直被宗主紧的抱住的志乃思索着。

已经多次的走在这个阶梯了……

然后行走的心情……

现在已经无法再想太多了。

身上穿的水兵服是有几分走样凌乱了,志乃宛如是贴在穿着白衣的宗主身上爬上楼梯。

*** *** *** ***过了不久,长长的阶梯终也爬完了,两个人抵达门口了。只见两个人无言的离开了这间要志乃脱去衣服凈身的空间里。

眼睛里虽然看到的都是从前的景色,但是不知为何却有着不同的心思。

喀啦……

打开了禅房大门,两个走到了外面。

发出红色光芒的夕阳马上飞入的眼帘里,志乃晕眩的眯着眼睛看着。这样的光景好像和自己一点关係也没有似的,心中一片茫然。

放开搂在志乃腰间的手,宗主再次的整理下衣服后对着志乃说:「现在我要去工作了。你去女佣人那里吧!」

有点命令的口吻吩咐着志乃,然后宗主就这样的离开了。

志乃不知所措的呆站了一会儿。

刚刚的事是真实的吗……

身体里面还残留着疲倦感觉就是一个证据,的确是发生过那件事。

志乃忽然回过头凝视着禅房大门。

从几天前第一次进入禅房的那一刻起……

巫女的存在……

接着是这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许多事……

好几次说出服从的话来,然后自己现在已经完全的顺从宗主……

「我……我……」

已经分不清楚真实,也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厌恶和无力以及绝望在心中狂舞着。

「为……什么……该……怎么……办……」

志乃模煳的望着四周的景色,但心中一点主意也没有。

好一阵子后,再度的整理身子一下。这种事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当然其中是包含了家人、朋友以及这个岛上的每一个人,就连这个房子里面的人也……

「不能……不能让人知道……不能……」

整理好了之后,志乃慢慢的开始走了起来,心中还是思索着:「被女佣人注意到的话?不能……」

和像爸爸年岁的人发生了这样的关係,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

志乃极力保持平静,慢慢走回到女佣人所在的房里去……

*** *** *** ***志乃回到女佣人所在的房子里。

「你回来了吗?宗主叫你做什么呢?」

女佣人惊讶的回过头问着。

「没……没有什么……」

志乃是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冷静。

但少女这般的反应却给女佣人一些启示,只是还没有观察到值得一提的事,所以女佣女便和志乃就闲聊着。

「没事就好,那么志乃来帮我做晚饭好吗?」

「好……好的。」

「那就开始吧。」

说完后的女佣人吩咐着志乃準备着晚餐。

有事可忙了,这样说不定能够排除心中的茫然,志乃也就不再想那么多,活动着身体,开始帮起忙準备晚餐。

过了不久当晚饭準备好后,女佣人便要志乃去请宗主。

「好吧……」

一瞬间的犹豫后,志乃提心弔胆的离开走向宗主的寝室。

外面的太阳已经落下了,远处的海面上只有着些许的光亮程度而已。一条条船孤独地航行在海面上,可以看见船上的灯光,岛上的每户人家里,微弱的灯光模煳地照射出山脚下的景色。

这些都觉得是离自己很远很远的样子。

*** *** *** ***宗主的房间里灯也是点亮着,透过拉门的门纸可以看见里面宗主的身影。志乃来到了他的房间前,手放在了拉门上,但是不知怎么了,就是拉不开拉门。

「是志乃吗?」

像似注意到门外的志乃,宗主发话了。

「啊……是的……请準备用晚餐……」

志乃有点慌张的说明来意。

「是吗?我一会儿就到,你先回去吧!」

「……」

没有回应宗主这句话,志乃心惊胆颤的离开宗主的门前。

*** *** *** ***女佣人将餐具谨慎的排列在具有古老历史的餐桌上,回到房间的志乃也帮忙的将晚餐端到餐桌上放好,当一切都準备好后,宗主刚好来到。

「时间刚刚好。」

并没有看着走进房间的宗主,女佣人这样的说着,而志乃则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不一会儿功夫,三个人一起坐下来吃起晚饭。

气氛有点奇妙,时间静静的流逝着。口中咬着酱菜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大声。

说实在的志乃怎么也没有吃饭的心情。

过了一阵子吃完饭的宗主一口一口慢慢喝着女佣人端来的茶水,然后缓缓的开口说:「女佣人……」

「是的?」

「巫女这件事……」

「巫女……」

「哈哈,没错,是巫女这件事……」

志乃静静听着两个人的对谈,总感到了有些不可思议。

「主人,你终于下定决心了吗?」

女佣人的声音里有着些许喜悦的成分,掩不住兴奋的接连说:「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在意了……太好了……」

一面说着还一面轻轻的点头,难掩喜色之情。

志乃来回看着面露喜色的女佣人和没有表情变化的宗主。

「但是……是什么时候决定了……这一来,这个岛上以后……」

女佣人不断的提出一又一个的问题。

「不……不,这还不知道……」

「什么……这是?」

「我决定了而已……」

两个人间出现的奇妙的停顿。

「老爷,按照惯例这要……」

「什么?」

「巫女是必须集合大家一起推选出来的,我的了解是这样的。而且不是这样的,是……」

宗主档下女佣人还要再度说出的意见,他说:「女佣人,我的心意已决!」

「那……那么是谁?」

宗主的视线看向了志乃,同时口中说:「是志乃!」

「什么?」

吃惊的女佣人看着志乃。

受不了这种视线的扫瞄,志乃畏缩着肩膀。

「是志乃小姐吗?」

在自己眼前坐着是一个穿着水兵服未满十六岁的少女。

这个女孩是巫女?

女佣人一面露出惊讶表情,一面说着:「这个孩子……当作巫女,还太小了吧?」

「这跟年纪没有关係的吧!」

「但……但是……」

「志乃已经完全通过严格的修练过程了……」

瞬间女佣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意外的表情,她说:「但是……」

宗主继续说着:「现在的惯例是在战争后所定下来的。是前几任宗主所规定下来的。」

「……」

女佣人无话可说,因为事情的确是如此。

「自古以来所订出的选出方法到了现在变成有一大堆问题吧!」

「……」

女佣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况且女巫已经决定了」宗主暗示着说。

「那……那是……老爷你说的是那个吗……」

「没问题了吧?」

「是……是的……」

说服了女佣人,宗主满足的点点头站了起来。

「下次的集会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的第一个礼拜天。」

「嗯嗯……那么就在那天发表好了……」

「是的……」

目送着宗主离去的女佣人跟志乃说:「志乃!」

「是……是的?」

「你因为要做一个巫女……」

眼前的这个少女怎么看都是觉得还是太年轻了。

「请你到这边来!」

「好……好的。」

志乃站起来走到女佣人的面前,瞬间志乃发现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乱了,但是女佣人好像没有注意到。

女佣人双手结实地搭在了志乃的肩膀上,感到抚摸着少女的肩膀,给人一种非常纤细的感觉,摸起来还蛮舒服。

女佣人的视线忽然间望向少女胸口隆起的部位,轻轻的点点头后,双手顺势的抓住少女的腰部,到处摸摸试试看。

「?」

志乃不能理解女佣人的行动。

透过了裙子,女佣人仔细的评估着志乃腰间的情况,然后满意的想着,「现在的孩子……发育得不错……」

「这样的话就行了……」

从腰间放开手的女佣人嘟哝的说着,然后慢慢的继续说:「接下来我要说一些无理勉强的话了!」

志乃静静的听着女佣人的说话着。

「被推选出来的女子必须和大家断绝一切关係的……」

这到底表示什么,志乃根本不知道。

对女佣人来说,这件事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了。

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了也说不一定……

失去了这个机会的话……

「那么,整理餐桌吧……」

「好的。」

受到女佣人吩咐,志乃开始收拾起餐桌。

Tag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