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老妇口交】妈妈媳妇乱伦

暴力虐待95人已围观

简介第二章树人网路数道粗大的龙捲风以势不可挡的劲头摧毁一切,山川中的河谷乱石、树木杂草被卷得漫天飞舞。这种可怕的情景让所有蛮人惊得呆住了……蝎尾地区山岭众多、森林茂密,这种没有平原的地形,像龙捲风这种东西 ...

第二章树人网路

数道粗大的妈妈龙捲风以势不可挡的劲头摧毁一切,山川中的媳妇河谷乱石、树木杂草被卷得漫天飞舞。乱伦这种可怕的妈妈情景让所有蛮人惊得呆住了……蝎尾地区山岭众多、森林茂密,媳妇这种没有平原的乱伦老妇口交地形,像龙捲风这种东西,妈妈蛮人们别说看过,媳妇连听都没有德过!乱伦

天空中阴暗的妈妈云层越积越厚,时不时爆射出一团团的媳妇电闪霹雳。狂风大作中,乱伦更是妈妈传来一阵阵似有似无的龙啸!紧接着密织的媳妇火雨从天而降,大片的乱伦树木顿时燃烧成为烈焰熊熊的火墙。

让人崩溃的是,这些火雨之中还夹杂拳头大小的冰雹。冰火共存的情景同时出现,诡异得难以让人置信。

所有的灾难很有默契地出现在横河谷的北面,南方则是云淡风轻,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就算再无知的蛮族也知道该往哪里逃窜才是。

更何况吉妮女王那高达数十米的巨型圣像,已经清楚地向南方群岛的士兵和蛮人们显示「女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艾斯碧拉的绿袍形象在南方群岛的蛮族当中,无疑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力。没有任何的言语,吉妮女王只是用法杖指着背后的方向,数不清被各种莫名其妙天灾吓破胆的南方群岛士兵和蛮族们,很聪明地掉头向女王指示的方向奔跑。

还有许多在地震中倖存下来的亚历大山公国与蝎尾地区的士兵,也在神迹的显示之下,没头没脑地跟着蛮族们一起逃窜。一天前还拼得你死我活的敌对双方,现在不仅相逃无事,甚至还彼此携扶、相互搀带。蜜桃视频不得不说,在巨大恐怖的灾难面前,一切人类之间的纷争已经成为浮云。

「你向那些老头子写什么信啊?这么有用?」瑞格收回幻影魔法,有些气喘吁吁地看着迪维拉奇,好奇地问道。

天空中艾斯碧拉扮演的吉妮女王巨像虽然已经消失,但更多英木兰的卫兵已经骑着飞鹰、舞动英木兰的大旗,指引十几万的散兵朝南方行进。满山遍野丢弃的兵器盗甲、辎重物资,让这片血腥的战场平添几分混乱与凄凉。

拿着幽灵水晶,忙着拍摄这伟大场面的迪维拉奇,听到瑞格的问话,不屑地道:「我可是一个很称职的吟游诗人、百万史诗传记长篇的忠实记录者,没有一点文笔还混什么?」

瑞格看着这个没格调的家伙,很是怀疑地道:「就算你写得天花乱坠,也不可能轻易说得动那些超阶魔法师出手吧?老实讲,你是不是把我出卖了?背地里跟圣华隆或者美蒂做了什么黑暗的交易?」

「这个真的没有!」迪维拉奇爬上一辆倾翻的大车,好让自己拍得更高更远,摇摇晃晃地道:「我只是告诉他们,你为了打败蛮族、拯救家乡,需要他们帮助用魔法吓退这些溃散的蛮族士兵而已。而且你会第一个出手,碧拉大人那个巨大幻影就是信号……」

「就这么简单?」小流氓明显有点不太相信。

「当然了,你以为有多複杂?」迪维拉奇转换一个角度,将幽灵水晶面对一个正骑在飞鹰上,正在自己头上盘旋的英木兰的女亲兵。只看他一副快要流出口水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拍的是女兵无意当中暴露的春光。

「其实,这些超阶啦、三上悠亚36神域啦都是很闲的。因为各个国家和魔法协会对他们有太多限制,所以像是禁咒魔法这种逆天的东西,他们也是几十年难得用上一次。现在有你出头、有保卫家乡做藉口,这些魔法疯子哪用人给他们什么好处与代价,能胡乱放魔法,他们就很开心了。要不是超级禁咒需要的準备时间太长、需要的魔法道具和魔晶石数量太庞大,这些老家伙们给你整个陆沉术、天崩术都是很有可能的!」迪维拉奇一脸陶醉地望着天上的女亲兵,嘴角的口水终于忍不住哗哗流出来。

看着这个极度没有形象的黑大个子,瑞格这会儿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要我在你的那些信上签字画押,还一口气写了几十封。你是要他们拿着我的信当盾牌,以后好应付各自国家与魔法协会的询问吧?」

天上的女亲兵在地上的同伴大声提醒中,终于发现某个无耻男人的偷窥兼偷拍。

羞恼至极的她反手抽出背上的长弓,一箭向迪维拉奇射来。黑炭头是何等无耻的人物,哪里会被这箭射中?他跳下大车躲在英木兰的背后,让天上的女骑兵无可奈何地骂了两句,控制飞鹰离得远远的,再也不敢在某个无聊男人头上盘旋。

英木兰冷冷横了迪维拉奇一眼,然后走了两步,摆脱这个无聊的黑大个子,小声地急速向身边的部下交代。她身边的军人们来来往往,将元帅的各种命令快捷地传达下去。很显然英木兰正在利用「吉妮女王神迹再现」这一个场面,试图再次控制溃乱的十几万散兵。

「呵呵,你终于醒悟了!」迪维拉奇指的自然是自己要瑞格在求助信上签字画押的事情。

瑞格挠了挠头,奇怪地问道:「不过,就算圣华隆超阶和美蒂神域都需要我签字的信,最多不过十几封吧?你为什么写了那么多?」

「废话啊!」迪维拉奇瞪了瑞格一眼,理直气壮地道:「这可是历史的见证啊!神迹事情的起源和形成原因啊!配合上我手上的幽灵水晶,以后交给亚特兰提斯最大的拍卖商行叫价。你想想看,有多少魔法协会和博物馆会来抢着收藏啊……」

看着黑炭头二脸无限憧憬的样子,瑞格不由得一阵头大,拍了拍额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喘息着道:「现在我们又干些什么?难道一直拍这十几万人被驱赶到海边吗?」

迪维拉奇看了看满山遍野凌乱逃窜的蛮族,想了想,摇摇头道:「那太啰嗦了,而且魔晶石储存量也没那么大。咱们只要到时赶到海边,拍几个镜头就行了。」

「哦!」听到不用一直跟着溃散的大军拍摄,瑞格倒是鬆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小声地道:「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迪维拉奇看了瑞格一眼,奇怪地道:「我们出来不是专门找英木兰报仇吗?你的仇已经报了?」

瑞格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他总不能告诉迪维拉奇,自己已经破了英木兰肛门的处女吧?但两个人偷溜出来时,信誓旦旦地说是要找英木兰报仇。现在面对黑炭头的质问,瑞格竟然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看着瑞格没说话,迪维拉奇嘿嘿笑了起来:「那些老家伙一会儿就来了。他们也恨英小娘皮儿们恨得牙痒痒的,我们乾脆把她交给那群老家伙出气吧!」

「不行!」小流氓想都没想的断然拒绝。说出口才看到迪维拉奇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他连忙道:「那个……现在这十几万溃军没有英木兰调度,说不定会在蝎尾地区到处流窜。你知道,深山老林的,他们往里面一钻容易,要找出来就麻烦大了……」

迪维拉奇「哦」了一声:「照这么说来,在这些蛮族被赶到海边之前,不但英木兰动不得,连艾斯碧拉大人也动不得了?她现在可是这十几万散兵的精神支柱!」

瑞格愕然道:「你还想动碧拉?」

艾斯碧拉可是圣华隆帝国的高级外交官兼密探,贵族中的贵族。迪维拉奇这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流浪汉兼吟游诗人,居然有胆子去动有复辟皇朝当强大后台的艾斯碧拉,这让瑞格对他无比佩服了。

「废话啊!不把她绑在身边做证人,我们拿什么去敲诈圣华隆皇帝啊?你不怕他们到时不认帐,或者乾脆给空头承诺?」迪维拉奇举了举手上的幽灵水晶,又指了指艾斯碧拉小声地道:「证据和证人要一起使用才有说服力,知道吗?」

「你很有经验啊!」瑞格由衷地讚叹道,道德意识不高的小流氓一心想要混黑道,对于敲诈勒索这种黑暗勾当自然有天生的兴趣和爱好,但一直苦于无人接收,因此流离在真正的黑社会之外,这让小家伙一直引为生平遗憾。

「那是当然的!」受到瑞格表扬,迪维拉奇立即洋洋得意,一点谦虚的样子都没有:「我可是一个见多识广大、注定要轰动亚特兰提斯文坛的吟游诗人啊!这点水準都没有,怎么写字骗钱?」

瑞格对于迪维拉奇的「轰动文坛」早就麻木了,但对于生平的第一次敲诈勒索案还是很认真的。看着四周乱成一团的溃兵,犹豫一下,还是道:「那……我们还是一直跟着她们吧。等这些蛮族上船,然后再把英木兰和艾斯碧拉绑到圣华隆去敲诈皇帝!」

迪维拉奇顿时一脸目瞪口呆,看着瑞格道:「那个……尊敬的安帕阁下,你知道这十几万没有辎重、溃不成军的散溃士兵,要花多久时间才能从横河谷走到海边吗?基本上要横贯整个蝎尾地区。然后这十几万人又能找到多少船、要用多少天,才能全部离开海岸线吗?」

看着黑炭头一脸严肃的表情,瑞格摇了摇头小声地道:「不知道。」

「这十几万人从登陆蝎尾地区一路烧杀抢掠过来,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指挥系统崩溃,加上禁咒魔法的心理影响,他们要穿越到海边至少要花上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这还是在英木兰和碧拉大人能慢慢恢复对他们的控制。在海边找到足够船只至少又得大半个月……也就是说,你建议我们一直跟着这些没有任何物资储备的蛮人散兵至少三个月?」

迪维拉奇一脸痛苦的样子,喃喃道:「难道让我们跟十几万人抢饭吃?就算满山的野兽野果,禁得住几千人吃喝啊?」

看来迪维拉奇以前缺衣少食的流浪生活带给他很深厚的阴影。一想到未来足足要有三个月时间过上食不裹腹的惨澹日子,吟游诗人的一张苦瓜脸简直就能拧出汁来了。

「既然这样,我们先去感谢一下唐纳德院长他们吧!顺便请他们做个证人,你觉得怎么样?」瑞格不想跟着英木兰到处乱跑,反正知道她迟早会到海边去,到时堵她就行了,于是趁机建议道。

迪维拉奇一听眼睛就亮了,一拍大腿道:「好主意啊!溃兵没什么拍头,但这些超阶可是很有上镜的意义啊!」

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中,英木兰自然派不出人手去替瑞格寻找超阶魔法师们确切的位置,而瑞格和迪维拉奇望着如同地狱场景的灾难现场,实在生不出穿越进去的勇气。

这时,一边的美人蕉突然小声道:「瑞格阁下,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到达那后面的。」

瑞格愕然回头,奇怪地道:「你怎么知道?」

要是真的有条小路能绕过横河谷的关隘,英木兰早就用上了吧?派上一支数千孙人的小部队,突然出现在守军的后面杀人放火、舞旗吶喊,前后夹击之下,横河谷的守军早就崩溃了,用得着在河滩上双方杀得血流成河,最后甚至连地震术都弄出来了?

卡娜有些怯怯地道:「这是我刚才与附近的树木交流后知道的!自从『那个』过后,我的能力强大很多,能与这里许多的树木进行交流!」

珠子大人曾经说过,由于树人族的体质因素,卡娜对于生命果实能量的吸收效果好得惊人。瑞格对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只是有些郁闷。

自己每次在珠子大人的欺瞒下,费尽千辛万苦做这、做那,却没什么收穫,有时候甚至是亏本。偏偏这棵芭蕉树里长出来的美女乱七八糟的就晋级了!人生啊,这种意外也太多了吧!

对于共生者的抱怨,睿智的珠子大人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为此,珠子大人也很是苦恼。接二连三的失败实际上都是情报错误所引起的。

珠子大人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魔族的机动魔鬼武装的智脑而已,在没有信息网路的支持下,靠着瑞格生活中搜集的零零落落消息做出判断,偶尔失误几次很正常啊!

要知道,在以前一百多位共生者里,珠子大人没有这么用心过!

偏偏这个小流氓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对于自己的劳动成果不但视若无睹,反而还诸多抱怨。

「瑞格,把树人们带着吧。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无论是英木兰还是艾斯碧拉都顾不上他们!」珠子大人难得一见地出声道:「毕竟对于人来说,这些树人的动作实在太慢了些。」

艾斯碧拉扮演的吉妮在南方群岛上用大地套装製造神迹,让树人族从无比缓慢的生活节奏中解放出来,但那只是相对以前树人说句话都要几个小时而言。与人类相比,身形硕大的树人们还是属于动作呆板的大块头。在逃窜的时候,溃散的南蛮士兵们不会喜欢队伍里夹杂一堆慢吞吞的树人。

小流氓听了却是怔了一下,愕然道:「萨勒大人,什么时候你这么好心了?」

要知道,睿智伟大的魔鬼核心四十七号大人是连神族都不放在眼里的,更别说人类和树人这些种族。珠子大人居然会关心这些树人的死活,确实让瑞格感觉到不可思议。

「你的身体里还有大量的生命果实能量,你又吸收不了,若是自然挥发,很浪费的。」珠子大人回答得很是自然。

瑞格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知道肚子里一直有股热烘烘的气息涌动,如果不是萨勒以强大的魔法力量镇压住,这些能量也许早就在他身体里翻江倒海。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珠子大人居然说这些让他吃足苦头的生命能量没有用?

「艾斯碧拉的构想很不错,这些树人可以与树木沟通,说不定真的能建立起一个以森林为基础的小型网路。」熟知自己共生者品性的珠子大人,立即抛出它早就準备好的诱饵:「蝎尾地区森林密集,树木种类繁多。一旦有了这个森林网路,你就能真正成为整个地区的王……哦,黑道老大了!」

显然珠子大人原来要说「王者」之类的尊崇职务,但想到自己的共生者为之奋斗终生的伟大目标,最终还是迎合一下。

果然,小流氓立即双眼发光,满心欢喜地握着拳头激动起来:「我靠!整个蝎尾地区的老大,在每个公国郡邦内都收取保护费、召募小弟,吼声『打架』就有几百个小弟出来砍人……」

想到这里,瑞格欢喜得心花怒放,赶紧道:「那带上,全都带上!」

珠子大人冷哼一声,又陷入保持沉默的郁闷当中。

瑞格笑嘻嘻地回过头来,看着美人蕉道:「卡娜,把你的族人都召集起来,跟着我们上路吧!」

美人蕉怔了一下:「去哪?」

「先去找那些超阶魔法师会合,然后你们就跟着我混了。」小流氓大剌剌地道,语气之中充满理所当然的优越感。

美人蕉犹豫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道:「瑞格阁下,跟着你混……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不用回南方群岛,留在蝎尾地区怎么样?」在瑞格看来,树人族当然是愿意留在蝎尾地区的。不说别的,只说这里种类繁多的茂密森林,也对这些树人充满诱惑吧。毕竟卡娜曾经说过,树人族在南方群岛栖身的几座岛屿都是贫瘠而狭小的。

美人蕉愕然道:「留在这里?不行的……」

话没说完,卡娜先连连摇头。

「为什么啊?」小流氓奇怪地道。

「太热太湿!」卡娜努力地解释:「很多族人都习惯住在很冷很乾的地方……他们习惯不了这里!」

「不是吧!南方群岛的天气应该比我们这里更热更湿才对吧?」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毕竟是蝎尾地区土生土长的柏拉图公国人,瑞格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美人蕉回答道:「我们居住的几座海岛,上面都有很高的山,山顶上终年都有白雪……」

「南方群岛的海岛上会有雪山?」瑞格怔了一下,这个他倒是不知道。

这时迪维拉奇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瑞格,你为啥要这些树人跟着你混?」

瑞格瞪了黑炭头一眼,正想喝斥他,突然想到这个家伙一定会拿出什么「历史撰稿人」之类正义凛然的话,于是道:「我想用蝎尾地区的森林组建一个小型网路,你觉得可行吗?」

迪维拉奇看了看瑞格,又看了看旁边的美人蕉,有些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你是想用树人控制森林?」

「是啊,你觉得这可行吗?」瑞格闲闲地问道。

「可不可行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唐纳德院长他们一定会很喜欢这个研究课题的。」迪维拉奇嘿嘿笑道:「不拿点事情给他们做,他们凭什么让我在一边拍来拍去啊,这些可是超阶耶。」

看到黑炭头一脸无耻的模样,瑞格有些无语地怔了一下,回头对卡娜道:「那条小路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Tags:

上一篇:射入人妻

下一篇:二对一的乱宴

相关文章

  • 【我的娇妻成了他们洩慾工具】

    暴力虐待

    第三十章【屋漏偏逢连阴雨】上)婉月转身离去之后,司马菲菲缓缓放开玄波的柔荑,美眸冷冷望向唐猎道:「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唐猎内心中祈求司马菲菲不要说出什么过份的话来,恭敬道:「救死扶伤乃是行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娇妻在其余汉子胯下呻吟

    暴力虐待

                44捨命相救爱恨不休  黑夜里的陆府大门前屹立着一男二女三个人。  站在中间的男子年约三十出头,他一身蓝色袍子,手握钢剑。他虽然一举不 动,但一股剑气迎面扑来,真的是不怒自威,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婚礼拜别典礼

    暴力虐待

    夕阳之下,一艘海船乘风破浪,向着北方行去。船上乘客,正是从逍遥岛出发返回中原的廉驰一行人。  崔月华如今再也没了忤逆廉驰的勇气,自暴自弃之下反倒没了往日那许多烦恼,从前时时想着如何逃走或是报复廉驰,现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