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新宿SHE-158】借种1-15章全

暴力虐待6人已围观

简介【后宫·大观园记】第四十回:和亲王小诫贴身奴,王熙凤巧设龙骧汤作者:hmhjhc2014/04/20首发于第一会所是否首发:是      第四十回:和亲王小诫贴身奴,王熙凤巧设龙骧汤  却说鸳鸯等自在 ...

【后宫·大观园记】第四十回:和亲王小诫贴身奴,借种章全王熙凤巧设龙骧汤作者:hmhjhc2014/04/20首发于第一会所是借种章全否首发:是      第四十回:和亲王小诫贴身奴,王熙凤巧设龙骧汤  却说鸳鸯等自在那冷宫正房门外坐了会子。借种章全见四周也无甚外人,借种章全也就胡乱轻声细语说两句家常。借种章全那蕊官本是借种章全新宿SHE-158伶优之女,和原本伺候着贾府上一等主子的借种章全鸳鸯金钏儿等本是生分,只是借种章全头一个由弘昼沾染过身子,其余三女不免更敬些个,借种章全到底年龄相仿身份有类,借种章全那金玉更是借种章全姐妹,四人虽不敢高声,借种章全也越发聊得亲近。借种章全直过几炷香功夫,借种章全弘昼却也不曾唤来,借种章全那屋门却吱呀一声开了,里面紫袍补服的冯紫英退着身子让了出来,四女忙起身,也不好招呼,就闪在一边,那冯紫英却也自是目不斜视,既不敢细瞧四女,又仿佛春风满面得只是招呼:「四位姑娘,王爷要回园子去,我官身不自由,不好伺候了,还烦请几位姑娘妥当料理陪侍……」  那金钏儿心细,本觉着今儿好不容易坐了半日行车来这深宫大内,又巴巴得跑到这西冷宫来,便是弘昼只是一时兴起无甚要紧事要处置,总是要见人办事,便是不见元春,怕不是也要宿在大内,还以为今日自己等四女要伺候弘昼在内宫起居,不想怎么和这个官儿言语了会子,就要回园子了?其实玉钏儿年幼,鸳鸯一向伺候贾母,只这金钏儿自小伺候王夫人,虽记忆中大小姐元春印象也是模模糊糊了,只是如今咫尺天涯,便是好奇慕主之心意,也想见一见元春如今之情形。故此才有这一等胡思。那蕊官见鸳鸯已经起身进了殿,忙拉了拉金钏儿的衣袖,金钏儿才醒过神来,忙收拾了神色进得殿去。  弘昼却只坐着呆呆出神,见四人进来,上上下下打量四女,四女被瞧得倒不好意思起来,只是蕊官经过风月,品度着王爷这眼色竟也不是那一等晦涩眼神,便笑着福道:「主子,是要回园子去么?奴儿等才来的时候,不敢胡乱张望,道路倒不熟悉,若是回去,还要烦请外头公公指路,或是主子亲领着才是……」  弘昼也是凝眉一笑,却不接她的话头,似乎只在沉思什么事,四女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适才那官儿和弘昼说了什么事体,半晌,弘昼才开口道:「就玉钏儿吧,你小,办这差事合适……」  玉钏儿一呆,片刻才听出来弘昼竟然是在品度四人,要挑人办差,如此郑重其事,倒不知是什么紧要差事,此时已经觉得站着不甚恭敬,t28-435就腿儿跪了下去,道:「主子有吩咐?」  弘昼点点头道:「我要差你办个事……回头你们三个陪我回园子去,玉钏儿你要留下……」他不理会四人惊讶眼神,接着道:「回头佟客双,恩,就是这殿里的掌事太监,会来安排你,你就住下,大内里下等宫女服饰本就多杂,你一个小女孩家,也不敢有人来过问……晚上,你留在这里,替本王就见见两个人……嗯,只带了耳朵,将两人所说的一字不落的记下,赶明自然有太监来接你回园子,回头将你听到的回本王就是了……」  这一番吩咐没头没尾,不知所云,只是四女纵然是玉钏儿年幼,都是大观园里拔尖的聪慧丫鬟,主人不说透不多问是伺候人可心意的头一条,玉钏儿虽然有些惶恐,却已是叩头道:「是,奴儿就留下办差,主子放心,定是妥当的。」  弘昼起身掸了掸衣上尘土,便出殿去,剩余三女也跟着出去,才到殿门口,弘昼回身沖尚自跪着的玉钏儿一笑道:「你莫慌乱,并不是差你做什么危险差事,不过是有些话头你们下人去办更妥帖……你小丫头家家,水葱儿般身子,本王都还没有享用过,不捨得怎么样你……」四女听他又要亵言调笑,都红了脸,弘昼却已是转过话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叹道:「让你见的也不是旁人,你应该都认得,一个是原来府里的抱琴,另一个……是你们家大小姐……」  说着,已经是转身出殿,剩余三女随着步行,心下都是突突乱跳,最是金钏儿支撑不住,眼圈儿渐渐红了,至走出院门时再难忍耐,鼓勇勉强支吾道:「主子……玉钏儿小,大小姐我幼时记得真切些……您瞧是不是……」  弘昼摆摆手道:「就因为你和鸳鸯和那元春早年怕是认得,怕你们失了分寸,才不留你们,玉钏儿小,做这差事妥当……再说,我说谁便是谁,这不是你该过问的。谁又是你什么大小姐?」  金钏儿听他如此说,已知自己失言,忙应道是。弘昼又走几步,想想不足,回头冷冷瞧了金钏儿一眼,金钏儿见他眼中隐隐有怒意,猛想到自己适才之言,虽然是不经意,却不免透着思念故主之意,这情形可大可小,一时惶恐了几乎两腿一软要跪下去。不想弘昼已经走到她身前,用指尖托起她滑腻腻尖俏俏的下巴,淡淡说:「在本王身边伺候,也要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的HND-169 絶対制服美少女身份……」  一边的鸳鸯和蕊官已经吓得跪了下去,那金钏儿被弘昼托着倒反而不好跪,闻着弘昼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不由慌乱不堪,牙缝里战抖着说着是是。见弘昼不语仍是冷冷瞧着自己也没下面训斥之语,自己若不回话总也是不妥当,几乎一急眼泪就要滚了出来,竟然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猛地开口声音虽轻确是清晰坚决道:「主子教训的是……金钏儿当记得自己身份是主子的贴身侍奉奴儿,下等等的性奴玩物,得主子庇佑才能存活的人儿,身子是主子的,心只能装着主子,早连下人的身份都远远不如的。主子这等恩典,吩咐」下人「差事去做,是主子抬举,我一时还想着昔年情分,开头乱求,就是失了分寸,主子若肯绕过奴儿这会,往后只当虔心改过,主子若要惩处,我也不敢有丝毫怨意的……」。  弘昼本来也没要怎么着,听她如此说来,瞧着她眼眶里湿润润水汪汪得早已经盈眶热泪,桃花般得俏脸此时苍白,再瞧她身条儿乳峰儿腰眼儿窈窕动人,听她恭顺婉和自辱自贱之词,心中不由蕩漾可心之余也是大喜。笑着点点头,拧拧她的脸蛋,到底是内宫重地,也不便就当着天街轻薄于她,便道:「既然如此,便回去吧,回程你替你鸳鸯姐姐,陪本王坐车里……」三女听他转了口吻,才松了一口气,都回了是,才起身再陪弘昼走路。  回程已是傍晚,一路亦无书,弘昼也不过是在车里将金钏儿摸玩轻薄一番,他身子到底不爽利,倒也不曾真的行那云雨之事,不过是小解香衫,亲吻抠摸,至多扯了金钏儿的手来宽慰自己下身一番也就罢了。  才至园子,秋阳渐西,见天色已是渐渐蛰晚了,弘昼到底奔波了一下午,身上越发酸楚,想着上午吩咐的沐浴盆想来是备得了,虽然自己出去也不曾说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园子里多是能体察自己心意的人,必是样样色色妥帖,那龙骧浴盆往日只听闻是内贡之物,到底也没亲见过,便命取道去顾恩殿里沐浴。  不想才过石坊桥,到那殿外院门口,门上迎接上来却不是几个留下的绣鸾,绣凤等丫鬟,竟然是王熙凤并平儿二女。弘昼也是诧异,虽说园中性奴争宠,变着法子要伺候亲近自己是常事,但是历来都是行动在暗里,倒没的这般在半路候着直接截了自己之礼,一时奇怪倒也懒怠去问,也就由着让她二人随着进内殿书房。金钏儿、鸳鸯二女服侍自己解了腰下佩玉、香囊,鬆了阿哥团龙腰带,宽了猩红大衣裳,交蕊官去收了,又款款在靠炕上坐了,由着鸳鸯伺候自己脱去云纹大靴,将细麻布袜亦宽下来,金钏儿早取了乾热的毛巾来替自己擦脸,蕊官自用一条干巾将自己两足搓擦得渐渐暖了,再等鸳鸯递上粉彩斗鸡小茶盅,热热得香茶用得一吸溜,才笑着问跪在膝下之凤姐道:「凤哥怎么来了?」  凤姐见三女侍奉弘昼妥帖温存,心下既喜欢也是略略一酸,脸上却自是落落大方笑容满面,道:「早上鸳鸯来说取那西域贡来的龙镶浴盆,已差人备在后殿了,只是听闻主子身上竟然不大好,到底是我们几个伺候的不妥当,又听闻主子出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心里怎么安生?拼了主子责罚,也要来瞧瞧主子问安才是……」  弘昼点点头,道:「难得你用心。」  凤姐抬着眼睛偷偷又瞧了弘昼几眼,弘昼见她两腮桃花如脂,目光流离似水,竟然好像有求欢之意,又似乎不太像,心下更奇,自己一向告诫园中女子知道身份地步,便是可卿这等风流性子的,也是怀着小心变着法子用些趣味才敢冒然求个亲近,这凤姐一向更是心底深远,若没个由头花样,又没有自己召唤,如何就有这般大刺刺得跑来候着自己,就想着自己会临幸?他一时心下不解,便似笑非笑瞧着凤姐道:「既然备了浴盆,想来那是个稀罕物,身上不爽,洗个热汤倒好……或者……你来伺候?」  凤姐噗嗤一笑,好似听出弘昼揶揄讥讽之意,却不惶恐,温存大方叩了个头,跪着回道:「主子若要凤儿做什么,凭怎么着凤儿用心伺候就是了……只是凤儿到底没个胆子,主子才说身上不爽,巴巴就跑来……成什么体统。园子里年轻貌美的姑娘多,还有不少处子未曾侍奉过主子,哪里就好天天……就只瞧凤儿这过了年候的茄子……」  弘昼被她到逗得一笑,便笑道:「你倒会说嘴,既然如此,你来这里,只是替本王张罗个浴盆不成?」  凤姐道:「瞧主子说的,不过那浴盆确实门道甚多,颇费工夫就似乎了,只是,主子,凤儿今儿僭越,回头主子若以为凤儿做的不妥当,只管惩戒凤儿告诫园内女子就是了。只是凤儿一心都在主子身上,今日拼了责罚,也要来见见主子……」  弘昼奇道:「这却是为了什么。」  凤姐道:「是,上午鸳鸯来说要取那龙骧浴盆,凤儿年轻其实也没见过什么,只管吩咐下人去摆设。又闻主子身上不好,连云丫头伺候主子都不得意,倒是有人和凤儿说,那龙骧浴盆寻常用法也就罢了,其实可以有夹层沐浴用法,最是能驱秋日风寒,暖人五内,只是用法複杂,又需要……有人用些小意头伺候着,西域人取了个名叫甚么」土耳其「,倒比寻常香汤沐浴倒好……这里门道倒多,听着也是极贵极细的,凤儿想着,主子人中龙凤,尊贵人品,自然要用这尝这新鲜头尖儿,太监宫女们到底不妥帖……所以才自己跑来安排了半日。」  弘昼其实也未曾见过什么龙骧浴盆,本来以为只是尺寸大些个的木盆,听凤姐如此说,心里倒也是心动,只是他本听闻所谓「土耳其浴」乃是蒸浴,如何用盆倒也不解,既然凤姐说有伺候小意头,又说门道且多,想来内闱之中,不免有风月云雨之意,一时更是动了好奇欲色之意,便问道:「难为你如此用心,倒好,既然如此,便去洗这个甚么劳什子」土耳其「浴,既然你巴巴跑来,又说了半日小意头繁杂,自然……是你来伺候?」  他本来以为凤姐必然顺竿承受,不想凤姐红了脸蛋,却是款款道:「主子要凤儿伺候,是凤儿的福分,凤儿自动尽力……只是今儿教导凤儿之人说了半日,凤儿想来想去,自己是个手笨脚笨的,一时学习的不是,如何能让主子您舒心快意?想了半日,何不让那指教凤儿之人亲自来伺候洗浴主子就是?又怕主子您不喜欢,其实还和宝钗妹妹商量过,所以才留到这晚,就为了回主子……主子若要个新奇又能妥帖,或者让那人试试……,若是不喜欢或是凤儿安排的不是,主子只管换我或者换其他姑娘来伺候也是一样的,再来惩罚凤儿多事就是了……万一喜欢,岂非是凤儿一片虔心到了……」  弘昼听她说了半日,心下更是心动,却隐隐已是猜到,听她说和「宝钗妹妹商量过」,更是好奇,便哈哈大笑道:「成!你这蹄子倒是颇通伺候人的道理,本来懒懒的,被你说得倒是来了兴头,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就傻候在这,就且回去,我自看看究竟是哪个来伺候这甚么土耳其浴,到底妥帖不妥帖,回头不受用,只管……只管拿住你来打屁股惩罚就是了……」  凤姐听他说得这等话头,已是带了些色心,便知主人已经被自己说动,心下娇羞喜悦酸涩妍耻也说不清个什么滋味,叩了个头告了安就退出去了。  弘昼便喝几口茶,伸伸懒腰才起身,往后殿步去,那鸳鸯等三女自然随着,原来后殿本来有一间小配殿,里头有一口沉底昙花石池可以沐浴。此时走去,却见那殿里一片混红晕光,闪耀不定,晃悠着梅花格子得窗欞闪耀出暖意并睡意来。四周还有十来个太监也不知在忙碌些个什么。弘昼不知究竟打点得如何,倒是更加心动,才带着几分夜凉到了殿门口,便觉着那门缝中仿佛暖暖透出气息来,便回首命道:「你们三个……却留一个门外伺候就是了,叫你们才进来。」鸳鸯等三女忙答应了。  弘昼自己推门迈步才进去,却立时笑了。原来也不知凤姐等用得甚么法子,那殿里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满满登登俱是白茫茫的水蒸汽,虽说是配属小殿,到底也是内里搭了个下沉浴池的殿堂,难为他们用得什么法子,竟然蒸得这般满殿热烫水雾逼人怀暖,身上初时进来还带着秋夜凉意,顿时便被蒸腾得湿润温暖起来。大殿四周似乎点着两排琉璃罩的红烛灯台,如今被滚滚的蒸汽一裹,飘逸摇曳,如梦似幻,幻黄姚红,倒如同天仙境界一般。  再行得一步,身上已经渐渐起了阵汗,一嗅之下,那空气中湿润之水蒸汽仿佛带着阵阵果木暖香,醉人心脾,目光也略略适应了室内昏黄迷醉夹杂着白蒙蒙的光线。但见茫茫水汽之中,原来是殿得四角,用不知甚么器具架了八个土架子,土架子的下端却是封得严严实实仿佛和殿角墙面浑然一体,架子上方却是七尺见方一口大锅,突突滚滚竟然在烧着热汤,想来汤水之中必然有薰香之料,满殿滚滚蒙蒙之水汽就是自那八口大锅面上蒸腾而起的。弘昼一想便知,这木架子想来下头是炉火,为了不呛着屋内之人,却是冲着殿外凿通了生火,外头的太监竟然是为了烧火伺候的,真难为怎生想来,只为了将整个小殿用水烧得这般湿热醉人。身上虽是阵阵热浪起来,难为却是湿润而不燥,暖香而不涩,阵阵汗水逼发出来,身上的肌肉骨骼都不禁绵软鬆弛起来。  再抬眼看殿中中央,挂着一圈子纱帘,雾气之中略略看不得究竟,只隐隐见一巨物,饶是弘昼如今也见过多少世道奇巧异物,也不由暗叹造化。原来那所谓的「龙骧浴盆」,说是个盆,其实竟然是一个奇物,如同一个元宝一般,分为上下两层,满满架在原本的池子里,上层长两丈有余,宽七尺有余已经是个小池子一般大小的紫红色椭圆木盆了,难得得是下头还架着一个足足大了一圈的大木盆,真不知如此巨物,这群伺候人是怎么搬进这屋子来的。但见那上下两层木盆,都是如同瑶池香汤一般滚滚得在冒出白蒙蒙的迷雾水汽来,才要细看究竟是个什么陈设。但见一侧已经是靠近一个人影来。蹲着身子软声求告道:「主子,可宽了衣裳,沾了汗不舒服的……」  弘昼转脸看去,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丫鬟,一时也想不起来是哪房的,身量不高,头上钗环竟去,长发已经被蒸腾得透湿,大半垂在后背,一绾青丝自左肩挂在胸前,瞧着颜色也是颇为动人,美目晶莹,即便在水汽中也透着明眸羞色,一点樱唇流朱润泽,再看身上,此时衣衫尽褪,只穿了一件粉月色的胸兜,通体上下肌肤上颗颗都是汗珠滚流,这少女一对嫩奶儿却不甚大,只是小巧巧顶着两颗豆蔻翘粒自是怂起,更是此时那肚兜已经被水汽蒸腾得彻底湿透,仿佛是在水中捞出来一番,在那乳房上下,乳豆尖头,紧紧黏黏贴合着少女的香肌美肉,两根肩带已经不堪摺合,一根已经垂到左臂之上,只剩一根右侧肩带还细弱得挂在肩膀上,无助得拎着这件湿透得小兜,勉强遮挡着胸前那一对小峰。再看下半身,也是裙裤俱去,两条嫩白嫩白得长腿上挂满了水珠微微併拢,到了大腿根处还勉强穿着一条只遮着三角地带的小内裤儿。仿佛是月白之色,只遮挡着处子之森,只是此时水雾迷漫,那要紧处要湿透了难以遮掩,根根点点儘是春光。  这女孩子旁得也自罢了。论起身材容貌来,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娇嫩美艳。只是弘昼早是风月场中品过极品的,一时竟然不由有些失望,心中暗想,那凤姐说得这般挠人心,筹备得这等大动干戈,居然送来伺候的只是一个自己一时都想不起来的女孩,凭她是哪房的丫鬟奴儿,左右无非是处女一个,未曾伺候过男人,让自己来开个头苞罢了。若只是奸玩处子,又如何能比得自己前日所享用的妙玉这等天仙绝色。也不知这凤姐怎么想来。虽然浓浓水雾之中,这少女穿着春意甚浓,水滑嫩肤,雾遮冰肌,倒是添了几分意趣,但是又如何能让弘昼这等人物太过窃喜。  弘昼一时几乎就要打定主意,且自沐浴,让这少女伺候,或是浴中,或是回头浴后,只管奸了取乐就是了,心下既然略略有些失望,又不由想着自然是姦污之际虐暴一些,更是想着回头或者让金钏儿来一同陪睡侍寝,开个双花并蒂略略解这闷。又一时不由疑惑,凤姐是颇人查人心意的,莫非这少女虽然一副闺稚年幼模样儿,身上竟然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  弘昼只是自家一时胡思。那女孩子处女身子未曾伺候过男子,此时几乎接近裸体在这浴室之内对着拥有自己身子天体、尊严贞洁所有权之主人,却已经是羞耻得几乎要晕过去,片刻见弘昼不语不动亦不宽衣衫交自己安置,她虽不是那头一等敏慧之人,却一时也品出弘昼不甚喜悦之心来,虽然知道弘昼误会了。但是转念想到自己清清白白女儿家,身体髮肤未曾见得生人,花儿般年纪水儿般人品,忍着耻辱熬着羞涩,脱了衣衫显露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将那髮肤肌颜,柔肩柳腰,藕臂秀腿,小峰玉股,一併呈现出来供眼前的主人任意赏玩亵弄,主人居然还有一等嫌自己意趣色貌或有不足,当真是让人何堪忍受,真怨恨上苍缘何让自己身为女孩子家,又要受这般折辱轻贱,一时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泪来。好在水雾迷濛,遮掩了几份,知道此时不可造次,忍耐了耻辱,收拾了心绪,微微一福解释道:「主子……且宽了衣裳……里头有人伺候……奴婢……是怡红院里奴儿麝月,只是来这里服侍主子更衣的……」  弘昼还在胡思,听她解释,不由哑然失笑,才知自己误会了,里头想来别有人伺候侍奉,原来这小丫头只是凤姐安排在这里替自己更衣服侍的,只能算道随手开胃小菜,也不过是个使唤奴儿。他一腔子淡淡失望不由化为乌有,既对纱帘里头的洞天更添了兴致,心中也未免对眼前这小姑娘生了几分歉意。却自然不肯带上脸色来,便只淡淡嗯了一声,此时他亦已被室内蒸腾得汗水浪浪得逼将出来,觉着通身已经快要湿透了,便伸手去将自己的绣蟒小衣扣子解开,露出自己一身肌肉来,那麝月忙伺候着替他衣衫褪下,只是少女羞涩年幼,未免不太敢瞧弘昼的身子,又摸索着替他要褪那管裤,弘昼自然也不动弹由她侍奉。亦不知是屋内燥热所逼,还是适才歉意使然,抑或只是身上酸楚被着水汽蒸出慾念来,但又觉得身边这少女俯在自己腿边起伏身子,将玉背裸露对着自己,替自己褪裤,那滑嫩雪白的脊背上湿透了水亮亮俱是魅惑光泽,一头乌髮湿淋淋垂下,滴答滴答在滴落水珠,竟然比适才要诱人醉人许多。连带着自己身子肌肤渐次外露,渐至连管裤褪下,那小裤下的阳物巨龙,也渐渐硬邦邦抬起头来。  麝月明着是瞧见了,心下惶恐羞耻不安,手脚几乎都要软了下去,只是她的性子历来是安分守己的,今日既然凤姐唤了自己来伺候弘昼沐浴做使唤侍女,本也是抬举自己之意,自己身份微贱,即不好刻意抗拒,也没得一心贴近的,好在她今日却有话头遮掩,捧了弘昼的衣裤,抽身搁到一边,垂首上前,扶着弘昼的臂膀,颤声道:「主子里头走……」  弘昼此时慾念已起,听她软语哀求,一时竟然有念头,也不管里头甚么浴盆,又究竟有谁伺候,竟然被这少女惶恐伤感之姿逗弄得慾念横生,口乾舌燥,把持不定,几乎就想就此将这小姑娘按倒在地,将其已是不堪风狂胡乱挂着得肚兜扯去,且吸吮一番她的豆蔻小奶儿,再将其下体所着小小内裤只管撕烂,用自己胯下巨蟒且品尝一番这处子蜜处幽然小森,想来必是初红新绽,花香四溢的。以自己的身份和这等性奴们的身份,凭她凤姐安排了什么,自己自然是想怎么就怎么,如何随兴舒适就随兴胡来,也是礼上应当。  只是他虽如此想,却到底这几日身上不适,虽然慾火起了,到底是觉得膝肘指臀之间,隐隐有些酸痛,里头的暖暖香汤美沐还是对此时之境,颇有吸引力。心想凭如何,沐浴之后或者沐浴之时要奸这女孩子还不是一样,便撩开纱帘,进去细看。  原来里头果然别有洞天,那浴盆紫木雕琢,芳香扑鼻,前后左右四侧刻有蛟、虬、螭、蟠四个龙头,那盆体被水汽清润得通体泛出蔓延的龙纹来。更奇在那浴盆结构,果有过人之造化,原来下层的大盆中暖暖烧着热汤,上层的小盆却本来没有水,居然是架着一张亦不能辨别是什么构造得床板之类,那床板上蒙着厚厚几层都是大白暖绒布巾仿佛是搭出一张水雾迷濛之中的仙绒软床来,令人一瞧便有躺上去暖暖烫烫软软湿湿且睡上一觉之念,那层层绒巾已经被下头大盆里蒸上来之水汽浸得湿透,想来那床板之上必然有镂空之孔,才能造就这等下蒸上腾之意。真难为怎生想来这等妙物。  弘昼身上本来不适,此时见原来这等土耳其浴,竟然既非坐浴亦非淋浴,甚至都非躺浴,乃是里三层外三层造就的蒸腾汗泄之处,当真是万万分契合自己此时略略受了风寒之体。他本是懒散享受之人,此时当真是恨不得一跃而上,躺到那布巾搭就的「水汽床榻」上且舒展片刻。  只是他一时却也未曾动弹,原来撩帘进来才见,大盆之旁,恍惚跪了两个雪白艳腻的女子,身上都和这麝月一样,只穿了肚兜内裤,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当真是娇美妍润不可方物,只是隐隐在眉梢眼角见到一丝年华痕迹。果然弘昼不曾料错,跪着之两女,竟是当年金陵王氏一对姐妹双姝,后各自嫁入名门为一家之长,一府之尊。一是凤姐之姑母,元春之亲母,李纨之婆婆,贾门王氏,贾府上下人称王夫人;一是她的亲妹妹,宝钗之亲母,香菱之婆婆,薛门王氏,常唤为薛姨妈。  此时定睛再看,但见两妇身形容貌果有几分相似,肌肤都是雪玉般白皙,只是薛姨妈体态略丰,王夫人身形稍长,薛姨妈的肚兜乃是紫红色,王夫人却用得是文月白,一般儿可怜见就这么堪堪跪着,低头顺眉,长发湿垂,身子都也不能辨是紧张抑或哀羞难耐,微微都在颤抖,细细听闻,仿佛还有抽噎之声,只一时不能辨别是姐姐或是妹妹在泣此羞耻哀辱。此情此景,虽反覆观之,一对姐妹其实都是有了春秋之熟妇,只这满殿气雾如云烟,白珠摇曳似神幻,水漫乾坤难辨天地之中,仿佛竟好似是一对西王母,着此亵渎衣,恭呈白玉体,耻跪瑶池境,凭君多採撷,凭弘昼早已隐隐猜到,一时也神志都恍惚起来。  欲知后事如此,请候下文书分解,这真是:  锺渊鼎烹龙骧藻,  魂迷骨醉玉人消。  神佛仙圣飘渺远,  岂如红尘乐今朝。

版主:小脸猫于2014_04_20 15:52:12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5 银元!

Tags:

相关文章

  • 爱妻的朋友

    暴力虐待

    暑假,和曾经的高中同学发生了关係一)不知不觉,已经大三了。大学生活远没有高中时憧憬的那么好,大一下学期交了一个女朋友,处了半年多点就分了,这是回想过去的两年唯一的乐趣。大二的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团,是一个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女友的第二次高潮

    暴力虐待

    女友迎来第二次高潮的同时,胖子也受不了女友紧窄无比的肠道,狠撞几下在女友屁眼里灌入了满满的精液。胖子都射两次了,龟伯这个近六十岁的老头子竟然还是精力充沛,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胖子撤到一边,龟伯趁机一翻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我的英语老师王晓玲

    暴力虐待

    那时候刚刚升上初二,刚刚开学就听说班里来了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英语老师,听说是美女一位,听得心里痒痒的,我天生对美女过敏,有种很强的占有欲,所以一听班里来了个美女老师,便来了精神,人都没到,我都已经打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