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人妻 >>正文

【屄的视觉】醉倒

人妻961人已围观

简介这一晚我没有回家,因为我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芸儿。和之前不同,除了孙龙那件事,还有我找小姐的事,我觉得自己对不起芸儿。 当然这种愧疚也没有持续很久,理由……说来我觉得可耻,因为我觉得芸儿都跟别的男人上了 ...

这一晚我没有回家,醉倒因为我还是醉倒不知道怎么面对芸儿。

和之前不同,醉倒除了孙龙那件事,醉倒还有我找小姐的醉倒事,我觉得自己对不起芸儿。醉倒屄的视觉 当然这种愧疚也没有持续很久,醉倒理由……说来我觉得可耻,醉倒因为我觉得芸儿都跟别的醉倒男人上了床,所以我去找小姐也算不得什么。醉倒

离开KTV之后我和孙龙一起去洗了个澡,醉倒我还是醉倒懒得和他说话,不过第二天当我看到王少斌和他脸上的醉倒笑容的时候,还是醉倒当着他的面跟孙龙握了握手。 至于贷款的醉倒事儿,王少斌既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说回头再打电话给我。 怀着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心情我在办公室坐了一整天,下班了时候开车回了家。 老公回来了,看上去跟出了趟远门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我在他脸上却没有找到以前熟悉的那种感觉。

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一个被子里,可是我觉得老公与我的距离却是那么的遥远。

我想我们的生活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吧?

第二天早上我们终于还是说了话,不过我们的对话变得有些客气,我对这种变化感到很难过,可是我没有办法。

我该怎么办?

又上了两天班,下午的时候孙龙打来了电话,约我出去,我不想答应他,可是他说要跟我谈贷款的事情,那样的话王少斌也会到,我不能不去。

到了饭店我才发现王少斌并没有来,我的对面只有孙龙一个人。

也许是看到我半天没有坐下,孙龙开口对我说道:「你真的很想要那笔贷款?」 林松终于坐了下来,看来那笔贷款对他确实很重要。

「王少斌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我这句话说的是实话,事实上那天之后王少斌给我打过电话,他搞不清楚我跟林松的关係,以为我和林松的关係很好,所以一开口就是不停地跟我说他的难处。

妈的,我才不在乎。

「现在的监管很严。」这句话孙龙今天已经说了第三次。

我当然知道,mide_198否则王少斌也不会在得了我那么多好处之后仍然不肯鬆口。 「我很换个地方聊。」吃晚饭的时候孙龙做出了个提议,「我们再想想办法。」 他才不会真的想帮我,不过我不想太早回家,所以……

躺在洗浴中心包厢的床上,我听到孙龙小声让服务生给我们找两个小姐,我转过头看了看他,没有做声。

我也没有拒绝。

每个娱乐场所都会有些特别的服务,只要你找的对路子。

小姐们走进来的时候我发觉林松的脸上有些犹豫,还有些惶恐。

管他呢,这个笨蛋。

当我抓着小姐的屁股当着林松的面把这个下贱的女人肏得连连告饶的时候,我看到林松终于骑到了另一个小姐的身上。

所谓的正人君子也不过如此,我原来还以为他有多清高,现在还不是跟我一样的下流?

不过说老实话,我现在惦记的还是他老婆苏晓芸,即使身下这个娘们儿正在唿天抢地,我的脑子里还是苏晓芸的那张脸和她的奶子,当然还有处女一样的骚屄。

妈的,想到苏晓芸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射了。

小姐走了之后我开始抽烟。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抽过烟了,一根烟没抽完就已经觉得有些头晕。

孙龙要了啤酒,我开始闷头喝酒。

我觉得我正在变成自己原本最鄙视的那种男人,可是两瓶啤酒下肚之后却忽然觉得这种腐烂的生活似乎还挺不错。

怪不得有那么多男人喜欢玩女人或者喝酒,原来这种感觉真的很痛快。 难道是我以前太规矩了?不对,我一边喝着酒一边告诫着自己,我现在所做的才是错的。

然而错了又怎么样?

林鬆开始说话了。

儘管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他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

原来他在单位并不算很顺利,这是我现在才知道的,我一直以为像他那种人本该是一帆风顺的过活。

既然林松已经开了口,我也应该给他点儿好处。

于是我对林松说:「你要是想要那笔贷款,我有个最简单的撕开女经理的奶罩图片方法……」 孙龙我肏你妈!

这是我心里想的,但我没能说出口。

我是很想要那笔贷款,可是也不能什么事儿都干!

孙龙居然提议让芸儿陪王少斌睡一次,这他妈是人出的主意吗?

亏我还以为他对以前的事怀有愧疚才会帮我,原来打的还是芸儿的主意! 「要想日子过得去,就得头上有点绿。」孙龙还在继续劝说着我,我很想把手里的酒杯摔倒他的头上,可是我最终却没有那么做,因为我听到他又说了一句:「你真的以为晓芸像你想的那么纯洁?」

林松肯定会犹豫,换成我也一样。

没人会主动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的男人玩,即便是我,也不会把我家的丑八怪送出去让别人睡。

不过如果他真的认为苏晓芸是个蕩妇的话……

「你以为真是我逼她跟我上床的?」我听到孙龙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孙龙告诉我说那天芸儿去找他办事的时候他原本只是说想要点儿好处,之后芸儿就主动约他开了房。

他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儘管他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说谎。

最后孙龙对我说:「不然这样,你下次带晓芸出来跟王少斌吃个饭,你自己看看你老婆是不是真的是个蕩妇?」

我不信孙龙,可我又不知该如何去问芸儿这些话,我想我该亲眼证明这个混蛋在对我说谎!

芸儿绝不可能是个蕩妇!

老公居然说要带我出去吃饭,这是件稀罕事。

也许他是想缓和我们之间的关係吧?毕竟我们不能永远这个样子下去。 好久没有牵着老公的胳膊,我觉得格外的开心。

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个有些秃顶的老头,据说是银行的,他在饭桌上一直夸我漂亮,真是个老色鬼。

不过没关係,有别人在场也好,如果只有我和老公两个人,或许我们都会有些尴尬吧?

看到林松和苏晓芸走进包厢,我坐在饭店的角落里,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这家饭店是我定的,苏晓芸面前的红酒也是我选的。

红酒没有问题,我不过是在里间又加了些料而已,那是我从一个医生朋友那里弄来的,据说里面有春药,有麻醉剂,还有什么致幻剂,我曾问过这种药吃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当时那个医生朋友拍着胸脯跟我保证了半天。

不过我昨天还是把药混在狗粮里给我家的狗吃了一次,别的效果看不出来,至少没有弄出狗命。

至于这药会不会对苏晓芸起作用我可不知道,就算不起作用对我似乎也没啥损失是吧!

林松他们已经进去了一个小时,我想我该打个电话把他叫出来。

我的头有些沉,可能是被他们吸烟呛的。

老公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要出去一下,过会儿才会回来,如果太晚就让我自己先回家,我点头答应了他。

和一个陌生的老头子坐在包厢里,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低着头继续喝着我的红酒。

今天的红酒味道有些怪怪的。

我站在门口,把门轻轻地推开一条缝向里面张望。

我的酒喝得不少,但神志应该还算清醒,当我看到王少斌从他自己的座位上移动到芸儿旁边的椅子上时,我本能地想要推门走进去,但是孙龙却从旁边拉住了我。

侧过头看到孙龙对着我摇头,我停下了动作。

但当我看到王少斌把他的手放到芸儿腿上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甩开孙龙,我握上了门的把手,就在我打算进门试图阻止王少斌对芸儿做出更下流的动作时,我看到芸儿忽然抬头对王少斌笑了笑。

我的手僵硬在扶手上,一同僵硬的还有我全身的肌肉。

我居然在笑……

我想推开这个老头放在我腿上的手,可是我的身子却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

而且……不知为什么,明明心里充满了厌恶的感觉,但是我却分明觉得身子有些发热,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内裤有些湿润。

老头的手在我的膝盖上摩挲,有些痒。

我忽然很想做爱,很想……

这就是我会笑的原因吗?

王少斌扶着芸儿站起来的时候,孙龙拉着我躲到了一扇屏风后面。

然后我就亲眼看着这个该死的老家伙揽着芸儿的腰走出了饭店。

我想我该阻止王少斌,可是当我看到芸儿的手臂牵在老家伙的胳膊上时,我的脚步迟疑了。

芸儿明明知道我一会儿就会回来,可是她居然就这么跟着王少斌走了,我很想知道他们接下来去哪。

如果芸儿回家,我会装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芸儿没有,我看着王少斌搂着芸儿上了一辆计程车,计程车门关上的那一刻,芸儿的头似乎已经枕在了王少斌的肩膀上。

莫非真的如孙龙所说,芸儿真的是个……

我站在原地,不敢再想下去。

看来那个药的效果还真不错,苏晓芸居然就这么跟着王少斌走了。

我拉着呆若木鸡的林松上了出租,让司机跟上苏晓芸和王少斌的那辆车。 不出意外,那辆车停在一家酒店的门前,苏晓芸和王少斌走进酒店的时候,我看到了林松眼睛里绝望的神色。

我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高兴。

我一直都在这个该死的老头子的怀里。

我知道他搀扶着搂抱着我,可是我的舌头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而且……如果王少斌放开我,我想我一定会倒下去,我的身子此刻似乎完全不听命于我的大脑。

看来我真的喝多了,可是我绝不能跟这个老头子去酒店,但是为何我怎样也无法去躲开他的那只骯髒的手?

王少斌架着我上楼走进房间的时候,我在心里唿喊着老公,直到倒在床上,我觉得自己的头脑猛地一片空白。

然而我的身体……我想要个男人……

木然跟着孙龙走进酒店,看到他跟经理聊了几句什么,然后他招唿我跟他上楼。

到了一间客房的门前,我才看到孙龙的手里拿着一张房卡,他凑近我小声说道:「你来决定,我们要不要进去?」

我似乎点了点头,又似乎摇了摇头,如果芸儿真的是孙龙口中淫蕩的女人,我进去干什么?

但是我最后还是又点了一下头。

无论如何,我总要亲眼确认一下,可是我怕我会承受不住即将看到的一切,但……

就在我仍然犹豫的时候,孙龙已经刷开了房间的门。

这是一间套房。

我跟着孙龙悄悄走进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听到有人走进卫生间小便的哗哗声。

这时孙龙拉着我快速躲到了外间的窗帘后面。

从窗帘的缝隙望去,我看到芸儿躺在床上,王少斌正提着裤子从卫生间走出来,看着床上的芸儿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

王少斌这个老色鬼!

两天前跟他吃饭的时候,我对他提起林松的贷款,他还是一阵推脱,不过口风已然鬆了不少。

于是我给他看了苏晓芸的照片,当然是穿着衣服的,我可没有苏晓芸的裸照。 然后我就看到王少斌的眼睛变得发直。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甚至都没用我再说,王少斌便直接告诉我,如果能肏上苏晓芸一次,贷款一定没有问题。

我对王少斌说好,这件事由我来安排,不过可能要用些手段,王少斌想也没想便同意了我的提议。

现在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唯一要担心的只是林松不会突然冲出去。

我偷眼看了看林松,他脸上的表情很複杂,我想不出他此刻会在想什么,但愿别坏了我的事就好。

我躲在窗帘后,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王少斌脱掉了衣服,我看到了他凸起来的肚子和胯下那根丑陋的阴茎,那根已经勃起的黑色肉棒。

芸儿还是躺在床上,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发现芸儿并没有做出任何拒绝的反应。

如果我此刻冲出去……

我不能,不光是为了那笔贷款,还有我的面子。

自己的老婆躺在一个光着屁股的男人面前,这种事儿会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可是我难道要看着他们在我的眼皮底下做那些下流的事儿吗?

就在我心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我看到王少斌蹲下身伏在了芸儿的两腿之间,然后我就听到了芸儿低低的哼哼声。

苏晓芸今天真漂亮,我喜欢她那身玫瑰色的连衣裙和黑色的弔带丝袜。 她今天出门前一定精心打扮了一番吧?

真是便宜了王少斌这个老色鬼。

王少斌去脱苏晓芸裙子的时候,我身边的林鬆动了动,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当我发觉他并没有冲出去的时候,我偷偷鬆了口气。

苏晓芸雪白的身子显露在我面前,我知道自己的鸡巴正在变大变硬,不过此刻苏晓芸身前的男人却不是我,这让我觉得有些懊恼。

但看着别的男人肏我心目中的美女也别有一番风味,我这样想着的时候,王少斌已经解开了苏晓芸的胸罩。

苏晓芸的奶子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跃出来,跟着王少斌便亲在了那两坨丰满的肉球上。

我嫉妒得牙根痒痒。

我没有发疯真是奇蹟。

我看到王少斌脱掉了芸儿的衣服,甚至看着他亲吻芸儿的乳房,怒火烧得我的胸膛一阵火热。

芸儿你为什么不拒绝?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和一个快要秃顶的老头儿上床,你到底在想什么?

恍惚之间恨意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如果这种恨意有十分的话,王少斌最多只占三分,至于另外的七分,我很确定我恨的并不是这个猥琐的男人,而是芸儿。

这个下贱的女人!

我已经可以认定林松绝不会出去了,因为此刻王少斌的嘴巴已经从苏晓芸的奶子上移动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苏晓芸今天穿得内裤很性感,窄窄的一条丁字裤遮盖着她的小屄,这简直就是为了我今天的安排特意準备的。

无耻的女人!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以前所说的所谓的爱原来都是谎言,也许孙龙才是对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果不是他,你一定还在我的面前戴着你那张清纯的面具,还说什么是为了我才跟孙龙上床,都他妈是放屁。

亏我还跟孙龙打了一架,噁心的女人。

我的手臂好像恢复了一点儿力气。

伸直胳膊,我想要推开王少斌埋在我双腿之间的头。

好想哭。

被一个噁心的老头儿剥光衣服露着身子躺在这里,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我不能让他再继续侵犯我,决不能。

但我该如何再去面对我的老公?即便我此刻还没有被这个老头儿真正的玷污。 但是我的力气还是不够大,我只能够按住王少斌的脑袋,却无法把他的嘴从我的私处推开。

可是为什么当王少斌的嘴巴隔着内裤开始亲吻我的阴部的时候,我的那里却变得格外的痒,甚至很希望有根什么东西进来搅动一下……

对做爱的渴望从来没有如此迫切过,我觉得自己的爱液正从身体里喷涌而出,自己的身体正在背离着我的想法,试图去接纳面前这个想要强暴我的男人。 芸儿居然按着王少斌的头在她的阴部亲吻,这个放蕩的女人。

我甚至能看到王少斌的舌头在芸儿的内裤上来回划动。

接着我就听到了芸儿轻轻的呻吟声,那是我所熟悉的芸儿动情时发出的声音。 这呻吟的声音是发自我的口中吗?

好舒服的感觉,王少斌的舌头弄得我好舒服。

可是……啊!

苏晓芸居然开始叫床了,这还真让我有些意外,莫非她真的是个淫蕩的女人? 王少斌此刻已经爬上了床,正挺着他的鸡巴把苏晓芸的内裤拨向一边。 苏晓芸的小屄一定已经露出来了吧。

王少斌托起苏晓芸的两条腿的时候,林松的身体似乎又摆动了一下,好在他还是没有冲出去。

我看到王少斌的屁股向前一挺,接着就听到了苏晓芸「嗯」地叫了一声。 终于还是被强暴了!

本来有些迷乱的意识忽然变得格外的清醒,面前老头子的阴茎已经实实在在插在了我的阴道里,我觉得自己的身子和心灵同时被一种强烈的耻辱所占据,我……

嗯……

明明很噁心,可是为什么身体一下子便有了快感?我觉得自己的小穴如同期待了很久一样地把这个男人的阴茎牢牢箍紧,我似乎还正在用手臂去伸展着好像要去拥抱这个此刻正在姦淫着我的老头子。

这是为什么啊!

阴茎在我的体内来回抽动,我真的很舒服,很痛快,这种感觉连老公都不曾带给过我,我,我难道要在这个时候高潮了吗?

天啊,我这是怎么了!

苏晓芸的双腿在王少斌身体的两边摇晃着。

看到我曾抚摸过的那双玉腿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晃动,我知道王少斌这会儿一定在尽情享用着苏晓芸美妙的肉体,要不是林松还在我的旁边,我一点会掏出鸡巴撸上一管。

不过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林松的心里在想什么。

王少斌正在姦淫着我的女人,我的老婆,而我却在窗帘后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

到了现在,除了恨我自己,恨芸儿,恨王少斌,恨这眼前的一切,我再也没有力气去想其他任何的事情。

我只希望这一幕赶紧结束。

但结束之后呢?

我该怎么面对芸儿?不对,是这个无耻的女人会用一张什么样的嘴脸来面对我!

老头子的持久力还真是不错!

王少斌肏了苏晓芸这么久居然都没完,这家伙不是又吃药了吧?

我看着他把苏晓芸的身子翻过来,看到苏晓芸高高翘起的屁股,然后看着王少斌再一次把鸡巴塞进了苏晓芸的骚屄里。

有些时候我觉得看别人肏女人有一种特别的乐趣。

苏晓芸还在呻吟,我现在已经不敢说是我的药的作用还是她真的很享受,每次王少斌向前狠狠插入的时候我都能听到苏晓芸愉快的叫声。

妈的,我真想冲上去拉开王少斌直接去肏苏晓芸!

我要死了……

这个男人搞得我特别的舒服,我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享受这种肉体的快感。 我喜欢他的阴茎在我身子里出出进进的摩擦,喜欢他撞击我的屁股,喜欢他从后面握紧我的乳房。

我好想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下去。

来爱我吧……

老东西终于射精了,他居然直接射在了苏晓芸的肚子里。

我看到林松的脸变成了一张白纸。

看着王少斌放开苏晓芸的身子,起身穿好衣服,又看着这个老东西出了门,我这才推了推身边的林松。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窗帘后走到里间的床前的,我只知道孙龙没有跟着我,因为我看到他向房间外走了出去。

芸儿还是趴在床上,保持着刚才被王少斌插入时的姿势,她白皙的双腿还在向两边分开,大腿根部还在微微颤抖,阴部裸露在我的面前,两片阴唇微微张开着,里面一片狼藉。

我甚至还能听见芸儿的呻吟,当一股白浊的液体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来的时候。 然后我便听到了一句让我头皮发麻的呓语:「我还要……」

我才不会出去,我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看热闹而已。

站在隔间的柜子后,我看到林松走进苏晓芸的身边,也听到苏晓芸说的话,接着我就看到林松一把翻过苏晓芸的身子,把右手掐在了苏晓芸粉白的脖子上。 我肏,可别弄出人命!

我翻过身就看到了老公惨白的一张脸。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我的老公?他怎么会在这里?

脑子里闪过无数个问号,直到老公掐上我的脖子。

他一定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可是,他为什么不早些来?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可解释得了,他想杀了我的话……来吧。 我躺在床上,等待着平静的降临。

我下不去手,儘管这个女人背叛了我。

我缓缓放开掐着芸儿脖子的手,抡起胳膊在她的脸上打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打芸儿。

她没有叫,也没有哭,只是望着我,眼神空洞洞的。

我恨芸儿的这个反应。

她为什么不跟我解释?是因为她根本就无法解释吧?

恨意越发强烈,尤其是当我再一次看到她双腿间流淌出来的男人的精液的时候。

猛然间一个邪恶的念头冲出了我的脑海,我用腿压住芸儿的身子,伸手解开了皮带……

林松真的疯了。

他居然要在这里肏苏晓芸!

我看到苏晓芸好像要反抗,也看到林松像野兽一样按住了苏晓芸的身子,接着苏晓芸翻滚的身体就在林松的鸡巴插进去之后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

我拿着手机,偷偷拍摄着这一切,就跟刚才我始终在拍摄王少斌一样。 林松的动作很粗暴,我本以为苏晓芸会唿救或者至少要叫点儿什么,可是苏晓芸没有。

远远望过去,苏晓芸的头歪向一边,眼角似乎有某种液体滑落了下来。 我估计林松看不到,他此刻正在苏晓芸的身上一下又一下的插入,仿佛在释放者某种巨大的仇恨。

这一刻我忽然有点儿后悔,甚至还有点儿心疼,不过这种奇怪的感觉也只是念头一闪便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Tags:

相关文章

  • 卖空调的小骚妹

    人妻

    那一年,炎热的夏天。在家里闲的无聊在家附近一个商场找到了一份卖hi-fi的工作。刚去就注意到了不远柜檯卖空调的一个小妹,大概有1.62米的样子,属于丰满型,但不胖。特别是屁股和胸部,特别的勾人。那屁股 ...

    人妻

    阅读更多
  • 我和我的女友日常(1-2)

    人妻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四节 胶柱鼓瑟1作者:幻想2016年2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睡得昏昏沉沉的墨震天感觉有人叫自己,他睁开双眼,感到头痛欲裂。叫醒 自己的是丁飞,墨震天问道:「现在几点 ...

    人妻

    阅读更多
  • 娇妻夹着别人的精液回来

    人妻

    我和我的丈夫旅游时租的一辆破吉普在回住宿地的半路上抛锚,等修理完毕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丈夫望着那间破旧的汽车修理铺外没有月光的漆黑夜空对我说: "莎莎,看来我们需要找个嚮导带我们回去了。" "啊 ...

    人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