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校园之恋 >>正文

玩具

校园之恋38656人已围观

简介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我拿到了一张游乐场的门票。不过是从自动取款机里拿出来的。梦里我的银行卡被吞了,然后提款口吐出一张门票。那张门票我看不清楚写了什么,我脸贴近看也看不清字样,但是却十分熟悉门票 ...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玩具梦,我梦到我拿到了一张游乐场的玩具门票。不过是玩具从自动取款机里拿出来的。梦里我的玩具银行卡被吞了,然后提款口吐出一张门票。玩具

那张门票我看不清楚写了什么,玩具我脸贴近看也看不清字样,玩具但是玩具却十分熟悉门票的使用方法。

只要打孔即可生效,玩具我这么想着,玩具门票一不小心被我手上的玩具烟头烫出一个洞,接着地板下面猛地冒出一个弹簧,玩具把我弹到空中,玩具一瞬间我就坐在了摩天轮的玩具小车厢里。

然后我就想起我的玩具初吻和初夜,都是在这个地方。经济发展带动人口的迁移,我们的小乡镇报废了一个公园,在拆迁摩天轮时弄坏了一个小车厢,一个小车厢就落在了那片空地上。高中时,我和我的初恋翘了晚自习坐末班车到这里,第一次亲嘴,第一次做爱。当时扒了她的裙子就开始上下乱摸,嘴也淡咸不分的到处乱亲。由于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被铁门划破皮,她问我有没有打疫苗啊。

接着,我看向窗外,夕阳夹在两座山峰之间,像是乳交俯视图。我讚叹夕阳的美好,下面就变得硬邦邦的了。

一眨眼我又坐在观众席上,眼前是一个很大的铁笼子,里面关着很多狮子老虎,公狮子在干母狮子,公老虎在肏母老虎,吼叫声响成一片。

驯兽师没有带皮鞭,却有一条很长的人鞭。他抓住一头狮子的尾巴把它拖出来,狮子欲求不满怒了,张开血盆大口準备叫人。驯兽师将自己的长屌伸进去,观众发出一声很长的惊叹,屌没有被咬断,表演成功。

我拍手鼓掌,掌声很奇怪,像是鞭炮声,我还没想明白,一些白衣小丑就跑了出来,其中一个裤子里塞了一串点燃的鞭炮。不知谁说了一句,炸屁眼。小丑的裤裆被炸开了,屁股的位置露出一朵向日葵。

乐队演奏出轻快的击打乐,一个短裙女郎走到小丑中间。我认出了她,她是我的初恋,梦里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小丑掀开女郎的裙子,扯下女郎的内裤,在穴道里面塞了一个跳蛋一样的东西,他们手上拿着一个粉红色的遥控器,我饶有兴致的看着。

小丑摁下按钮,可女郎被炸成两半,我身上沾满了血,但小丑的衣服还是白的。我知道这是梦了,但我却醒不过来,狮子老虎从笼子里挣脱出来,忘记交配,开始啃食地上的碎肉。我周边的观众全都站了起来,脱了裤子,对着这种血腥盛宴开始打飞机。我当时也没奇怪为什么观众全是男的,然后我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发现我也在打飞机,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遗精了。

这大概是我做得最怪的一个梦了,我担心她遇到了什么麻烦,摸到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几下,拨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不过,她出事也不关我什么事了。

很快,设置的闹铃响起来了,玩具火车开关被启动,轨道环绕着床尾的两个脚环成一个圈,火车钻进床底,又从床底钻出来,床底响起闷闷的隆隆声,我突然有种正在卧轨的危机感。

我一缩脚,準备从床上坐起来,一个巨大的熊娃娃从被子上掉下去,压住了火车轨道,然后火车就出轨了。

我胸前闷闷的,被子一掀,一个大人偶压在我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裙,嘴巴嘬着我的奶头。

「哎哎,别搞了,适可而止啊。」人偶眨眨眼,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

火车侧翻,车轮空转着,大概十分钟之后,电量才会耗尽。这个人偶似乎很想和我滚床单,赖在我身上不下来,舌头和车轮一样,不停地在我奶头上打转。我常常和它舌吻、口交,也因为太频繁,有些厌倦了。

晾衣架上挂着一个提线木偶,耷拉着脑袋,看着我们俩。我一巴掌把她拍在另一个枕头上,自己起床,穿衣服。

地毯被钉在墙上,像是靶子。衣物像垃圾一样到处都是,因为遗精了,我觉得还是先洗个内裤,再洗漱吧。

我拿了一个会走路的企鹅,转动发条后,再鬆开。企鹅摇摇摆摆的走进卫生间,撞倒马桶停了下来。

洗漱完毕,火车的电池也用完了,我打开衣柜,里面是我用各种型号的电池垒起来的一面电池城堡,我取下两枚电池,露出一个人的额头。

「谁!」无人回答。

我一脚向电池墙踢去,清楚的感觉到我踢中了人,很多电池从她身上滚落下来,她仰面朝天,嘴里还含着一个电池。

我走近一看,不是含着,电池是被硬塞进去的。嘴巴胀的满满的,电池的正极凸出来和奶头一样。嘴巴被透明胶带封住,看不见牙齿,应该被打掉了。

人偶俯卧在床上舔着枕头,我拿起手机就报警,接着就来了一群警察,领队的说他叫李安。

「咦,你家怎么这么多小孩子的玩具啊?」李安的聚焦点停在了其他地方。

「收藏癖。」我觉得他的问题和案件不相干,也没多解释。几个警员在床头柜里找到自慰器。「成人的也有。」李安笑着说。

女尸浑身全裸,但没有被性侵的迹象,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女尸身份的东西,这让我获得了重大的嫌疑。

法医分析尸检报告知道衣柜里的女尸是被绳索勒住,窒息而死。体内的异物是死者死后塞入的,导致整个消化系统的破损。电池的外壳被胃酸侵蚀,内液开始外流,真正的肠穿肚烂。

阴道和肛门里都塞有电池,鼻孔也插了两个,因为是兇手后来加上去的,就像是玩具没电了装了新电池一样。电池上全是我的指纹,因为这些电池都是我买的,兇手就地取材了。

衣柜应该是第一个兇杀现场,里面血迹很多,衣柜顶上有一根横杆,一般是用来挂衣架的。不过,这次应该是用来挂了尸体的。

不然,女尸是怎么站在电池城堡中间的?

「这是你租的房子吗?」李安问。

「嗯,我也不像买得起房的人。」我张开双手,让他看看我这身行头。

他环顾四周,「嗯,看样子也不像有别的租客,你的房东呢?」

「她在楼上。」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离异少妇,性慾强。她一寂寞,我就得上楼,开始我有顾忌,后来房租可以减三成,我就上去了。

房东人长得不是怎么好看,但是身材一级棒。我虽然不是处男,但是那种柔软的肉感,但我那些女朋友瘦弱的身躯上,的确是没有体验过。房东因为和丈夫在一起三年未产下儿女,然后去医院检查发现房东已经失去生育能力,丈夫提出离婚,房东答应了。

每次我和她做爱都是她掌握主动权,她给我手淫,她帮我口交,她骑在我身上策马奔腾。她也不是见谁就喊着要肏,是我帮她拿快递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她在自慰。

那个时候我也很多天没有手淫了,看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大奶子,我下面很快就胀起来了。她也正在兴头上,连遮掩的动作都没多少,冲着我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的淫叫。我自然而然的解皮带,脱裤子,我一露出鸡巴,她就爬过来舔。

她的口腔容量不大,我一伸进去,她的脸就鼓鼓的。她的嘴巴引力强劲的套弄着我的鸡巴,我很快败下阵来,闷哼一声,射在了她的嘴里。

她没有停歇,将精液吞下去,继续含着我的鸡巴,用奶子夹着我的鸡巴揉,我的鸡巴在里面憋的胀血,再次变大。她让我坐下来,她搭着我的肩,人骑在我身上,将鸡巴送入阴道里面,我一瞬间觉得好暖和。她咬着我的肩膀,猛嘬,留下了一个红印子。我腰上动作不停,她也配合着我,鸡巴在她身下忽隐忽现,她的奶子蹭着我的胸膛,我两手扶着她的腰,加快速度,猛送猛抽。她浪叫连连,我女友都不太叫床,所以没把持住。

我把她摁在地上开始猛干,猛地一挺,然后猛地把出来,跟疏通下水道一样,直到我觉得到极限了,然后将精液全撸在她那对大奶子上。

我干完说了一句,「姐,你真棒。」

她躺在地上,看着胸上的精液,满脸愁容,却什么也没说。

为了不让我有串供的机会,李安派人守住我,自己上去询问。

没多久他表情凝重的走下来,「你房东也死了。」

和我房间里的女尸不同,房东是被操死的,轮姦致死。她衣裳褴褛的半倚在床边,一对大奶子耷拉下来,上面有一个烟头烫过的伤痕,烟蒂就掉在一旁。脖子上密密麻麻全是吻痕。奶罩挂在檯灯上,内裤扔在窗台上,她的阴道、肛门和尸体周围发现了浑成一滩不止一个男人的精液,之后通过进一步调查没有发现我的。床垫被压塌了,这就是她现在坐在地上的理由。

后来又确定了死亡时间,她们的死亡时间几乎相同,都是昨晚的半夜两点,更可怕的是,那房间里的唯一一个烟蒂上有我的指纹。

「你房间里死了个女人,被塞了这么多电池,你没听见?楼上的房东,被几个男人操了那么久,你一点挣扎的声音也没听见?就算这些你都没听见,你解释一下你衣柜里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能解释,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我们知道那名女尸的身份了。」李安凑近我说,「她是你高中时期的女朋友,你怎么装作不认识,年代太久远了?」

「不可能。」我声音没有很大,那张狰狞的脸我也没有细看,我也不确定。可是,别说杀她,我连和她见面的记忆都没有,怎么晚上突然出现在我家,我也不知道。

「河水能带走很多东西,许多人都喜欢往里面扔垃圾。你房屋周围有一条护城河,护城河水流迟缓,我们在护城河里发现了死者的手机,上面有你的未接来电。」

「……」我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正常人不会在杀死自己女朋友时候,还给她的手机打电话。于是,我查了一下你的病史,发现你曾经是精神病人。」李安陈述道。

「你是歧视我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生气。

「我找了心理医生,让他跟你说。」李安不说话了,然后就走进来一个不是医生装扮的心理医生。

「我下面会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医生如是说,我点点头,李安在一旁看着。

「你这么大一个人了,家里还摆这么多玩具,你真的太丢脸了,难怪你女朋友要跟你分手!」医生声音突然提高八度,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瞬间变得怒不可遏,只想一手掐死他。几个警员把我架住。

「你把你女朋友杀了是吧。」李安在一旁问我。

「我很爱她的,我怎么忍心杀她。」我开始掉眼泪。

「她怎么到你家的?」

「同学聚会。」

「那,那个房东……」

「是那个骚妇自找的,她引诱我同学,乾了一炮后,我同学觉得爽,又叫来一群人,那女人自己心脏受不了,被乾死了。」

「那你为什么往前女友的身体里塞电池?」

「充电啊。」

李安和医生愣了一秒,似乎吓到了,为什么受到惊吓,这不是应该的嘛。娃娃没电了就应该充电了,人濒临死亡的时候,不是也靠电流起勃吗?

昨晚,我和她一起回家,回我的家,她已经几次感情受挫,有点想和我复合的意思,还没有走到我家门口,就和我在楼道里亲了起来。我左手揉着她的胸,右手捏着她的屁股,她骂我这个坏习惯怎么还没改,然后我就换成捏胸和揉屁股,再跟她说,「那,现在呢?」

房东跟着我去凑了一会热闹,然后领回一只色狼。那家伙高中时候,出了名的混世色魔,女老师都敢惹,偏偏肉棒够长够粗,床技高超,女淫贼们嘴上说不,心里叫好。

我和女友亲到家门口时,楼上已经开始啪啪啪了,摇床的声音,叫床的声音,像钟摆一样在我耳边蕩来蕩去。

「你怎么还他妈的有这么多玩具!」我正陶醉着,刚把租房的房门打开,眼前的女人开始骂骂咧咧。

「不是男人!」然后她很爽快的打了我一个耳光。我一生气就变了一个人,把她用围巾勒死了。

爸爸是铁道工人,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他在我面前被火车压死了,爸爸被分成了两半,我也分成了两个自己。刚开始发病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早餐会掉在地上,妈妈为什么会哭,后来我知道了,是另一个我在捣蛋。

她死了,我真的不相信,我不停的往她的身体里塞电池,想她醒过来,可是她就是不醒。我嘴里念着,会有办法的,把她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下来,放在电池城堡里,她总有一天会醒来的。

我笑了笑,向楼上走去。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用钥匙打开门,一股精臭扑面而来,几个男人围着房东站着打飞机,几个男人骑在房东身上,有的在乳交,有的在肛交,有的在阴交,有的在口交。我看着房东从人群里漏出来的双手双脚也和男人的鸡巴亲密接触着。

这样的场面我不是第一次见,我搬了一张小凳子在一旁看着,顺便抽一根烟。

一根鸡巴从房东嘴里抽出来,似乎是被精液呛到了,她咳了两下,紧接着,另一只鸡巴就送了进去;一对大奶子被一根根鸡巴磨得火热,像倒置的大陀螺不断地被鞭子抽打着;身下两个洞口处的鸡巴也向女人身体里面捣鼓不停,女人一声不吭,但男人们不停地叫爽。被几个男人压在床上,床垫很快就崩坏了。

女人要精疲力尽了,但还有几个男人没有完全洩慾,正在兴头上。我看着这场面,也不禁褪了裤子也想撸那么一发,我刚掏出硬挺挺的鸡巴,就听见一个男人说话。

「哎,手怎么鬆了,握紧,诶,怎么没劲了。」那男人抓着女人无力的手腕。

「屁眼也鬆了劲。」

「嘴这里也是。」

一个男人小声说,「不是乾死了吧。」这话刚说完,当场所有男人的肉棒(包括我的)都萎了。我那同学吓得肉棒瞬间缩成拇指大小。

「哎,兄弟,怎么办啊?」他拍拍我的肩。

我走到房东面前,这时所有的鸡巴已经都从她身体里拔了出来,她的嘴里嘴边全是精液,眼睛无神的向上翻着,手掌脚掌都是红肿的,逼里逼外都是粘稠的一滩精。

「没事。」我把烟头在那骚婆娘的奶子上摁灭,「你们走吧,我来顶。」所有人都没说委婉的话,留下一句谢谢,皮带都没系好就逃了。我把烟头扔在地上,把女友随身携带的东西扔到了河里,我希望死的人是我,就像铺在床底下的轨道,我希望那天死的是我。

原来,我的现实和我的梦境一样荒唐。

李安和心理医生坐在我面前,「好吧,说吧,你们想问什么?」

「我们已经问完了。」李安亮出了手铐。

「你这应该不是玩具手铐吧。」

Tags:

相关文章

  • 发现妈妈偷情

    校园之恋

    【龙魂侠影 第22集 狼烟不灭 第5回 洛水余晖】作者:六道惊魂字数:9633  凉亭内,水灵缇半被强迫地压在地上,檀口含住巨龙,然而龙根上凝重淳厚的阳息接连渗入心扉,水灵缇只觉得身子越发燥热,口乾舌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
  • 当年在农村插队时的母女情人

    校园之恋

    当年在农村插队时的母女情人 70年代.中学毕业到农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必须的.家里有一个远房叔叔在离城150公里的一个县当县委书记.我找到他.请他帮 我安排到他管辖的这个县.他说这事得我父母跟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
  • 绝望的眼泪

    校园之恋

    「你疯了吗?为什么反悔不嫁了?」当裘妈妈听到女儿的决定时,差点气得脑中风,当场口吐白沫给女儿看。「因为他不爱我,我只是他旧情人的替代品。」裘裘有气无力地再解释一遍。这件事自始至终她妈不是都晓得吗?为什 ...

    校园之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