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真实经验 >>正文

新疆游记之上了技术员的老婆

真实经验617人已围观

简介第二十一章【子系中山狼】上)唐猎来到花月坊的时候,恰巧与玄鸢和朱翼相遇,玄鸢微微一怔,随即脸上堆起笑容,微笑道:「我这两日正想去拜会唐先生,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唐猎心中暗暗算了算,距离玄鸢拆线之日已 ...

第二十一章【子系中山狼】(上)

唐猎来到花月坊的新疆时候,恰巧与玄鸢和朱翼相遇,游记玄鸢微微一怔,技术随即脸上堆起笑容,老婆微笑道:「我这两日正想去拜会唐先生,新疆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游记」

唐猎心中暗暗算了算,技术距离玄鸢拆线之日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老婆想来他已经恢复的新疆差不多了,从他的游记神态就能够看出,手术的技术效果应该是相当的满意,居然跑来妓院来考证自己的老婆能力。

朱翼也对唐猎显得客气了许多,新疆微笑道:「今天花月坊的游记杜老闆请我们过来饮酒,唐先生如果不嫌弃,技术便一起来吧。」

谈笑间,杜莎莎已经闻讯赶来,娇笑道:「侯爷果然给我面子,这么早便来了!」看到朱翼身边的玄鸢,杜莎莎内心不免一惊,她邀请朱翼前来其实是福隆海的主意,想和朱翼套近关係,消除上次发生不快的影响,没想到朱翼竟然又将玄鸢这个瘟神带来,杜莎莎心中的滋味複杂到了极点,如果知道这玄鸢会来,她说什么也不会发出邀请,奇怪的是唐猎也和他们站在一起,不知道他们几人何时混在了一起?

杜莎莎虽然心中并不开心,可她毕竟是在风月场中混迹多年的人物,笑盈盈将他们迎入花月坊后院的花园内。

找到机会,将唐猎喊道一边,低声问道:「唐先生怎会和他们在一起?」

唐猎笑道:「我是专程过来告诉你一件事!」他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无人,方才附在杜莎莎的耳边道:「丽淇一声不响的走了……」

杜莎莎面色微微一变,丽淇走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如果被别人撞见,知道她仍然活在这个世上,对她和花月坊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唐猎道:「我和他们两个只是碰巧遇上,并不是事先约好。」

杜莎莎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道:「唐先生务必小心,和朱翼同来的那个性情暴戾,喜怒无常。」

唐猎已经知道了玄鸢的真实身份,只是不便告诉杜莎莎,对她的提醒心中还是十分的感激,微笑道:「杜姑娘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回到酒桌旁,酒菜都已经準备完毕,人逢喜事精神爽,玄鸢自从恢复以后,心情显得格外愉悦,整个人比原来也变得开朗了许多,热情的招呼唐猎道:「唐先生,来这里坐!」

唐猎来到他身边坐下,玄鸢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多谢唐先生,你的好处我永远不会忘记。」

唐猎微笑不语,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杜莎莎娇笑着端起酒杯:「今日贵客盈门,让花月坊蓬荜生辉,奴家不胜荣幸。」

玄鸢的表现倒是彬彬有礼,极其谦和,淡然笑道:「我不请自来,多少有些冒昧,还望杜姑娘不要介意。」

杜莎莎心中暗暗奇怪,眼前的玄鸢和那天疯狂变态的家伙全然不同,她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唐猎却有不同的看法,从他和玄鸢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玄鸢的性情极不稳定,有精神分裂的徵兆,如果他没有发病为人也不失友善谦和,可是一旦受到刺激马上就会变成一个疯狂残酷的混蛋,玄武国选中这个神经病作为未来的国君,恐怕是国民的不幸。

酒宴的气氛相当融洽,杜莎莎频频向众人敬酒,朱翼笑道:「杜老闆海量惊人,再这样下去,我们几个只怕都要被灌醉了。」

杜莎莎笑道:「既然是饮酒自然要尽兴,难道侯爷还怕我这个女流之辈吗?」

朱翼细细品味着杜莎莎的这句话,一连暧昧的笑道:「怕你才怪!」

唐猎并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趁机起身道:「唐猎不胜酒力,只怕……要去睡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朱翼哪肯就此放过他,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道:「唐先生不可扫兴,今晚我们全都要不醉不归!」

玄鸢哈哈大笑,端起酒杯道:「唐先生,我还没有给你敬酒哩!」

杜莎莎并不知道玄鸢找唐猎医病的事情,看到玄鸢对待唐猎如此尊敬心中颇感诧异。

此时一个身材娇小的精灵族女孩端着酒罈来到玄鸢身后,向玄鸢空着的酒碗内倒上美酒。

杜莎莎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惊奇的目光,这精灵族女孩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美丽的瞳孔骤然收缩,正要开口警示的时候。

一道寒光突然从坛底现出,闪电般刺向玄鸢的心口位置,那名精灵族女孩手中突然多出的一把匕首全力插入玄鸢的胸膛中。

猝然发生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没有来及做出反应,玄鸢的身体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缩,匕首準确无误的刺入他的胸口,马上就遇到了一层坚韧的阻隔,刀锋全力下滑,割裂了玄鸢的丝质外袍,现出其中金光闪闪的软甲,无数火星从刀锋运行的轨迹迸射出来。

玄鸢闪电般握住那精灵女孩纤细的手腕,全力想要捏碎她的腕骨,没想到这女孩的肌肤滑腻到了极点,轻易从玄鸢有力的大手中滑脱而出,匕首的刀锋险些划破玄鸢手心的肌肤。

朱翼马上反应了过来,怒吼一声,一双铁拳向女孩的娇躯雷霆万钧般攻去。

精灵女孩身躯宛如一片轻盈羽毛,随着铁拳来势,已经轻轻蕩蕩向后飞去,手中弹射出一团透明丝索,目标竟然是唐猎,将唐猎魁梧的身躯捆了个结结实实。

唐猎惊恐的大叫起来,用尽全力想要挣脱身上的丝索,没想到越挣却是越紧,丝索深深陷入他的肌肤之中。

精灵女孩身法极快,转眼之间,已经飞到屋脊之上,唐猎的身体蜷曲成团被困在丝索之中,随着她飞向半空。

朱翼扬起右臂,七支弩箭蓄势待发,正要扣动扳机之时,却被玄鸢一把握住手臂,冷冷道:「不要伤了唐先生!」

杜莎莎一张俏脸吓得毫无血色,她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情况,脑海中苦苦思索着对策。

朱翼冷冷盯住杜莎莎的双目:「杜老闆,你果然设下了一场绝好的饭局!」

杜莎莎骇然跪下道:「太子明鉴,我就算再大胆子,也不敢有谋害你的念头。」她惶恐之中,也不顾上掩饰玄鸢的身份。

玄鸢此时却表现出异常的冷静,重新来到座椅上坐下,捻起酒杯慢慢抿了一口。

朱翼怒道:「今夜若不踏平你这花月坊,难消我心头之恨!」

玄鸢缓缓将酒杯放下,平静道:「你如果真要害我,为何不在酒中下毒?」他这句话虽然是用询问的口气说出,可是听起来却像为杜莎莎辩解。

杜莎莎含泪道:「太子英明,那精灵女孩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不知道她是何时混入花月坊中。」

玄鸢叹了口气道:「你身为花月坊的主人,怎么这样疏忽,竟然会让一个杀手混进来?」起身向朱翼道:「我们走吧!」

朱翼睁大了双眼,他想不到玄鸢竟然这样就放过了杜莎莎,可是看到玄鸢已经率先出门,也只好跟着离去。

来到座车之中,朱翼不解的问道:「太子当真不想追究这件事?」

玄鸢的唇角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杜莎莎就算想害我,她也不敢在这种场合对我下手。」

朱翼低声道:「太子的意思是唐猎?」他这样想实属正常,在场的人总共就这么几个,杜莎莎的嫌疑如果排除掉,唐猎肯定就是最大。

玄鸢冷冷道:「他如果想害我,当时为我治病的时候就应该下手,何必等到现在?」

朱翼沉默了下去。

玄鸢目光盯住朱翼道:「好像知道我今晚要来花月坊的只有侯爷你吧?」

朱翼万万没有想到玄鸢居然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吓得几乎就要跪下,玄鸢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侯爷不必解释,我相信你对我的忠心,天下间就算所有人都会背叛我,你也不会。」

朱翼感激涕零的点了点头:「多谢太子信我!」内心中不觉浮起一丝疑云,这次前来花月坊的事情其实是福隆海在背后相邀,难道是福隆海出卖了自己?看来自己必须要好好的彻查这件事。

Tags:

相关文章

  • 公交车上的激情

    真实经验

    仲夏的傍晚,虽已退去了白日的炎热,但仍是热烘烘的,幸亏有不时的凉风吹过,给人一丝丝惬意。刚从网吧里出来,浑身的燥热被傍晚的凉风吹的一乾二净,唯有不争气的老二,还未从网页上那激情澎湃的场面中缓过神来,在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
  • 淫女的滋味

    真实经验

    那个男孩子借住的地方,很小,除了一个床垫,一张书桌,就什么都没有了。那种漂流的窘迫,赫然无遗。他是一个个子高大的北方男孩子,短短的平头,黑黑的皮肤,站在那个房间里,显得如此侷促,让我心里生出一丝怜惜。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
  • 金鳞岂是池中物改编之何莉萍

    真实经验

    已经Standy by对準她股间的摄影机,清楚拍下肛塞被挤出肛门的瞬间,润滑油跟着喷出来,但立刻又被两道往股缝缩拢的麻绳挡住,只能从绳缝乱溢而出,导演的助理连忙拿了大铁盘放在地上盛接。「….霖…对不起 ...

    真实经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