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91影子哥】活春宫记事

暴力虐待6人已围观

简介方烨之初恋篇2我还记得那个暴雨之夜,天空中黑沉沉的乌云,不断被巨大的闪电狠狠的撕破,一个又一个的炸雷仿佛就响在耳边。那一天,全市警戒,父亲根本没有下班,在学校里安抚学生的情绪,而妈妈在外地跟团演出,我 ...

方烨之初恋篇2

我还记得那个暴雨之夜,活春天空中黑沉沉的宫记乌云,不断被巨大的活春闪电狠狠的撕破,一个又一个的宫记炸雷仿佛就响在耳边。那一天,活春全市警戒,宫记91影子哥父亲根本没有下班,活春在学校里安抚学生的宫记情绪,而妈妈在外地跟团演出,活春我一个人在家里又冷又饿又害怕,宫记缩在被窝中,活春小老鼠般瑟瑟发抖。宫记

那时侯我们家还是活春平房,在一个方方正正的宫记大院子的北侧,小若住在东侧,活春段明住在西侧。院子里的大人们大多到大堤上抢险去了,整个院子灯火昏暗,在漫天瓢泼的雨中显得一片死寂。大概晚上7点多的时候,风变的非常大,雨斜斜的直从窗户里打进来,房间里冷如冰窖。

我哆嗦着费力的拉上窗户,刚要把它栓死,一个焦雷生生炸响在院子当中,我大叫一声,从椅子上摔到在地,狂风猛地掀开了窗户,狠狠的把它掼在墙上——哗啦啦——一阵刺耳的脆响夹杂在风雨声中,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惊惶、疼痛以及刺骨的寒风使得我的脆弱的神经再也禁受不住,无助的哭了起来。这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一个娇柔的声音穿破了风雨,春风一般传入我的耳中:「小烨——开门——你没事吧——」

是小若姐姐!我浑身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立刻爬起来,拍乾净身上的灰尘,一边使劲的擦去泪痕,一边飞奔着去开门。

门打开了,狂风夹杂着暴雨仿佛鞭子一样打在我的脸上,然而我不再害怕。波木遥最好看因为我看到一个天使正站在我面前,无限怜爱的看着我。她打着伞,但在那样的雨中几乎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因为她的半个身体都被打的湿透。

她就象一朵百合,摇曳在风雨中。脸因为寒冷而变的苍白而透明,看上去仿佛流动着一层圣洁的光芒。「来,到我家去。」她伸出了一只手,手指纤长雪白。

风雨中,我紧紧的依靠着她,洁白的连衣裙被打的湿透,紧贴在她细腻光滑的皮肤上,我的手搂在她的腰上,头靠着她的肩膀,她的体温从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少女肌肤上传递过来,温暖着我。幽幽的清香,沁满我的鼻腔。

那一瞬间,虽然身边狂风暴雨大作,电闪雷鸣不歇,然而我的心中说不出的平安喜乐,竟希望可以一直这么偎依着她,再大的风暴也不在乎。

因为太过于陶醉,我没有发现脚下的一个大坑。等到一脚踏空,她想拉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扑通一声摔进水里。小若姐姐呀的叫了一声,慌忙把我拉起来,也许是用力太大,一下把我拉进她的怀里。

我的口鼻吻在她的胸上——那已经悄悄隆起的牛奶一般光滑羊脂一般柔软的胸上。她急促的喘着气,刚才的意外显然也吓了她一跳,而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感受到她砰砰的心跳和肌肤轻轻的颤抖。

她回过神来,轻轻推推我:「没摔坏吧,呆哥 木瓜 在线我们快进屋吧。」

冯氏夫妇也不在家。一问才知道都上堤去了。她把我领进她的房间,小天地内一片春意融融。

「快把湿衣服脱下来吧,别冻坏了!」她一边用一块大毛巾擦着我湿湿的头髮,一边说道。

我顺从的脱下衣服,她纤长的手指捏着毛巾,春风一般擦拭我赤裸的身体,「裤头也脱下来吧,瞧你摔的,都湿透了。」我满脸通红,嗫嚅着答应,却不肯动作。

她愣了一下,开心的笑了:「嘻嘻,小鬼头害羞了?好了,你自己擦吧,我去给你开热水,洗个澡。」

她把我带进浴室,给我调好了热水,说道:「好了,你洗吧。」忽然她的脸上闪过一副调皮的表情:「要不要我给你洗啊?」我一愣,仔细的看着她,她的眼睛弯弯的,睫毛又长又翘,小嘴红若刚採摘的菱角,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俏皮的挂在微微上扬的口角。

我心神蕩漾,「好啊」两个字几乎冲口而出。她却憋不住笑起来:「嘻嘻,脸这么红?和你开玩笑的了。好了。快洗吧。」说着关上了门。

我愣了一会,不禁自己也哑然失笑,这么大了还要别人给自己洗澡,不合情理嘛。我打开了水,沖洗完毕,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换洗衣服。而浴室里又没有大块的浴巾可以遮羞,我不由大为窘迫,在哗哗的热水下踌躇着,不敢出去。

过了一会,浴室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小烨?怎么洗了这么久?」

我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却不得不小声答道:「我……我没带乾衣服……」门外传来噗哧一笑,她想了一会,轻轻道:「你把门打开。」

我颤抖着把门开了一线,手遮着羞处,双腿紧紧夹着。小若姐姐浑身上下,裹着一条浴巾,正站在门外,她也是準备来洗澡的,乌黑柔顺的长髮盘成一个髮髻,显露出她线条柔美的脖子,她的双肩光滑而有些瘦削,已经开始发育的胸脯洁白如雪,在浴巾下微微起伏。

我不敢过分逼视,慌忙低头,眼前却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纤纤秀足就象用雪雕成一般。我的手掌感到了身体的变化,死死按住,眼睛也瞧向别处。

她也有些害羞,闪进浴室,对我说道:「你先出去。在外面等等我。」我慌忙跑出门外,浴室的门关上,接着是一阵衣物摩擦的簌簌声。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毫无瑕疵的玉臂从窄窄的门缝里伸出来,把浴巾递给我:「你快披上,然后去把我的睡衣拿来递给我。」

浴巾上带着她身上幽幽的少女香味,想到这条浴巾刚才还那么亲密的贴在她柔嫩的肌肤上、微微隆起的胸脯上以及……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流动在我心里,使我全身热血沸腾。我身上裹的好象不是浴巾,而是春天。

我拿过她的睡衣,从门缝里递给了她。她说道:「好了,你到我床上睡去吧。」我忽然觉得一阵心跳加速,喉咙发乾。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呢?也睡在你床上么?」

她的回答很快而且自然:「当然了。你才多大点,我床有那么大呢。」

那一天晚上,窗外电闪雷鸣,暴雨倾盆。窗内却温香流动,有如仙境,小若姐姐躺在我身边,给我讲故事、说笑话儿,我们分盖着两床毛毯,虽然几乎没有任何肌肤相触,然而我早已经醉倒在她的清香中。

良久,我轻轻叫道:「小若姐姐……」她已经快沉沉睡去了,鼻中嗯了一声,睫毛交合的美丽眼睛却没有睁开。我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字一句的说:「长大了,我娶你。好不好?」

她嘴角翘了一下,嘟哝道:「小鬼头……别瞎说……」

我急了:「我没有瞎说!我长大了真娶你!」她投降般答道:「好吧……好吧……等你长大……快睡吧……」

无边的黑暗中,身边是她平稳而悠长的呼吸,我睁着了亮亮的眼睛,看着那月光般恬静的面容,看着那流水般柔长的秀髮,心中被莫名的幸福感填充的满满的。我在这幸福中亢奋着、憧憬着,直到黑夜深沉缓慢的压下我的眼帘,我才沉入那美丽的梦境。

那一年,我10岁,她13岁。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然而梦醒来的那一天,完全没有任何徵兆……

初三,周末。

我正在紧张的複习中考。门被人旋风般踢开了,是段明。

「方烨!你还当我是朋友就跟我来!」他的眼中满是血丝,额上青筋暴跳。

我吓了一愣:「怎么了?冷静一点!」

「他妈的!有人欺负小若!你去不去!」他几乎跳了起来。我的心一下被熊熊点着:「在哪?!是哪个王八蛋!」

段明愤怒的声音中带着哭意:「是她男朋友!奶奶的!把刀带上,我带你去!」

男朋友?这三个字几乎生生劈裂了我。小若,那个天天和我见面,熟悉得比自己家人还熟悉的天使第一次让我有了强烈的距离感。有人从我身边抢走了她!这个人和我不共戴天!

带着强烈的嫉妒和杀意,我远远的看到了小若和那个男人。段明大声叫道:「小若!」小若回头看到了我们:「小明,你站住,你别过来。在那别动!」

段明站住了,一把拽住了我。我急了:「怎么了!过去阿!」他闷声说道:「小若不让过去,咱们就在这候着。」我看着他的眼神,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然攫取了我的心,我不敢想像,那强烈的感觉却不断的提示着我,使我心乱如麻。

小若仿佛在和那个男生在激烈的说着什么,那男生不时指一下段明,段明倾耳细听,却什么也听不清楚。他焦躁的走来走去,六神无主。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若,心中不停的在说:不会的,不会的,他们没到那一步……

过了一会,那男生招手道:「你过来!」我没反应过来,段明便大步走了过去,我慌忙跟上,段明却把脚步停下来:「方烨,你先在这里等我!」说完头也不回的继续走过去。

一种被隐瞒被孤立被抛弃的愤怒席捲了我,我浑身战抖,紧紧盯着那三人。

段明才过去说了两句话,就火星般点着了炸药桶。

段明象一头髮怒的猎豹,迎着那男生的拳头开始攻击。我飞跑上去。「去你娘的!」一个拳头砸在我脸上,头嗡的一声,我陷入了狂暴……

血滴在尘土里,小若静静的站着,三个为她厮打的男人各站一方,大口喘气。那个男生眼睛肿了,鼻子破了,却依然不能掩饰他的高大英俊。他擦了擦嘴边的血,近乎狰狞的笑了:「冯小若。看上你的小白脸不少嘛!呵呵。」他突然向我和段明咆哮起来,「你们他妈的都是傻逼!这个女人早被我操过了!老子给她开的苞,差点没把她爽死!哈哈,老子都快腻了,你们吃剩饭去吧!」

我的眼中几乎喷出血来,手握在刀把上。小若一声不吭,咬着牙,甩手想给他一个耳光。那畜生却早有防备,一把抓住:「想打我?贱人……」段明扑了上来:「我操你妈!」一下把他掀翻在地上。他那时远没有现在强壮,所以只一个回合,就被别人压制住,那家伙正要猖獗,颈动脉上却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我冷冷地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心中满是杀意。段明爬了起来,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那家伙痛苦的捂着肚子,嘴角边却还是恶毒的微笑:「他妈的没种,你们怎么爱冯小若?」

段明还要动手,小若拦住了他:「让他走……听到没有?让他走!!!!!」

夕阳如血,那个男人恨恨的离去了。我和段明怔怔的站在小若的身后。一阵风吹过,她的背影显得那么的纤弱和单薄,她的肩头耸动,双臂交叉。段明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回过身来。我看到了她的泪眼,苍茫悲哀得足以让我死去一万次。

她凝视着段明,段明也看着她。忽然她啪的一声,给了段明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记耳光仿佛打在我的心上,将幼年时的那一个梦震得瑟瑟发抖。段明不避不让,张开双臂抱紧了她,小若终于伏在他肩头,哭出声来……我的喉头突然有发甜的东西,是血么?我不知道,仿佛身在梦境,我摇摇晃晃离开他们,回到了家。我觉得,自己病了。

果然一连三天,高烧不退。恍惚中,闻到了医院的气味,仿佛许多人来看过我,段明、小若、老师、同学……我在昏迷中无数次的进入那一个暴雨之夜,进入那一个甜蜜而童真的梦。可是天使折翼了,梦最终破碎。

没想到,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贾雯。

她红肿着双眼,象是才哭过。看到我睁开眼睛诧异的看着她,她的眼光放出欣喜若狂的光芒,一时间四目交投,病房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说话。

我呻吟了一声:「你怎么搞的?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

她吓了一大跳,手足无措起来:「有吗?有吗?哎,你病没好,好好休息!我……我……我走了……拜拜……」结果她真的象一只惊慌的小兔子一般逃走了,险些撞到了正进门的护士。

那个漂亮的护士小姐很爱说话,一边给我打针,一边笑道:「你可醒了。你把你女朋友着急坏了!」

「女朋友?」我立刻想起了小若,「她在哪?她来看过我么。」

「这人!她不是刚刚才走么?」

「你说的是贾雯?」

「我怎么知道她名字,就是刚出门,差点撞到我那个女孩子。」

我摇了摇头:「她只是我同学,不是我女朋友。」

护士笑了起来:「别不好意思嘛!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子,一个个早熟的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女朋友对你很关心呢,天天过来看你,给你折幸运星,千纸鹤,怕你小命挺不过来,就这么玩完,反覆要求主任亲自给你看病。小鬼,艳福不浅,不要辜负别人哦。」

她端着药盘走了几步,又回头端详了我一眼,吃吃笑道:「不过你也长的好俊,姐姐要是再年轻些,一定吃定你!」

这种被少妇姐姐调戏的场合我早已应对自如,只微微笑了笑。一侧头,却看到了两个大玻璃罐子,一个装满了幸运星,一个装满了千纸鹤。

贾雯……

Tags:

相关文章

  • 丈夫被这一幕惊呆了

    暴力虐待

    【逆侠】第一集  内容简介: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嗄?怎么?他救到的老头是淫贼教主,还要把武功传给他?太阴神教?太阴圣女?男女合欢阴阳诀?  他只是一介穷苦书生,随着突如其来的教主之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如何让老婆和情人都能高潮

    暴力虐待

    第六章赵沁云的歉意操,老子急着救人,还管得了别的?这一次因为心中本就焦急,面对力大无穷的九尾猴王,杨存没来由的没有任何惧意,只是沉声喝斥:「让开。」九尾猴王的样子更显暴躁,有一种随时都会扑过来的意思。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傻傻女友任人干

    暴力虐待

    91. 我们狂欢吧突然,黄小芹惊叫一声从她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她现在衣衫不整,刚被李平安破了身子,下面胀痛还有一些行动不便,这个时候跑出来,一定是遇上什么让她很惊慌很害怕的事情了。黄老实老口子下地里干活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