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经验 >>正文

让国人了解洋妞的身体

经验355人已围观

简介东方不败 91-92第九十一章慰劳师尊通气黝黑髮亮,血管如蚯蚓般隆起鼓胀,硕大的龟头,稜角十分凸显,十寸长,两寸粗,是名符其实的黑铁茎刚。在那根部挂着一对比那龟头还要硕大的卵袋,可以想像丹药是多么充裕 ...

东方不败 91-92

第九十一章慰劳师尊

通气黝黑髮亮,让国人解血管如蚯蚓般隆起鼓胀,洋妞硕大的让国人解龟头,稜角十分凸显,洋妞十寸长,让国人解两寸粗,洋妞是让国人解名符其实的黑铁茎刚。

在那根部挂着一对比那龟头还要硕大的洋妞卵袋,可以想像丹药是让国人解多么充裕。在 那卵袋后面则是洋妞如一个开裂小馒头般的名器阴阜十重天宫。

十重天宫:玉门非常狭窄。让国人解它构造较特殊,洋妞幽径壁上皱褶极多,让国人解层峦迭嶂,洋妞 它们的让国人解分布和形状形形异异,有时还有肉钩,皱褶数过百,层数过三层,初次尝 试犹如披荆斩棘,往往半途而废,不得真趣。不过,一旦碰触到花心,便会突然 产生律动,收缩迅速,幽径壁有强烈的抽搐,强力挤压男根,而且,女人会不断 扭动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偏身蠕动,这时澹台 幽莲往往会失去控制,被导入妙不可言的佳境。

愣神之际,澹台幽莲已经环抱过来,双双滚到床榻上,我一个打滚,将她压 在身下,把头埋下,一彆头的捧着乳房便吃。澹台幽莲禁不住轻声娇啼,立时挺 胸拱腰,双手按住我脑袋,昵声道:「坏徒弟不要这样用力嘛,为师这对乳 儿终究是让你玩的,何须如此猴急啊,坏徒弟,不要咬,为师受不了」。 我那去理她,依然埋头乱舔,直弄得澹台幽莲娇喘连连,身颤体摇。

澹台幽莲熬不住这股快感,琼浆花露一浪淌的涌个不停,叫道:「不行了, 快来要为师,插进来,人家好想要」。

我暗暗一笑,停下动作,一个翻身蹲在她胯间,笑说道:「真是个骚蹄子师 尊,刚才不是嫌粗厌长吗,现在又火急火燎的发浪。」

澹台幽莲唝嘴道:「你坏死了,这样笑话为师,人家不来了。」

我呵呵大笑:「真的不来吗,那我就回去了,横竖今日累得要命。」

澹台幽莲听得大急起来,真怕我就此离去,忙伸手一把握住碧玉肉屌,说道: 「你不能走,徒弟你就行行好,不要再耍为师嘛,求你快弄进来,为师实在忍不 住了」。

看见澹台幽莲那心攘攘的模样,我不由暗笑,索性再逗弄她一下,笑道: 「人人都说我是夯货,又蠢又笨,妳若不说明白清楚,我怎知道弄什么进去,又 要进去哪里」。

澹台幽莲听得娇嗔起来,正想发难说话,岂料我一手握紧碧玉肉屌,把龟头 在她淫裂处一轮磨蹭,一手抓着她那黑铁肉屌快速撸动,阵阵快感如浪涌至,美得她连连哆嗦,只得张口呻吟,那里能够说出声来。

我笑问道:「还不快说,再不说我就回去了。」

澹台幽莲明知我存心作弄,实在又难熬得紧,不由不低头,说道:「徒弟你 好刁难为师,故意为难人家。啊不要再这样,不行了我说」。

我道:「那就快说。」

澹台幽莲只得道:「为师要要徒弟的粗大肉屌,插进插进为师蜜道」。 我听得畅意,当下腰板着力,硕大火烫的龟头立时滑了进去。

澹台幽莲给肉屌一闯,顿美得嘘了口大气,只觉此物确实非比寻常,把个阴 阜挤得胀满难当,思念未转,碧玉肉屌已直冲到底,不禁靶心一麻,已被龟头咬 住花心嫩肉,直美得双目一翻,十根纤纤玉指牢牢抓住榻上的褥子,一时嘴唇半 张,竟叫不出声来。

我提抢一送,整根肉具已被牢牢包箍住,翕张收放,如投鲤嘴,且膣内异常 湿暖滑腻,溶溶蕩蕩,受用非常。不由暗道:「这个嫩屄当真紧窄无比,与第一 次相比较也不遑多让」。

澹台幽莲给碧玉肉屌塞得爆满,真箇是无气可出,十分难过,还没适应过来, 倏觉巨物突然徐缓抽动,龟棱挨着膣壁,挤挤蹭蹭的刮个不停,酸麻酥甘,实是 难写难描。

我一手分开她大腿,一手撸起她的黑屌,渐渐加快速度,每一抽提,皆现首 显根,乾得水声四起,见那澹台幽莲玉拳紧咬,双目迷离,斜映双颊,照得她艳 丽不可方物,再见她一双玉峰,高耸挺拔,随着抽插动作,颤巍巍的不住乱跳, 一时看得兴动情狂,伸手握住一只乳房,着实揉搓。

澹台幽莲口里嘤咛不竭,秋波转眸,偷眼向我一瞧,但见我正自策马扬鞭, 杖戟疾捣,每一深插,龟头便点着花心,又酸又美,只得咬唇死忍,任其放肆。 我见她很是受用,加放情抽戳,一口气冲杀百多回,澹台幽莲岂能忍得住, 阴中一麻,高潮立至,叫道:「不不行了,为师快要死了」。

听得此话,我暗暗一笑,把碧玉肉屌抵住深处,停了下来,俯下将她抱住, 问道:「觉得滋味如何,比之往日是否厉害多了」。

澹台幽莲双手用力搂住我脖子,娇喘无限,在我耳边道:「不行实在太过激烈,这般巨大的肉屌,就是不动,为师已舒服死了,何况给你没头没脑的乱插,

叫人家如何抵受得住」。

我笑问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澹台幽莲昵声道:「好好美,确比以前美得多,为师害怕习惯了你这大 东西后,将来找不着如此勇猛的丈夫,到时必定难过死了」。

我道:「那还不容易,以后妳就跟着徒弟,不去嫁人就是。」

澹台幽莲啐道:「你想得挺美,要我跟着你这个才宗师极小子,为师才不要 呢。」

我笑了一笑,道:「我只是说说,妳就当真,就算妳肯跟我,我也不要,稀 罕么」。

「你」, 澹台幽莲娇嗔起来:「为师很差么,想要澹台幽莲多的是。」 说着间,突然微微用力,龟头抵住深处往里面一冲,竟撑开了花心,整颗头 儿闯了进去,被一团团膣肉包含住。

「啊」一声娇鸣,澹台幽莲抬起粉拳,轻轻打在我的背上,满眼泪水道:「你 你好狠心,这样欺负为师,快快拔出来,酸死人家了」。

我微微一笑,反而再一深送,整根巨龙终于全根没了进去。

澹台幽莲又是轻呼一声,死命的抱住身上的澹台幽莲,惨兮兮道:「为师下 面要给捣碎了,徒弟你怎能这样,一点都不疼爱为师嗯不要动。啊要死 了,它它好硬好热,实在不行,快拔出来」。

我被一团美肉包裹住肉屌,紧窄就不用说了,而是那股强大的收缩力,挤得 我畅美非常。我还是首趟得此滋味,果然美妙无穷,心道:「简直是极品,没想 内里还另有天地,上次慕容天瑶哪里只进了一点,现在是完全进去,如不是用力 过大,恐怕难以一尝这妙境」。

当下轻提慢送,不住在花心内埋头耕耘。

澹台幽莲起先确实酸麻难忍,但经过我一番开垦,快感徐徐而生,美甘甘的, 说不出的舒畅宛美,当即紧抱住我,轻声呻吟道:「徒弟,为师为师有点意 思了,又想想丢给徒弟,不要停下来,再插深一些」。

我笑问道:「妳不是叫我拔出来吗」。

澹台幽莲忙道:「不要千万不要拔出来,就是这样插着,为师快要来了」。 我在心中暗笑,心想:「原来女子也爱这个,确实妙得很」。

才再抽动几下,忽觉一阵暖流射向龟头,即见澹台幽莲连连剧颤,又再丢了 一回。喜道:「爽透了吧,泄得舒服么」。

澹台幽莲樱唇半张,喘道:「美死了」。

接着双手捧住我的脑袋,雨点似的不停在我脸上亲去。

我道:「师尊妳已经舒服过,也该到我吧,现在要看妳了」。

说完抽出碧玉肉屌,滚身仰睡在她身旁,一根七寸有余的巨屌,贴腹高高竖着。 澹台幽莲听得此话,忙俯身张嘴,将碧玉肉屌纳入口中,把那残汁骚水舔个 清光,方跨腿骑到我身上,把住碧玉肉屌抵紧后庭菊眼,身子往下一桩,菊门立 时将碧玉肉屌含住。

只见澹台幽莲提身抛臀,碧玉肉屌在她胯间大出大入,胸前的一对美乳,随 着动作跳跳蕩荡,极是诱人。

我仰身上望,看得火焰狂涌,忙伸出双手,一手一只的恣情把玩。

澹台幽莲给肉屌连番戳刺,本已美入心肺,现再给我握住一对妙物,是欲 火难竭,不禁一面晃动身躯,双手套弄自己的黑铁肉屌,一面叫道:「怎会如此 美,再这样下去,不是要美死为师么徒弟,你你为什么还不射,为师实 在受不了,如此连连丢身,早晚会泄死的」。

我看见她那媚容娇态,炼丹也消耗很大,当下放开精关,也不再强忍,在下 挺腰着力帮衬,直把澹台幽莲乾得人仰马翻,支撑无力。我见此,拐身坐起,把 澹台幽莲放倒在榻,架起她一双美腿,投枪疾射,这一回狠起心肠,下下尽根, 害得澹台幽莲连丢数遍,终于听得我闷哼一声,大股带着绿液的阳精劲射而出, 好说明师尊快速回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我喷射中,澹台幽莲套弄的黑屌也在喷射,却是对 着我的脸射,待我射完时,师尊也射了我一脸。

二人登时浑身舒爽,抱作一团,待得回过气来,澹台幽莲搂住我,轻声细气 道:「今番一战,为师可真乐透了,现在为师回复了一点,轮到为师了」 我紧贴着澹台幽莲完美诱人的身躯,双腿不自觉地抬起夹住澹台幽莲的水蛇 腰,大腿内侧在澹台幽莲的腰上蹭来蹭去。澹台幽莲急切地把火热的吻烙遍我的 全身,把我脸上的汁液舔得乾乾净净。

沿着脖子,肩膀,锁骨,一点一点向下吻,每一寸肌肤都被澹台幽莲亲吻吸 舔,除了胸前的两点突起,不知是不是澹台幽莲不小心疏忽了。

当澹台幽莲的舌尖在我的肚脐口来回舔弄时,我终于受不了地开腔,「魔主 舔,舔我乳头」

澹台幽莲的唇舌又开始缓慢上移,停在乳晕的下方。「本魔主昨天才把这对 骚奶子里的奶吸了个乾净,怎么今天又有了」

「因为骚奶子太骚了想要魔主天天吸所以啊啊魔主在吸我的骚奶,好舒服,魔主魔主用力吸我啊魔主,小贱奴的骚奶好不好吃」

澹台幽莲含住我的乳头用力吸吮,不时在乳尖上轻轻啃咬,「小贱奴奶子里 的奶又香又甜,魔主最喜欢吃。」

「骚奶还有很多,都给魔主吃魔主,另一边也要吸啊啊乳头被 魔主吸得好胀,要破了」

直到两颗乳粒红肿得几乎破皮,澹台幽莲才大发慈悲地放过我,将注意力转 移到我的下半身。此时我的碧玉肉屌已经一柱擎天,龟头抵着澹台幽莲的小腹, 铃口溢出的清液把澹台幽莲腹部也弄得湿湿的。

「肉屌居然又出水了,刚才不是才射的吗是不是又想本魔主吹箫」

我一想到魔体的澹台幽莲趴在自己下身含住自己的肉屌的情形,就止不住地 兴奋。「想魔主吃我的碧玉肉屌」

澹台幽莲俯下身,张口含住不停往外流着汁的龟头,我浑身一阵强烈的快感, 「魔主」大腿本能地想要併拢,却被澹台幽莲双手掰开,手指抚摸大腿内侧 的滑嫩肌肤,引得我一阵阵酥麻,我感受到自己的肉屌被含在澹台幽莲湿热的口 腔中,舌头舔过我的龟头和柱身,肉屌在极度快感之下分泌出多湿液,被澹台 幽莲毫不犹豫地吞咽下去。

「魔主好会吸啊啊魔主的嘴好热,好舒服碧玉肉屌又要射了」我浑身肌肤都覆上了一层情慾的粉红色,看起来诱人无比,澹台幽莲一边吞着我的肉屌,一边抬眼欣赏我沉醉在快感中的淫浪模样,自己下身也硬得一塌 胡涂,恨不得立刻把黑屌捅进我下面那个又骚又媚的后洞里好好乾我一场。

但是眼下,她想看自己的小贱奴在自己嘴里高潮的样子,那一定很性感。 所以她加卖力地吸吮口中的肉柱,我这时已经快撑不住,急急地哀叫道,「阳 精要被魔主吸出来了啊啊」

澹台幽莲却吞吐得快用力,舌尖戳刺顶端的铃口,我经受不了这样直接 的快感刺激,肉屌在澹台幽莲口中一阵弹动,浪叫着到达了高潮,精液一股一股 地射在澹台幽莲嘴里,被一滴不剩地吃了下去。

「魔主」我看着澹台幽莲,脸上不禁有点发热,想到澹台幽莲刚刚吃了 自己的精液,肉屌又隐隐地兴奋起来,连菊花都开始抽动。

澹台幽莲倒是神色如常地抹了抹嘴,趴到我身上一口一口地盖戳,「小贱奴 今天怎么这么快,被魔主一下就吸出来了耐力退步得这么厉害,魔主的黑屌可 不懂放水,待会被魔主肏晕了怎么办」

我慵懒地笑着,勾住澹台幽莲的脖子,在她耳旁腻声道,「只要魔主继续肏 我,不停地肏,就又能把我肏醒过来了」

「你这贱奴弟子」澹台幽莲狠狠地亲上我的唇,手指伸到下方揉弄后庭的 菊花口,敏感饑渴的后洞很快有了反应,开始一张一合地勾引澹台幽莲插入进去。

我将舌头伸进澹台幽莲口中品尝自己精液的味道,直到被澹台幽莲反客为主 亲得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后洞口被澹台幽莲的手指揉得一阵酥麻感传导到后洞 深处,饑渴感加强烈,「魔主不想插进来么小菊洞里面已经湿了,就等着 被黑铁肉屌肏」

自从成为魔奴后,我的菊花在与魔主接触时,居然也会有汁液流出,敏感度 是大增,几乎与女子蜜道等同。

「不急,魔主还想做一件事。」澹台幽莲说着在我的翘臀上揉捏了几下, 「来,翻个身,趴着。」

我顺从地换了个姿势,双膝跪着,手肘撑在枕头上。后背式可以插得很深, 还能被澹台幽莲从背后抱住,所以我并不反感这个体位。我的腰微微下沉,显出 一条诱人的曲线,臀部自然而然地高高翘起,不知羞耻地露出股缝间嫩红的后庭 菊花,像一只急切渴望与雄兽交媾的发情雌兽。

澹台幽莲双手游走我的全身,摸得我浑身发热,肿胀不堪的乳粒又遭无情蹂 躏,红肿得像要滴血,后背上又清晰地感觉到澹台幽莲火热的唇舌舔过肌肤,我 不自觉地吟叫出声。

「小贱奴真是越来越浪了。」澹台幽莲轻轻啃咬着我两瓣浑圆的臀部,把臀 肉啃得通红一片。

「因为小贱奴想要魔主的黑铁肉屌肏等魔主的黑屌把我肏晕,就,就不 会浪了」

我微微仰着头,虽然刚高潮了俩次,却在澹台幽莲的爱抚中再度亢奋起来, 无意识地扭着屁股,右手伸到后方掰开臀肉,露出收缩有力的旱道,渴求被澹台 幽莲的黑铁肉屌狠插,「魔主骚水要滴出来了」

冷不防臀上被澹台幽莲拍了一记,手也被澹台幽莲拨开,「小贱奴屁股别乱 动。」随即我感觉到双臀被用力掰开,一条温热的软物覆上潮湿的后洞口。几乎 不敢相信此时澹台幽莲正在对自己做什么,后洞抽动得厉害,后洞口挤出多 的汁液。

第九十二章金钟罩

「魔主,魔主你」

澹台幽莲用拇指在后洞口按了按,「小贱奴想不想被魔主的舌头肏」

「想求魔主用舌头肏我」被澹台幽莲舔菊令我生理心理同时迸发出巨大快感,浑身直发软,所有感觉都汇聚到澹台幽莲正用舌尖舔弄的后洞口。后洞口很快

被舔软,舌头轻易地刺入后庭菊花舔弄湿热的肠壁。我感受到了与被粗硬肉屌

狠肏截然不同的快感,舌头虽然长度不及澹台幽莲的黑屌,不能深入到后

洞最深处,但是肠壁的每一道细微褶皱都被细细爱抚,后洞里传来阵阵酥麻。我 忍不住低低淫叫,「魔主的舌头好厉害肏得我好舒服小菊洞里被魔主舔 得好热啊啊再、再舔深一点」

澹台幽莲的舌头交合般在后庭菊花里进进出出,搅弄柔软的肠肉,肠肉敏感 地激烈抽搐,收缩得加厉害,汁液简直要满溢出来。

「菊洞里这么多骚水,都给魔主喝了吧。」

「好都给魔主」我无意识地浪叫着,澹台幽莲说什么就是什么,后洞淫乱地缩紧,

澹台幽莲刺进后洞深处的舌头几乎拔不出来。

「啊啊骚水被魔主喝光了」

敏感的舌头感觉到肠壁的阵阵痉挛,知道我快要高潮,澹台幽莲抽出舌头, 在后洞尚未来得及闭合的一瞬间把自己胀大到极限的黑屌狠狠插了进去,随后双 手扶住我的腰肢,在不停抽搐的后洞里大幅抽送,我本就已经承受不住舔穴的快 感,不料后洞里瞬间换了一番滋味,被粗硬的肉屌填得不留一丝缝隙,硕大饱满 的龟头捅开缩紧的肠壁,对準后庭菊花深处的敏感点一下一下狠干,我终于发出 崩溃的哭叫,前方碧玉肉屌射出一股股白液,尽数喷溅在床上。

澹台幽莲从身后抱起俯趴着的我,把我桎梏在自己怀中,下身依然用黑屌凶 悍地进犯高潮中的后庭菊花。我无力地靠在澹台幽莲身上,后脑枕在她的肩头, 被肏得满面潮红,神志不清,腰胯不自觉地扭动着迎合澹台幽莲肉屌的抽插,后 洞缩得死紧,连大腿根部都不住地抽搐痉挛,嘴里呜咽地叫着魔主。

「贱奴弟子夹这么紧,还想不想让魔主肏了。」

「魔主,魔主肏我小菊洞等着被魔主的黑铁肉屌肏烂」

「小贱奴,看你这后庭被魔主肏烂以后,你还怎么发浪」澹台幽莲揉捏着 我挺翘的屁股,狂野粗蛮地肏干高潮中的后洞,后洞里被肉屌摩擦得又热又湿, 紧窒的肠壁吸力越来越强,爽得澹台幽莲亢奋异常,粗野狂放的一面完全暴露出 来,双手把怀中人滑嫩的肌肤捏得青紫成片,连我的双肩上都满是澹台幽莲啃咬 的齿痕,黑屌在后庭菊花里的抽插一下猛过一下,一下深过一下,精囊在翘臀上 拍得啪啪直响,臀肉一片通红,淫靡的媚肉一次次被带翻出来,又被黑色的硕大 龟头顶进去,黑屌的顶端深入到后洞中难以想像的深度,几乎要把这个贪恋澹台 幽莲肉屌的淫浪后洞干穿。

「啊啊魔主的黑屌插到底了粗黑屌在肏我的菊花小菊洞撑得好胀啊,不行了,黑铁肉屌好会肏要把贱奴弟子肏烂了」

澹台幽莲的黑屌一下下捣弄着越肏越紧的后庭菊花,将两人紧密结合的下身 弄得一片狼藉。澹台幽莲伸手摸了摸我的大腿内侧,也是一片冰凉的湿意。 「连自己的骚水都含不住,还要这个骚洞干什么,嗯」澹台幽莲手指挤到 两人结合的地方,揉弄被自己黑屌撑大到极致的后洞口。

「骚穴是是给魔主肏的」

「小淫妇,魔主一天不肏你,黑铁肉屌就发痒,要在你这个骚得滴水的浪穴 里磨一下。」

「好魔主,快,快点小淫妇的浪穴专门磨魔主的黑铁肉屌」

我放蕩地浪叫不断,菊花把黑屌含得紧,连血管里的血液都火辣辣地,浑 身的快感汹涌如狂潮一般,几乎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 被澹台幽莲活活肏死在床上。

「魔主,不行了慢、慢点黑屌肏太快了」

澹台幽莲听了不但不依言放缓速度,反而加迅猛地狂野插干,肉屌把娇嫩 的后洞磨得通红,「口是心非的小妖精,这个饑渴的小浪穴不就是喜欢被魔主的 黑屌狠肏吗魔主要真慢下来,你确定受得了」

「才,才不会唔啊真的不行了要被魔主插射了」我尖叫着

到达了巅峰,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极致的愉悦,后洞内壁痉挛地蠕动, 缩得比刚才紧,绞得澹台幽莲在后洞里一阵猛插,随即也射了出来。

数日后。

长青谷外,沧岚河奔腾不休。

沧岚河水域宽阔,碧波万顷,北至万年雪山,东至无垠大海。其中有一段流 经长青谷,湍流迅驰,名为波剎口。

波剎口上流河面宽数百丈,呈沙漏形,水一流至口子,会立变狭窄,仅有十 余丈,如倒垂瀑布,过后水面又迅速变宽广。

因此此处水流汹涌至极,千斤巨石瞬息流过,也会被徒然变大的压力沖碎。 但此时却有人沉在波剎口水底,双手之间扣住两岸岩石缝,凝神静气,纹丝不动。

此人正是在此锻体的东方不败。

他如此做,那是因为数日之前澹台幽莲将丹药交给他时,曾对他说过「易经 丹药力庞大,需要强身体方能承受得住」的告诫,为此他才至此处锻体,来让 他的身体强度从抵御波剎口的冲击之中得到提升。

起初尝试,即便钝嘴小游鱼,也会撞得他血肉模糊。随后靠着丝丝绿液,结合青木神气修复损伤。破而后立,周而复始,如此便可不断强化自己。

恰时,一条尖嘴小鱼飞速冲过来,撞在他的背上,化成一股血水被沖走,而其背上光华依旧,只是多了个白点。

如此情况,便是已然完成了初步的目标。

他鬆开扣住的岩石,人如利箭向前冲去,流星般直坠而下,轰然一声中,坠入了下个目标千丈湖。

千丈湖顾名思义,虽然没千丈这么深,却也是深不见底。

湖中水压万钧。

借着沖势,东方不败猛地一个下潜,直往湖底而去。随着周围水色逐渐深沉, 他耳朵的刺痛也愈发强烈,强大水压让他如负万斤。

但他知道,也只有如此恶劣环境,才能让易经丹的效果十足的发挥出来,不 浪费半点药力,这样才能好地淬鍊自己的身体。

这枚小极品易经丹来之不易,是倾注了他变强的愿望所在,决计不能轻易 浪费。

略微适应了一下环境后,他将易经丹和水一口吞下,然后闭目感受。

顷刻间,庞大的药力迅速散发。不过会儿,东方不败的经脉便被猛烈的药性 沖得鼓胀欲裂,整个人而因此变得肌肉虬结,身躯之中,好像蕴含着一股毁天 灭地的爆炸性威力。

他只觉得,体内药力如泥石洪流般,在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像是撑裂,又像 是撕裂般的疼痛转瞬蔓延遍布全身,不少地方已经开始痉挛抽搐。

若非是在压力极强的水下,东方不败都快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这表明药力已经散发到了全身,他不敢怠慢,急忙运行起金钟罩的炼体之法。 金钟罩是灵品下阶防御玄真技,修炼成功后,能让他身躯由外而内变得极其 坚韧。运行起功法路线,则可真气外放形成一个撑起的真气护盾笼罩全身。 等练至最高层次,身体表皮还会长出晶膜,普通身躯防御远超同阶武者。 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散尽家财,只为炼製这么一枚丹药的原因。

玄真技金钟罩一运起,顿觉身体坚硬强悍了许多。若说原来的身体如同硬土, 那么现在的就是坚石。

但这仅仅还只是开始,若是等药力全部吸收,说不定自己能硬抗先天一击而 不死。

若说先前的变化让他欣慰,那么现在对之后的展望简直令他兴奋,嘴角自然 而然地开始向上扬起。

可脸上笑意还未完全展开,一种不安的感觉迫使他心脏一沉,若有所觉般猛 然睁开眼睛,便见黑暗之中一点光亮急速朝自己冲过来。

只是一瞥,便发现是一条从未见过的巨大怪鱼,头上顶着一颗灯笼状的发光 肉球。

东方不败见它速度极快,转瞬就到了自己面前,嘴巴一张,露出满嘴锋锐獠 牙,就要将自己脑袋给咬下。

他心脏猛地一揪,这货长得如此兇残,要是被咬中,哪还能活

东方不败瞳孔骤然紧缩,旋即双臂一举,硬是将怪鱼上颚猛闸之势拦住,不 让它再下分毫。

随后,借着它的下颚用出天雷动,整个人往下一蹬,便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怪鱼一口咬下,顺势朝下一潜。可这东西却狡猾得很,一发现咬空, 鱼尾急忙一扫,向东方不败拍来。

东方不败反应也不弱,全身真气催动,一拳打出。

在水中激起了一道螺旋形的水柱,滋滋电流在水中蔓延。

天雷杀

水中,轰得一声闷响。他只觉的打在了豆腐上,鱼尾在水中断裂炸开,血液 顿时瀰漫。

这怪鱼吃痛发飙,徒然一个大转身,身体匪夷所思地对摺过来,快头尾相碰 之时,对着东方不败便是一咬。

东方不败躲避不急,匆忙之中一把抓住了鱼头上的那个肉球。

怪鱼突然不动,东方不败以为这是它的弱点,却没想到,接下来肉球上面 是爆发出了强烈雷电。

雷电极其猛烈,瞬间将他麻痹,丝毫动弹不了。若非参悟过上古天雷道,对 雷意有了极大的免疫力,否则这一下,就能让自己毙命,

然而正在此时,怪鱼猛地将东方不败一把甩开,张开血盆大口,利齿森森的 将自己上半身吞入腹中,一口咬下。

扑鼻的腥味,直钻耳鼻。

自己就这么完了,东方不败心中一片冰凉。

正在此时,他身体内传来一声恍若实质的玻璃崩断碎响,全身真气从气海破 涌而出,冲进经脉运行,形成一副特殊图案,连成一片。

这还没停,图案生长满周身后,一层淡金色的真气从中喷涌而出,瞬间化成 一个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犹如一座金钟般的透明护盾,与此同时他全身一暖, 恢复了所有知觉。

金钟罩

东方不败仰头看去,他心脏狂跳不止,只见那怪鱼牙齿剎那落下,嗑在离自 己头顶只有半寸的金钟罩上,波纹蕩漾,却是无法寸进。

惊喜交加下,精纯真气从气海中喷薄而出,涌向双臂,真气化为雷蛇直奔双 拳。

葵花伏魔

他双拳一顶,如同双锤沖轰击而出。「轰咚」一声轰开了脑袋,将其砸成一 个大窟窿,血肉混着脑浆瞬间如同绞烂的豆腐脑,将周围和面似地弄成了浓稠的 血浆。

东方不败一路潜到湖面,身形一暴,从湖中飙射而出,带起一条巨大水龙, 落在岸上。

赤裸的身体呈现出了完美的流线修长型,每一寸肌肉,充满着弹性和爆 发性力量。略微一鼓胀,就坚若盘石,呈现出了一抹厚重的古铜色,嗡得一声颤 抖,犹如钟鸣。

这分明就是金钟罩秘籍中所描述,淬体小成的状态。

值,一枚易经丹,竟然帮助东方不败如此境界,让他心头一阵兴奋。金钟罩 全力施展起来的威力,怕是能直接抵挡住先天强者的全力一击。

山巅之上,烈日焚天,骄阳似火。

东方不败光衣赤背,盘腿而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承受着烈阳的烘烤,对 肉身的淬鍊。

大青木神诀,生生不息,迎其意蕴。修炼才会事半功倍。虽还有伏地魔气, 那是被动吞噬,没有相对的魔决驱动,主修还是大青木神诀。

岩石上热浪滚滚,他早已是汗如雨下,身体虽有灼烧的疼痛,却依旧面不改 色,坚决如铁。

身处酷暑之间,心涧却如静水寒潭,纹丝不动。

调匀了气息,运转了数遍大青木神诀后。东方不败睁开清眸,取出用储物戒 指抵押换来的大回真丹与少许天材地宝,若有所思,缓闭上眼。

服下一枚大回真丹,修炼正式开始。

在四品丹药强大药性的作用下,体内的大青木神诀迅猛凝聚,开始尝试融合 伏地魔气,因与强大的先天宗师澹台幽莲双修,使得体内魔气快速增长,为了使 神魔平衡,唯有让大青木神诀吸收魔气壮大自身。

两方阵营开始角逐,东方不败开始压制伏地魔气带来的能量,毕竟大青木神 诀才是凡品上阶,而伏地魔气是灵品中阶,高出整整两个等阶。

青木神气,压制汹涌入侵的伏地魔气,将伏地魔气的意蕴精华。化成涓涓细 流,像春风细雨般融入大青木神诀之中。如果不加以压制,大青木神诀会被伏地 魔气强大的意蕴冲散。

在细心努力下,感受到大青木神诀正在不断汲取精髓,融入自身,东方不败 开始面露一丝喜色。

然而伏地魔气毕竟是灵品中阶,随着逐渐被吞噬,其中蕴育的强大气息,开 始全面反扑起来,像一股来势汹汹的山洪,冲击着体内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 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砸在岩石上,摔得粉碎。

随着修炼深入,体内涌动的力量愈发狂暴,最后,他身体几乎变成一个黑洞, 体内五脏六腑像是剧烈的撕裂开来,钻心的疼痛像是万千蚂蚁噬咬一样,剧烈颤 抖。

「可恶」

东方不败心中怒喝了一声,体内急剧的膨胀之感,他已经无法控制入侵的伏 地魔气,反过来将大青木神诀压制住,形成反吞之势。

伏地魔气,不愧是灵品中阶中的顶级灵气,强悍的很,便是连第三层的大青 木神诀,一时都难以克制住它。

但若如此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轰得一声,眼前顿时漆黑一片,东方不败差点从岩石上栽了下来。

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住。

艰难的调整了呼吸吐纳,神情凝重,眉头紧锁。再次拼尽全力调集大青木神 诀,将入侵的真气吞噬。

天空万里无云,只有灼灼太阳之光,纯凈而又炽热,源源不断的洒在东方不 败身上,体内真气翻江倒海汹涌澎湃,像是要冲破他小小的胸腹。

第一颗的药力很快就消散了,就在此时,东方不败急忙吞噬了第二枚大回真 丹。

随着药力在血脉之中,源源不断的扩散开来时,大青木神气像是被注入了新 的活力,像是决堤的江河,汹涌澎湃气势磅礴,立即挣开枷锁,向着伏地魔气真 气展开反扑之势。

有了四品丹药滋润,生生不息的大青木神气像滚滚江河,在东方不败体内流 转了一遍,洗涮他的骨骼经脉,将伏地魔气真气反包围了起来。

顿时感觉有丹药的感觉真好,幸好赊了两颗。

继续发力,成功在此一举了。

随着最后一波雄浑真气的注入,犹如是在平静的湖泊中丢下了一块巨石一般, 溅起了巨大浪花。

瞬间一道炽热白色光芒笼罩在身体的上方,闪人夺目,生生不息。

晋级了。

「终于晋级了。」东方不败长长的鬆了一口气,而伏地魔气则掉落到灵品初 阶。

神念犹转,东方不败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逐渐的在这一强大真 气沖刷中变得坚韧起来,这种近乎灵魂升华般的快感,几乎让得东方不败舒 畅的发出声来。

大青木神诀升到灵阶的感觉真不错。

轻呼了一口灼痒的空气,东方不败心中涌上一阵阵狂喜,他能感觉到,随着 大青木神诀的晋升,他的每一块骨骼,血肉,都几乎是在犹如蜕变一般,逐渐地 充斥着雄浑的力量。

体内真气的颜色,也是渐而出现了变化,白色真气,正在逐渐取代墨青色气息。 一拳挥出,气爆阵阵。

刚烈兇猛的气息狂扑而去,烈日昭昭的拳芒,仿佛能摧毁一切。

虽然修为没有突破,但无论是青木神气的质量,还是爆发力,都有了突破性 的增长。如果再碰到那个宗师七阶的高手,完全有信心在十余招内,将他打爆掉。

实力的大幅递增,带来的后果也非常严重,穷到连储物戒都卖掉了,还差六 十万欠条的结果。就是逼得自己不得不寻找一条财路。

否则真的要被人拿白条去找师尊催债,那脸面可就全丢光了。

收拾收拾,就立马出门探险去了。

(待续)

Tags:

相关文章

  • 拦不住的人妻

    经验

               第136章 与女儿挣奶吃  晚上七半点,李龙与手下进行着愉愉的沐浴的最后关头,突然房间的门敲响了起来,无奈的李龙只好鸣兵收械,穿着沐浴袍走了出来,打开房门一看,邹大校长穿着一件正 ...

    经验

    阅读更多
  • 半夜的咖啡厅

    经验

    回台北后阿义送我到捷运站,坐捷运回家后休息了壹个下午便再搭捷运去找小晴,出捷运时看见身材姣好的小晴已经在捷运站出口等我了,快壹年没见的小晴看起来好像又大了壹个罩杯,小情扮了个鬼脸偷偷拉了壹下领口才知道 ...

    经验

    阅读更多
  • 轮姦舞蹈老师

    经验

    个星期六晚,我都带我个六岁囡囡去学芭蕾舞,果度有个靓女Miss教,佢叫Vivian,刚从演艺学院毕业,大约廿二三岁,好嫩口,自己开了间 ballet 中心,专教小朋友跳芭蕾舞,每次我带囡囡黎,会专登留 ...

    经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