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爱妻的朋友

SM4人已围观

简介暑假,和曾经的高中同学发生了关係一)不知不觉,已经大三了。大学生活远没有高中时憧憬的那么好,大一下学期交了一个女朋友,处了半年多点就分了,这是回想过去的两年唯一的乐趣。大二的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团,是一个 ...

暑假,爱妻和曾经的爱妻高中同学发生了关係(一)

不知不觉,已经大三了。爱妻大学生活远没有高中时憧憬的爱妻那么好,大一下学期交了一个女朋友,爱妻处了半年多点就分了,爱妻这是爱妻回想过去的两年唯一的乐趣。大二的爱妻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团,是爱妻一个吉他社团,平时没事的爱妻时候去那走走,挺有意思的爱妻,比在寝室打游戏强多了。爱妻在那学会了一般的爱妻吉他弹唱,晚会的爱妻时候还和几个同学上台过一次,对我来说,爱妻这是大学里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我家是大连的,暑假的时候,和以前的高中同学韩琪(化名)发生了一些事情,对我个人来说,永生难忘啊,挺不可思议的。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里就不告诉大家她的真实姓名了,怕一旦万一,所以请大家谅解。但是内容绝对真实,所有内容肯定不能一摸一样,我只是凭记忆,把上个月发生的事儘可能的一摸一样地讲个大家。

夏天8月7号,不知道是谁在这个假期组织了高中同学聚会,高中毕了业以后,除了个别要好的同学之外,大家都没见过面了,不过考外省大学的不是很多,基本还都在辽宁。那天大概去了20多个人,一半都不到,男生去了10多个,女生去的少。不过大家都挺开心的,喝了挺多酒,之后又去了练歌房。去的那几个女生,都是以前挺爱玩的那几个,有去瀋阳的,有在大连的,还有的去锦州了。那天韩琪也去了,以前关係挺好的,几次考试都靠她帮过忙。她学习挺好,不是特别漂亮,但挺有气质的,个子1米6多,高一的时候,她是我们班语文课代表,每次下午上第一节课之前都给大家念短文,声音很好听。高二上学期的时候,和我们班一个男生处了,结果高二下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被班主任发现了(当时这种事情管的很严),最后把两个人的家长找来了,听说有人看见韩琪在班级走廊里被她妈妈打了一个嘴巴,之后他俩就没在一起。我记得高考的时候,我俩还同一个考场,记得很清楚,她爸开的丰田佳美来送她的。现在一回想,都已经两年多过去了,好快啊。后来就没看见她,其实说实话,高一军训的时候,有点喜欢她,但是没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反正当时总想看她,反正挺有气质的,当时也不懂气质是什么,就是感觉她挺好的,我家管我也挺严的,所以那时候也不敢想这些东西,挺单纯的,如果换成现在,应该会努力追她。之后我知道她和我班那个男生处了以后,还难受过一段时间,说不好那种感觉,嫉妒又难受。记得刚上高一上课的时候,经常会偷偷看她,有时候偶然间和她对视了,心砰砰直跳。现在一想,挺怀念那时候的,可能每个人都经历过那种感觉,也许并不是真的喜欢她,可能只是青春期的萌动吧。毕业以后她考了大连海事,我去了瀋阳东北大学。

那天她也喝了不少,看见她,感觉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最大变化就是比以前头髮更长了,身材还是很好,和高中差不多。我问了她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情,然后又随便聊了一些以前高中的事,之后彼此都留了手机和QQ。我对她说:现在放假,我就回来了,天天也没什么事,你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饭吧。她说:没问题啊,有人请客还不去啊。晚上回到家,我总是想着她,两年没见,再次看见她,以前的那种感觉又出现了。躺在床上想她这两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交男朋友?或者交过几个男朋友,甚至想到她是否已经不是处女了,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我加了她的QQ,晚上我上QQ的时候看见她加我了,然后我们聊天(以下是我们的QQ聊天记录,给大家抄下来)

我: 干嘛呢?

韩琪:刚吃完饭回家。

我: 昨天你没喝多吧?

韩琪:恩,没事。你呢?

我: 我也没事,今天下午才起床。

我: 呵呵,你还挺能喝的。

韩琪: 一般般啦(一个眨眼的表情)

我: 高中的时候可没看出来啊。

韩琪:切~~高中的时候,你也没找我喝过啊。

我: 呵呵,高中那时候可没机会,你和XX天天在一起(我指的是我们班和她处的那个男生)

韩琪:你少来,我和他N年都没联繫了。

我: 你觉得我有变化吗?

韩琪:比以前帅了

韩琪:你那时候整天穿着校服,就知道学习。

我们又聊了一小会,她说她小弟来她家了,想玩游戏,然后她就下了。然后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给她发了一个简讯:睡了吗?她说:还没有。 我说: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饭啊。 她说:行啊,不过明天不行,我得陪我小弟去书店,这周末吧。我说:行,那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之后两天,明天晚上都能在QQ上碰见她。

星期五晚上,我在QQ上又碰见她。

我: 你几号回学校?

韩琪:月末,你呢?

我: 我也差不多。

我: 对了,你有男朋友吗?

韩琪:有啊。

(其实我猜到了,像她这样的,在学校应该有很多人追)

我: 那放假了你们也不在一起?

韩琪:他比我大一年级,已经实习了。

我: 在哪实习啊?

韩琪:在大连,不过他家不是大连的。

我: 哦,那他住哪啊?

韩琪:他暂时和一个朋友合租。

我: 呵呵,那你不去陪他,他不会很寂寞啊?

韩琪:你少来。。。

我: 呵呵 和你开玩笑的,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韩琪:快一年了吧

我: 那你们平时不怎么见面?他工作忙啊?

韩琪:工作到不忙,只是在单位不能出来而已。

韩琪:你别八卦了,光说我,你呢?

我: 我什么

韩琪:你有女朋友没?

我: 曾经有,但分了。

韩琪:哦,那就再找一个呗。

我: 看看吧,等有感觉再说。

我: 对了,明天有空吗?请你吃饭,去不?

韩琪:好啊,午饭还是晚饭啊?

我: 晚饭吧,我怕我中午起不来。

韩琪:懒猪,知道了,那你明天下午给我打电话吧。

我: 行,你想吃什么?

韩琪:随便,请什么吃什么呗,明天给我打电话吧,我睡了。

我:恩,晚安 88

韩琪:恩 88

第二天下午,我们约好了在必胜客见面,她穿了牛仔裤和T恤,看上去像是稍微打扮了一下,和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生一起吃饭,感觉既兴奋又有点尴尬,但多数还是兴奋。吃饭的时候,一直都随便的聊一些各自大学里的事,或者回顾一下高中时的事,我只是感觉和她坐在一起吃饭,这种感觉很好,记得以前高一的时候,还经常上课偷偷看她,现在却很自然的在一起吃饭,或许我们都长大了。

吃完饭,我送她回家,她说不用,但我还是执意送她回去了,送到她家楼下,看着她上楼以后,我也回家了。回到家的时候9点多点,我打开QQ,看她在线。

我: 今天吃饱了吗?

韩琪:呵呵,让你破费了。

我: 对了,周末晚上,你男朋友不找你一起吃饭啊?

韩琪:他今天上午给我打电话了,但我说和朋友一起吃,我让他和他同屋一起吃了。

我: 哦,那他没问你和谁吃饭啊?

韩琪:我说和朋友,他不总管我。

我: 我,那就是相信你了。

韩琪:应该是吧。

我: 今天和你一起吃饭感觉很好。

韩琪:呵呵 是吗

我: 感觉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韩琪:肤浅我呢?

我: 没有,我说真的。

韩琪:发了一个笑脸表情。

我: 突然想起了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前后桌呢,现在竟然都快大学毕业了,好快啊。

韩琪:是啊,我记得你那时候数学挺好的,我还总问你题什么的。

我: 呵呵,你还记得啊?

韩琪:那当然了。

我: 不过,呵呵 高二你和XX在一起以后,我们就很少说话了。

韩琪:是啊,其实高一的时候,是我暗恋他的。

(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有种醋意往上涌,虽然过去了那么久)

我: 真的啊?那是你追的他?

韩琪:不是,高二上学期,他说他喜欢我,之后就不知不觉在一起了。

我: 哦,你们当时也太粘糊了吧,所以才被老师发现的。

韩琪:算了,别提那件事了。

我: 恩,不提了。

韩琪:那你高中就没有喜欢的女生?

我: 我?不知道啊。

韩琪:什么不知道,那就是有呗。

韩琪:谁啊?

我: 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吧,你也这么八卦?

韩琪:少废话,我都告诉你了。

我: 那我说了?

韩琪:说

我: 其实我高一的时候喜欢你。

(我打这几个字的时候,心竟然怦怦跳,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韩琪: 。。。。。。

韩琪:别告诉我是真的。

我: 这我有什么可骗你的。

韩琪:呵呵 早知道就不问了。

我: 我都叫你别问了。

韩琪:我怎么知道是这样啊。

我: 其实,刚才说出来,倒感觉很轻鬆。

我: 其实我应该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对你说了真心话,不然也许对我来说一辈子都会是遗憾,至少我真心的对你说出来了。

韩琪:感觉挺奇妙的,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收到了曾经暗恋我的人的表白,那也谢谢你吧,能把你的真心话说出来。

我: 其实,我刚才对你说的时候,都不知道你会是什么反应。

韩琪:我的确很意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

我: 记得军训的时候,我经常偷偷的看你,我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

我: 那时候都不敢正眼和你说话,总是很紧张。

韩琪:呵呵 你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 记得高一期中考试,数学老师批评你,那次我印象挺深的,当时真恨那个数学老师,很心疼你。。。

韩琪:不知该说什么了,真应该感谢你,原来身边一直都有人在默默的关心我。

我: 其实没什么,因为当时真的很喜欢你。

韩琪:呵呵(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 你不困吗?已经12点多了。

韩琪: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一点都不困。你呢?

我: 我当然不困啊。

韩琪:你大学里交过几个女朋友?

我: 就一个。

我: 你呢?

韩琪:我大一的时候交过一个,不过他大二的时候出国了。

我: 然后就是现在那个?

韩琪:恩。

我: 大一那个,是他追的你?

韩琪:恩。

我: 大学里,是不是有老多男生追你了?

韩琪:哪有,就他俩。

我: 呵呵

我: 我想你了。

韩琪: 。。。。。。

韩琪:我觉得我们的话题越来越敏感了。

我: 都是成年人了,我又没说什么。

韩琪: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没有喜欢的人?

我: 有啊,我喜欢你啊。

韩琪:你少废话。

(抄得我好累啊,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

韩琪:已经2点了,再不睡,我怕明天起不来了。

我: 恩,好吧。快睡吧,睏了吧?

韩琪: 困倒是不困,但必须得睡了。

我:我也不困,那晚安吧。

韩琪:恩 88

第二天我起床,给她发了一个简讯:起来了吗?

她回:恩 刚起来 呵呵。

我说:呵呵 赶紧吃饭吧。

她说:没吃的,妈妈昨天打麻将去了,没回来。

然后我飞快的洗完脸,去了KFC买了一个全家桶和一份鸡腿堡堡套餐,打车去了她家

楼下,然后给她发简讯:你下楼吧,我在你家楼下。

她立刻打来了电话:你逗我呢?

我说:我真在你家楼下,你下来吧。

她问:你来干嘛?

我说:你赶紧下来。

过了一会,她下来了,我把买的KFC给她:吃吧。

她说:你买这个干嘛?

我说:你不是说没人给你做饭吗?

她说:然后你就特意买给我?

我说:是啊,快上去吧,一会凉了。

她说:谢谢啊,然后沖我笑了一下,就上楼去了。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聊天,偶尔开开玩笑,然后就在第二个周的周六

晚上,我们的关係发生了突破。

那天晚上我见她一直没上网,就发简讯问她:你今天不上网了?

她说:恩,可能上不了了,我和男朋友在一起,他晚上领我和他朋友一起吃饭,有点喝多了。

我说:哦,那你好好照顾他吧。

到了晚上11点,她给我发信息:睡了吗?

我说:没有,躺着呢。

她说:躺着干嘛?

我说:想你啊!

她说:切~~

我说:你男朋友回去了?

她说:我现在在他这,他喝多了,我就送他回来,但太晚了,今晚就不回家了。

我说:哦。

(我突然心里有点难受,我想像韩琪今晚要和她男朋友睡在一起,想到这心里就打醋)

她说:你困吗?不困就上QQ吧?

我说:你男朋友在那,你怎么上QQ啊?

她说:他喝多了,睡的一动也不动,打呼噜我睡不着。

我说:那你上QQ吧。

过了一会,她上来了。

韩琪:发了一个笑脸表情。

我: 小心你男朋友醒了。

韩琪:醒了怎么了,我又没怎么样。

我: 呵呵 对啊,你只是和以前暗恋你的人聊天而已。

我: 你也喝酒了?

韩琪:一点点,没怎么喝。

我: 我今天晚上一直都等你,以为你不会上了呢。

韩琪:呵呵,现在不是上了么。

我: 我现在感觉晚上和你聊天已经成为习惯了。

韩琪:是啊,最近几乎每天都和你聊。

我: 我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韩琪:我觉得白天和晚上的感觉很不一样,有时候我早上醒来,想起晚上和你聊天,感觉挺不可思议的,我从来没和别人这样过,有时候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 我也是,感觉晚上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人,感觉你就在我旁边。

韩琪:我感觉我们的话题越来越敏感了。

我: 我觉得我控制不住自己,总是想你。

我: 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韩琪:问吧。

我: 你有没有觉得和我聊天,有一点点背叛你男朋友?

韩琪:我不知道。

韩琪:其实,我这个人喜欢跟着感觉走,有时候我也说不好。

我: 还想问一个问题。

韩琪: 问。

我: 白天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

韩琪:你想听实话吗?

我: 恩。

韩琪:想过。

我: 怎么想的?

韩琪:就想快点到晚上,想和你聊天。

我: 我也是,我每天都希望晚上能快点到来。

韩琪:那你白天也想我吗?

我: 当然想啊,很想很想。

韩琪: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 想你在干嘛,想你穿什么衣服,想你有没有也在想我。。。

韩琪:然后呢

我: 想那天给你送KFC的时候,你对我笑的样子,很漂亮。

韩琪:是吗 然后呢

我: 还然后?再然后就不该说了。

韩琪:有什么不该说的。

我: 呵呵,还是别说了。

韩琪:说啊。

我: 我怕我说了你会不高兴。

韩琪:不会啦,说吧,

我: 有时候想你的时候,我会忍不住。。。

韩琪:啊?别告诉我你那个了?

我: 是啊,没办法,太想你了。

韩琪: 。。。。。。

我: 有时候和你聊完天,躺在床上也会,可是真的控制不住。

韩琪:(发了一个锤子砸脑袋的表情)

我: 我想问你一个敏感的问题。

韩琪:什么问题?

我: 反正都是成年人了,你第一次是多大的时候啊?

韩琪:晕。。。这是我的隐私

我: 我刚才都把我的隐私都告诉你了。。。

韩琪:大学的时候。

我: 是和大一时候处的那个男生吗?

韩琪:恩。

韩琪:你呢?

我: 我也是大学的时候,大一下学期交过一个女朋友。

韩琪:你们在一起多久?

我: 半年左右吧。

我: 那你和现在的男朋友也那个了?

韩琪:晕,我们都在一起一年了。

我: 呵呵,我知道,就是想问一下。

韩琪:你又坏又色。。。

我: 呵呵。。。

我: 对了,你高中,和XX在一起的时候没那个过?

韩琪:没有,那时候哪敢,只是上学放学一起走而已。

我: 那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韩琪:没发展到什么程度。

我: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大学的都告诉我了。

韩琪:切~~我是怕某人吃醋。。。

我: 没关係,说吧。

韩琪:他摸过我胸。

我: 那是你第一次和男生那样吗?

韩琪:恩。

我: 什么感觉啊?

韩琪:很紧张,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

我: 是不是因为他是你喜欢的男生的关係?

韩琪:可能是吧。反正特别紧张。

我: 在哪啊?

韩琪:哎呀,你别问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过去了,怕什么。

我: 在哪啊?

韩琪:在他家楼道的最顶层。

我: 然后呢?

韩琪:什么然后啊?

我: 说说你们怎么弄的?

韩琪: 哎呀,别问了。

我: 我现在听你说很有感觉,说吧。

韩琪:别告诉我你又要那个?

我: 没有,我就是想听。

韩琪:你现在有反应了?

我: 当然了,听你这么说,能没有反应吗?

韩琪:那你想听什么啊?

我: 你们上到顶层以后怎么开始的啊?

韩琪:他吻我,然后我也吻她了。

我: 谁先伸的舌头?

韩琪:不记得了。

我: 然后呢?

韩琪:然后我们就互相紧紧的抱着。

我: 然后

韩琪:然后他把我们的书包放下,又开始接吻。

我: 那时候你们处了多长时间了?

韩琪:那时候是高二下学期,应该半年多了。

我: 是初吻吗?

韩琪:没,之前也接过。

我: 哦,然后呢?

韩琪:然后他抱着我,把手从我后背下面伸进去了,然后我就紧张的好像不能动一样,我记得当时我穿的衬衫,他把我衣服的扣解下去了,我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我: 然后

韩琪:然后他就把我胸罩推上去了,摸我胸。

我: 你整个胸都露出来了?

韩琪:恩。

我: 当时你什么感觉?

韩琪:特别特别紧张,然后心怦怦跳,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 然后呢?

韩琪:然后他又低下头亲我乳头。我感觉要窒息了。

我: 你感觉他当时有什么反应?

韩琪:我们接吻的时候,紧紧抱在一起,然后我能感觉到他下面硬了,顶着我。

我: 那你没摸啊?

韩琪:接吻时没有,他亲我胸的时候,我摸了。

我: 什么感觉啊?

韩琪:感觉很硬,很粗。

我: 你伸进去摸的?

韩琪:没有,隔着裤子。

我: 他亲你胸的时候,你有没有叫出来?

韩琪:有一点,但又不太敢,也不好意思。

我: 然后呢?

韩琪:然后他好像很兴奋,用力摸我屁股。

韩琪:然后他想脱我裤子,一开始我没让,但后来还是脱了。

我: 啊?整个裤子脱了?

韩琪:没有没有,脱到膝盖那里。

我: 他摸你底下没?

韩琪:恩。

我: 怎么摸得?

韩琪:让我扶着墙,然后就摸我。

我: 扶着墙?怎么扶啊?什么样的姿势?

韩琪:就是我背对着他。

我: 哦,你背对着他,裤子被他脱到膝盖那?然后他从后面摸你?

韩琪:恩。

我: 那你舒服吗?什么感觉啊?

韩琪:感觉头脑一片空白,然后底下有点受不了。

我: 怎么受不了啊?

韩琪:他摸的时候,感觉一阵阵发麻。

我: 舒服吗?

韩琪:说不好,有点想小便的感觉。

我: 你当时底下是不是全湿了?

韩琪:恩。

我: 我听你说的底下都要受不了了,老硬了。

韩琪:那还是别说了。

我: 没事,说吧,我想听。。。

韩琪:然后他后来也把裤子脱下去了。

我: 你看见他那个了?

韩琪:恩。

我:你第一次看见男生那个吧?

韩琪:恩。

我: 什么感觉?

韩琪:很粗,很硬,颜色红红的。

我: 然后呢?

韩琪:然后他想插进来,但我一直没让。

我: 然后呢?

韩琪:最后他让我用手给他弄,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最后弄的我手上都是他的精液。

我: 然后你们就走了?

韩琪:恩。

韩琪:好了,听够了没有?色狼~~

我: 我下面硬的不行了。。。

韩琪:那怎么办?

我: 我想射。

韩琪:那你射吧。

我: 你不困吗?已经3点半了。

韩琪:不困啊。

我: 我想问你一下

韩琪:问什么?

我: 你现在有反应吗?

韩琪:不告诉你~~

我: 快点,告诉我。

韩琪:不知道。

我: 我都告诉你了。。。

韩琪:告诉你什么啊?

我: 你下面有反应吗?

韩琪:有。

我: 什么反应?

韩琪:湿了。。。有点粘粘的,

我: 什么时候开始的?

韩琪:刚才。

我: 你可好了,身边有男朋友。

韩琪:他起不来,估计得中午才能起来吧。

韩琪:你问我了,我也该问你了吧?

我: 呵呵 问吧。

韩琪:你和你女朋友呢?

我: 我的第一次给她了,第一次很快就完事了。

韩琪:你第一次什么感觉啊?

我: 射的时候很舒服。

韩琪:你那个大吗?

我: 还行吧,你想试试?

韩琪:你少来,大色狼。

我: 你第一次很疼吗?

韩琪:废话,哪个女人不疼啊。

我: 之后呢?

韩琪:之后做了几次就好了。

我: 你喜欢什么姿势?

韩琪:我喜欢躺着,或者我在上面也行。

我: 和男朋友在一起时,你有没有主动的时候?

韩琪:有啊。

我: 你一般能来几次高潮?

韩琪:看情况吧,有时候一次,有时候一次都没有,有时候两三次。

我: 你叫床声大吗?

韩琪:还行吧,如果他动得快的时候,我就叫的厉害一点。

我: 你喜欢他动得快?

韩琪:恩,动的快的话,下面摩擦的很舒服。

我: 我下面硬的不行了,我已经把它拿出来了。

韩琪:是吗,很大吗?

我: 恩,顶的难受。

韩琪:那怎么办?

我: 想射。。。

韩琪: 那你射吧。

我: 我想你也和我一起弄。

韩琪:不行,他在呢。

我: 求你了,我要受不了了。

韩琪:那这样吧,我去厕所。

我: 行。

韩琪:但我去厕所的话,就得发简讯了。

我: 知道了。

韩琪:好了,我到厕所了。

我: 你把裤子脱了。。。

韩琪:恩,脱了。

我: 全脱了?

韩琪:没有,到膝盖那里。

我: 摸一下下面湿没湿?

韩琪:湿的不行了,湿透了,内裤也粘粘的。

我: 我想看一下。。。

韩琪:怎么看啊?

我: 你照完用彩信发过来。

韩琪:等一下啊。

(过了一会,她发了一张他下面的照片,毛毛挺多的,的确底下全湿了)

我:哇。。。好有感觉啊,真想插进去。

韩琪:你讨厌,你这么说我会受不了的。

我: 你从后面照一张你屁股呗,崛起屁股。

(过了一会,又发了一张她屁股的照片,我简直快要射出来了,屁股很正点,看上去很有弹性)

韩琪:你也给我发一张呗。

我:等等啊。

(我也照了一张JJ,给她发了过去)

韩琪:好粗啊,你前面的头挺大的。

我: 你在自己用手弄吗?

韩琪:刚才就弄了。

我: 我想听你叫。。。

韩琪:不行,我不能说话。

我: 没事,小点声,不用大声,就一会,我马上好。

(韩琪的电话打来了)

我: 我现在弄呢,你呢?

韩琪:恩,我也是。

我: 一会要来的时候告诉我啊。

韩琪:恩。

我: 你小声叫两声。。。

韩琪:啊。。。啊。。。恩。。。能听到吗?

我: 能,很有感觉,继续。

韩琪:恩。。。啊。。。啊。。。我下面湿的不行了

我: 我快射了。

韩琪:恩哼。。。我也要来了。。。啊。。。不行了。。。要来了。。。啊。。。

(然后我听见电话那边应该是她高潮了,声音很低沉,大概停留了4、5秒钟,感觉当时

的样子应该是一只手摸着下面,一只手拿着电话,然后闭着眼睛张着嘴)

我: 麻了吗?舒服吗?

韩琪:麻了两次,下面一颤一颤的,腿都没力了,你呢?

我: 我也射了。。。射老多了。

韩琪:我挂了啊,明天再聊吧,都已经天亮了。。。

我:恩,好好睡吧。

就这样,我们经历了对我来说很疯狂的一个晚上,我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竟然和自

己曾经暗恋的女生这样。。。之后的故事,明天再写吧。。。

暑假,和曾经的高中同学发生了关係(二)

第二天中午,被电话声吵醒,老妈来电话说让我别出门,晚上老爸的一个朋友要请咱家吃饭,我说知道了。然后就起床上厕所,发现JJ的头红红的,估计可能是昨晚弄的太厉害了,洗了个澡去厨房,看见老妈已经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了,随便吃了两口。拿起手机给韩琪发了个简讯:干嘛呢?(本来想说,起床了吗?小懒猪)但是怕他和男朋友在一起,然后就没法,还是安全一点好。结果等了半天,都没回话。我又打开QQ,QQ也没上线。然后就无聊,看了甄子丹的《导火线》,挺爽,呵呵!大概快6点了,老妈来电话说让我去新世纪,我打车就过去了。正吃着饭,简讯响了,我接过来一看,是韩琪。

她说:手机放包包里了 刚看到简讯,你干嘛呢?

我: 和我爸我妈吃饭呢,你吃饭了吗?

韩琪:没有,不饿。

我: 你没和他在一起?

韩琪:恩,他和一起实习的两个朋友吃饭去了。

我: 哦,那你现在在哪呢?

韩琪:我回家了啊。

我: 今天几点起来的?

韩琪:下午才起来,呵呵。你呢?

我: 呵呵 我也是。他不知道吧?

韩琪:废话,他知道的话,我还能在这给你发简讯啊?

我: 呵呵 对了,我昨天忘告诉你了,我们昨天的聊天记录你删没?

韩琪:没有啊,怎么了?

我: 你昨天拿你自己的笔记本?还是用他的电脑啊?

韩琪:他的啊。

我: 那他要是看你QQ的话,不小心看到记录就废了。

韩琪:不会啦, 他不知道我密码,他从来不看我QQ。

我: 哦,那还行。

我: 对了,你们昨天做没做?呵呵

韩琪:就知道你能问这个,色色色!!!

我: 呵呵,问问。

韩琪:没做,他今天下午才起来,然后吐了,说头疼了。

我: 那他酒量也不行啊。

韩琪:他们昨天啤酒白酒混着喝的。

我: 哦,那他今天晚上还出去?

韩琪:不知道,我告诉他别喝了,他说不喝。

我: 那他今天怎么没叫你一起去啊?

韩琪:叫了,但我没去。我说不想去了,想回家。

我: 好了,先不说了,我妈说我了,不吃饭总发简讯,晚上回家再说吧。

韩琪:恩,知道了。

晚上回到家打开QQ,看见她没在线。我就给他发信息:干嘛呢?上QQ吗?

她说:我隐身呢,你和我说话吧。

然后就和她聊QQ。

我: 你吃饭没?我刚回家。

韩琪:吃了一个地瓜。

我: 吃那个能饱么,怎么不吃饭啊?

韩琪:不太饿,不想吃饭。

我: 我想你了。。。

韩琪:呵呵。

我: 笑什么,想我没?

韩琪:不想

我: 等晚上的时候就想了,呵呵

韩琪:现在就是晚上啊。

我: 说真的,想不想我?

韩琪:你说呢

我: 我哪知道啊。

韩琪:想啊。

我: 是吗,我老想你了。

我: 昨天你给我发的照片,我还留着呢。

韩琪:我告诉你,不许给别人看啊。

我: 废话,我能给别人看吗?我傻啊?

韩琪:我怕啊。

我: 绝对不能,我的照片你留着了?

韩琪:删了,怕被他看见。

我: 呵呵,我那个长的不好看。

韩琪:男生的不都那样么。

我: 我的太小了。

韩琪:我觉得不小啊,前面的头挺大的。

我: 和他的比呢,谁的大?

韩琪:不知道。

我: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想想。

韩琪:差不多吧,你的头比他大一些。

我: 哦,可能是照片的关係,或者照的角度的关係。

韩琪:是吗?不知道

我: 昨天看你照片,你底下全是水啊,看着老有感觉了。

韩琪:讨厌,就怪你(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 你平时自己弄吗?

韩琪:不弄啊。

我: 那昨天怎么弄了?

韩琪:被你搞的呗,谁叫你那么坏。

我: 你以前一次都没弄过啊?

韩琪:你问这个干嘛啊?

我: 呵呵,问问。

韩琪:弄过,但不经常。

我: 什么时候弄过?

韩琪:有一次在寝室的时候,我们寝室卧谈会,呵呵

我: 啊?大家一起弄啊?

韩琪:哈哈,神经病,当然不是。

我: 那是什么?

韩琪: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男生了,然后就聊各自的男朋友。

我: 你们女生平时也像男生聊女生那样聊男生吗?

韩琪:会啊,只是可能没你们聊的那么露骨。

我: 然后呢?

韩琪:然后就聊到一些成人话题,呵呵。

我: 呵呵

韩琪: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弄了。

我: 你不怕别人感觉到啊?你睡上铺还是下铺?

韩琪:我们没有下铺,下铺是写字檯,我们睡上面。

我: 哦,那还行。那是你第一次弄吗?

韩琪:不是。

我: 第一次什么时候?

韩琪:第一次是高中,和XX在一起的时候,他弄过。

我: 哦,他总给你弄啊?

韩琪:没有,就几次而已。

我: 之后你自己总弄啊?

韩琪:没有,当时听说自己弄的话,对身体不好,就不想了。

我: 哦,你觉得你们女生都自己弄过吗?

韩琪:我哪知道?我又没问过。

我: 哦,呵呵。

我: 你下面毛挺多啊。。。

韩琪:你少废话,你没毛啊?

我: 我的意思是,看你下面很有感觉。

韩琪:切~

我: 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管他下面那个东西叫什么?

韩琪:棒棒糖

我: 哈哈~~~你这么叫啊?呵呵,不过挺形象的。

韩琪:呵呵,那你女朋友管你那个叫什么啊?

我: 没有特别的名字。

韩琪:哦。

我: 那棒棒糖的话,你果过吗?

韩琪:恩。

我: 好吃不?

韩琪:不好吃,有味。

我: 哈哈,那别果了。

我: 高中的时候,你给XX果过没?

韩琪:没有,那时候哪懂啊。

我: 呵呵。

韩琪:今晚不能聊太久了,我一会得睡了,明早陪我小弟买书。

我: 上次不是去了么?

韩琪:上次有一本没买到,这次去别地方看看。

我: 哦,那行,你早点睡吧,你明天几点完事啊?

韩琪:不知道,大概中午吧,怎么了?

我: 你和你男朋友一般都什么时候见面啊?

韩琪:没有固定的时候,他什么时候有空就见呗。

我: 我明天下午找你去啊?

韩琪:行,看看吧,我要是完事了就给你打电话。

我: 行,中午能完事不?

韩琪:应该差不多。

我: 那你完事给我打电话吧。

韩琪:恩,那我下了啊 88

我: 恩,88

第二天,也许是因为比较兴奋的关係,很早就起来了,然后一直都下午1点多才等到她的电话。我们约好了在胜利广场见面,然后我问她中午吃没吃饭。她说还没吃,然后我们就去了一家KFC。因为我们经历了周六那天晚上的故事,所以这次和她见面和上次去必胜客见面,感觉完全不同,一开始挺尴尬,又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完全没有了在QQ里的那种感觉,不过有一种存在于内心的征服感,或者成就感。关键之处在于两点,第一,我们高中毕了业以后就没见过面,已经两年多没见了。第二,她是有男朋友的,想起周六那天晚上,背着她男朋友和我说的那些话,乾的那些事,这种感觉真要人命啊,有点肾上腺素上升。哈哈,超有成就感。现在又出来和我约会,啊~~我的天啊,我上辈子到底积的什么大德啊?她穿了一件黑色T恤和牛仔裤,腿挺漂亮的。进了KFC点完餐,她说去洗手,我看着她往洗手间走去的背影,脑子里又浮出那天晚上的事,幻想着她为我而流出的淫水,还粘在了内裤上,粘粘的(不知道她回家以后是怎么洗的 哈哈,或者当时就洗了)而她牛仔裤里面的样子,我手机里就有,呵呵 我拿出手机又看了一遍。。。

其实刚才见面的时候,我能看出她也挺感觉的,不太敢正眼看我,说话没有第一天那么自然。从KFC出来的时候,大概快3点了,我们从见面到现在,一直没提周六那天的事。她问我去哪,我说:你想去哪啊?她说:不知道啊。其实我真想和她直接去宾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何况我也没有过这种经验啊,一时不知所措,就对她说:太热了,要不我们去唱歌去?她说:行。然后我们打车去了麦乐迪。去了以后,我跟吧檯要迷你包,小姐说没了 得等才行。我又要中包,那女的让我上二楼,然后我和韩琪上了二楼。(对了,忘了一个,我们从KFC出来以后,我试着用手轻轻搂她腰,她竟然没反对,哈哈)我们进屋坐下来,韩琪开始点歌,她问我喜欢唱谁的歌,我说:动力火车吧,结果她点了一首《当》,我晕,她竟然整了一个这么高的歌。我说:这个过吧,换一个(太丢人了,与其唱不上去,还不如直接不唱),然后她有换了一个《那就这样吧》,这个还行,没难倒我。等到她唱的时候,我搂着她,之后就渐渐不唱了,轻轻靠在我身上,我当时挺紧张,摸她的手,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感觉空气像凝固了一样,顿时感到浑身发热,嗓子眼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反正那种感觉到现在都忘不了。我对她说:其实,咱们聚会那天,后来和你说话之前,一直看你来着,高中时对你的感觉一下就上了了。她说:其实跟你聊天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晚上都想和你聊天。我说:我也是,其实我和你聊天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控制不了,总想你。然后我们又说了一些类似的话,不太记得了。然后我就吻她,我们互相搂着对方,竟然是她先主动伸的舌头,那种感觉太美了,我能感觉她的呼吸,我们不停的舔对方的舌头,我把手从她T恤底下伸进她后背,她小声的哼了一声,我摸着她柔软的皮肤,手感真好。我想摸她胸,她说不行,怕突然有人进来,然后我就把手拿出来了。因为练歌房的门没有锁头,而且偶尔会有走错屋的人突然进来,所以就没敢大胆。我随便点了5、6首歌,我们又接吻,然后我坐着,她俯下身躺在我腿上,我们什么都没说,我摸着她的头髮,摸她的脸,她吻我的手心,我慢慢把手伸到了她脖子那里,然后挪到她胸上,隔着衣服摸她的胸,她紧紧的抓着我,因为有胸罩隔着,手感不是很好,但足够让我心跳,我慢慢的顺着她的T恤领口把手伸进去,她没反对,还是像刚才那样紧紧的抓着我,当我把手伸进她胸罩里面 摸到她的胸的时候,她更紧的抓了我一下,然后我就不停的揉她的胸,摸她的乳头,我浑身发热,估计她比我更紧张。这时,她手机响了。我晕,我们不情愿的分开,她抬起身子去拿电话,在她抬起身的一瞬间,我看到她有些凌乱的头髮,还有红红的脸,然后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那样子看得我真有慾望。她打完电话跟我说:我得走了,我妈叫我回去。我说:怎么了?有事啊?她说:我妈说大姨下午来大连了,过一会去我家,我妈还没下班呢,让我给大姨开门,然后顺便回去的时候买点菜。(我晕啊,本来马上就快从麦乐迪跳到宾馆了,竟然这么凑巧,终于体会了人算不如天算啊)我说:行,那赶紧走吧,可别你大姨先到家了,你还没到呢。然后我们匆匆收拾了一下,就走出了麦乐迪。打了个车就往她家的方向走,路上先去了一趟家乐福,陪她买了点菜,又买了点肉,就送她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坐在车的后座,我回想刚才在麦乐迪的情景,有点不可思议,像是在做梦,看着车窗外,感觉脸上有点火辣辣的,说不好什么样的感觉。

回到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菜香味。到厨房看见老妈在做菜,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或是做贼似的,有种心虚的感觉(估计还没从韩琪那彻底回过神经)老妈问我:回来了?打电话问你爸晚上回家吃不?我说:恩。

当天晚上,寝室一个哥们给我打电话,趁放假,张罗几个人去北京玩两天,我犹犹豫豫的,其实是心里想着韩琪,怕这几天见不到她,去北京玩根本吸引不了现在的我,可最后那哥们好说歹说,说什么等毕了业就没机会再出去玩了 等等之类的话,最后还是说服了我。结果大家说好第二天就出发。晚上和韩琪大概说了一下,她告诉我小心点安全,把钱包放好了之类的话(女人就是有这种天性)。

今天就写到这吧,睏了。去北京回来以后,有好戏,呵呵。争取明天或后天写出来,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

暑假,和曾经的高中同学发生了关係(三)

第二天上午,我们寝室几个哥们约好了在火车站见的面,然后一起去买了票。到了北京,感觉到空气中吹的风都是热风,又晒又热。来之前,一个哥们给另一个寝的哥们打了电话,那哥们家是北京的,本来想找他一起玩的,结果他和女朋友两人去哈尔滨,见那女的家长去了,哈哈。还没回来呢,然后大概问了他北京哪家宾馆还可以啊?他让我们去东单,位置也还行,价格在北京的话,可以接受,但时期不一样,价格也不固定,但不会高得离谱。于是我们打了车就去了。我们一共人,就要了两个标準间,我记得一间好像将近400,具体多少不记得了。我们其中有一个哥们家里经济不是太好,我们三个人就说好,不让他拿宾馆的钱了,最后推来推去,我们还是帮他拿钱了。然后正巧我和一个哥们不抽烟,所以就烟民的两个人一个房,非烟民的两个人一个房。

进屋大概整理了一下,就出来吃晚饭,然后给韩琪发了一个简讯,告诉她我到了,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坐了一天的火车,大家都有点累,吃完饭就回酒店準备睡了。我回去坐了一会,老跟老三说:你呆着吧,睏了就先睡,我出去转一圈回来。老三在卫生间,开门露出头对我说:嘘,你过来听听,好像隔壁有个女的在沖凉。我说:你还能行不?整天有贼心没贼胆,你自己听吧,我走了啊,说着我关上门就走了。虽然到了晚上,但外面还是非常热,我看着马路上来来回回的行人,想着韩琪,要是能和她单独出来玩两天多好。我拿起手机,给她发了条简讯:干嘛呢?睡觉没?

她回:没有,你干嘛呢?和朋友在一起呢?

我说:没有,我自己出来了,突然想你了,你在家呢?

她: 恩,你能上网吗?

我说:行,等我一会,我找一个网吧。

我走了一会,怎么也没看见网吧,就找了一个在公交车站等车的一个人问:请问这附近哪有网吧啊?那男的想了两秒说:你往那边走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你从那个马路过去,然后再往右走大概500米吧。我说:谢谢啊。然后就从地下通道过了马路,然后顺他指的方向大概走了500米,结果去了一看,什么都没有啊,有一个摩托车车行,还有什么小超市,找了半天也没有。我就进了一家超市,买了一个绿茶,结帐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你们这附近有没有网吧?老闆说:这没有,你得往出去以后往南走,过马路在问问吧,反正这边没有。我说:谢谢啊。然后我出去往南边一看,还是我刚才过马路之前的那个地方啊,于是我又回去,路过刚才的公交车站,再往里面走,终于看见一个网吧,其实就在公交车站后面,还不到30米,回头往车站望去,估计刚才「好心」告诉我路的那个男的,早就走了吧,呵呵。明明不知道,瞎告诉人,还不如不告诉呢。

我进了网吧找了一个座位,然后打开QQ(下面的聊天内容,是我凭记忆大概回忆的,因为是网吧电脑,所以那天的聊天没有记录,肯定有很多不记得了,见谅)我找到韩琪的头像,问她:在不?她的头像一下晃了:恩,你在网吧啊?

我: 恩,你又隐身呢?

韩琪:恩,要不怕有人和我说话,

我: 等我呢?

韩琪:废话。

我: 呵呵。

韩琪:你不累吗?

我: 不累,就是有点热,这边比大连热多了。

韩琪:那你们明天準备去哪玩啊?

我: 还没想好呢,起来再说吧。

韩琪:哦,那你们大概玩几天?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 顶多两三天吧,就看看鸟巢,看看水立方就行了呗,其他地方小时候都去过。

韩琪:那你们多照点相吧。

我: 恩。

我: 你这两天都干嘛啊?

韩琪:不知道啊,没事干。

我: 你和他不总见面吗?

韩琪:还行吧,也是因为他实习,不是正式员工,不能太随便。

我: 哦

我: 那你们见面一般都干嘛啊?

韩琪:也不干嘛,其实说实话,我对我们的将来没有什么信心。

我: 为什么?

韩琪: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总在一起,他一天给我打好几个电话。

韩琪:后来,就慢慢减少了,尤其最近几个月,其实工作可能是其中的原因,但我觉得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还是我们之间的感觉渐渐淡了,有时候连简讯都不怎么发。

我: 哦,那你还喜欢他吗?

韩琪:我也不知道,反正走一天算一天吧。

我: 他家是哪的?

韩琪:以前是丹东的,后来搬本溪去了。

我: 他家条件怎么样?

韩琪:他爸跟别人一起搞监控,他妈不知道。

我: 搞监控挣钱不?

韩琪:不知道,应该不太挣吧,要不怎么从丹东搬去本溪呢。

我: 那不一定。

韩琪:他跟他爸说了,要搬就搬瀋阳去,他爸说瀋阳房子有点贵。

我: 啊?不会吧,瀋阳房子和大连比,算挺合理的了。

韩琪:是啊,其实我不在乎他家条件怎么样,主要是感觉和他在一起没安全感,我不指望他下班以后过来看看我,但是有时候跟他打电话,总感觉他是敷衍了事。

我: 那你没和他说过你的想法啊?

韩琪:没有,我觉得这是感觉上的东西,如果没有那份心,即使说了也没用。

我: 那倒是。

韩琪:有时候见了面,总跟我说他在单位的事,说什么看不上单位谁谁谁,或者谁谁谁做的那些业务,是人都会做。

韩琪:我不喜欢他这样,人家能让你在那实习就不错了,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管别人干嘛啊,你说呢?

我: 恩,这个你说的对。

韩琪:然后他自己觉得步入社会了,就总是教导的口气跟我说一些事,我不喜欢这样。

韩琪:再说,我们本来就不能天天见面,偶尔见一次,还说这些话,每次都突然没心情了。

我: 恩,两个人在一起,应该了解对方,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不能总是以自我为中心。

韩琪:呵呵,他可不会像你这么想。

我: 那你父母知道他吗?

韩琪:知道。

我: 见过面啊?

韩琪:我妈见过他。

我: 那你妈怎么说啊?

韩琪:我妈尊重我的想法,其它的都不担心,只是怕他以后没什么能力。

我: 你妈觉得他没能力啊?

韩琪:不是,就是担心。

我: 呵呵,好了 不说这些了。

韩琪:恩。

我: 对了,你大姨在你家?

韩琪:下午就走了。

我: 哦。

我: 我刚才从宾馆出来,在路上走的时候,还想呢,如果能和你出来玩该多好啊。

韩琪:呵呵,也许会有机会吧。

我: 那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你会和我出来吗?

韩琪:会啊。

我: 真的?好期待啊。

韩琪: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顺其自然吧。

我: 你想我吗?

韩琪:你呢?

我: 当然想啊,比如我晚上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就很自然的想到你吃没吃晚饭,想你在干嘛,白天坐火车的时候,真想快点到北京,快点玩完,然后就能快点回去看你了。

韩琪:是吗,我也想你了。

我: 对了,你有摄像头没?

韩琪:以前有一个,坏了,平时在学校也不用,就没买。

我: 你笔记本是什么的?

韩琪:东芝。

我: 哦。

韩琪:你开视频呗,我看看你。

我: 恩,接吧。

韩琪:有点卡。

我: 恩,这摄像头不好。

我: 你麦好使不?

韩琪:好使。你发吧。

我: 能听见不?

韩琪:能,但是声太小。

我打字: 算了,我旁边有人,还是打字吧。

韩琪:恩。

我: 视频太卡,我关了啊?

韩琪:行。

我: 我觉得我们最近聊的话,都快赶上高中三年说的话了。

韩琪:呵呵,差不多。

我: 假如高中的时候我追你,你能同意吗?

韩琪:不知道,没想过啊。

我: 呵呵,你那时候喜欢XX。

韩琪:呵呵,你吃醋了?

我: 好酸啊。。。

韩琪:(笑的表情)

我: 你现在是坐床上和我聊?还是坐写字檯前面啊?

韩琪:写字檯啊。

我: 怎么不坐床上?

韩琪:电脑放腿上不舒服。

我: 你上次不是给我传过两张照片么

韩琪:讨厌。。。

我: 我还没看过你胸呢,我想看看胸,行不?

韩琪:我要是说不行的话,你能放过我?

我: 哈哈,求你了,看看。

韩琪:坏坏坏,色色色。。。等会啊。

我: 把脸也照出来,上半身就行。

韩琪:(发怒的表情)

(过了一会,传过来了,打开手机一看,我硬了 呵呵,她把头髮扎起来了,看着很性感,不是漂亮那种感觉,是很乾凈然后再加温柔的感觉,看着特别有感觉,胸不算大也不算小,想到了昨天下午在练歌房,竟然还摸了)

我: 你的胸很漂亮。。。看着很有感觉。

韩琪:就会说好听的。

我: 真的,没骗你。

(这时,电话响了,老三打来的:你什么时候回来?你没拿房卡,我要是睡着了你进不来了,我说:知道了,马上回去。)

我: 我朋友说他要睡觉了,让我赶紧回去,我没拿房卡。

韩琪:行,那你快点回去吧。

我: 可我还想和你聊。

韩琪:呵呵,快回去吧,要不你回去以后给我发简讯吧。

我: 行,那我下了啊 88

我回到宾馆,一股凉气,心想:空调真是个伟大得发明啊。看见老三穿着三角裤躺在床上看电视,问我:嘎哈去了?我说:没嘎哈,瞎溜达。老三说:你刚才走以后,我一直贴着墙听隔壁动静,我以为他们能干一炮呢,结果听了半天,腿都站酸了,最后终于听见了。我说:我靠,能听见啊?老三说:听个屁,我TM听见男的打呼噜的声。我狂笑:哈哈,你TM还能有点出息不。最后我俩嘻嘻哈哈的瞎聊一通,然后老三不知不觉睡着了。我给韩琪发了一条简讯:我回来了,你困吗?她说:不困啊。我说:等我一下,我去简单沖个凉回来。

沖完凉出来,钻进被子,拿起手机。

我: 我完事了,你干嘛呢?

韩琪:我躺下了。对了,你手机能上QQ吧?我上Q吧,打字也方便点。

我: 行。

我: 刚才沖凉的时候,想着刚才你给我发的照片,又硬了。

韩琪:是吗,你朋友在你旁边?

我: 恩,他睡了,呼呼的。

韩琪:呵呵,你下面硬的时候什么感觉啊?

我: 发胀,然后就挺起来呗,刚才老硬了,都能挂上湿毛巾了。

韩琪:哈哈,现在呢?

我: 现在还行,没刚才那么硬。你现在穿什么呢?

韩琪:内裤和背心。

我: 什么颜色的内裤啊?

韩琪:白的。

我: 你喜欢穿白的啊?

韩琪:恩,黑的也行。

我: 昨天在练歌房,抱着你的时候感觉特别好,你呢?

韩琪:恩,喜欢你抱着我。

我: 感觉好吗?

韩琪:恩,很紧张,感觉什么事情都忘了,我都记不清怎么和你接吻的了,总是不知不觉的。

我: 我也是,你舔我舌头的时候,我感觉从脖子一直到头顶,一阵阵发热。什么都忘了,只知道不停的吻你。

韩琪:我也是,紧张的让我有点受不了。

我: 我那时候下面硬的不行了。

韩琪:呵呵,其实我躺你腿上的时候,有点感觉得到。

我: 我摸你胸的时候,你什么感觉?

韩琪:感觉脸很烫,然后像是说不出话一样。

我: 喜欢那种感觉吗?

韩琪:恩,不过有点受不了。

我: 你再给我发一张照片被

韩琪:发什么啊?

我: 感觉你屁股特性感,还想看一次。

韩琪:上次不是给你发了么。

我: 再发一个呗。

韩琪:等一会啊。

我: 你能不能穿裤子?

韩琪:穿裤子干嘛啊?

我: 想看你穿裤子的。

韩琪:那你等会啊。

我: 恩,你穿牛仔裤呗,然后把裤子脱下来一点,露出一半屁股。

韩琪:呵呵,你变态啊。

我: 求你了,想看,就把屁股缝露出来就行,牛仔裤也照出来。

韩琪:等会啊。

(发过来了,可能照的时候有点手抖,有一点点虚了,不过还好,看着超有感觉)

韩琪:好了没有?

我: 好了,这个超有感觉。。。

韩琪:你别又受不了啊。

我: 已经受不了了。

韩琪:那怎么办。

我: 我想射。

韩琪:你朋友在那怎么射啊?

我: 那我出去吧,你等我一会。

韩琪:你去哪啊?

我: 去楼梯那里,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再说一般都坐电梯,没几个走楼梯的。

韩琪:你去厕所呗。

我: 不行,一旦他醒了上厕所呢。

韩琪:那行,你直接打我手机吧。

(我放下电话,从包里拿出一条运动裤,因为一旦来人的话,可以很快的把JJ放进去,如果普通裤子的话,还要拉拉链,很麻烦,我把房卡拔出来,轻轻的出去了,推开门 进入了楼道,楼道里挺黑,只有两个写着「安全出口」的牌子亮着小灯,我拨了她的手机)

我: 喂,能听见不?

韩琪:能。

我: 我不能说话太大声,楼道里有迴音,怕万一有人什么的。

韩琪:哦,等我一下,我去把灯关了。

韩琪:我也不能太大声说话,怕我妈听见。

我: 恩,他们睡没?

韩琪:睡了。

我: 你现在有感觉没?

韩琪:有。

我: 你底下湿没?

韩琪:肯定湿了。

我: 你摸一下。

韩琪:湿了。

我: 水多吗?

韩琪:恩。

我: 你把内裤脱下去吧。

韩琪:恩 等一下啊。

韩琪:好了。

我: 你用手摸呢?

韩琪:恩,你呢?

我: 我把它拿出来了,用手弄呢。

韩琪:大吗?

我: 大,老硬了。

韩琪:我感觉你呼吸一颤一颤的。

我: 恩,我弄的太快了。

韩琪:你注意点,别有人过来。

我: 恩,没事。你一直用手弄呢?

韩琪:恩。

我: 什么感觉啊?

韩琪:我一想到你现在用手弄,我就有点受不了。

我: 我也想像你现在用手弄呢,你弄上面那个点?还是弄阴道呢?

韩琪:上面。

我: 对了,昨天从练歌房出来,你回家以后,内裤湿没湿?

韩琪:湿了。

我: 湿的多吗?

韩琪:老多了。

我: 是吗,我受不了了,你叫两声呗。

韩琪:啊。。。啊。。。不行,我不敢大声。

我: 没事,就这样就行。

韩琪:啊。。。啊。。。嗯哼。。。

我: 你现在弄的快不?

韩琪:快,你要射的时候告诉我啊。

我: 恩,我刚才好几次都要射了,但都憋住了,我想和你一起来。

韩琪:恩,我也是。你射之前告诉我就行了。

我: 恩,再叫两声。

韩琪:啊。。。恩。。。恩。。。

我: 你想像我摸你胸,然后亲你乳头。。。

韩琪:啊。。。受不了。。。

我: 你叫得快一点,快点,我要不行了。

韩琪:啊。。啊。。恩。。嗯哼。。嗯哼。。。

我: 这个好,别停,我要来了。。。

韩琪:再弄一会,我也要来了。。。

我: 要射了。。。

韩琪:啊。。。。。。(我听到她这声「啊」像是没有喊出来,变成了很很低沉的「嗯」,大概持续了几秒,我靠着墙,大概喷了3、4次,射到墙壁上,又落到了地上。)

韩琪:你射了吗?

我: 恩,射的很多,你呢?麻了吗?

韩琪:麻了。

我: 几次?

韩琪:一次。

我: 舒服吗?

韩琪:恩。

我: 我射墙角里了,呵呵。

韩琪:呵呵,你没拿手纸啊?

我: 没拿。

韩琪:那你赶紧回去洗洗吧。

我: 恩,没事。你下面老多水了吧?

韩琪:恩。

我: 你麻的时候,幻想的什么啊?

韩琪:说了你别笑我啊。

我: 说吧,我绝对不笑你。

韩琪:我想像是你在给我弄。

我: 我刚才也想像你了。

韩琪:呵呵。

我: 行,那我回去洗洗,你也去洗洗吧。

韩琪:恩,那我挂了?拜拜

我: 恩,然后我回屋不给你打电话了,怕把他吵醒。

韩琪:知道了,拜拜。

回到屋子,直接去了厕所,把JJ洗洗,然后回到床上,看着老三睡得呼呼的。躺下来,我能感觉到我的脉搏在一下一下的跳,又一次像做梦般的感觉,看着熟睡的老三,就好像他是小孩,我是大人的感觉,呵呵。渐渐地,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四个人一起去楼下的餐厅吃了点东西,就回屋準备白天去鸟巢和水立方看看。临出发前,我还快速穿好衣服,提前出来,去了昨晚呆的那个安全出口那里,仔细看了一下,精液不见了,不知道是被清洁工弄乾凈了,还是自己蒸发了,反正没了,呵呵。

第二天,天气很闷,有种蒸桑拿的感觉。去了鸟巢,一饱了眼福,和电视中感觉不一样,发自内心的说,确实很漂亮,有很气派,还很有个性,水立方的话,没什么感觉,估计得等到晚上才漂亮。在那照了几张相,然后中午吃点点小吃,然后一个哥们说想吃正宗北京烤鸭,于是下午就去吃了烤鸭,然后去了趟天安门,和哥几个照张相,一直晃悠到晚上,又去了水立方看了夜景,的确漂亮,鸟巢的夜景也相当震撼,真为祖国感到骄傲。个人比较喜欢汽车,所以在路上特意观察了一下,豪车很多,看见过一辆黑色保时捷,但不知道哪款,不过车尾有扰流板,估计是Turbo或者GT2,然后Q7看见好多辆,X5最多,英菲尼迪FX也遇到过一辆,老鼠颜色,超漂亮。奔驰S、宝马7就不说了,比较震撼的是,晚上的时候看见一辆玛莎拉蒂总裁,难得,第一次亲眼见。不过看见这些车,都有一个相似的现象,那就是开车的人,要么是女的自己开车,要么是男的开车 旁边坐一个女的,基本都差不多,呵呵。 回宾馆的路上,我建议第二天去十渡蹦极,其中两个哥们都反对,有一个很支持,最还跟另两个哥们说:你们去了以后先看看,敢玩就玩,不敢玩也不逼你们,然后大家说好了去十渡。 折腾一天,回到宾馆坐下来,腿有点疼,沖了个凉,打电话问吧檯查一下去十渡蹦极怎么去,吧檯建议我们早上坐火车去,我们问几点,她说早上6:30有一班,大概9点多一点能到,我们听完,跟另两个哥们说了一下,大家都说没问题。因为今天太累了,明天又要早起,躺下来和韩琪简单发了几个简讯就睡了。当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我梦见我自己在河边钓鱼,钓着钓着,钓上来两只熊猫,好像是一对儿的,然后场景又突然变了,乱七八糟的,我在海边的沙滩上靠着一个大石头坐着,然后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穿泳衣的女的,向一个穿西服的男的迎面跑去,我一看那男的,竟然是007邦德,然后突然邦德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準那女的两个胸:「咣咣。。。」两枪,然后崩了我一脸奶,哈哈。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坐着火车就奔十渡去了,人还挺多的。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先吃了午饭,然后简单照了几个相,看消化差不多了,便直奔主题-蹦极。以前在大连星海蹦过一次,挺爽,这个和大连的唯一差别就是 星海蹦极是在海面上,而这个下面也有水,但周围都是山,这种感觉也挺不错。以前没玩蹦极的时候,听人说蹦极多么可怕,但是上次在星海蹦过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反正我是很享受那种感觉,其实只是蹦之前,绑脚的时候有点紧张,当蹦出去以后就完全好了。哥几个让我第一个蹦,我就上去了,蹦完以后,感觉没有星海的那个爽,第二个是老四,我蹦完以后过去,哥三个都怂恿他上去,这哥们以前没玩过,就犹豫了大概10多分钟,总说:等会,我再走一圈,呵呵。然后一直问我:什么感觉,什么感觉?害怕不?我说:没事,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就已经到底了,最后下决心上去了。上去蹦了以后,下来说:以后再也不想玩了,根本就不爽,刚跳的时候,差点没吓死我,感觉自己像一块大石头似的往下砸。另外两个哥们听他说完都不打算玩了,然后大伙又去风景区转转,景非常漂亮,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回去了。

回去以后,大家决定明天再逛一天,买点东西,后天就回家。然后晚上一起出去找了个大排档,灌了几瓶啤酒,其中问过两次路,这样的话,包括我上次去网吧问路,一共问了三次,总体感觉北京人告诉路的时候,感觉瞎告诉你,估计自己也不知道,或者知道,不愿意告诉你,再或者我们点子背,碰没碰到好人,反正给我感觉北京人不怎么样。

喝完酒回到宾馆,感觉累透了,而其又热,直接用凉水沖了澡。躺床上给韩琪发简讯:干嘛呢?

韩琪:刚和我妈去超市回来,你干嘛呢?今天玩的好吗?

我: 恩,玩得挺好的,我刚回来,明天在逛一天,后天就回去了。

韩琪:真的?这么快?

我: 恩,主要就是来看看鸟巢,其它地方以前也基本去过,今天下午蹦极了。

韩琪:真的啊?你玩了?

我: 恩,还有一个朋友也玩了。

韩琪:你不害怕啊? 我也不敢玩。

我: 还行吧,以前玩过一次。但女生最好还是别玩。

韩琪:给我钱我都不敢玩。

我: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抱你跳,呵呵。

韩琪:呵呵,还是算了。那你后天几点回来啊?

我: 中午回去,估计到大连的话,晚上8、9点吧。

韩琪:哦。那你今晚早点睡吧,明天再好好玩一天。

我: 你后天有事吗?还是在家?

韩琪:可能在家吧,怎么了?

我: 我想后天回去以后去找你。

韩琪:你下了车都那么晚了,你不回家啊?

我: 你后天晚上能出来不?

韩琪:你是说晚上不回家啊?

我: 恩。

韩琪:不知道啊。

我: 你妈会说你啊?

韩琪:不知道,应该会吧,上次去他那没回家的时候,我和我妈说了,我妈才让。

我: 那你就说又去那了呗。

韩琪:不想这么说。

我: 那怎么办?

韩琪:对了,要不这样吧,你下车以后先找个地方呆着,然后我等我妈睡觉以后偷偷出来。

我: 啊?那被你妈发现怎么办?

韩琪:不会,我妈晚上不会来我屋。

我: 那你爸呢?

韩琪:他睡觉很死,起不来。

我: 那行,不过你得小心点啊,我有点担心。你妈要是早上起来看你不见了怎么办?

韩琪:应该没事,我妈要是问我,我就说我一大早出去的,运动去了,我妈白天上班。

我: 那行,反正你保险一点,我多等一会没关係,你一定要等他们睡熟才行。

韩琪:知道了,那你早点睡吧。

我: 行,你也早点睡吧,后天见。

第二天,哥几个準备去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去了西单、五道口、还有动物园那边,顺便给韩琪买了一个Guess的手提包(黑色),有点贵,不过还行,挺漂亮。突然感觉,以前陪女朋友逛街,或者小时候陪我老妈逛街时,那么累,又累又闹心。现在当自己有想买的东西的时候逛街,一点都不累,整整逛到下午5点多,一点都没感觉累。不过晚上回去吃了饭以后,往床上一躺,就感觉浑身软趴趴的,懒得发简讯了。就出去给韩琪打了一个电话。

韩琪:喂!

我: 干嘛呢?吃饭了吗?

韩琪:恩,你又逛了一天?

我: 恩,逛的时候不知道累,回来以后累了。

韩琪:呵呵,你明天回来啊?

我: 恩,明天回去,晚上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韩琪:应该不会,呵呵。那你吃饭了吗?

我: 恩,吃完了。行了 我回去睡了啊?要不怕明天起不来。

韩琪:恩,早点睡吧,明天下车以后给我打个电话。

我: 欧了,如果要是突然有什么事,你得提前告诉我啊。

韩琪:知道了。

我: 行,那我挂了啊?

韩琪:恩 拜拜。

我: 拜拜。

之后,我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跟老妈说了我后天回去,老妈说:后天几点回来?我说:大概晚上9点多吧。老妈又说:你爸明天出差,后天你回来的话,我去接你吧。我连忙说不用 不用,我还有同学呢,我和他们一会回去,有一个同学和我顺路,你在家等我就行了,然后我把包放下,咱俩再出去。老妈说:那行,我在家等你。我连忙又说:我爸明天出差啊?去哪啊?老妈说:去深圳。我说:做火车啊?老妈说:恩。我又说:那你告诉我爸 把凯美瑞留家里吧,借我开两天。老妈说:你爸还没回来呢。我说:一会回来你和他说一声就行了,让他把钥匙放在客厅音响上面。老妈说:行,你爸回来我跟他说。和老妈打完电话,我就回屋了。

回去躺在床上,怎么半天没睡着,也许是想着明天回去能看到韩琪,而兴奋吧,然后就越想越兴奋。JJ一会硬一会软,呵呵。

第二天起来退了房,就直奔火车站。昨晚没睡好,本来想在火车上睡一觉的,刚上车不久,老四就被一个搞安利传销的一个妇女缠住了,后来那女的把我们三个也拉过去一起听,开始给我们滔滔不绝,本来不想听的,但是看她是女的,又不好拒绝,而且听她在那讲,即使睡觉,也肯定睡不好。我绝对佩服那女的,都快把安利说成神了,说你们是大学生,受过这么高等教育的人,给父母买安利,不光是对他们的一种孝敬,是从真正意义上为他们的健康着想,我们听着 好像不买安利,我们就成了不孝子似的。后来我们实在听不下去,就都一个个装睡,后来我是真的睡着了,下午醒来吃了一个盒饭,然后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和老爸再说一声凯美瑞的事,但老妈说他已经出发了。我问老妈车钥匙留下没有,老妈说留下了。之后迷迷糊糊的就到了大连。刚一下车,就明显能感觉出来,这里的气温,比北京舒服多了。然后和哥几个告了别,便打车去了金海岸,本来想去新世纪酒店的,因为上次老爸给了我一张那的卡,不过怕那里有老爸的认识人,就没去。去以后,订了一个双人房(大床),就给韩琪发了一条简讯:我到了。你在家呢?

韩琪:恩,你在哪呢?

我: 我在金海岸呢。

韩琪:那是哪啊?

我: 没事,我一会去你家楼下接你。

韩琪:哦,你在酒店吗?

我: 恩,你爸你妈都在家啊?

韩琪:恩,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 那他们大概几点睡觉啊?

韩琪:12点的话,肯定能睡。

我: 你再保险一点,1点出来吧。

韩琪:行。

我: 你上QQ吧,我先去洗个澡,然后我也上QQ。

韩琪:好。

韩琪:好了,呵呵。

我: 这两天他没找你啊?

韩琪:找了,我没去。

我: 怎么没去呢?

韩琪:又是让我和他朋友出去吃饭,我不爱去。

我: 哦,他是不是想带你出去撑面子啊?

韩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想去。

我: 这两天其实一点玩的心情都没有,一直都想你,你想我吗?

韩琪:想啊。

我: 一般什么时候想啊?

韩琪:晚上也想,有时候白天也想。

我: 怎么想啊?

韩琪:想你能晚上回来给我发简讯,想你快点回来,想见到你。

我:那你想我的时候怎么办?

韩琪:还能怎么办,就想你呗。

我: 有没有想我的时候 然后自己弄过?

韩琪:不告诉你,秘密。

我: 说 我听听。

韩琪:那你先告诉我,你有过吗?

我: 有啊,刚去北京的那天晚上,就弄了啊。

韩琪:自己的时候呢?

我: 有过啊,之前白天的时候,看你给我发的照片。

我: 你呢?

韩琪:你去北京前一天晚上,从麦乐迪回家以后,弄过一次。

我: 怎么弄的?

韩琪:看我们之前的聊天记录,然后回想和你接吻。。。

我: 晚上睡觉的时候啊?

韩琪:恩。

我: 想问你一个问题。

韩琪:问吧。

我: 你多长时间没做了?

韩琪:不记得了。

我: 大概呢

韩琪:半个月多,快一个月吧。

我: 那么长时间了,上次见面到现在,有没有想和我做的时候?

韩琪:有。

我: 真的?

韩琪:恩。

韩琪:你呢?

我: 当然想啊,都要想疯了。

韩琪:可是我怕我会太紧张。

我: 我可能比你更紧张。

韩琪:呵呵 我现在就有点紧张。

我: 现在12点半了,你出去听听,看看他们睡没。

韩琪:恩。

韩琪:我爸睡了,还不知道我妈呢,估计也睡了。

我: 你再等一会,我现在去接你,你先在家呆着别出来,一会我到了给你打电话,然后你再出来。

韩琪:行,那我把电脑关了啊,一会给我打电话吧。

我: 行,那我出发了啊。

(大概30分钟以后)

我给她发了一个简讯:我到了,你再去确认一下。

韩琪:恩,你在楼下等我吧。

大约等了15分钟,看见她下来了,穿着一件白色T恤,披着头髮。我本想过去搂着她,但她说:快走吧,我怕被人看到。于是我们打车去了酒店。

进了屋,还没来得及把房卡插上,我就一下把她抱住,她也紧紧地抱住我,就在这黑暗中,我们搂着对方好长时间,我贴着她的耳朵问:想我了吗?她小声说:想了。不知是黑暗让空气更加安静,还是气氛让黑暗更加安静,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然后我轻轻的咬了她一下耳朵,她微微地缩了一下脖子,我把嘴唇碰到她的嘴唇上,我张开嘴的同时她也张开了嘴,我们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发出舌头与口水交错的声音,我们几乎是疯狂的,我下面早已硬了,顶着她的下面,我们越是疯狂的接吻,我就越用力的顶她下面,她也往前顶我,偶尔会地发出「嗯嗯「的很小的哼声,她用力的搂着我,我们慢慢的挪到了床边,我把她压到床上,亲她的脖子,她抬头迎着我,我一只手从她T恤下面伸进腰间,抚摸她柔软的皮肤,她的两只手 也伸进我的衣服里,摸我的后背,我把她的T恤往上推,然后脱了下来,我听见她呼吸变强。也许是适应了黑暗,再加上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的光,我看见她穿着浅色的胸罩,她也把我的T恤拉了上来,从我头上脱了下来,我脱掉我们的鞋,我顺势抱她翻了个身,她压在我上面,从我的脖子亲下去,我摸着她的后背,把她的胸罩解开 拽了下来,她两个柔软的胸贴在我的胸口,然后我感觉到那两个硬硬的乳头从我胸膛向下滑,那种感觉让我浑身发麻,她用舌头舔我的胸,那种感觉是很轻的、很温柔的,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发抖,估计那种感觉不次于吸毒(虽然我没吸过)我把她拉上来,解开她的裤子,然后抓着她裤子的两边,把她裤子扒了下去,我趴在她上面,隔着裤子用JJ顶着她,我从她脖子慢慢亲下去,吻她胸的边缘,我能感觉到她呼吸急促,当我的舌尖碰到她乳头的一瞬间,她「啊。。。」的叫了一声,她的乳头挺硬,伴随着每次与我舌尖的接触,她的身体也时不时颤抖,她把手伸下去摸我下面,隔着裤子不停的抓,我一只手轻轻搬开她的两腿,放到他阴部一摸,内裤已经湿的差不多了,她喘息地呻吟,我退到床下,连裤子和内裤一起脱了下去,然后我继续往下吻她,吻到她的阴部时,我抬起她的两腿,两手抓着她内裤的后面,顺着她抬起的两腿拉了出来,她「嗯哼」的叫了一声,我用手一摸,底下全是水,流到屁眼那里都是,滑滑的。我低下头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道口,她反应极其强烈的颤抖了一下 随之发出 啊。。。的一声呻吟,(她下面闻不出什么味道,估计在家的时候已经冲过凉了)她始终翘着两腿,我用手扶着她阴毛那里,轻轻的舔她的阴蒂,她控制不住的一下一下往上顶,从她的呻吟声中,我感觉我舔得越轻 越快,她就越受不了,听着她的呻吟声,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凝固了一样,我也不知道大概舔了多长时间,感觉她小肚子那边一阵阵发抖,叫声也渐渐加快,突然两腿紧紧地把我的头夹住,用手推着我的头顶,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高潮了。我躺在她旁边搂着她问:舒服吗?她小声说:恩。然后紧紧地搂着我。我伸手往她下面摸,阴道和阴毛下半部已经湿透了,屁眼和大腿内侧也全是水,很滑。她用手握住我的JJ,不停的来回撸,跟我说:好硬啊。。。好有感觉。。。她俯下身子,慢慢的把我的JJ含在嘴里,那一剎那,我感觉有股冲击波从下面一直冲到我脑门,我只是用力的挺着JJ,她一边舔前面的头,一边让JJ在她嘴里进进出出,但是含进去的不是很深。她柔软细腻的头髮在我大腿上摩擦,很痒,很舒服。我撩开她的头髮,透过暗暗的光线,看见JJ在她嘴里一进一出,伴随着「噗噗。。。」的摩擦声,有种很淫蕩的感觉,呵呵。然后她又一边用手上下撸,一边用舌头舔,当时感觉爽到极限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把她拉上来 到枕头那里,伸手去拿我之前放在床头的保险套,她说:我不想带套,最近应该没事。我问:你快来那个了?她说:恩。于是我就趴到她身上,扶着JJ,对準她阴道,轻轻的往里放,可能因为她水流得太多的关係,挺自然的就进去了,她紧紧搂着我「哼。。。」了一声,我慢慢的动,那种感觉太好了,我觉得用语言来形容它,都是对它的不尊重,所以只能用心的体会,然后把这种感觉埋在心里。我问她:疼不疼?她说:不疼,很舒服。我又加快了一点速度,她的叫声也跟着我的频率逐渐加快,伴随着不停的抽插,下面发出听起来很淫蕩的水声,偶尔会夹杂几下我们的碰撞声,发出「啪啪。。。」的声响。听着她的叫声,我脑子顿时出现了一个情景,我在想:现在床上躺着一个有男朋友女生,然后前面的男生,是她以前的高中同学,隔了两年多见面,才一个星期多,两个人就光着屁股在这里干这事。很複杂的感觉,兴奋、刺激、不可思议。。。反正我的整个脑子很模糊,就好像是缺氧一样,后来她有趴到我上面,我搂着她,下面用力的往上顶,她被我搂在怀里不停的叫。。。她抬起身,坐到了我上面,然后屁股偶尔前后扭,偶尔一上一下,我被她弄的有点想射,就把她翻过来,我坐着抬着她的两腿开始我最后的冲刺。我动得很快,快速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我问她:这样舒服吗?她一边叫一边说:恩。。。这个好。。。啊。。。别停。。。我被她这么一说更想射了,之后又动了10多秒,虽然听她说他是安全期,但我还是担心,以防万一,所以我最后还是拔出来射的,射到她肚子上,大概喷了4、5次吧,前两下喷到她脖子那里了,呵呵。。。我简单用手纸擦了一下她肚子上的精液,然后她说要起来去沖凉,我说:你先躺着别动,我去厕开灯,但是怎么也打不开灯,半天才想起来,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插卡,然后又从床边找到房卡插上,我去卫生间弄了两个热水的湿毛巾拧乾,然后进屋给她擦了阴部,还有身上。然后一边给她盖被子一边说:把被盖好,要不开着空调该吹感冒了。然后我把毛巾拿到卫生间,关了灯,和她一起躺下了。回想我们刚才的过程,整个过程,基本没怎么说话,感觉我们都完全投入在里面。本来之前幻想能多做几个姿势呢,但实力还是不行啊,呵呵,也或者是太有感觉的关係。我躺在床上搂着她,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她对我说 我用热毛巾给她擦的时候,感觉心里很舒服,很温暖,挺感动的。之后我们也没说太多的话,只是抱在一起,然后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一看錶,早上7点多,她去卫生间洗澡,我也起来了,站起来一看地上,我和她的衣服、裤子,乱七八糟的,我走到卫生间去开门,她没锁门。她笑着说:你进来干嘛?我说:和你一起洗啊。然后我们抱在一起,被水喷着头,我那沐浴液涂在她胸上、后背,还有腿上,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胸,之前都是因为黑暗没有彻底的看过,手机照片毕竟不是亲眼看,她的胸挺漂亮的,不是很大,但手感很好。我看着她被淋湿的头髮,很性感。我把沐浴液涂在她后背以后,从后面搂住她,让她的后背和我胸口摩擦,那种感觉很美妙,我下面又硬了,她转过来也帮我涂上沐浴液,涂了上身,又挤了一些,涂在我JJ上,然后两个手给我揉,超爽,赞一个!然后我又挺着JJ对着她屁股来回摩擦,我把上面的沐浴液洗掉,然后转过去吻她胸,她抱着我的头,我用手来回的搓她下面,然后让她扶着马桶,撅着屁股,我扶着挺起来的JJ,从后面插进去了。。。(那个卫生间的结构是:马桶在洗脸池旁边,然后洗脸池前有一个大镜子)所以我们一转头的话就能看到我们的侧身。我看着JJ从她下面一进一出的抽插,因为我们身上有水的关係,撞击的声音有点大,之后我把她抱到洗脸台上坐着,然后她搂着我脖子,我站着干,翘起她两腿,这个挺爽的,我能很清楚的看见她阴道被我插的样子,本来我想站着,让她搂着我脖子,两腿盘着我,然后我抱着她屁股干,但是因为卫生间地上都是水,怕滑倒,就没那样做。最后是她转过去扶着墙,然后我从后面干,不过那个插不了太深,但她说颳得她里面挺舒服。做完以后一起洗完澡出来,我让她看看手机,看看她妈给她打电话没,如果没打电话,说明她妈不知道她晚上出去了,如果打了就赶紧回一个,结果她妈没给她打电话。我打开行李包,把送给她的Guess手提包递给她说:给,昨天逛街的时候给你买的,呵呵。她笑着说:真的啊?你还买东西干嘛啊,谢谢啊。。。她没多说什么,但我从她的眼神和笑容里,能感觉到她挺高兴的。

我们呆到9点多,然后就和她吃饭去了,她说想吃永和豆浆,我一听好主意,我也想吃,然后去吃了几根油条,出来以后,我俩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说去以前的高中看看(哪所高中,不提了啊,呵呵)毕业以后都没回去看过。我拿着个行李包,我俩来到以前的高中,进去在操场里转了两圈,基本没什么变化,我们在操场边上的一个单槓旁边的水泥台阶上坐下来,她靠在我身上,我们就瞎聊,想到什么聊什么,聊我们小时候的故事,很多时候聊的投入的时候,真的觉得我们是恋人,但回过神来一想,又不是。很难明白我们之间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在我看来,并不只是刺激、冲动这么简单。搂着她感觉很好,看着地上一个个小蚂蚁在我们脚下爬来爬去,体会着这里曾经属于我们三年时光的校园生活,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很多往事历历在目,曾经在这个操场上踢球,现在看起来,却感觉操场比以前要小很多。也许我们真的长大了?因为她是我们曾经的语文课代表,然后我们就回想着高二语文课上老师让我们背诵的古文,几乎想不起来多少,呵呵。就这样,我们在这里呆了一下午,5点多的时候,我送她回了家,我就一直在外面闲逛,一直等到晚上9点,给我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回来了,正打车回家呢。回到家把行李放下,就开着老爸的凯美瑞和老妈出去吃饭了。我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考的驾照,但上了大学也没怎么开,就是每次放假回来的时候,偶尔管老爸借着开两天。还好凯美瑞自动挡,不怕,要是手动的话,就心里没底了。

不行了,实在撑不住了,整整写了一晚上了,困蒙了,明天睡一天,后天再写吧。后面的故事是这样,开学之前我开车带她在大连玩了玩,去了趟发现王国,去了趟海边,中间做过。然后开学以后,十一放假的时候,我在瀋阳不想回去。她和男朋友呆了两天,然后骗他男朋友来瀋阳找我来了,我们在瀋阳玩了几天。 反正大概就这样,不知道大家还想不想听,如果想听的话,我就写,不想听,就不写了。然后前两天我还给她打电话了,问她怎么样,初步约好2月份过年之前想见一面。

本贴由[sc]最后编辑标题于: 17日/3月/10 8时28分35秒

Tags:

相关文章

  • 我与表姐的不伦爱恋

    SM

    我叫小强,对,没错,就是跟蟑螂小强同名的孩子,我跟它一样,都有顽强的生命力,顽强的色念,打不死,掐不灭。聊聊我小时候的事情吧。小时候的自己就很色,幼儿园脱女生裤子被老师骂,偷跑入女厕所被打,总之,我是 ...

    SM

    阅读更多
  • 李感性发怒

    SM

    说句真的,老子虽然不富裕,但也没把这50万放在眼里。我是说这件事太过气人。现在不是说钱,而是说事。嗯,我越说思路竟然变得清晰起来。这件事支行确实做的不对,太过离谱,我也很生气。支行不但把你涮了,也把我 ...

    SM

    阅读更多
  • 巧占姐妹花

    SM

    大约是1997年吧,我和朋友老品到舞厅活动,结识了两个28、9岁的少妇,她们是表姐妹俩,姐姐是个绿化工程师,长的高挑挺拔,妹妹是114小姐,长的小巧玲珑。老色追求姐姐,老品追求妹妹。几次交往,我发现姐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