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家庭乱伦 >>正文

空姐的爱

家庭乱伦996人已围观

简介第三章女校长孤男寡女独处;室,而且穿着如此暴露,这已经表明了安东妮的心思,至少她不会拒绝尼克那饿狼一般的眼神。尼克的目光从安东妮那两条长腿扫过去,一直望进了那条并不算宽的浴巾底下。他非常肯定,此时安东 ...

第三章女校长

孤男寡女独处;室,空姐的爱而且穿着如此暴露,空姐的爱这已经表明了安东妮的空姐的爱心思,至少她不会拒绝尼克那饿狼一般的空姐的爱眼神。尼克的空姐的爱目光从安东妮那两条长腿扫过去,一直望进了那条并不算宽的空姐的爱浴巾底下。

他非常肯定,空姐的爱此时安东妮浴巾下面什么衣服也没有,空姐的爱有的空姐的爱只是「性」。 这样想着,空姐的爱他的空姐的爱心里不由得一阵喜悦。

当安东妮坐下来的空姐的爱时候,一股沁人心脾的空姐的爱清香直逼尼克的鼻孔。

「处长好香呀!空姐的爱」尼克只是空姐的爱侧了一下身子,他的目光依然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扫着。

「谁还是处长呀?」安东妮猜想尼克还不知道她已经成了校长,这毕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她决定告诉尼克。

「呵呵,我知道你已经不是处了,不然我会加一个长字吗?」尼克并不理解安东妮的真正意思,他明显是误解了。

「现在该叫我校长才对!」安东妮偏过身子,让她丰挺的两座秀峰朝向尼克。 女人喜欢把自己最具诱惑力的一面展示给她所喜欢的男人,包括她职位的晋升。

「升职了?值得庆贺!怎么不早说呀?」

「现在还晚吗?」

「咱们总得庆贺一下的,但我还没有领到薪水,真是不好意思。」尼克现在真的是囊中羞涩,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送给这位心仪的女人。

「陪我跳支舞吧。」安东妮先站了起来,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尼克也站起来,将安东妮轻轻搂入怀中。

两人如此紧密的贴在一起绝对是第一次,而且安东妮还这么暴露。

她身上的女人气息非常强烈的刺激着尼克的慾望,她的身材非常丰满,但又不是盖拉尔学院里那位生理课老师的那种丰满。她的身上没有半点赘肉,谈不上有什么力量,却也不是那种柔弱的类型。

两人跳了几圈之后,尼克的手就不安分了。

突然间,那本来就繁得不算牢靠的浴巾一下子便从安东妮身上滑了下来。 安东妮脸上一阵红润,她想採取行动,但尼克却没让她腾出手来,而且还坏坏的笑道:「不管它了,这里又没有外人,走光了又怕什么?」

失去了束缚的两只雪乳立刻弹了出来,中问那道被勒紧的乳沟此时也显露出来。

她的乳头是那样饱满,娇挺得让人兴奋不已,好像刚刚被吮吸过似的红润。其实主要的原因是,安东妮在洗澡的时候,双手没少在那地方揉搓。

那条浴巾已经彻底从安东妮身上滑下来,将她的酥胸完全暴露出来。尼克早已有些控制不住了,毕竟他很少有机会见到安东妮,盖拉尔那么远,他又处于被追杀的情况,现在又要替贝琳达筹资,所以,他要逮住这次机会把这个女校长给上了。

由于尼克已经成为风云人物,这位堂堂的女校长也想从尼克身上沾一点关係,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不吃的话,那也太傻了。

「安东妮,这样好像有些不够公平,不如你也把我的衣服给扒了吧。」尼克又生出了鬼主意来,不过这点小伎俩在年长的安东妮眼里算什么?可安东妮愿意上当。

她的手收回到了尼克身前,笑着说:「那可不许占我便宜哟!」其实她此时心里正想着要$主动一些。

安东妮非常从容的脱下尼克的衣服,那裤子是尼克在两人跳舞的过程中,一点一点从腿上褪下来的。

「内裤还在身上呢!」尼克还想让安东妮亲手为他脱下内裤。虽然他没有低头去看安东妮的胴体,但他相信此时的她一定是一丝不挂的,因为那条浴巾早已落到了地上。

两人先是心照不宣的摩擦着,含情脉脉的对视着,然后,尼克就很自然的吮吸起了安东妮的乳房,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躺到床上,尼克亲吻着她的阴户,而安东妮则吃起尼克的肉棒……

萨雅在贝琳达的办公室里等了尼克半天,却没有等到。

而贝琳达也说起了尼克的不是:「这小子整天就知道玩女人,早晚要毁在女人手上!」

听到贝琳达的指责之后,萨雅却不高兴了,「要是他不会玩女人,他会一下子给你弄来五千多万吗?」

贝琳达知道萨雅内心里已经把尼克当成最亲的人,此时她当着萨雅的面说尼克的不是,萨雅当然要替尼克说话了。

「你不是说那钱是你讨价还价才要来的吗?」

「那一夜女王把尼克弄到她的床上,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他呢!」

贝琳达笑了,看来现在有人说尼克的不是,萨雅会第一个护犊子的。

「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看把你急得!」贝琳达心里却想着,尼克还不一定是你儿子呢!要是真的证实了你们是母子关係的话,看来我这个当姑姑的就更不能说他了。

尼克在安东妮的房间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但他没有直接回贝琳达的办公室,而是去了莫莉住的地方,他也想顺便看看苏茜。

刚进楼,他就碰到小莫莉。

「尼克哥哥!」一见到尼克,莫莉就扑了上去。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尼克,小莫莉实在是想他想疯了,但寄人篱下的小莫莉却从来不敢在贝琳达面前说出要见尼克的话。

「想我了吗?」尼克将已经出落得有些姑娘模样的莫莉抱了起来,莫莉也不顾忌男女之别,搂住尼克的脖子就亲了起来。

「苏茜呢?」尼克已经不叫苏茜妈妈了,他叫着的时候总觉得彆扭。

「她没有在房间里……不知道,刚才明明还在呢!」莫莉如实回答。

两人一起回到了莫莉的房间。

但坐了一会儿,尼克就有了尿意。因为刚才与安东妮做爱之前他憋住了一泡尿,后来两人大干了一场,也没有机会尿出来。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浴室吗?」尼克把莫莉当成了小大人,非常客气的问道。 「可以。」

尼克进了浴室,但他正捏着肉棒小便的时候,莫莉却走了进来。尼克把莫莉当小孩子,只管尿,没想到莫莉却也掀起了裙子来,两手捏住了自己的阴户朝同一个马桶撒起尿来。

由于女孩子的阴户不同于男孩子,莫莉怎么样也控制不好,就尿到了手上,也尿到了她的两腿上。

「哥,为什么我不能像你那样站着尿呀?」

「女孩子只能蹲着尿。」尼克笑着说。

「不,我也要像哥哥这样,帮帮我嘛。」莫莉使劲掀起了自己的裙子来,直接露出她的小阴户,同时探出头努力去看尼克的弟弟,心想:为什么他能那么準确的尿进去?

尼克朝莫莉的下面瞥了一眼,他看到了莫莉的那个小小的肉蒂,但他很快就把目光从那里移开。

为了让尼克帮她,莫莉竟然收住了尿,等着尼克。

莫莉太任性了,尼克只好站到她的身后,但他还是不好意思去碰少女的那个地方,虽然莫莉的年纪不算很小,可她太天真,尼克不想占她的便宜。

「哥,帮我嘛。」莫莉央求着,把尼克的两只手拉到了前面来。

尼克不得已只好用他那相对笨拙的手指捏住了她私处,但还是有些距离,如果手靠得太近,还是会尿到他的手上。

莫莉果然尿到了马桶里。

「还是哥有办法!」莫莉得意的在尼克的帮助下尿完了那泡尿。

放下裙子之后,莫莉又搂着尼克的脖子亲了好几口。

尼克感觉得出来,莫莉是在借各种机会亲近他,莫非她已经怀春了吗? 「莫莉,那个地方可不能随便用手去摸的哟。」尼克提醒道,因为女孩子那地方很容易感染,而且还会引起手淫的毛病。

「为什么?」

「反正不要随便去碰就是了。」

「那为什么哥哥可以捏着那里撒尿呀?」

「男孩子跟女孩子是不一样的。」尼克无法跟她讲得太细。

「我当然知道不一样,女人可以生孩子,男人就生不出来。」莫莉自豪的说。 「没有男人,女人也照样生不出来的。」尼克却上了莫莉的当。

「为什么?」莫莉天真的看着尼克问道,她这种追根究柢的追问把尼克逼到了死角上,「是不是男人一定要把那个东西插进女人尿尿的地方,女人才会生孩子?」

「是的!」尼克想儘快结束这个危险的话题,他现在分不清到底是自己要把这个女孩引到邪路上,还是自己被这个小女孩引到邪路上了。

「哥哥的弟弟那么粗,能插到女人的下面吗?」刚才莫莉看到了尼克那粗大的家伙,那还是没有充血的状态呢,如果勃起的话,还不得把她吓坏了? 「能,当然能,不然女人就生不出孩子来了。」

「哥哥可以把你的弟弟插到我的里面来吗?我的那么小,我好担心插不进去!」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可以了。」尼克觉得莫莉的话越来越离谱了,但他又无法将这个话题停住。

「但我现在就想做哥的女人,哥插我试试嘛。」说着,莫莉竟然掀起了她的裙子,将她的小阴户暴露在尼克面前。

尼克不想伤了莫莉的心,不然他早就把眼睛瞪大了。

「莫莉听话,快把裙子收起来,不然哥哥生气了,以后不许随便把裙子掀起来给人看!」尼克轻叱着。

虽然只是轻叱,但莫莉却委屈地掉泪了,「莫莉没有随便给人看,莫莉是哥哥的女人,只给哥哥一个人看的,呜……」

看到莫莉那委屈的样子,尼克只好把莫莉抱在怀里安慰起来,「哥又没有骂你,不许哭了。你是哥的女人,等你大了的时候,哥就会要你的。」

「那什么时候你才能娶我?」莫莉以为尼克在骗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睁开眼睛问道。

「等你的小胸脯长得跟莎茄姐姐那么大的时候,哥就会要你的。」

「哥哥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了……!」尼克伸出手来与她打勾勾。

「什么算数不算数的?」

尼克与莫莉打勾勾的时候,苏茜却挺着大肚子闯了进来。

「等我长大了,我要哥娶我做他的女人……」莫莉怯怯的说。

苏茜早就知道了莫莉的心事,虽然没有听见,但她也能猜出刚才两人在房间里谈论什么事。

「最近很忙吗?」坐定之后,苏茜小心翼翼的问起来,她虽然天天想着尼克,却也知道尼克身不由己,不能天天陪在她的身边——自从尼克离开了种子城堡之后,他就没有闲过。

「是有点忙。」尼克心里有些愧疚,特别是苏茜的大肚子更让他心里不安,「这些日子还舒服吧?」

「妈是生过孩子的女人,遝用你操心吗?」苏茜似乎看出了尼克的心思,便安慰起他来;而莫莉则依偎在尼克的怀里,看着两个大人,有些不太懂他们的表情。

「生的时候一定要告诉贝琳达,她会安排人照顾你的。」尼克很关心的叮嘱道。

他不敢保证苏茜生孩子的时候自己能够在她的身边,而且他也很信赖贝琳达,他甚至觉得贝琳达已经成为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值得他信赖的女人。

为了筹措给贝琳达的资金,尼克决定还要去其他公司寻求管道,所以,这段时间他不可能有充裕的时间来陪苏茜。

尼克来到贝琳达的办公室时,萨雅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人家可是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从安东妮那里出来又去哪里了?」贝琳达问道。

「去看看莫莉。下一步怎么办?我们可不能只靠女王那棵大树呀!」尼克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正经事上。

「还不错,知道替姑姑打算了。」贝琳达半是夸奖半是讽刺的说道。

「姑姑不是说我是艾森家的继承人吗?我当然要替艾森家的前途考虑了!」说着,尼克就走到贝琳达身后,搂住她的蜂腰。

虽然两度与尼克云雨,但当尼克从后面抱住她的时候,她还是不由得娇躯一颤。

「刚才没有泄火呀?」贝琳达喜欢尼克调皮的样子,更喜欢他与她调情的样子。

「我可是一直给姑姑留着呢!」尼克的大手握住了贝琳达那饱满的乳房。 「小子你手好狠,弄疼姑姑了。」其实看那样子,贝琳达分明非常享受,即使站在她的身后,尼克也能感觉得出来,「不是要跟姑姑谈正事的吗?」 「我就是要请教姑姑,下一个目标是谁,姑姑指到哪,我的枪就会打到哪里的。」

尼克已经把嘴凑到了贝琳达的玉颈旁,弄得她好痒,接着,尼克把贝琳达从椅子上抱了起来,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我想听听你的计划。」贝琳达已经有一半情绪被牵进与尼克的调情中,在尼克将她的裙子往上掀时,她没有任何反抗。

「现在我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了,只想吃姑姑的奶……」他的大手已经伸进她的上衣里,直接握住了她那饱满的雪乳。

「哦……坏蛋……」

琳达呢喃着,却被尼克转过:如来噙占了;颗乳如,[[——他刚腾出来的亍则将她的内裤从身上扒下。

「这是办公室……不要……」

虽然嘴上拒绝着,但她却没有一点实际行动。

那条小内裤已经被尼克彻底从身上扒了下来,扔到了桌子上。

尼克直接解开腰带,一把将裤子褪到大腿以下,举着长枪就朝贝琳达的下面戳进去。

贝琳达早已湿润,没费多大的力气,那根肉棍就插进贝琳达的肉穴里了。 「哦……好烫……」

尼克两手握着贝琳达的雪乳,贝琳达在他身上起落着。

「你……觉得哪家公司可能……性大……」

「反正法拉里公司是不可能了。」

尼克的两手也随着贝琳达的身子上下起落着。

「这不是废话吗?哦……好硬……捅死姑姑了……」

「姑姑的穴真好,到桌子上让我亲亲吧……」尼克又想出花招来了,只是插,他觉得有些单调。

「你想折磨姑姑是吧?」虽然这样说着,贝琳达还是抽起了身子坐到桌子上去,而她的脸已经泛红,她羞涩的看着贪楚的尼克。

尼克只是轻轻的一拨,她的两条玉腿就分开了,尼克趴上去,贝琳达的身子便后仰,将她的阴户亮了出来。

尼克两手托着她的雪臀,吮吸起她的阴户来。

「啊……哦……」

贝琳达虽然呻吟着,却还是忍不住看着尼克吸她阴户的样子。她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被尼克用力吸着,阴道一阵阵的发紧。

「哦……好爽……用力舔……」

贝琳达极力的挺起美胯,让她的阴户也挺得老高。尼克的唇舌在她那已经翘立的阴蒂上不停扫动,让贝琳达很快就有了感觉,洞里也渐渐有了水声。 「啊……好爽呀……姑姑爽死了……」

琳达的两条玉腿不停错动着,努力的用她的阴户去摩擦尼克的棒子,淫水从她的肉洞里喷射出来。

「啊……尼克……快给我呀……」一阵快速的摩擦之后,贝琳达高潮突起,淫水直流。此时她的肉洞里面如有千万条小虫子在爬,痒极了。

尼克直起身子,挺着棒子将贝琳达拉到了身前,那粗大肉棒捅了进去,还不等尼克动作,贝琳达就搂着尼克的脖子疯狂的前后运动起来。

「啊……啊……哦……」

尼克站着不动,却明显的感觉到贝琳达阴道深处的花蕾顶到了他的龟头。她不仅下体疯狂扭动,整个身子也摇摆起来,而就在她身体摇摆的同时,尼克脱下她的上衣,并脱掉她的胸罩,那两只雪白的乳房随着她娇躯的摇摆而颤动了起来。 「啊……」

尼克一把将贝琳达搂到怀里,紧紧的箍住她,她的阴道也紧紧的夹住了尼克的粗大肉棒。

在贝琳达的身子静下来之后,尼克不疾不徐地脱掉身上的上衣,两人的胴体便结合在了一起,都是一样的滚烫,特别是贝琳达那柔软而且富有弹性的乳房,更富刺激。许久之后,贝琳达还在粗喘着,她的下体不时痉挛一下。

「啊……小子,你要了姑姑的命了!」她的两手依然紧紧抱着尼克,然后慢慢的转过了头,在尼克的脸上亲吻着。

接着,两人的唇便吸在了一起。

两人都吻得特别温柔,都能感觉出来对方的深情,直到两人的嘴角都流出了口水,贝琳达才吐出尼克的舌头。

「小子,姑姑都这样了,你还没有射呀!」她很佩服尼克的持久能力,她的阴道夹了两下,感觉到尼克的弟弟仍然坚挺如初。

「加上我的小表妹或许差不多……」

「臭小子,嫌姑姑老了?」贝琳达娇嗔道,她当然知道尼克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并不是嫌她老。

「姑姑的水这么多,能算老吗?」

「坏蛋,在你老妈身上的时候也这么狠吗?」贝琳达轻捶着尼克的胸膛,笑道。

尼克没有回答,却紧紧搂住贝琳达的身体。贝琳达知道又戳到了尼克的敏感处,也不再言语了,这一直是尼克忌讳的地方。

「怕什么?姑姑又没有笑话你们,苏茜真的不是你的亲妈,不过她养了你十六、七年也不容易,要把人家当亲妈对待哟!等她生孩子的时候我会照顾好她的。」

贝琳达的高潮渐渐退去,但她却不想让尼克抽出来,她还想尝尝第二次高潮的滋味。

「尼克,再让姑姑高潮一次好吗?」贝琳达慢慢的躺到桌上,两腿分开,尼克看到两人身体的结合处已经春水泛滥,泥泞不堪,她的阴道依然紧紧的夹着尼克的肉棒,那肉棒已经尽根没入。

尼克靠上去,慢慢的将肉棒抽了出来,贝琳达眉头紧蹙,显然抽出的时候那种摩擦强烈的刺激了她的阴道。

尼克慢慢抽插着,每一次抽插,贝琳达的表情都会随之变化,她仰躺在桌子上,那雪白的胸脯也很刺激尼克的感官。

第二次高潮的到来比较快,尼克不过在她的肉洞里抽插了四、五分钟,而且速度还比较慢,贝琳达就已经承受不住了,她两腿扬起,在空中不停的颤抖着,小腹也在一起一伏,如波浪一般。

「啊……哦……」

贝琳达的呻吟越来越快,越来越短促。

但她还没有叫喊,尼克便依旧慢慢的抽插着她。

很快,深处的那个花蕾又冒了出来,尼克不用深插到底就能感觉得到。 她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尼克看得出来,她是在努力忍受着快感的刺激。

她的眉头蹙得越来越紧。

「啊—哦—快……」

现在不光是她的腿扬了起来,就连屁股也翘了起来,阴道迅速扩大。这是女人强忍高潮之后的效果。

尼克立刻靠上去,紧紧抓住她的双腿,快速挺动。

「啊!啊!要命了——」

仗着房间的隔音效果好,贝琳达不用担心被任何人听见,她的呻吟直接变成了叫喊。她的阴道已经被插得彻底洞开,淫水不断喷出,她的头部在桌子上疯狂摆动着,满头秀髮披散开来,遮住了她那张美丽的脸,有几缕还黏到了嘴里,她却全然不顾。

尼克紧紧的顶上去,强劲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花蕾上,打得她娇驱乱颤。 贝琳达实在承受不住,整个身子都偏了过来,两腿夹紧,让她的臀朝向了尼克。

直到她高潮退去之后,尼克才慢慢的抽出肉棒,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贝琳达的阴道里也随着痉挛而挤出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

喘息了一会儿,尼克才从桌子上将贝琳达抱起,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淋在两人的身体上,尼克帮贝琳达搓洗着,当他的大手抚到了她的阴户上时,她的娇躯依然控制不住的颤抖。

但她还是殷勤的转过身子来,为尼克清洗那泥泞的肉棒。

然后贝琳达又跪了下来,张嘴含住尼克的粗大吞吐起来。

水已经淋淫了她的秀髮,不过那样子更显得她性感无比。

「别吃了,再弄大了你可收拾不了……」尼克抚摸着她那美丽的脸说。 贝琳达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只是吞吐。

她一边吞吐着一边用手去抚摸尼克的阴囊,让尼克爽到了极点。

「唔——」

尼克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

贝琳达则站起来,与尼克拥吻着,一只手还在他的阴囊上搓揉着,接着握着肉棒再次塞进了她的肉穴里,并慢慢的运动起来。她的上身不停扭动着,让她的双乳在尼克的胸膛上摩擦。

直到贝琳达高潮涌上来的时候,她才突然推着尼克的身子退到墙上,两人一动也不动,而尼克感觉到贝琳达又潮吹了。

这三次大高潮真的让贝琳达过足了瘾。

洗凈了尼克的肉棒之后,贝琳达又用嘴服侍尼克,直到他在她的嘴里射出,且贝琳达竟然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从贝琳达的表情,尼克一点都没有看出她有难以下咽的感觉,倒像是喝了什么营养液似的。

「还有什么招式没用,都拿出来用在姑姑身上吧。」贝琳达妩媚的看着尼克,用她的双乳摩擦着他的身体。

「今天就算了,我可不想再射一次了,我现在吃的可是姑姑的饭哪!」 「姑姑什么珍贵的东西没给你呀?还差几顿饭了?小东西,以后可不许把姑姑给忘了!」贝琳达深情款款的伏在了尼克的怀里。

从浴室里出来,贝琳达正要穿衣服的时候,尼克又把贝琳达抱到了桌子上,先在她的阴户上亲吻了一番。

「小子……啊……别把姑姑的馋勾出来……」贝琳达后退着躲开了尼克的唇舌。

她已经不堪撩拨了,只要一碰那里,她就会浑身乱颤。

尼克替贝琳达穿好衣服之后,两人才又回到正经话题上。

「想好了没有?下一个目标是谁?」

「山木庄园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尼克自信的说。他觉得那个老头子并不是冥顽不灵的人。

「尼克,记住了,那可是咱们的仇家呀!」

贝琳达没有忘记十六年前的仇恨。

「姑姑不会是要我把山木庄园的人统统杀光吧?」

贝琳达意识到,尼克已经与山木庄园有说不清的关係了。

Tags:

相关文章

  • 说服者(35-37章)

    家庭乱伦

    作者:斑点狗CABBY) 字数:14000 连结:thread-9078323-1-1.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女友小怡(上)

    家庭乱伦

    小怡身材苗条长得还算漂亮性感,164cm的身高,48KG,有一对长睫毛的迷人的大眼睛和高额头,留着披肩发,性感、大方、风韵风骚迷人,尤其是舞跳的比较好,引来男士争邀跳舞。有一次,场舞中间黑灯时,那个经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暴露女友之湿润假期

    家庭乱伦

    听到女友的声音我心知不好,又不能现在出去,让女友看见我跑出她父母的卧室,亲生妈妈还躺在床上几乎全裸,双腿间流着白浊精液,让我怎么解释?这时我听到女友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房门被推开了。听到女友的声音我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