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游子的艳事

SM9863人已围观

简介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只够支学费。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只要我 ...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游的艳事时候,赚的游的艳事钱只够支学费。露宿街头总不是游的艳事办法,于是游的艳事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终于在「搭上搭」的游的艳事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游的艳事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游的艳事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游的艳事只要我儘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游的艳事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游的艳事有一天晚上,游的艳事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游的艳事原来是游的艳事我那个「包租婆」同学。当时她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游的艳事我正想问她干甚么,游的艳事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我床上。上次她生日,我陪她去枪会玩时,我曾经见识过那支小家伙的威力。

她的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我的阴茎,并说道∶「是时候交房租了吧!不是吗?喂!咬着它。」

说着,她就把枪桿塞进我口里。她褪下我的裤子,使劲地揉搓着我的阴茎和阴囊,半带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勃起来,快勃起来!再这么个死样,我开枪了!」

她把手指戮进我的肛门。我出声抗议着,但她并不理会,逕自挖弄着,说也奇怪,这么一来、小弟弟反而完全勃起。

「好了,很好!」说着,她略为坐后一点,将我的阴茎套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己完全湿润,「泊、泊」

的声响在小小的住所显得特别响亮。

她闭了眼睛,一副忘我的模样。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如果她高潮来临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开枪,那我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里的不安始终支配着我,即使我的阴茎怎样被她剧烈收缩的阴道所吸吮,我也不能达到高潮,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热,液体从凹方八向涌出来,使我的小弟弟像在洗热水澡一般。

「怎么啦!我己经高潮了,你还没有吗?我数叄声便开枪了!」

「啊!她来真的了!」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经迟了,只见她手指一动。

我一阵眩晕,身体一下抽缩、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待我惊魂稍定,才明白枪中并无子弹,她只是恶作剧,要吓唬我一下。

「原来你们男人只要可以造爱,就是被人用枪指着也不抵抗的。」

后来,我虽然不要每个月交租,但不时要陪她上床。

印象最深的,是我二年级时的圣诞节,我正在楼上温习,忽然,她和一个金髮女郎来叫我下去那个有火炉的温暖大厅。

「脱光你身上的衣服吧!」她说道。

我看着那个金髮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你现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给你了。」

我无奈地宽衣解带。她们已经迫不急待地扑过来,「包租婆」同学又把玩着我的阴茎,她把手指戳进我的肛门,我很快已经兴奋起来。他们高兴地笑了,然后她们要我躺下来,和她们接吻。接着「包租婆」同学想了一个主意,她对金髮女郎说道∶「我们轮流跟他干,谁先让他射精就算输。如果一个钟头后他还未射精、我们便赏他一份圣诞礼物,好不好呢?」

金髮女郎拍手叫好。她们两人郁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但当我快要射精时,她们便会捏痛我的睪丸,如果我的阴茎软化时她们又搔我的阴囊,挖我的肛门。

一个钟头过去了,金髮女郎边拨弄我的乳头边说∶「他应该得到礼物哩!

「来吧,先让他看看礼物再说。」她们把我带到「包租婆」同学的睡房。原来有一位中国女孩早已被她们绑在床上。

金双女郎温柔地摸着我的阴囊说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是个处女,现在就让你去替她破身吧!」

我爬到那个中国女孩子的身上,她呻吟着说∶「我好怕!」

我轻抚她已充满汗湿的黑髮,安慰她说道∶「不用怕,我已经让她们弄得快要射精了,待会没几下就好了。」

其他两个女人的四只手开始刺激我和中国女孩的下体,我们就在扭动中湿吻起来,「包租婆」同学」拍拍我的屁股,说∶「快点插进去,看样子你就要发射了。」

我扶着胀得快破的阴茎,让龟头顶着那个女孩子的私处,她大声呻叫起来,令我更冲动,于是一口气向前疾刺,虽只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来。

她姐姐吻她的嘴唇,捏着她娇小的乳房,设法让她安静下来。「包租婆」同学就大力拍击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抽插。

中国女孩不禁疼痛而尖叫起来,在这细小的房间中,叫声倍觉响亮。我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是处女,每一下都插进最深处。终于,在狂乱的光景下,我将浓浓的精液丢在她的肚皮上。但发射之后我还意犹末尽,于是便将另外两个女人抓起来大干特干。

那天晚上我乾了八次、最后一次我已经射无可射了。这是我生中最淫乱的一次。

回香港后,我赚钱供了一层屋来住,再也不敢再随便租房子了。

我仍记得让我开苞的那个中国女孩子,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

有一天下班后、和老友阿德一起从公司出来,阿德问我道∶「喂!老赵,有一样好东西益你、千万不要说不答应哦!」

「甚么事呀!你说出来听听嘛!」

「我想你和我老婆一齐去澳门玩几天,去到那里,你们怎么玩都没问题。」

「你讲甚么呀?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门玩,而且玩甚么都行,你想戴绿帽吗?你知道你老婆都好漂亮好吸引人的,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吗?你是不时神经有问题啦!」

「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你不去才是神经病。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讲了,说对她的女朋友有性幻想,她就就说除非公平交易,如果不是就休想!」

「怎样公平交易呀!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吗?」

「不是我提议的,是我老婆选中你,她说你够型,够男人味。」

「你两公婆真是一对活宝贝,你们这样分明是要我做男妓,我不干!」

「算我求你啦!」阿德说好说歹,又答应一切旅费由他出,还说会将她老婆那个女朋友介绍给我。终于,我受不住他的诱惑,答应了他。

老实说,阿德的老婆真是好诱人的,有一次我们一齐唱卡拉ok,她坐在我侧边,一条雪白粉嫩的地大腿和我互贴,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来,还被她发觉。不过她就没有出声、只是对我阴阴嘴笑。后来,我就经常幻想她是一个淫妇,猛挑逗我,同我做爱。想不到,今次就要幻想成真,而且可能会由她作主动来桃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的艳遇就开始精彩了,阿德、阿德的老婆、阿德老婆的女朋友、同我,四个人一齐吃晚饭,说是预先培养气氛。

吃饭的之时,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还不算好开放,到吃完饭到酒吧饮崎时,就融洽得多了。那时我揽住阿德的老婆、阿德揽住那个女朋友罗。原来,阿德两公婆以前就已经玩过换伴游戏、所以他们并没有甚么顾忌、而我始终系第一次,所以有点儿尴尬。

饮了几杯酒后、阿德的老婆阿丹低声对我说道∶「不如我我们现在就到澳门去吧!我好想哦!」

我笑着说道∶「你真的这么心急吗?」

阿德更心急,他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码头。临分手前、他还和对老婆说∶「阿丹,玩得开心一点!」

开船的时候、我和阿丹就已经眉来眼去、我的小弟弟更加有大部份时间是在亢奋的状态。如果我们锁搭的是有房间的大船,恐怕要在船上就干起来了。

好辛苦先忍到澳门、进入酒店的房间,我和阿丹就抱住不放了。我对阿丹幻想过好多次,但真正贴身、口对口的亲热始终是第一次,真的好刺激。

我们互相接吻和抚摸了一大轮之后,阿丹就脚软软身绵绵地跌到床上、我将她身上那件外套脱掉,拉高她的圆领恤衫,剥开个胸围,一下子就含住她奶子上的小红点。

Tags:

上一篇:小臊货妻子

下一篇:全裸的妻子

相关文章

  • 哺乳期的安徽保姆

    SM

    第一章安徽小保姆父母搬走了,到新买的住处。而我因为上班路途的原因留了下来。现在的房子是一处老公寓,位于顶楼,一个楼面两户人家。我今年26岁,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至今仍没有女朋友。有时候也去去街边的髮 ...

    SM

    阅读更多
  • 和别人一路把老婆迷了再干

    SM

    熟悉成龙的人大多了解他荒淫无度的本性,利用他自身的明星光环,成龙玩弄女性的行径是与时俱进的,从当年的六零后多次合作的老牌女艺人,到后来不断提携的七零后八零后新人女演员,现在成龙也玩起了九零后,比如这个 ...

    SM

    阅读更多
  • 能干的女婿共5章

    SM

    第056章:菊花绽放吃过饭,收拾完东西,李俊和董淑贞各自洗了个澡,便相拥着,亲吻着来到了床上,他们扯去彼此的睡衣,手在对方的身体上游动着。前天董淑贞又招了一个女助理,所以她现在也很轻鬆了,不用每天都去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