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暴力虐待 >>正文

【c仔之天海翼】浓密的口水流入妈妈的嘴里

暴力虐待5587人已围观

简介【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五节 兰艾难分19作者:幻想30002017年2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五节 兰艾难分19   当东方亮起晨光,数十艘登陆艇在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之下冲上落 ...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五节 兰艾难分19

作者:幻想3000

2017年2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五节 兰艾难分19

  当东方亮起晨光,浓密数十艘登陆艇在武装直升机的水流掩护之下冲上落凤岛东西两 侧的沙滩。魔教未在沙滩开阔处而布设重兵,入妈白无瑕的嘴里军队顺利登陆后向纵深挺 进。在挺入到丘陵地带,浓密战斗变得激烈而胶着。水流c仔之天海翼白无瑕占据着制空权,入妈所以掌握 主动,嘴里一个上午,浓密接连突破敌人的水流三道防线。

  在指挥室中的入妈司徒空见势不对,命雷破聚集高手,嘴里穿上防弹衣,浓密依据地形之 利,水流向对方实施突袭。入妈即使是司徒空,也无法以肉身抵挡枪弹,但激发身体的潜 能之人,无论是反应、速度、力量都要比普通人强太多,身着防弹衣后,战力更 是大增。

  眼前落凤岛危在旦夕,雷破虽心中不愿,但也只能带着数十高手上阵。几番 突袭,虽折损十数人,但还是延缓了对方的进攻。但到了下午,雷破连着又派出 几拨人马,但收效却没此前大,而且伤亡惨重。侥倖逃回来的人,个个都面带惧 色,沖入敌阵后,他们就象突然被人施了定身法,哪怕穿着了防弹衣,一样被乱 枪打死。雷破心知对方将那些有着特殊能力的人派了出来,但没想到数量会有这 么多,眼看带来的高手死伤大半,他感到要撑到阿难陀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夜色降临,战争依然在继续。魔教指挥部司徒空、罗西杰和雷破都面色凝重。 神煞罗西杰焦燥地来回踱着步道:「按着这样的情况,能撑过这个晚上算不错了, 阿难陀最快也后天上午才能到。」

  「那怎么办?」雷破神色更是惊惶道:「对方太厉害了,先不说空中优势, 对方的狙击手也比我们的强太多了,光是这些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有一批怪异 能力的人,我带去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刚才据『黑潮』逃回来的一个人说,他们 几十人守在阵地上,突然之间象入了魔一样不会动弹,全部被冲上来的人打死。 现在这事已传开了,说对方有妖术,根本打不赢,士气低落到了极点。现在该怎 么办?」

  司徒空双眉紧锁,隔了半晌终于道:「谈判。」一时间房间里的人都没说话, 这个念头在他们心中也是转过了几遍。片刻,罗西杰道:「为今之际,也只有这 个法子,想办法拖延时间。」

  雷破有些犹豫地道:「真把白霜给他?」

  罗西杰冷哼一声道:「那你还有什么办法?莫非你对白无瑕说,你母亲在我 们这里,你快投降,要不退兵,不然大家玉石俱焚。你认为她会听吗?」

  雷破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司徒空突然望向他道:「谁去?」雷破心猛然一跳, 心中骂道,难道什么事都让他上,这也太不公平了。好在一旁的罗西杰道:「雷 破对岛上的情况更熟悉,万一有个变数,他在好些,还是我去吧。」

  司徒空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罗兄了,一切小心。」在关键时刻,罗西杰 敢于承担,多少令他有些佩服。

  「好,等我的好消息。」罗西杰拱了拱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罗西杰走后,司徒空对雷破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到下面休息一会儿,二宫和香有 什么事下来和我说。」雷破恭敬地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忿忿。白霜还有刚抓来的 蓝星月都关在下面,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前,他在这个时间还想着玩女人。 走到门口时,司徒空突然扭头道:「下面房间里有电视机吗?」顿时雷破眼前闪 过金星,这厮玩女人还要电视机,估计是发现了那个录像,不过他依然恭敬地道: 「我马上让人送来。」

  「让华战来拿好了。」说着司徒空走出了房间。

  「他妈的!」等司徒空走后,雷破狠狠地骂了一句,心中突然想起了冷雪, 一股热流在小腹中涌动翻滚。战斗打响后,冷雪和冷傲霜都已送回了落凤狱中, 虽然他极想赶去落凤狱,发泄一下心中无名邪火,但还是克制住了冲动,拿起电 话打给各个首领,命令他们一定要守住。

  司徒空走进房间,一丝不挂的白霜被绳索绑着吊在屋子的中央。两人对视片 刻,在他凶兽一般的眼神逼视之下,白霜心生莫名的恐惧,不由自主地转移开了 视线。司徒空见过白霜一面,印象中她虽风韵犹存,但毕竟韶华已逝,而且当时 他心中记挂着落凤狱中的那些个绝色凤战士,所以也就没将她放在心上。但看到 那录像后,顿时勾起了他无比强烈的慾望,此时眼中的白霜似乎充满着无穷无尽 的魅力和诱惑。

  司徒空向来直接,不喜欢多废话,既然慾火已然高涨,那就先乾了再说。三 除五下二脱光衣服,双手抓着白霜丰满的双乳一阵狂揉乱搓,然后转到了她的身 后,巨大无比的肉棒粗鲁地拨开肥美花唇捅进她的花穴里。

  白霜咬着牙,忍受着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痛苦,枪炮声已经响了一天,不知 现在战况如何,自己与女儿何时能够相见,是胜利后的喜悦重逢?还是失败后和 自己一样沦为阶下囚?突然,门又被推开了,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大电视走了进来, 白霜心猛地跳了一下,又是那录像,自己还得再次面对过去那段耻辱的历史。紧 接着,她看到跟着进来的另一个男子手中挟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因为背对着 自己,她看不清那女子的容貌,但她身材高佻,肌肤如雪,难道是无瑕?陡然之 间,她屏住呼吸,心象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不是你女儿,她叫蓝星月,是你女儿的好朋友,刚刚早上被抓来的。」在 身后的司徒空说话时,白霜也看清楚了她的容貌,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蓝星月被放在地下时看到了白霜,同时也看到了司徒空将大半截巨硕肉棒刺 进的她的身体。「白……你……你是无瑕的……母亲?」她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蓝星月想起在出发前,她信心满满地对白无瑕说:我一定会救回你的母亲。但是 此时此刻,第一次与无瑕的母亲面对面,却是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男人姦淫污辱。   「你……你是无瑕的朋……啊!」话音未落,身后的司徒空骤然发力,猛地 将肉棒一下刺入的花穴最深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野蛮攻击,白霜不禁失声尖叫 起来。

  顿时蓝星月热血上涌,挣扎着想冲过去,吼道:「司徒空,你这个畜牲,放 开她,有种你沖我来,别碰她!」司徒空的哄骗小表妹下半部手下严横抓着她双剪在身后的双手, 她根本无法动弹。

  司徒空将肉棒一插到底后便开始猛烈的冲击,相比蓝星月、冷雪,白霜的屁 股要更加丰满,股肉也不如她们结实,所以当两人肉体相撞时,「噼啪」声无比 响亮,闻之令人惊心动魄。白霜望着眼前英气飒爽更怒火汹涌的蓝星月,拚命咬 着牙不吭声,看她对自己关心的神情,定是女儿的好朋友,她还那么年轻,却那 么勇敢,自己也要坚强一定,不能让自己女儿的朋友看轻了。

  「没……我……没事的。」踮着脚尖、赤裸身体剧烈摇晃着的白霜看到蓝星 月的眼中浮现起晶亮的泪光。

  「阿姨,你放心,无瑕一定很快会来救你的。」看着自己所爱之人的母亲被 姦淫,蓝星月比自己被污辱还要难过百倍。

  司徒空冷哼一声道:「哈!别说什么梦话了,白无瑕自不量力,带来的人死 了差不多了,现在已被切断退路重重包围。」

  「不可能!」蓝星月吼道。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可能不可能天亮后自然你们就知道了。」司徒空不屑 地道。

  蓝星月看到白霜脸上已满是惊惶之色,安慰道:「阿姨,别去信他,无瑕不 会败的。」

  虽然有蓝星月的安慰,但白霜心中仍是七上八下,此时姦淫自己的人应该是 这岛上地位颇高之人,如果不是占了上风,哪有余暇来做这事。她又想到罗西杰 对自己说过的话,心中更是感到慌张。

  此时,一旁的华战已经放好了电视,接上电源后,萤幕中开始出现年轻时白 霜的身影。虽然已经看到过,但蓝星月看着萤幕中白霜被强暴、被SM的画面, 依然目瞪口呆感到极度震撼。

  「孩子,别去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白霜忍不住对蓝星月道。

  「唔。」蓝星月重重点了点头,扭过头不去看那淫邪中却又带着极致悽美的 画面。

  「老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早上才那么点时间,根本没爽。」抓着蓝星月 的严横早已慾火难捺。

  「想干就干吧。」司徒空道。这落凤岛之战,如果凭着现有力量打败白无瑕, 他多少还有些功劳,但现在看来连两天都撑不住,也着实让人感到无趣。后面即 使通过谈判拖延了时间,等到阿难陀赶到击败了对方,却也与自己无甚关係。白 无瑕既然一心救母,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否则就是玉石俱焚。所以,他也并 不太关心战局,心中烦闷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

  「谢谢老大!」严横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把将蓝星月推到在了地上,然后急 不可待地开始脱起裤子。

  蓝星月突然感到极度恐惧,挣扎着想逃,却被严横一脚踩住小腹。他一边胡 乱地扒拉着裤子,一边道:「逃什么,你逃得掉吗?又不是没被老子干过!」   蓝星月和白霜一样,在与白无瑕人有密切关联的人面前被姦淫,感到格外的 耻辱与惧怕。白霜还好点,面对的只是女儿的朋友,而对于蓝星月来说,白无瑕 是她爱的人,虽然不曾有结婚这样的世俗仪式,但在她心中这辈子就认定她一个 人了。两人虽然是同性,但白无瑕相对强势,蓝星月的角色类似女性多一点,所 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无瑕的母亲也是她的母亲,更準确地说是婆婆。如果在 母亲面前被姦淫,那还好点,无论何种情况,母亲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女儿,但婆 婆就不一样,亲眼目睹看着自己的媳妇被轮姦,她会怎么想?更何况,同性之间 的爱,本来就不被社会大众认可,如果以后白霜不同意自己和无瑕在一起,那又 该怎么办?想到这里,蓝星月更加慌乱,就象一条被钉在案板上的鱼般不停地扑 腾。

  看到蓝星月的反应,白霜心中一阵阵刺痛,为了救自己,让这个么好的一个 女孩惨遭凌辱,她感到无比内疚。她喃喃地颤声道:「孩子,是我害了你,是我 害了你。」说话间,双眸也闪烁起晶莹的泪光。

  脱光了衣服的严横大感诧异,在老大将她操到高潮后,他姦淫过她一次。她 不知是脱力还是绝望了,在十五钟的时间里,一动不动任他们蹂躏。而此时,她 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就象没开苞的黄花闺女被强姦一样,这般的恐惧、这般的 惊惶。不过,她这样的激烈反应却令他无比的亢奋。

  在冰冷的地板上,充斥兽慾的搏斗异常激烈,严横并没有用绝对的力量制服 她,而是象猫抓老鼠一样戏耍着她。有时甚至故意让她逃脱,然后抓着她的玉足 将她拖回自己的胯下。一旁的华战也按捺不住,脱得赤条条地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你们能不能放过她,能不能别这样,求你们了。」看到蓝星月痛苦绝望的 神情,白霜明知不可能,却也忍不住哀求。

  司徒空将白霜也放到了地上,让她跪趴着,抓着她肥美的股肉继续猛烈冲撞 着道:「这女人不仅仅是你女儿好朋友呢?」

  白霜迷惑不解,却见到蓝星月望着司徒空中,脸上恐惧之色更浓。

  「你想不想知道,她和你女儿什么关係?」司徒空又道。

  「别听他说的,他说的不是真的。」蓝星月忍不住沖白霜叫道。

  「我都没说哩,怎么就是假的呢?」司徒空笑道。蓝星月顿时语塞,此时华 战按住她的上体,有些不耐烦地道:「你要干就快点,不然换我来!」严横哈哈 一笑道:「别急嘛,每次都你先,难得让一次兄弟呵。」说着双手抓住蓝星月的 大腿根猛地一推,修长匀称的双腿不由自主大大地分向了两边。在蓝星月惨叫声 中,暗红色犹如鹅卵般的龟头硬生生挤入了紧緻的穴口。

  「不买关子了,告诉你吧,她喜欢你女儿,她和你女儿是同性恋。」司徒空 笑道。

  白霜赤裸的娇躯猛然一震道,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叫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女儿怎么会……不会的。」虽然时代在进步,但同性之间的爱还是不被大多数 人认可,白霜虽然经历过许多事,但思想一直比较传统。她生了无瑕,为了遵从 丈夫的意愿,让她跟了自己的姓。但当时她想,如果生第二个,一定说服丈夫让 孩子姓景。后来丈夫死了,这个愿望成为了泡影,但她又想,以有无瑕有了孩子, 她一定要让其中一个孩子姓景。

  白霜望向正被男人兇器一点点刺穿身体的蓝星月,她没有第一时间反驳,神 情中更多几分羞愧痛苦,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她明知在这个时刻不应该去问,但 还是忍不住道:「孩子,孩子……他说的不是真……真的吧。」

  蓝星月根本不敢去看白霜的眼睛,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双眸中滚滚落下,听到 白霜的话时,她终于忍不住有些失控,她哭着大吼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不是的。」虽然蓝星月说不是,但白霜毕竟是过来人,看到她的神情知道司 徒空所言非虚,这个女孩与无瑕之间的关係绝非是朋友这么简单。一时间,她有 些不知所措,从内心来说,她不认同这种爱,但她为了自己不顾生死,更惨遭凌 辱,此时此刻她又能说什么呢?看着她痛哭失声,情绪几已失控,白霜道:「孩 子,无论你和无瑕什么关係,一切以后再说,我知道现在你很难过,很痛苦,但 只有咬牙挺住,别让敌人将我们看轻了。」由于身后猛烈的冲撞,白霜的话断断 续续,但蓝星月还是听明白了。此时严横粗硕的肉棒已经整根刺入了她的身体, 她竭力地凝聚心神,不断地深深吸气,终于慢慢控制住了失控的情绪。

  「这就对了,孩子,一定能挺过去的。」白霜道。

  在蓝星月咬牙忍受着冲击时,白霜弯曲的秀眉紧皱了起来,在身后肉棒高速 的抽插之下,她感到花穴越来越痒。换了以前,实在熬不住也随它去了,但此时 她却不想在这个不知是女儿朋友还是爱的人面前丑态毕露。但俗话说,女人四十 如狼,五十如虎,虽然过了多年清心寡欲的生活,到这个年纪再加过往性奴的经 历,她犹如熟透的水蜜桃般一碰就会出水,更何况姦淫着她的更是司徒空,虽然 看似一直用蛮力抽插,但其实招招点到她最敏感最骚痒的地方。

  白霜虽然没说,但蓝星月凭着直觉感到她对同性之间的爱并不太认可,但她 说得不错,一切以后再说,现在身处囚笼,任人蹂躏,说这些还有何意义。但话 是这么说,她心依然忐忑慌乱,她时不时偷偷去看白霜,不知什么时候,她那雪 白巍峨的双乳犹如充了气般鼓了起来,乳头也如熟透了的紫葡萄般挺立着,而胯 下更是不堪,肥美的花唇充血肿胀,就象被掰开的包子,一缕缕亮晶晶的粘液源 源不断地从花唇间挂落下来。

  白霜也注意到蓝星月诧异的神情,她脸涨得更红,不知道如何解释,只有咬 着牙死死的抵御着体内如火山般越来越炙热的慾望。

  看到萤幕的白霜一次次地高潮迭起,蓝星月其实是能够理解她的,自己也不 是在姦淫之下亢奋起来过,她脸上不再有惊诧的神情,她知道白霜一直在竭力地 克制慾望,但却一样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

  房间里最焦燥难捺的当属华战了,看到严横一脸亢奋乾得起劲,也不好意思 去催,但光是抓摸抓摸她的乳房根本解决不了心中的饑渴。憋了半天,他实在忍 不住道:「严横,换了姿势,你躺下,让她在上面。」两人搭档许久,严横自然 知道他想干嘛,虽然多少有些不情愿,但华战毕竟是他大哥,只得翻了个身,让 蓝星月跪趴在她的身上。

  华战蹲在边上,手掌抚摸着蓝星月浑圆结实的玉臀道:「老大,这妞的屁眼 不知道有没有被男人操过,我试试?」

  司徒空此时心神都放在白霜身上,随口应道:「去试吧。」华战心花怒放, 兴奋地高高举起手掌「啪」一下重重地扇在她的股上,顿时雪白的玉臀显出五条 血红指印来。紧接着,他勾起手指,锲入深深的股沟中,蓝星月猛地挺起身惨叫 起来,华战的手指已捅进她的菊穴中。「你屁眼有没有被男人操过?夹着我手指 了,妈的,还真紧,还要动!还想把我挤出来,你挤得出来吗?」华战一边用手 指不停抠挖,一边抓着她的玉乳怪叫着。

  蓝星月当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她的菊穴在破处时凌梦蝶曾进入过,但那时 她处于极度的亢奋之中,而身为双性人的凌梦蝶肉棒也并不粗硕。尔后在与白无 瑕欢爱时,偶尔白无瑕的手指和那根假阳具也曾进入过,但那时她身体充盈着欲 望,所以并没有感到有太多不适。但此时此刻,花穴中插着男人的兇器,又面对 着自己爱人的母亲,虽然捅进去的只是一根手指,但蓝星月却感到比死还要难受。   华战死命地抠挖了一阵,然后又将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去,顿时蓝星月的叫 声更加悽惨。「妈的,屁眼真紧,肯定没被男人干苞过!」两根手指插进后,华 战将无名指也顶在菊穴口,但试了几次都感觉插不进去。

  听到华战的怪叫和蓝星月的痛呼,司徒空突然道:「既然还没被男人搞过, 我先来。」他就是这么直接之人,换了旁人已经答应下属也不太好出尔反尔,但 司徒空却不管这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要自己来。

  华战大感后悔,早知不那么啰嗦多话了,不过他脸上不敢有丝毫不满,立马 将手指从蓝星月的菊穴里拨了出来道:「老大,你来。」躺上地上的严横连也准 备起身,司徒空摆了摆手道:「没事,难道一起玩下,没关係的。」说着将白霜 背向上放到了蓝星月的背上。

  当和白霜紧紧贴着,蓝星月赤裸的胴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司徒空并没有马上 开始对她菊穴发动进攻,而且还继续干着她背上的白霜。她从没想过,自己与无 瑕的母亲第一次的见面会是这样的方式。她身体里插着男人兇器,而无瑕的母亲 则在她背上如骑马般前后起伏,她润湿炙热的私处摩擦着自己的臀,柔软的双乳 房在背上不停地地掠过。突然她想到无瑕,她们曾也这样的姿态相拥,那时她们 都沉浸在极致的快乐中。突然她又莫名地感到恐惧,刚才司徒空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白无瑕真的被他们抓住了,如果也是这样的方式被男人姦淫,那该怎么办? 她脑海中又闪过她们一起被那个叫夜双生男人猥亵姦淫的画面,但那时不一样, 那只能说是个游戏,而这暗无天日的地牢才叫真正的地狱。

  「别傻站着,让她们给你吹吹,泄泄火。」司徒空对边上站着的华战道。   「好的。」华战道。两人被上下两个男人包夹着,连摸她们的奶子都困难, 要想泄火也只有她们的小嘴了。华战挺着肉棒道:「你们哪个来。」当然没有人 会理会他,他只得捏开她们的小嘴,将肉棒捅进她们的嘴里,进行着如活塞式的 运动。在伸入蓝星月嘴里时,她死命去咬,还好华战早就将真气贯入,任她再咬 也无济于事。此时,萤幕中正放着白霜口交的画面,只见她只有短短几秒、十几 秒就令男人一泻如注,华战看得惊叹不已。

  「你给我用心点舔!」华战命令道。但白霜嘴唇依然一动不动,他恼怒地拨 出肉棒象鞭子一样抽打着她两颊,「你舔不舔!」见白霜依然不为所动,华战便 用肉棒开始抽打蓝星月的脸。虽然这并不会带来太大的伤害,但无疑是对人的尊 严极大污辱,白霜忍不住道:「你别打了,我做就是了。」蓝星月闻言急道: 「别,别去做,让他打好了。」白霜贴在蓝星月的耳边道:「孩子,没事的,你 为了救我受了那么大的罪,能为你做些什么我会心安。」说着张开红唇,将已伸 到嘴边的肉棒整个吞了进去,为了让眼前这丑陋之物不再去侵犯身下的姑娘,白 霜用柔软滑腻的舌头捲住棒身,然后用力一吸。顿时,华战爽到怪叫起来:「妈 的,真厉害,真他们的爽,怪不得电视上的那男人这么没用,这嘴,这嘴他妈吸 起比操屄爽多了。」

  司徒空将手插入了蓝星月的股间,白霜花穴里流淌出的爱液灌入股沟,菊穴 已经极为湿润,于是肉棒从白霜的花穴里抽了出来,顶在蓝星月的菊穴口上。他 没有马上进攻菊穴原来是让白霜流出的爱液当润滑剂来用。这个意图白霜与蓝星 月也都察觉到了,两人心中涌起强烈的悲恸。

  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双股间传来,蓝星月猛地挺起身叫了起来。虽然看不到, 但白霜清晰地察觉到那巨硕无比的肉棒刺入了她的菊穴。白霜感到身上的她身体 骤然紧绷,人僵硬地象块石头。她想起自己第一次菊穴被刺穿时的痛苦情形,如 果身体绷得太紧,菊穴一定会被撕裂,弄不好会被活生生地姦淫致死。白霜不由 地急道:「你得放鬆,要放鬆。」因为嘴里含着肉棒,她的话含糊不清连自己也 听不清楚。情急之下,她扭着头将嘴里的肉棒吐了出来继续道:「你这样会下面 会被撕裂的,弄不好会死的,啊!」刚说了这一句,白霜突然感到小腹一阵剧痛, 蓝星月反剪在身后双手突然用力抓着她。

  「死就死,没什么好怕的。」蓝星月嘶叫道。

  「无瑕还在等着我们,一定要挺住。」白霜说着望了望萤幕中的自己道: 「孩子,煎过最黑暗就会有光明。」

  蓝星月闻言一震,白霜说得没错,无瑕还在等着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她 毕竟是凤战士,意志远比常人要坚韧得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蓝星月将挺起的 身体慢慢伏了下去,此时背后传来司徒空讚许的声音:「不错。」他显然也不想 真的弄伤蓝星月,慢慢地很有耐心地将巨硕的肉棒棒一点一点地刺入狭窄无比菊 穴深处。当菊穴刚刚开始适应这巨大的异物,肉棒便开始强横的冲击起来,没几 下,蓝星月身体前沖得太厉害,最下面垫底的严横肉棒从她花穴里滑了出来。 「老大,让我出来吧。」严横从下面爬了出来,老大太厉害了,和他一起玩女人, 他也真有点不太适应。

  待严横爬出后,司徒空用手一拨,将白霜面朝向放在地上,然后让蓝星月跪 趴在她身上。猛烈的冲撞继续进行,这一次白霜与蓝星月面对着面,身体贴着身 体,令她们感到比方才还要强烈的羞耻。乾了一会儿,司徒空将肉棒从蓝星月的 菊穴里拨了出来,重新又插进了白霜的花穴中。蓝星月还没来得及鬆一口气,见 身下的白霜神情痛苦,胴体剧烈摇摆。白霜看到了蓝星月关切的眼神,「没事的。」 白霜道。

  站在边上的华战、严横看到司徒空将肉棒插进白霜的身体,顿时象蔫了的公 鸡无精打彩,老大干女人向来没个时间,动辄就几个小时,他们不知道要等到什 么时候去。眼前的场面如此激烈,萤幕里放着的更是令人热血贲张的画面,他们 实在想真没得搞自己撸下算了,但是在老大面前,又不想如此失态,只能夹着双 腿人哆嗦着强忍着滔天的慾火。

  乾了约有十来分钟,白霜脸庞涨得血红,身体已不由自主地开始迎合着肉棒 的抽插。她的目光变得越来越迷离,更急促地喘息着,虽然仍紧紧咬着牙齿,但 带着鼻音的呜咽声却响了起来。

  蓝星月感到无措,自己该怎么办?是想办法帮助她克制慾望?还是告诉她没 关係,自己不会在意的。想来想去,她想不出一个办法,更也想不出一句安慰的 话来。

  再过了会儿,白霜变得越来越焦燥,那种因慾望而产生的骚痒从胯间、从乳 头传遍了全身,更痒到了骨髓里。她想去抓,但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扭动着赤 裸胴体,弄得紧贴着她的蓝星月身上也痒痒的。终于白霜抵受不住呻吟起来,蓝 星月忍不住喃喃地道:「没事的,没事的。」

  在白霜快要到达慾望巅峰时,司徒空突然将肉棒从她花穴里抽了出来,沾满 白霜晶亮爱液的肉棒猛地捅入蓝星月的花穴里。蓝星月猝不及防,叫了一声后却 感到一丝欣慰,如果有得选择,她宁愿身后的那狰狞恐怖的兇器一直在她的身体 里,她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意那东西去侵犯自己所爱之人的母亲。

  填满花穴的肉棒骤然抽离,白霜顿时感到无比强烈的失落与空虚,同时花穴 里更象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她不停地挺起扭动着胯部,象是找寻到能令花穴 止痒的东西。好半晌,白霜才从情慾中清醒过来,虽然身体依然渴望,但人总算 清醒了不少。她看到趴在身上蓝星月身体剧烈前后摇摆,明白那兇器此时在她的 身体里,但她却丝毫不顾及自己,一直用关心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真是个好 女孩。」白霜的心中暗暗地道。「我没事,孩子,管好自己,别为我担心。」白 霜爱怜地望着她道。

  看着白霜从慾望中清醒过来,蓝星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点了点头,凝聚 心神开始抵御起自己经受着的巨大痛苦。

  乾了约七八分钟,电视萤幕中放着白霜与人肛交时的画面。从性刺激上说, 菊穴远不如花穴般敏感,但身为性奴的白霜自然不同。司徒空看到这个画面,心 念一动,搂着两个人一翻身,顿时变成蓝星月仰面躺上地上,而白霜则趴伏在她 身上。

  在肉棒从花穴中抽离时,蓝星月叫道:「不要,你别碰她。」看到她焦急的 样子,白霜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她和蓝星月一样,如果有得选择,她 也希望身后的象野兽一样的男人只姦淫自己。片刻后,她感到自己两边股肉被强 行掰开,她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心中充满着恐惧,但她竭力控制着情绪。她不 想让自己身下的女孩担心。她的年纪应该和无瑕差不多,看上去或许还小一、两 岁,她的容貌是那么美丽,她的身体是那么青春,为了救自己,她受了那么多的 苦,自己是可以做她妈的人,应该由自己去尽力保护她,即使保护不了,也要给 她哪怕一丝丝的安慰、一点点的帮助。白霜这样想着,虽然菊穴被侵入感到巨大 的耻辱,但她神色依然平静,象一个慈爱的母亲般望着身下一脸焦急的美丽女孩。   罗西杰单枪匹马地走入了白无瑕的营帐。营帐内除了白无瑕还有七八个人, 除了极道天使的人外,宫明月与依萝兰站在白无瑕的身后。

  「早闻你的大名,今日相见真是幸会。」罗西杰满脸笑容象是见到故友一般。   「别说什么客套话,你是来投降的吗?」白无瑕神色如池水般波澜不惊。   罗西杰哈哈一笑道:「打了一天了,你是占了点上风,以为自己赢定了吗?」   白无瑕微微一笑道:「难道不是吗?」

  罗西杰微微有些色变道:「说你们赢定了还为时尚早吧!」

  白无瑕伸出手做了送客姿势道:「那你就请回吧,如果到明天这个时候,在 这个岛上你们哪怕还有这么一块立足之处,这仗就算是我输了。」

  罗西杰收起笑容森然道:「就算真是这样,你也别想得偿所愿,我死了一定 也会拖上你的母亲。」

  白无瑕冷冷一笑道:「凡事讲尽人事,听天命,我为救母亲已倾尽全力,如 果老天真的不长眼,一定不让我们有相见之日,那么也只拉上你们所有人为她陪 葬。」

  罗西杰见威胁无效便又和颜悦色地道:「事情总还有迴旋的余地,虽然近年 来,我们与你们也有些小冲突,但毕竟也无深仇大恨。你母亲虽然被我们抓了, 这几年过得到也不是什么非人的生活。那个抓你妈的是我教中的武圣牧云求败, 后来不知怎么突然喜欢上你妈,对她也一直客客气气的。我废话也不多说了,与 其玉石俱焚两败俱伤,不如我们各自退一步,我们将你母亲放了,你休战罢兵如 何?」

  白无瑕心中涌起一阵狂喜,但面上却丝毫不动声音。虽然决意攻打落凤岛, 但如何平安地将母亲救出却是个大问题。就如他所说,在彻底战败那一刻,对方 很有可能杀掉母亲来泄愤。所以,在得知母亲的关押地点后,她就不顾一切冒险 实施营救。当然此时这种局面也是她考虑过的,放还母亲,对魔教并无多大损失, 用数千条性命来换,这生意对方应该会做。

  「凌晨突袭那些人有多少人活着,蓝星月活着吗?」这是白无瑕除了母亲之 外最关心的问题。

  罗西杰道:「蓝星月没死,其他活着的还有三人。」

  「有没有一个叫凌梦蝶的。」白无瑕又问道。

  罗西杰苦笑道:「你的人骨头都硬得很,都没说名字。」

  「其中有没有一个是双性人的。」白无瑕道,虽然凌梦蝶在她心的份量不如 蓝星月重,但毕竟是最早从双生之门里跟出的人,而且彼此之间多少也有些牵绊。   「是有一个。」罗西杰道。

  蓝星月没死,凌梦蝶也没死,这让白无瑕感到欣慰,道:「要罢兵,除了放 了母亲,这几人,还有连同落凤狱中的人一起都放了。」

  「这不可能!」罗西杰道:「你几个手下,那个叫凌梦蝶还给你都没问题, 但蓝星月不行,那些落凤狱里关押着的人更不行。她们和你根本不是同一路人, 你救她们做什么?我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而是不想毫无意思的死那么多人。放 你母亲,我们可以理解,如果放了那些人,就意味着你和凤成为一体,她们可是 我们千百年的宿敌。面对千百年来的敌人,我们宁愿死战到底。」

  白无瑕冷冷地看着他,终于道:「那你请回吧,我们战场上见。」

  「哈哈!」罗西杰大笑,脸上浮现起狰狞之色,道:「好!好!好!那大家 就战个一死方休吧,告辞。」说着拱了拱手,扭头朝门外走去。在他一只脚跨出 门时,白无瑕突然道:「等等。」

  罗西杰身形顿了下来,他没有转身道:「你还想说什么?」

  「落凤狱里的人我可以不要,但蓝星月必须要还给我,这没得商量。这与凤 无关,是我与她的事。」白无瑕终于摊出自己最后底牌。

  一时帐房内的空气象是凝固一般,半晌罗西杰转过身,脸上浮起笑容道: 「好说,好说,就算是我给白大小姐的一个人情吧。」

                【待续】

  春了期间没写什么,旅游回来后就牙痛,然后去了老婆家,这两天才回来。 其实更新这慢,还有一个原因是落凤岛之战怎么写,救人,採取这种大规模战争 的方式并不是上策。不过逼得魔教主动交出白霜,倒也不失可能理解成为白无瑕 的一种算计,这样更说得通一些。不过,总是写到H的地方比较有动力一点,战 争、过渡这些简化一些也没办法吧。年已经过去大半,再次祝各位在新的一年里 顺顺利利的。

幻想即日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Tags:

上一篇:我失蹤的老婆

下一篇:灵魂在做爱

相关文章

  • 一次难忘的交换女朋友的经历

    暴力虐待

    我女友ivy才18岁,刚从学校出来,现在一间连锁的麵包店做售货员。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活泼但带点害羞,笑起来有两个小酒涡,很吸引人。麵包店的男同事常磨着她讨好,但ivy只是淡淡的没多理会他们。夏季趁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我是一个淫蕩无度的高雅女人光头色12

    暴力虐待

    【你的人偶】1-3)作者:帝八  第一章赤裸精灵  2014年的某天,在下雨的天我听着tara刚出的新歌,一边漫无目的的走在灰濛濛的街上,「妹的,声音真是抚媚啊。身材颜值都是顶尖,现在的社会不就是看脸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
  • 全民皆鸡(1-5)

    暴力虐待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伯母归心  一会之后,百里雪兰从南宫逸玉身上爬了起来,哀怨的看着他,看着脸上显出慾火难忍的淫蕩模样的二伯母百里雪兰,那简直就像是再诉说她还没得到满足似的,再看她全身赤裸洁白的肌肤, ...

    暴力虐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