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SM >>正文

【我的娇妻成了他们洩慾工具】

SM3人已围观

简介第三十章【屋漏偏逢连阴雨】上)婉月转身离去之后,司马菲菲缓缓放开玄波的柔荑,美眸冷冷望向唐猎道:「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唐猎内心中祈求司马菲菲不要说出什么过份的话来,恭敬道:「救死扶伤乃是行 ...

第三十章【屋漏偏逢连阴雨】(上)

婉月转身离去之后,妻成司马菲菲缓缓放开玄波的慾工柔荑,美眸冷冷望向唐猎道:「上次的妻成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唐猎内心中祈求司马菲菲不要说出什么过份的慾工话来,恭敬道:「救死扶伤乃是妻成行医者的本份!」

「你果然是慾工高风亮节,当初为我治病之时,妻成也抱着不求回报的慾工心思吗?」

唐猎汗颜道:「在唐猎心中贵妃和其他病人并没有任何不同!」

司马菲菲用力咬了咬下唇,妻成她起身来到唐猎面前,慾工逼迫的妻成唐猎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压低声音道:「在你心中始终没有我的慾工位置吗?」

唐猎吓得魂飞魄散,要知道玄波还在一旁,妻成司马菲菲的慾工这句话即便是傻子也能够听出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私情,更何况这位智慧超群的妻成公主.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唐猎虽然心中沮丧到了极点,可是表情却仍然从容镇静,做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在唐猎心中贵妃和帝君一样……」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司马菲菲一把抓住了手臂,扯开他的衣袖,那日被她所咬的伤痕仍然清晰的印在肌肤之上。

司马菲菲一字一句道:「你曾经救过我,却伤我最深……」两行珠泪沿着她皎洁的俏脸缓缓滑落,她含泪的美眸充满仇恨望向唐猎:「如若不是你,我此刻早已死了,也好在这毫无生气的宫中苦捱,今日我方才明白这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你们所看中的只是我的肉体,一旦达成所愿,便弃我如敝履!」

唐猎暗叫要命,这下什么事情都被玄波公主知道了,女人真是麻烦,一旦动了真情,任何事情都可以弃之不顾,这次让司马菲菲害惨了。

司马菲菲缓缓抹去脸上的泪痕,最后凝望了一眼唐猎:「我发誓,我会让你为今日的作为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完转身恨恨而去,只留下唐猎呆呆站在原地,脑海中空空如也,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对自己而言现在的处境无疑已经是绝地,看穿玄波公主的秘密,又被她知悉自己和司马菲菲的私情,试问她又怎会将自己放过。

玄波公主带着黄金面具的面孔微微侧向唐猎,唐猎虽然看不清面具背后的目光,可是仍然能够想像到,她的目光一定是仇恨和鄙夷的混合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算害怕也没有用,向玄波公主报以一笑,然后大马金刀的在她的瑶床边坐下,低声道:「我怎么都想不通,你为何要装病?」

刚才司马菲菲和唐猎的对话被玄波听得清清楚楚,她芳心之中对唐猎鄙夷到了极点,悄然下定必杀唐猎之心,没想到唐猎在这种时候居然厚颜无耻的问出这句话来。

她懒得理会唐猎,继续沉默下去。

唐猎故意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装聋作哑的本事丝毫不次于装病的本事!」心中明白自己横竖都是一死,唐猎的胆子反到大了起来。

婉月此时刚好来到,有些诧异道:「妍贵妃怎么突然走了!」

唐猎不屑的笑了一声:「既然没有外人在场,你们大可以毫无顾虑的将我杀掉了。」

久未开口的玄波公主冷冷道:「想死只怕没有那么容易,那只金蝎从你的血脉爬到心脏至少要两天两夜,换句话来说你就要遭受两个日夜的折磨,开始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血脉一点点开始疼痛,凡是它咬过的地方,马上又会由疼痛转为奇痒无比,你或许可以抵御疼痛,却无法承受得住瘙痒,你会不停的开始抓挠被它咬过的地方,恨不能挖开自己的肌肤,切开自己的血肉……」

唐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玄波公主果然够歹毒。

玄波又道:「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等到这场风波过去后,我自然会饶了你的性命!」

夜色清冷,风声悽然,却不如司马菲菲此刻的心境凄凉,遥望空中宛如薄冰的明月,她不禁自问,上苍缘何会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在父兄的眼中,她只是一个换取政治利益的筹码,在帝君的眼中,她只是后宫中万千玩物中的一个,有生以来第一次投入感情,却被唐猎这个地位卑下的医生毫不留情的拒绝,泪水早已流干,仇恨却如同熊熊的火焰般燃烧了起来。

司马菲菲捻起一枚碧绿色的逍遥丸,正欲放入口中,皓腕却被一双大手牢牢握住,回过身去,正看到太子玄鸢充满怜惜的面孔。

「放开我!」司马菲菲怒道。

玄鸢叹了一口气:「我一直都在跟着你!」

司马菲菲忽然抬起縴手狠狠的给了玄鸢一记耳光。

玄鸢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轻声道:「看到你现在这幅模样,玄鸢的心中比你更加的痛苦!」

司马菲菲突然发出一串冷笑,笑得玄鸢心中不觉有些发毛,尴尬道:「你笑什么?」

司马菲菲道:「太子尾随我究竟有何目的?」

玄鸢鼓足勇气表白道:「菲菲,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便无可抑制的喜欢上了你……」

司马菲菲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玄鸢内心一阵发毛,不知道她为何会如此表现?

司马菲菲霍然收敛笑容,冷冷盯住玄鸢道:「你若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我现在便可以给你!」她伸手揭开前胸系带,露出胸前细腻洁白的肌肤。

玄鸢虽然本来抱定勾引司马菲菲的念头,可是司马菲菲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不由自主向后撤了一步。

司马菲菲冷笑道:「胆小鬼!你之所以对我说这些,心中一定另有所图!」

玄鸢被她一骂,心中鼓足勇气,再想上前,却遇到司马菲菲凛然不可侵犯的目光,他也搞不清自己为何会一反常态,居然在司马菲菲目光的逼视下不敢上前一步。

司马菲菲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玄鸢:「若是我没有猜错,你接近我的目的并非因为我的身体,而是因为我的家族!」

玄鸢内心剧震,司马菲菲的精明远远超出他的想像之外。

司马菲菲道:「我虽然身在深宫,可是对朝政上的事情也略有耳闻,帝君亲征前线,按理说应该将朝政交由你暂时打理,却选择了三位大臣,由此可见他对你并不信任。」

玄鸢表情黯然,对他来说现在最好的角色便是扮演一个听众。

司马菲菲道:「所有人都知道普龙启一直都公然反对你即位,亚当斯和我父亲的态度始终模稜两可,你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政治上的盟友,所以你想到了我!」

司马菲菲鄙夷的望向玄鸢:「世上本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你我虽然共处皇宫之中,可是一日之间连续巧遇两次,不能不让人疑心,我胡乱猜测一句,太子一定看到我和父亲之间的争吵,更目睹我今日低落的情绪,所以才生出趁虚而入的念头,以为征服我之后,便可以让我说服我的家族,站在你的立场之上。」

玄鸢的心思完全被司马菲菲所中,呆呆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

司马菲菲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会帮你!」

玄鸢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双目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司马菲菲轻声道:「我相信我们将会是最好的伙伴!」

玄鸢内心一阵激动,想要靠近司马菲菲,却遇到司马菲菲冰冷的眼神:「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我们之间仅限于利益上的合作!」

玄鸢硬生生停下脚步,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Tags:

相关文章

  • 慾海情魔

    SM

    目录∶第一章、被淫邪的目光所侵犯第二章、处女的芳香第三章、甘美的性虐第四章、《内衣俱乐部》的秘密第五章、『内衣小姐』与性奴们@@第一章、被淫邪的目光所侵犯。@@1)。@@秋川纪美子给家里的妈妈打电话, ...

    SM

    阅读更多
  • 老婆的回想1-3 外篇 全

    SM

    周末到了,李强来到了张莹家,期末考试快到了,自己的儿子孟刚和李强约好一起複习,李强一边做功课一边心思早已在另一件卧室里的张莹身上,李强来到了厕所,将偷拍设备预先放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 ...

    SM

    阅读更多
  • 一个很通俗但又很耐看的偷情故事

    SM

    绿帽帝王传  第十五章              南宫静视角)  「啪」身后男人的巴掌狠狠的拍在我有些红肿的丰满大屁股上,我很清楚,这一巴掌之后,我的大屁股一定剧烈的晃动着,这些男人一个个都会因此更加 ...

    S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