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职场 >>正文

【白咲】大奶表妹

职场8382人已围观

简介十三 巧夺芳心在这极为尴尬的时刻,我和梅姨都呆住了。一时间竟忘了去回答小丽娜的问题,不过即便是能想起,以梅姨的的性格也是解释不清楚的,而且她也不愿去解释。在黑暗的屋子里,空气像被冷冻了一样。除了那两个 ...

十三 巧夺芳心

在这极为尴尬的大奶表妹时刻,我和梅姨都呆住了。大奶表妹一时间竟忘了去回答小丽娜的大奶表妹问题,不过即便是大奶表妹能想起,以梅姨的大奶表妹的性格也是解释不清楚的,而且她也不愿去解释。大奶表妹白咲

在黑暗的大奶表妹屋子里,空气像被冷冻了一样。大奶表妹除了那两个静等着答案的大奶表妹小姑娘以外,每个人的大奶表妹心跳都显得那么的不规律。即使在彼此之间相隔着一定的大奶表妹距离,但每个人也是大奶表妹无法来掩饰内心的焦虑。当然,大奶表妹这其中属我和梅姨的大奶表妹最明显。 在经个一小段时间的大奶表妹调整后,我的大脑开始慢慢地转变方向,逐步去考虑怎样来满足小姑娘的好奇心。想儘快解脱这种极难熬的气氛。

平时一向被誉为思路敏捷、聪明绝顶的我,此时竟变得迟钝好几十倍,搅尽脑汁也没想出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来。

「死丫头!……你外婆哪里在吃什么东西!快睡觉!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正在我和梅姨处于百感交集的时刻,一个绝好的大救星出现了。两个小姑娘的妈妈宋丽娟挺身而出,打断了女孩儿的好奇心,算是替我和梅姨解了围。 虽然我和梅姨暂时躲过了这一刁难,但宋丽娟的出现不免会加重我和梅姨担忧。因为这足以证明其他的女人们也有着和她一样的心理,我和梅姨的行为毕竟会引起她们的共鸣。

接下来,屋子又恢复到了宁静。心事重重的我重新调整了一下睡姿,然后顺手又将梅姨搂到怀里,让她躺在我的肩臂上。

虽然梅姨没有做出反抗的动作,但她那冰冷而又毫无反应的身躯告诉我,梅姨的确是生气了。这完全是通过我多年的经验判断出来的。

果不其然,当我的手落到梅姨的大奶子上时,她的小手毫不留情地将我的大手推了出去。当我再想去碰她的美乳时,她的两只胳膊已经牢牢地交叉在胸前,充当两团大奶子的保护伞。

在面对梅姨的阻止,我并没有生气。完全是因为考虑到了她所受的委屈,而使我更想去弥补因为自己的鲁莽所产生的过失。毕竟这件事情的起因是由我而引起的,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拿出他应有的风度,即使是在面对一个历经风雨的成熟妇人也是一个样子。

「梅姨!……你生气了!」我明知道梅姨是真的生气了,但这个开场白还是少不了的!为了压低声音,我的嘴巴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里面。幸好我的这个权利还没有被她剥夺掉。

「……」

梅姨的不回应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因此,接下来的对策中也已在我的心里形成了八、九、十分。

「梅姨!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春生知错了……要不等明天没人的时候,你好好地打春生一顿……」

我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梅姨的香潭给吞没了,她的心还是那样的善良,经不住别人的巧言善辩。记得在小的时候,我就经常钻这个空子。每每犯了错误之后,为了逃避惩罚,在梅姨的面前我就用儿时的小道理替自己辩解。

在短暂的热吻后,梅姨的香唇最终还是退了回去,在经过几秒之后又贴在了我的耳朵上,「小坏蛋!……这下美了吧……看你明天怎样见人!」话音刚落,她伸出小手在我的大宝贝上重重地抓了一下,以示不满。

好在我的大肉棒也是经过千锤百鍊,在得到轻轻的报复后,并无大碍,不过这也说明了梅姨对我的爱远远地脱离了长辈与晚辈的关係。慢慢地在向男女方面发展延伸。

庆幸一切事情的突然而来,一种略带有兴奋的心喜悄悄地由心底产生而出。我做梦都没想到梅姨的娇躯会这样快地就成为了我的至宝,虽然现在我还没有完全把她研究透彻,但在不久的将来,梅姨的一切一定会属于我的。

*** *** *** ***

乡下的早晨是一天中最好的时段,无论是大人、老人、小孩子都喜欢早早的起来,为当天的工作做一些準备,没有一个人愿意躺在被卧里睡懒觉。

这不,梅姨的一家人都忙活一大圈了,我还沉迷在梦乡里。女司儀太美瞭婚禮現場沒忍其实这并不是说我太懒,关键是刚刚从城里回来,再加上几天的长途跋涉。即使我的身体再怎样强悍,也是经不起这样的劳累。

对于这一点,梅姨早就为我想到了,乃至两个尚小的女孩也能够理解我这个「懒」舅舅不起早的原因。

「梅姨……梅姨……我的衣服呢?」睡醒后,我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于是便大声地叫着梅姨,第一感觉告诉我,衣服极有可能是被她收走了。

「春生哥!妈妈出去了!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做的!」闻讯我的叫声后,梅姨的二女儿宋杜娟跑了进来。

当她看到我的赤裸胸膛后,娇嫩的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我想她一定是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要不然她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事到如今我也无须再掩饰些什么,反正都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倒不如一切都顺其自然地进行下去,好坏都要坦坦蕩蕩地来面对。

想到这里,我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大大放放地向杜娟说道:「二妹!你看到我的衣服了吗!」说实心话,对于「二妹」这样的称呼,我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但为了表现出一家人的味道,我决定先这样慢慢地叫着,等时间长了,估计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彆扭的感觉了。

在听到我那亲切的称呼后,杜鹃明显也有些不太适应的味道,「……哦……我刚刚帮你洗完!……要不我帮你找几件衣服先穿着,等你的乾了再换下来!」女孩那迷人的笑容挂在嘴边上,显得格外的亲切。

「噢!那太谢谢你了!……不过,我还有别的衣服,就不麻烦你了!」虽然我在儘量和梅姨的家人拉近关係,但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避免不了一些客套的话语。

「嘻嘻!……春生哥!你得需要改变一下才行,如果你再这样客气的话,二妹我可真的不答应了!呵呵……说!你的衣服在哪儿,我帮你拿!」杜鹃在小的时候,我还真没看出她的性格到底像谁,但长大了之后,却是一个典型梅姨的複製品,尤其是在性格上更是像到了极点,绝对是一个活泼开朗、心地善良的大美人。

如果不是为了顾忌身份,我还真想和她好好地切磋、切磋,「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的换洗衣物就在那个提包里!你帮我拿过来就行了!」 聪明的杜鹃一下子就听出了我的意思,她二话没说,非常麻利地将提包甩在我的面前。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好像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时,我竟有些后悔起来,只怪自己刚才说话的时候没有掌握好分寸,小姑娘一定是误会了我的意思。看样子,她是想看我接下来的笑话。

「春生哥!你自己找呀!……咯咯……快打开提包吗!」杜鹃明明看到我的两只手正拉在被子上,只要她不离开,我是不可能放开双手的。如若不然,我一定会春光大现的。

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唯有硬着头皮地说道:「嘿嘿!……二妹!不如你帮我打开吧!反正你也是好事做到底吗!……」

「咯咯……死要面子;活受罪!我还以为你自己能办到呢!……哼!看你以后还装不装了!不就是两个肉蛋一个棍儿吗!小的时候又不是没见过!……」杜鹃边拉开提包的锁链,边唠叨着,舔表姐的臀虽然后面的几句话说得有些含糊不清,但却没逃过我的耳朵。

我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让我听到后面的几句话,不过我敢肯定她对童年的往事,一定还记忆犹新。要不然,她是不会说出那样大胆的话语,尤其是在一个男人的面前。

「咦!春声哥!这是什么?」

此时,杜鹃在提包里翻出了一套女人的内衣裤拎在半空中,左看右看地研究着。从未见过、穿过内衣裤的她,怎能知道那是我买给梅姨的礼物,当时还是陈佳帮我选的呢!

「啊!……这还有几件呢!一、二、三……春生哥!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呀!」紧接着,杜鹃又在提包里翻出了三套颜色、款式不一的内衣裤,两只大大的眼睛一会儿看看手里的稀罕之物,一会儿又落在我的脸上。总而言之,她那急切想知道答案的心理早已表现在了娇容上。

十四 亲情无量(上)

「二丫头……你在干什么呢!……你春生哥起来了吗?」梅姨的出现打断了我和杜鹃的正常对话,原本还不知道如何向小姑娘解释的我,暂时逃过了这一刁难。

「妈……妈……你快过来,我在帮春生哥找衣服呢!」杜鹃急切地叫着自己的母亲,我能感觉到她是想让梅姨也看看手里的稀奇之物。

「来了!来了!……死丫头!你就不能小点声呀!我的耳朵又没有聋!」梅姨边埋怨着,边扯开帘子走了进来。

「梅姨!你干什么去了?」我牢牢地裹在被子里,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刚进屋的梅姨问候着。

「噢!我去挑水去了!」梅姨的话一下子让我想起了昨天对美娟的承诺,相信小丫头现在肯定会生我的气,说好昨天要帮她挑水的,结果我却没有办到。一阵阵的内疚感不免会在心底产生而出。

「春生啊!……你睡好了吗!要不,你再躺一会儿!刚好现在外面下雨呢!我们今天就不出去了!」听梅姨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她的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这一下子让我联想到了她为什么要冒雨挑水,无非也就是为了洗凈我换下来的衣服。

想着想着,我的泪泉竟忍不住地涌动起来,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收集着酸酸的泪水,「梅姨!……其实我……有换洗的衣服!你为什么还要在下雨天帮我洗衣服呢!」

「是吗!……哎呀!……你看!我可真是老糊涂了!还把你当成一直住在村子里呢!一年四季就那么一套衣服。这不,我想着你今天要到村长那里吗!怎么也不能穿着一身髒衣服去吧!于是,我就叫二丫头帮你洗乾净!……丽娜……丽娜!快别烤了!……你舅舅不穿了!」这时,我才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那几件被洗好衣服,此时正在火堆上烘烤呢!而帮我烘乾衣物的人则是一早上都没见到的小丽娜和她的妹妹。

当梅姨把两个小姑娘带进屋子里时,我险些没有认出她们。丽娜的小脸蛋已经变成了灰黑色,鼻樑两边的泪痕清晰可见。如果不是通过身高的判断,我还真分辩不清她和她的妹妹。

在看到这感人的一幕,我的心里酸到了极点。只不过是为了一件乾净的衣服,居然让梅姨的全家老小一起行动,这不仅让我感受到了她们一家人的热情,而且更让我找回了农家人的朴实、憨厚。

「丽娜、丽丽……来!到舅舅这里!」我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然后伸出双手摆出一副邀请两个小姑娘的手势,想用肢体语言来表达出自己此时的一系列感动之意。

听到我的召唤后,两个小姑娘有些害羞的意思。她们先是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梅姨,在得到了鼓励的信号后,年龄稍小一些的丽丽是第一个冲到我怀里的,紧跟着作为姐姐的丽娜也乖乖地拥在我的怀里。就这样两个瘦小的身体已经成了我爱不释手的至宝。那早已暴露在空气中的裸体,在不断地向两个小姑娘传递着我的关爱,与此同时,她们的小脸也不约而同地主动贴在我的脸上,回应着天真的童贞。

「啊!……这是什么?」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呼划破了温馨的气氛,通过声音的判断我一下子猜出此时正抓在我的大肉棒上的主人是谁。

「丽丽!……怎么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梅姨急忙追问向自己的小外孙女儿!

「外婆!……有个东西在顶我的屁股!……呶!你看!……就是它!」在我还来不及将大宝贝藏起来的时候,天真的小丽丽已经将手里的大肉棒牵了出来。 「啊!……」这声惊叫一听就知道不是梅姨发出的,我寻声望去,只见梅姨的二女儿宋杜鹃正用一只小手捂在自己的樱桃小嘴上,两只圆圆的大眼珠透出了无比的惊憨。我知道她的这一表情,一定是因为看到了丽丽手里的大肉棒而引起的。

此时,不仅宋杜娟有这样的表情,就连已经有过接触的梅姨也表现出了惊叹之意。不过这一短暂的瞬间很快就被她敲醒,「咯咯……傻孩子!快放开!小心它会咬人的!」

梅姨的这句话刚一脱口,顿时吓得两个小姑娘边惊叫着边逃出了我的怀抱。这个时候我也不愿再展示自己的至宝,迅速地用被褥遮住了要害。

「梅姨……您!……」听到梅姨那依然没有停止的笑声,我的脸面几乎快要挂不住了,于是,我试图想要阻止这种尴尬的气氛再延续下去。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咯咯!……行了……行了!丽娜!……快去拿条毛巾来,把落在你舅舅脸上的灰尘擦掉!」听梅姨这样一说,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脸夹,这才发现在我的脸上居然也粘了少量的黑灰,不用说我也想到了事情的究竟。原来,刚才在两个小丫头贴近我脸的时候,她们脸上的灰尘自然是逃不了再次落在我的脸上,于是我成了黑包公。

不过,也幸好有了这样的台阶,在巧妙地转移了众人的思绪后,我总算是没有丢太大的丑。虽然现在是躲过去了,但在以后的日子里却也偶尔成了大家的笑话。

很显然,两个小姑娘是受到了贫困、落后环境的约束。虽然她们也知道那是羞人的要害,但她们却从不知男人的羞物居然也会有咬人这种事。谁让她们太相信梅姨的话,如果换做是我小的时候,梅姨要用这种简单的骗术来蒙我,相信她只有白费精力的下场。

梅姨的话犹如一道圣旨,年幼无知的小丽娜在极不情愿的状况下,找了一条毛巾準备为我擦去脸上的灰尘。

看到小姑娘那畏惧的样子,让我是哭笑不得。心里直埋怨梅姨的谎言有些太夸张了,吓得两小姑娘都不敢靠近我。

「丽娜!……快帮你舅舅擦吗!……呵呵……没事的!刚才外婆是在逗你们玩呢!」梅姨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虽然两个小姑娘还只是个孩子,但她们却已经懂得了怎样去保护自己。再一则考虑到我的原因,毕竟以后我们还要长期在一起生活。万一两个小姑娘真的把我当成了咬人的怪物,那今后我甭想和她们安安稳稳地住在一起了。

梅姨的安抚最终起了效果,两个小姑娘的脸色似乎回复到了正常的样子。 手里拿着毛巾却迟迟不敢靠近我的小丽娜回头看向梅姨,「外婆!……你没有再骗我们吧!」显然小姑娘还是有些犹豫。

梅姨没有说话,只是冲着两个小姑娘微笑地点了点头。其实透过她那恍惚不定的眼神,我能联想到梅姨此时的心里也是一样的矛盾,尤其是在看到我那少有的巨大,再通过昨晚的亲身体验。让她更加嚮往……

「外婆!……哼!外婆坏!……外婆坏!……你居然骗我们!……人家不依啦!……」不知道是两个小姑娘有着心心相通的本领,还是太凑巧的原因。梅姨的安全信号刚一发出,两个小姑娘就同时跑到她的身边,不依不饶地讨要公道。 看到祖孙女儿三人那快乐无边的样子,我和站在旁边的宋杜娟都为她们的融合、默契而开心地笑了起来。

在经历一小段不成规律的嬉闹后,小丽娜和她的妹妹丽丽丢掉了刚才对我产生的畏惧心理,两个人又重新回到我的身边。相互争抢要为我擦掉脸上的灰尘,原本一个人的工作,这时候却变成了两个人的玩耍,在四只小手的努力下,我的脸非但没有被擦乾净,反而变成了一张大花脸。

顿时,惹得在场的几个人捧腹大笑。当然,这次我并没有因为她们的笑声而感到羞涩,正相反,她们笑声让我又重新体验到了家的温馨。

「咦!……二姨!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呀!」在一片欢声笑语过后,眼尖嘴勤的小丽娜发现了宋杜娟手里的稀奇之物。

这时,被小姑娘这样一提醒,众人又把目光都锁定在了宋杜娟的手里。而突然变成主角的宋杜娟也想起了刚才叫自己母亲过来的目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本来想问春生哥来着!结果你们就回来了!……妈妈!你快让春生哥讲讲嘛?……嘻嘻!这準是什么好东西!」宋杜娟说完后,先是看了看梅姨,最终把视线有落回到我的身上。

梅姨并没有急着向我索问答案,而是先接过女儿手里的内衣,然后轻轻地打开精美的外包装,取出全套的丝织内衣裤。可能是女人天生就对穿的东西有着极强的吸引力,梅姨爱不释手地翻看着漂亮的丝料。

虽然她还不知道那是专门为女人设计的私物,但通过她的表情我能看出,梅姨好像对我买给她的礼物充满了好奇之心和浓浓的性趣(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那是我买给她的礼物)。

十五 亲情无量(下)

「春生哥!……你快说呀!这是什么东西嘛!」心急如焚的宋杜娟也打开了一套内衣裤,有些极不耐烦地向我撒娇着。

此时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梅姨的面部表情上,无心去回答她的问话。因为我发现梅姨的俏脸已经变得有些红润起来,如果没估计错的话,相信梅姨一定是猜出了手中的东西是何物。

「梅姨!喜欢吗!」我小心翼翼地试问着,想判断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 「……小坏蛋!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这……这是什么怪东西嘛!」虽然梅姨的嘴里是这样说,但她那似乎在逃避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让我一下子看出了她内心想法。

「嘿嘿!……你穿上就知道了!这可是我专门买给你的礼物呀!」我的坏笑让梅姨显得更加羞涩。

「什么!这……这个东西能穿!……春生哥!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坏了!老是喜欢逗人家!哼!别以为妈妈向着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本小姐可不是那么好骗的!」还没等梅姨做出反应,一旁的宋杜娟早已表现出了不满。看样子她不太喜欢我卖关子的样子。

不过,虽然她在表面上显得不是很和善,但骨子里却只是在和我开玩笑而已,这一点对我来说也只是一层窗户纸,不用亲自动手它就不攻自破了。 看到宋杜娟那极度怀疑的神情,顿时让我在心里产生出一阵邪念。于是我用一种带有挑逗性语气向她说道:「什么!你不信!……好!你过来!我给你演示一下!看我有没有骗你!」

说真的!我们这里的人还是太实在了,没几句话!梅姨的二女儿就跳进了我的圈套,她果真走到了我的旁边,乖乖地把内衣裤交到我的手里,静等着我的演示。

于是,我先示意让她脱掉自己外衣。在得到我的这个信号后,宋杜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白嫩的小脸立刻红成一片。两只迷离的美目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最后在与梅姨的眼神相遇后,她的勇气突然爆发出来,迅速地脱掉了唯一的一套外衣裤。

顿时,一俱迷人的胴体展现在我的面前。两座翘挺圆润的大奶子看得让我直发晕,女性的神秘地带被一团浓密的阴毛牢牢地保护起来,即便是我再睁大眼睛也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暂时,我还不知道宋杜娟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大的牺牲。但通过她和梅姨对视的那一刻,我能看出母女俩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至于具体的细节我就不得而知了!

「……春生哥!你……你好坏啊!……你快给我穿嘛!」梅姨的二女儿被我看得有些发慌,两只小手也採取了行动,相互交叉在一起挡住了自己的羞处。 这时,站在旁边的梅姨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内衣裤,然后毫不客气地笑骂道:「小坏蛋!……再看眼睛都要掉进去了!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色鬼!」 不知道我的大脑是在哪里出了问题,梅姨的笑骂居然让我没有一点害羞的感觉,反而还理直气壮地说道:「嘿嘿!……梅姨!这怎么能怪我呀!……谁让二妹长得太诱人了!是男人都会是这个样子的……」

梅姨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她好像有意不让我再看下去。虽然我看不到她现在正做些什么,但我能猜到她一定是在研究怎样把小衣裤穿到女儿的身上。

「哼!小坏蛋!就会油嘴滑舌!………快看看吧!是不是这个样子!」好半天梅姨才和我说话,但同时她的身体也迅速地挪到一旁,让我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绝美的景象。

只见,前不久还赤裸地展现在我面前的铜体,此时竟被华丽的丝製品点缀起来。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在半透明的包裹中,更凸显出女人的魅力。

虽然同为女人,梅姨此时也被女儿的艳装而痴迷。就连还不懂得欣赏的两个小姑娘也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二姨。

「美!真是太美了!……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这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的杰作!」在欣赏了一小会儿后,我情不自禁地讚美起梅姨的二女儿。

其实,在我的心目中,所谓天衣无缝不单单是因为女人的美丽。它完全展现出一件上好的装饰,如果配在一具合体的身材上,那才叫做天衣无缝。而这个形容用在此时的组合上绝对没有一点夸张的味道。

「什么美呀!」正在我们全神贯注地欣赏着眼前的艺术品时,梅姨的大女儿带领着两个妹妹走了进来,她的问话打断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啊!……二姐!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呀!」刚刚走进屋子里的宋美娟看到了自己的二姐后,发出了惊讶呼声。

紧接着,其他两个姐妹也放射出惊奇的目光,牢牢地落在宋杜娟的身上。 「大姐!……好不好看呀!」也许,女人天生就喜欢向别人展现出自己的美丽。因此,在众目睽睽之下,宋杜娟竟表现得更加大方,没有一点羞怯的意思。 「天呢!……二妹!你这是穿的什么东西呀!」由于我的存在,梅姨的大女儿也顾不上去评论好与坏,急忙看向梅姨:「妈!你怎么就能让二妹穿成这个样子呀!……春生哥还在旁边呢!」丽娟的这一反常表现出乎了我的预料,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如此的保守,完全失去了童年的影子。虽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在遇到这样的场合下,却还不如一个含苞未放小妹。

「丽娟!……这是我的主意!不关梅姨的事情!你要说、就说我吧!」还没等梅姨发话,我抢先揽过责任,生怕母女俩再惹出什么矛盾。

「什么!……春生哥!这是你的意思!……可……可是二妹还是未嫁的姑娘呀!……」我知道梅姨的大女儿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理,完全是处于对妹妹的关心,但她却忽略了这件事情的根本所在。

既然梅姨没有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很显然在她的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无非是想造就一对姻缘。而对当事人宋杜娟来说,更是藏不住内心的情感,就在她解除自己的衣扣时,我就知道这份姻缘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过,这对我来说也并非一件坏事,如果我和宋杜娟真的会成为一对的话,相信我和梅姨的关係会更加微妙的!

只可惜,还没有摸到门路的宋丽娟,此时竟充当起没有被禁忌的「法海」,只想着不让自己的妹妹吃亏。

「丽娟!……这个我知道!……可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呀!……」事情在没有被澄清的时候,我还不想把话说得太白。儘量去解释这件事情,解除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好了!……丽娟!你春生哥也是不是外人!……再说你二妹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所以……」

还没等梅姨把下面的话说完,穿着性感十足的宋杜娟上前阻止道:「妈妈!人家这辈子是不会离开你的!你再说的话!女儿就生气啦!」

「咯咯!……傻丫头!妈妈也没说要把你送到哪里呀!咯咯……」到嘴边的话,梅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其实她也明白这个道理,事情在没有做好充足的準备下,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噢……好呀!二妹!……咯咯咯咯!你居然……」

「大姐!……你敢说!……我……我……」

「好好好!……我不说……咯咯……我不说……」梅姨的大女儿边笑着边看向我,时不时地还冲着我挤挤眼嘟嘟嘴!在她的脸上又让我看到了童年的迹象!不过偶尔的时候也会让我发现在她的笑容里好像隐藏了一些无味苦涩。这也许才是她真正的本意吧!

接下来,虽然梅姨的大女儿控制住了对二妹的嬉笑,但玩心最重的两个妹妹却没有放个宋杜娟的意思。

两个女孩一唱一和地取笑着自己的二姐,调皮的样子配上天真的笑容,顿时把所有的人逗咯咯直笑。后来更惨的是在她俩的带动下,年龄尚小的小丽娜和她的妹妹也加入到了嬉笑中。弄得宋杜娟是哭笑不得,在没有找到说理的地方后,结果跑到了我的身边,用她那葱白的小手在我的身上大做文章,疼得我是连连求饶。

最后,在梅姨的解围下,我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就这样,我身上的皮肤还是被硬生生地留下了一些可爱的纪念,过了好久它们才逐一地回复到原样。 「丽娟!……你们的衣服怎么湿成这个样子呀!……快……快……把衣服换下来!」嬉闹过后,我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看到梅姨的三个女儿湿成一塌糊涂的样子,我的心里格外的不舒服,着急地催促着她们赶快换下湿衣服。

结果,我催促了半天她们也没有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于是,我有些埋怨地说道:「梅姨!她们这是做什么去了啊!」

梅姨看了看心急如焚的我,然后苦笑道:「还能去做什么呢!……你看看!咱家的房子都老成什么样子了!……哎!……可惜我们都是女人,也弄不好它!每逢下雨天时房子就漏雨,这不!你的这几个妹妹一大早上就开始在房子上修理了!要不然,我们现在可就要遭雨灾了!」

听完梅姨的这一番话语后,我的心犹如翻江倒海似的,七上八下地产生出阵阵不宁。

十六 同命相连

「梅姨!……从今以后,我不要你们在这样辛苦了!……」我用颤抖的声音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在经历近十年的煎熬,梅姨的一家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当然还有村子里的其他人,在失去主要的劳动力后,她们能坚持到今天也算不容易了。

「呵呵!……傻小子!你能回来梅姨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再别提辛苦不辛苦的了!反正我和你的几个妹妹也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梅姨的无所谓让我感觉了一个女人的坚强和伟大,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存在,相信这个家早就毁掉了。

「不!梅姨!我说的是真的!我要挑起咱们这个家,彻底改变你们生活!」在梅姨的眼力,此时我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确实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咯咯……对!你说的对!我们的春生回来了!从此以后就是咱家的顶樑柱了!梅姨相信春生一定会成为村子里最棒的男人的!……咯咯……」我知道梅姨的这番话只是在为我打气而已,也许她的确是太顺从我了!这不免让我有些担心如果自己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会真的变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坏男人。 在做到心中有数之后,我也不想谈太多的理想和抱负。而现在马上要解决的事情,就是赶快让梅姨和她的三个女儿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

于是,我又扯出了先前的话题道:「梅姨!你们的乾净衣服在哪里!赶快把你们的湿衣服换下来!小心别凉着身体!」

在听到我的好意后,梅姨只是微微地笑了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傻小子!你忘了咱们这里的情况了!……呵呵!我们哪里还有多余的衣服呀!再说,这也没什么!衣服穿在身上,等一会儿它自己就乾了!……对了!你一定饿了!我这就做饭去!」说着,梅姨转身就要离开!

情急之下,我一把拉住了她!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梅姨!你怎么就不知道来爱惜自己的身体呢!……我可真是服你了!」

我边埋怨着边冲着梅姨的二女儿说道:「二妹!把那个大提包拿来!那里面还有一些可以穿的衣服!」

依然还没有换下内衣裤的宋杜娟,现在好像特别听从我的安排。非常麻利地将另外一个大提包拎到我的面前。

在翻出一堆整洁的衣服时,我还在心里暗暗庆幸,好在当初没有把这些衣物丢掉。要不然今天就派不上用场了!

我在衣服里挑出了几件尺码稍小一点的T衫,又按照梅姨她们的体型分别找了三条长短差不多的大短裤。其实这些衣裤可都是我的一些古董,好像从上高中起,它们就一直伴随着我,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陈旧,但在上面依然飘散着肥皂的清香。

当我洗漱完再次回到里屋的时候,梅姨和她的女儿们早已经换上了乾净的衣服。虽然她们的身材和肥大的衣服根本就不相匹配,但穿在她们的身上却突显出另外一种风趣。不仅让我浮想联翩,看着面前的丽人们,心里更是痒意大发。我突然觉得自己竟变成了一个大淫魔。

「小坏蛋!还没看够呀!……咯咯!真不知道你在外面都学到了些什么!」梅姨巧妙地打断了我的思绪,同时,她的话语也让我的脸「嗵」的一下变成了红色。

「嘻嘻!……那还用说!春生哥一定是在外面学会了怎样去骗小姑娘……嘿嘿…」梅姨的二女儿故意在一旁添油加醋,看样子,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即便是一脸的嬉笑也无法来掩盖她内心的渴望。

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以我标準的形象和条件,又怎能不会使一个蠢蠢欲动的少女流露出她的春情呢!

再一则,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习惯来权衡,梅姨的二女儿早就应该算是我的女人了!毕竟在童年的时候,我们曾经玩过成年人的游戏。相信不光我一个人还残留着那些荒唐的记忆,作为非常有心的女人们来说,更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痕迹。

「哎!……二妹!你可不要诬陷我呀!我的名誉虽然不值钱,但你也不能这样糟蹋呀!」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想给她们留下任何把柄,毕竟是此一时彼一时,在哪里就要说哪里的话。即使是撒谎也得装下去,这完全是为了今后考虑。 看到我一脸的委屈,梅姨的二女儿也多少信以为真,但爱在面子,她却继续「死鸭子」——嘴硬道:「嘿嘿!……春生哥!反正你在外面做了什么,我们也看不到……嘻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妈妈!我说的对不对呀!」 梅姨的二女儿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鬼机灵,为了儘早甩掉自己的包袱,最后她把话题丢向了自己的母亲。

「什么对不对的!我看就你事多!好了!现在衣服也换下来了!还不赶快做饭去!」看样子,梅姨也是拿她这个女儿没办法,真是爱恨交加;矛盾重重! 接下来,一家人又忙碌起来。惟独我是一个闲人,无奈的是,对于做饭这种事情,我根本就帮不上忙,因为这里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

在百无聊赖的情况下,我就像小孩子似的,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可能是刚回来的原因,一切还都有些不太适应。

「舅舅!舅舅!」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两个清醇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舅舅!……你给我们讲城里的故事好不好!」宋丽娟的两个女儿已经和我混得很熟了,她们边说着边冲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两张白凈的笑脸,我的心里又是疼又是爱。在她们的身上,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她们经历稍稍比我强一些,但同样也在小小的年龄就失去了父爱。

「呵呵!……好啊!来!先坐到舅舅的腿上!」说完,我便伸出双手同时将两个少女抱到自己的腿上,而两个可爱的小姑娘也很配合我的动作,乖乖地倒在我的怀里。

「舅舅!你说,城里的人是不是都很坏呀!」刚刚依偎在怀里的小丽娜问向我,她的这个问题有些太突然,居然让我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

在经过短暂的思索后,我微笑地向小姑娘说道:「这个嘛……也不像你说的那个样子,坏人当然会有的,但大多数人还是好的!……丽娜!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在做了简单的回答后,我反问向小姑娘。

「嗯……我爸爸就是被城里人害死的!他们都不是好人!」在小丽娜回答的时候,我格外地注意到她的眼神,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倒是让我吸了一口凉气。我没想到年龄还尚小的女孩儿居然充满了太多怨恨。

在得到这一不妙的消息后,我的心里有些担忧起来。如果不儘快去扭转少女的错误观点,相信后果一定是不堪设想的。

打定主意后,我不急不燥地向小姑娘说道:「丽娜!……那你看舅舅是城里人呢!还是乡下人?」

「嗯……按现在来说,舅舅当然属于城里人,但按根本来说舅舅也算是乡下人!」我真没想到小姑娘还会把这个问题分析得有头有理,她的回答完全出乎了我的想像。

「哈哈……小丫头!你还蛮会说的吗!好、好、好!那你先说说舅舅是坏人呀还是好人呢!」

「嘻嘻!这还用说!舅舅当然是好人了!」还没等小丽娜回答,一旁的小丽丽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替她的姐姐回答了我想要的答案。

但没有直接表达出意愿的小丽娜也不愿默许妹妹的答案,她接着又做了一个小小的补充,当然也是一样的意思。其实,她们姐妹的答案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但为了追求完美化,我还是让她们自己说了出来。

「对!你们说的很对!虽然舅舅我还不是一个绝对的大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大坏蛋。因此,在城里生活的人们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就是舅舅这种类型的,所以你们不能这样去判断!要不然,舅舅我也会变成大坏蛋的!」我想通过自身来感化两个小姑娘,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果不其然,在经过一小段时间的沟通,两个小姑娘开始漫漫地进入到了我的思路中,她们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新的认识,而且在我的讲解中,她们还了解到了好多想不来的事情。最后,两个小姑娘还一起嚷叫着,让我在以后的时间里一定要带她们出去转一转。好好地体验一下外面世界。

「丽娜!丽娜!快!……把桌子放好!」刚刚冲进里屋的宋丽娟着急地说着。

只见,在她的双手里正端着一大碗汤,由于盛得太满,浑浊的菜汤几乎要溢出来的样子。不用说,我也知道她为什么会喊叫得那样急促。

于是我也顾不上去穿自己的鞋子,飞快地将停靠在一旁的桌子打开、放平。而还来不及行动的小丽娜也只有拉着妹妹闪到一旁,看着自己的母亲顺利地把一整碗汤放在桌子上。

「丽娟!快让我看看!……烫着了没有?」宋丽娟刚放下汤碗,我就忍不住上前拉过她的小手。在看那几乎被烫成紫色的小手指,我的心里像在滴血般的疼痛。真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做的,烫成这个样子,她还能坚持下来。

「疼不!」我就像傻了一样,明知故问地说着。

「不疼!」宋丽娟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小,幸好我的听力还不错,能听清楚她的话语。

不过,在听到她的回答后,我的火气「嗵」地一下高涨起来,「什么!都烫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说不疼!……你!」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当我的眼神和丽娟的美目交叉在一起的时候,快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如果不是因为在看到那几乎要流出的泪水,我还真就忘记了自己的语气! 「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只怪自己有些太冲动。

不过,当我闭上双眼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又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难道……我用力地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

Tags:

相关文章

  • 毓歆的爱与愁

    职场

    开得不是很顺,有时还会当机……老公,你想,我们的电脑有没有可能中毒了?」随着话落,只见老公倏地楞了一下,但随即又眉头微皱地说道:「唔……也有这个可能啦……啊!对了,大嫂的弟弟不是在电信公司工作吗,你要 ...

    职场

    阅读更多
  • 拿下久违的小媳妇

    职场

    去年的夏天,我要去外地出差,刚好认识已久的良家小媳妇要乘我的车去省城办事,我把车丢在朋友处搭火车出门,由于是第二天早上的火车,所以傍晚就要赶往省城住下来就约好她一起走。先谈谈这位小媳妇吧,身材不高,但 ...

    职场

    阅读更多
  • 强姦女老闆

    职场

    一个男人活着就是要享受性生活 不然没意思 我自幼很好色,在家 我喜欢看色情影片 看了又看每次都很激动 因此 到高潮的时候我肯定要自慰 !!~~很舒服 上了高中 我漫漫感到很无聊 ,这种生活是 空虚的 ...

    职场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