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家庭乱伦 >>正文

【ABP-410】不伦之爱

家庭乱伦6人已围观

简介【未婚妻雪儿的秋天】番外篇新婚泛爱-4完)《未婚妻雪儿故事之番外篇- 新婚泛爱》,这是小故事的最后一节了,希望朋友们喜欢,多多支持,后续有新的番外篇展现!作者:东南风天02011年12月30日原创首发 ...

【未婚妻雪儿的不伦之爱秋天】(番外篇新婚泛爱-4完)

《未婚妻雪儿故事之番外篇- 新婚泛爱》,这是不伦之爱小故事的最后一节了,希望朋友们喜欢,不伦之爱多多支持,不伦之爱后续有新的不伦之爱番外篇展现!

作者:东南风天0

2011年12月30日原创首发于SIS

********************************* 韩楚明白问题在哪,不伦之爱ABP-410她也感觉到了危机,不伦之爱老中医说了,不伦之爱她的不伦之爱身体要重要调理一年才回有效果,也就是不伦之爱这一年半载肯定怀不上,那依公公的不伦之爱脾气,说不定陈家真有可能休了自己,不伦之爱那自己又失去了一切,不伦之爱老家的不伦之爱新房是陈家给的钱修的,自己和弟弟的不伦之爱工作也是陈家安排的。

老公不会有什么危机,主要是在公公那里,怎么面对公公,这个有钱有权的又色的公公。色公公这大半年不骚扰,其实是想让儿子早点播种,但现在的状况,公公安排她西医中医都看了,老中医说要调理一年,那这一年是楚楚最后的机会,她要牢牢抓住公公。

楚楚在家苦想时候,陈局也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陈局五十多岁,一脸的福相,圆乎乎的头上已没有多少头髮,圆乎乎的身材,这么多年来,在官场多年,和他关係暧昧女下属,两支手掌都数不过来,但陈老头做人谨慎,绝对不干强迫的事,最多就是用用权力让女人们自动就範,经济上也绝不多贪,且与上级领导有福同享,所以这个局领导的位置一直很稳,过几年再去混个人大政协的闲职,退居二线了。

陈局正看着女秘书给他泡茶,这个女秘书是他「全面」助理,昨天晚上又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女秘书的生理结构。女秘书二十五六岁的年龄,淡雅的妆容,看起来的确是一个干练的公务员,但现在的女公务员却解开了里面白衬衣的上面第一第二颗扣子,露出里面丰满的事业线和红色的内衣,当她隔着桌子递茶的时候,陈局一把按住秘书的小手,另一只手伸到女人事业线里面揉捏了好一会,直到女人双眼迷离,老头才满意的放开她,他喜欢女人这种欲放还羞的感觉。 等秘书扣好扣子走出办公室,陈局叹了一声,他也不是没有烦恼,那就是儿媳韩楚,和儿子结婚大半年了,还没有怀上,病了几年的老伴和自己一样急得要命,可是两代单传啊,一检查,就是这个女人不行,医生要说调养一年,自己和老伴真的等不及了。

更等不及的是,第一眼看到韩楚,就让自己有点着迷,可比自己上过的那几个新上班的女大学生公务员强多了,那修长的腿、饱满的乳和圆圆的翘臀,迷人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不知道被多人男人上过了,可惜儿子就是上了这个妖精,也难怪儿子会迷上,连阅人无数的自己也一样,一开始,自己很想把她拿下,但这小妖精总会有办法避着自己,后来和儿子结婚了,为了传宗接代,自己先忍一忍,永丰汽车直播等她生完孙子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尝尝自己的厉害。

那天结婚,那个女人美得真让人受不了,精緻的妆容,闪亮的长耳坠和项鍊,洁白的头纱,低胸露背设计的婚纱裙,蕾丝手套,都让陈老头看得呆了,想到以后有机会干到这个美女,高兴得很。而结婚第二天晚上,居然一个巧合,让他看到了儿子和儿媳的床上大战,风骚的儿媳让他慾火焚身,连夜召集女秘书「研究」工作,想着儿媳,干着女秘书,居然异常神勇,只乾得秘书连声求饶,已如此高龄射了两次。

陈老头知道韩楚会找他,因为她一定明白自己的想法,这个聪明的女人,自己点一点她的弟弟,她就知道自己的危机,这个骚货,不给老子生孙子,也不给老子玩,那还不得让阿伟换个老婆,让你和你弟弟都失业。

「向前向前向前--」手机响了起来,陈局一看乐了,韩楚的电话。

「爸,你好啊,工作忙吗,好久没去看您了,晚上想回家吃饭,哦,阿伟说晚上加班,不回去了,就我,不喜欢我一个人啊,咯咯」银铃般声音惹得陈局全身都软只有一个地方硬。

陈局赶紧安排保姆安排晚上的饭,收拾停当,就下班回家了。

陈局得老伴病了几年,早已退休,这两年更是上山到庙里做居士去了,说是修生养性也治病,一家人过一段时间去看看老太太。

保姆做好饭,陈局就安排她先回家了,听着保姆离开的关门声,陈局算着韩楚快到了,看了一下手錶。

「爸」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陈局转过头,站在在玄关处韩楚美目盼兮,精緻的妆容显得皮肤更是白里透红,笔挺的鼻樑上架了一副暗红色无镜片眼镜,外面一件小外套,里面一件红色的V领紧身T恤,配以黑色的短裙,黑色的丝袜,红色的9公分的高跟鞋,一头大波浪的长髮明显经过了精心打理,完全是韩国明星的范。

陈局呆了一下,马上就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接过韩楚手里的手提礼袋,这是韩楚老家的枸杞酒。

室内温暖,楚楚拖了外套,与公共一起两人共进晚餐,陈局给楚楚準备的是加了点「料」的红酒,今天,陈老头吃定楚楚了。

砰得一声,两人红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爸,我敬您」

「好,好,好,abp572来,楚楚啊,你最近工作忙吧,前一段回去看爸爸他身体还好吧」

「我还好,单位里没什么事,爸爸也都还好的」楚楚一整脸红,好在红酒掩盖了自己的尴尬。

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两人边说边笑,仿佛真的是一对模範公公与儿媳,谁又知道,两人心里都各怀鬼胎。

如同高手过招,陈老头功力强大,但韩楚技术精湛,谁先出招,也许谁就败了,时间一分分过去,一瓶红酒也被两人喝得见了底。

「难得楚楚过来,我们再喝」陈老头起身又拿起橱柜里面一瓶高档的红酒,韩楚接了过来,熟练的开了瓶,醒好酒凑上前去,给公公倒酒。

低胸V字T恤,就这么把浑圆的白乳出卖了,白花花一边,陈局也算见多识广,还算挺得住,没有失态,但桌子下裤裆里的兄弟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 酒倒了一半,握着酒瓶的芊芊玉手突然抖了一下,一股红酒直冲陈局长而去,白衬衣一直到西裤裤裆都被染红,楚楚也不知道怎么头会晕,这不是她的计划,这是红酒里面的催情药开始起作用,楚楚开始烦晕,全身燥热。

陈老头不动声色,扶住了儿媳的胳膊,连连问没事吧看到一下子弄髒了公公的衣服,韩楚赶紧抽了几张餐巾纸,靠上前去,在公公身侧半跪下去,给公公清理,一双豪乳有意无意的在公公的胳膊上磨蹭着,还有特意洒的法国香水也在薰陶着公公。

没想故意磨蹭得这几下,却让自己的乳头硬了起来,下面也隐隐有了感觉。 而陈局长看着低头给自己裤裆清理的媳妇,一阵得意,胳膊传来媳妇乳房的「按摩」,上下照顾,裤裆的兄弟越来越大,竟与楚楚的小手隔着裤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楚楚一下缩回手来,羞涩的愣了一下,然后又抽了几张纸清理衬衣,但弄来弄去还是弄不干凈「爸,要不拖了擦乾净,然后再换件衣服」

正要扶起公公,但公公好像站立不稳,手一下子也挂到了桌上的半杯红酒,直洒了楚楚全身,顾不得自己,楚楚赶紧扶着矮自己半头的公公进了卧室里面的卫生间,因为毛巾都在卫生间,纸的确擦不干凈。

卫生间不冷,陈局长脱下了衬衣,露出圆乎乎的肚子,上面红酒的痕迹清晰可见,拿了毛巾,楚楚如同伺候婴儿一样轻轻擦拭着公公的肚皮。

「好像下面也湿了,爸,要不下面也帮你擦下」

「这个不太好吧」

「爸,只是擦下,想这么多干嘛呀……」楚楚撒娇,陈局长微微一笑颔首同意。

楚楚故意笨拙的解开陈局长的西裤皮带,细緻的将西裤脱到脚踝处,又扶着陈局长的脚,退下裤管,现在老头身上只剩下内裤。内裤是CK的,是他「秘书」送的。

「爸,这么时尚」看着名牌内裤里面蜷伏着得那条男人的阳具,楚楚边擦拭,一边调侃着,楚楚看着但这条阳具越来越大,双眼越来越迷离,这是爹的鸡巴,这是弟弟的鸡巴,这是能让自己快乐的鸡巴,韩楚双腿间那神秘的私处一阵骚热,随即又清醒过来。

「这是怎了么,今天要陈老头主动的,怎么自己现在就不行了,自己好像要」 楚楚不知道酒的缘故「啊,好热,下面好痒,胸好涨」手上动作越来越慢,看起来更像是隔着毛巾正在为公公手淫。

陈局长看着在自己胯下忙碌的美女,甚是受用,看着半蹲的儿媳美腿蜂腰,还有呼之欲出的豪乳,胯下的阳具越来越大,尤其是这个美女的身份带来的禁忌,让陈局长欲罢不能,但他不想忍耐了,因为他早看出来楚楚已经在忍耐的极限。 「楚楚啊,好了好了,你也要擦擦乾,否则容易感冒的」陈老头伸手扶住楚楚的肩膀,将楚楚拉了站起来。

「嗯,擦,脱衣服……,啊……,嗯……爸,我好热……」楚楚娇滴滴呻吟起来。

「热,哦,好像是有点热哦,衣服脱了就不热了」陈局长很满意自己加在红酒中的料。

「哦,呵呵……,爸……你……可不许偷看」楚楚被酒精和催情药弄得有点语无伦次,其实,她今天本就是来「献身」的,只是没想到以这种方式。

楚楚在梳洗镜前站好,拢起自己的长髮,用髮夹简单的夹好,朝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媚笑了一下,双手交叉,抓住T恤的下摆,反手往上一拉,V领T恤就离开了楚楚的身体,一对36D的豪乳和黑色蕾丝的乳罩一起因为衣服的拉动弹了出来,直晃陈局长,虽然知道儿媳的身材好,但这样近距离坦诚的观赏还是第一次,陈局长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爸,嗯……,来给我擦擦」楚楚又娇笑了起来,陈局长求之不得,开始给这个绝美儿媳擦身子,擦完背后擦正面,擦好蜂腰擦丰胸,陈局长一路享受,伴随着楚楚如同享受般的微微呻吟,胯下的那兄弟也是在忍不住,支起了帐篷。 「楚楚啊,你看,你裙子上,丝袜上都有点,要不也脱了」

「哦,是啊……」楚楚看了一眼,其实啥都没看清楚,就这么在公公面前摇摇晃晃的表演起了脱衣秀,因为酒精和药的关係,楚楚动作迟钝,正好给了陈局长细细欣赏的机会,陈局长不是一般人,他绝不急于做那最后一个动作,他认为好女人要细品。

踢了高跟鞋,脱了黑色短裙,里面是性感无限的弔带丝袜,浑圆的翘臀,修长笔直的美腿,那间隙露出白皙肌肤,让见多识广的陈局长也不禁感叹。

现在的楚楚,全身上下只剩下黑色蕾丝乳罩和早已湿透的同样黑色蕾丝的丁字内裤,女人踮着脚,笔挺的美腿微微交叉,双手撑住洗脸台面,一头长髮又被放开来,一副暗红色无镜片眼镜还架在笔挺的鼻樑上,风情万种。臀部往后高高翘出,两片硕大浑圆的臀部被一条黑色蕾丝的内裤线给分开,真是淫靡。

「爸……」楚楚回头用眼神挑逗了一下陈局长,舌头在红唇上轻轻划过「嗯……楚楚还热,楚楚要洗澡」

「好啊,那爸帮你脱衣服」陈局长不再客气,直接从背后一把抱住儿媳楚楚,青春少妇全身的柔滑让陈局长全省数万个毛孔都舒坦,楚楚也感觉到那两只没法一手掌握的豪乳在公公手里变成各种形状,乳头也越来坚挺,乳罩终于离开了身体,身体的需要终于有机会释放,背后的股沟公公的大阳具早已密密实实的顶着,好舒服。

陈局长将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黑色内裤拉过那全身最丰腴的圆臀,小内裤就自己落在了女人脚下,「爸……」楚楚实在不能再忍再等了,转过身一把抱住了公公,一双豪乳直接压在了陈局长的脸上。

陈局长还一阵子享受,也感受到了这豪乳巨大的「压力」,他的双手也攀上了楚楚那圆润硕大的屁股。

「爸,给楚楚,楚楚要爸爸爱我」楚楚已失神,顺手脱下了公公的内裤,滚烫坚硬的大鸡巴直接插入到美腿之间,给早已春情勃发的阴蒂阴户来了个亲密接触,楚楚爽得焖嗯一声。

「那不好吧,我是你爸啊」保持这个姿势,陈局长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真是老奸巨猾。

「啊,好舒服,爸你的下面好大嗯……」楚楚用湿乎乎的阴唇在公公的大阳具上来回摩擦,调整方向想让宝贝插到自己身体里面解痒。「爸,你好坏,嗯……阿伟半个月没碰我了,好痒……,好想要爸楚楚爱你……」一张小嘴直亲公公的额头、脸、一直到两张嘴粘在一起。

陈局长大阳具享受着这年轻绝美儿媳妇的阴唇按摩,还有嘴里香甜柔滑的小舌头,自己一双手则不老实的玩弄着那坚挺高耸豪乳的奶头,就是不肯插入。 「爸……,嗯……楚楚好辛苦,爸……,你爱爱楚楚吧,求求你了」喷涌而出的淫水弄湿了公公的阳具,往下挂在男人大睪丸上拖出长长的丝,女人自己美腿上两条清流已流到了腿弯。

「要爸怎么帮你啊」

「插进来,要爸的大鸡巴,狠狠的插我小屄」楚楚快崩溃了,早已把羞耻抛到九霄云外,现在她只要大肉棒来满足她。

陈局长脸上舒展开得意的笑,双手一把抱住楚楚的肥臀,转身走到了卧室,把楚楚放在床上,自己夜翻身正面向上躺在床上,看着楚楚「要爽,来,自己上来,让爸爱你」

得到了这道期待许久的「命令」,楚楚毫不迟疑,跨坐在圆圆的公公胯间,伸手扶住公公湿淋淋的大肉棒,顶住自己的水源洞口,一只手撑着公公的胸膛,整个身体一起用力,腰身往下一沉,水源洞一把吞下了那十几公分的大肉棒。 久旱逢甘霖,楚楚有点失神,那感觉是多年来没有过得,这是催情药的贡献,让楚楚的性体验又上了一层,从此她性需求会逾强,而也不能和公公结束了。 当儿媳的紧密柔滑的蜜壶一把吞下自己的大肉棒,陈局长一股热血直冲头顶,差点没忍住,好在久经征战,调戏了一下呼吸,终于稳定住了阵脚,慢慢享受起那蜜壶嫩肉套弄自己的肉棒,一双手也没闲着,只往儿媳的豪乳和园臀上招呼,陈局长只狠自己不多长几双手,一双招呼一双豪乳,一双照顾那因为女上位更显巨大的圆臀,一双照顾那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腿,还有一双扶住儿媳的柳腰,控制一下节奏,这太爽了看来支持不能太久啊。

只一个姿势,没多久楚楚就来了一次高潮,全身一下子瘫了下来,前面公公刻意让她积蓄的的慾望纵慾在短时间内得到了释放。

公公还没有射,而楚楚这次高潮也只解决了身体的慾望的一部分。休息一会,两人继续肉搏,看着美儿媳鼻头微微细汗,陈局长发扬了男子汉的风格,玩了一会传统的男上女下风格,惦着大肚子,在楚楚身上驰骋,一直抽擦冲刺了数百下,才把火热的精液注入到儿媳的身体里面,楚楚的花心被滚烫的精液一浇,又一次到了,爽得双眼直翻白眼,两条美腿绷直,蜜壶还有节制的紧缩着,这一次,身体性慾释放了更多一些,感觉好受多了。

回过神来,两人相拥着湿吻调情了一会,恢复了体力,準备去洗澡。这时餐厅传来手机简讯的声音,楚楚过去看了一下,原来是无聊的垃圾简讯,拿了手机还有随身小包、外套一起进了卫生间,小包里面有小梳子、补妆盒,其他衣服都在卫生间,洗好穿好衣服就要回家了,趁着楚楚出去,陈局长赶紧从床头拿出一粒小药丸吞了下去,年纪不饶人啊,想当年。

看着凌乱的大床,爱整齐的楚楚又稍稍整理了下被子,回到卫生间整理了一下满地的内裤胸罩,把东西放在了门边对内挂睡袍的壁橱上面的隔间,而后陈局长和儿媳在大浴缸里面玩起了鸳鸯浴。男女之间的事,在突破那一层关係以后,其实就一切顺利了,有名人说通往女人心灵最短的距离是阴道,真他妈有道理。 一边调情一边擦洗,楚楚握着公公的肉棒,仔细的沖洗起来。「就是这个坏家伙,刚刚欺负人家」楚楚向陈局长撒娇。

「还不是你自己要的,刚刚谁要这个坏家伙,插的呀,刚刚爽得哟欲仙欲死,隔壁都听到你的叫床声了」陈局长不吃那一套。

楚楚不理公公了,抱起公公的腰,在水的浮力下,很容易的把被楚楚用手伺候得半硬半软的顶出了水面,一只手抱着公公,另一只将包皮撸到了龟头下面,媚眼朝陈局长一瞟,调皮的伸出小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周,然后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龟头,最后一口将阳具吞下,吞吐起来,一头秀髮大半都落在水里,随水飘蕩。楚楚那刚刚得到释放的性慾又燃烧了起来,而在儿媳的挑逗和小药丸的支持下,陈局长大阳具又初具规模了。

吱- 哐当一声,陈局长和楚楚这时候动作都很小,房间里异常安静,大门这时候居然打开了,正在调情的两人一下子就冷静下来,呆在那里,陈局长深呼吸后大吼一声「谁」那官威果然威严。

「爸,呵……是我啦」一个半醉的响嗝,进来的是儿子陈利伟,他有家里的钥匙,不是小偷,陈局长微微放心,但转即又着急起来,平时是欢迎儿子来,现在可不欢迎,自己刚刚享受完儿子的老婆,现在这个美女还在自己胯下半躺着。 楚楚一下子也紧张到要命,虽然她对性爱追求,但也不想被丈夫发现现在这样子和公公在一起。

「爸,嗯--楚楚回去没?」餐厅的灯亮着,陈利伟穿过客厅,向餐厅走过去。

「哦,楚楚啊,她吃好饭就回家了,我累了在洗澡呢」

情急之下还是陈局长有经验,他一把打开水龙头,同时给了楚楚一个手势,楚楚马上明白过来,借着水龙头的哗哗声,从浴缸里爬了起来,躲到了门边挂浴袍的橱柜里。

房间的门没关,陈利伟的脚步越来越近,楚楚刚刚站好,身上的水还往下直趟,陈利伟就站到了卫生间门口,斜斜得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正舒服的躺在浴缸中,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仿佛刚刚一点事都没发生过。

「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多久没有去看你妈了,老在外面鬼混……」和陈局长一样圆乎乎身材的陈利伟穿着一件长袖衬衣,站在门外,圆脸红扑扑的,看来今天酒又喝了不少,听着老爸的教训,大气不敢出。还有大气不敢出的,是全身一丝不挂只能靠挂着的一件浴袍挡挡身体,从浴缸的位置看过去,楚楚和老公同样远,两人之间也距离不到一米,但因为视线的原因,陈利伟看不到自己右手边卫生间里面一丝不挂的老婆。

「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啦,这么晚」教训了一顿,想到刚刚占了儿子的大便宜,把他老婆给欺负了,口气缓和了一点。

「哦,好久没来看爸爸了,今天楚楚也说过来,我想上来看看爸,顺便接楚楚回家,爸,你这还有没有吃的,晚上没吃饱」最后一句话,是他从小讨好爸妈的小伎俩。

「阿姨下班了,桌上很多菜,饭也还有,你微波一下,吃了早点回家」陈局长淡淡地说。

陈利伟如获大赦,转身欲走,陈局长招呼一声,帮我把门带上,陈利伟站在门框这,伸出手来,抓住门把,假如这时候他再稍稍前行半步他就会发现他侧身后站着得楚楚,还有楚楚头顶格子里面那一堆女人的衣服,但他不敢,这就是老爷子的威信。

楚楚因为紧张,眼泪都快出来了,直到门关好,脚步声渐远,楚楚还僵在那里。餐厅传来盘子相撞的声音,脚步声更远去了厨房,陈局长睁开眼,手轻轻一挥,楚楚才回过神来,楚楚蹑手蹑脚的关上门的保险,準备拿毛巾擦乾身体。 陈局长的大阳具直挺挺的在水中立着,药效现在刚刚好,陈局长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儿子全在自己手中,所以他要楚楚,要和美儿媳再来一次,美女当前,吃了药就得好好用。

没等楚楚拿到毛巾,陈局长又把楚楚拖到了浴缸中,楚楚急得要命,但又不敢说话,不敢有大动作,就这么两个人推推嚷嚷中,陈局长手脚口鸡并用,把楚楚刚刚因为紧张压抑的慾火给挑了上来。

乾柴烈火,两人不再客气,就这么男下女上的,在水中抽插起来,这种半重力状态下,男女都感觉动作好轻鬆,而有了水的润滑,一对熟悉的蜜壶和阳具也特别顺畅,两人就这么在浴缸中开始了新一次颠龙倒凤。

一个姿势结束,又换个姿势,楚楚跪在浴缸中,陈局长也跪在浴缸中,大鸡吧从背后插入了楚楚的身体,男人的手扶住女人的柳腰,一下一下如同打桩机,一样,狠狠操着这个骚媳妇,假如不是担心正在餐厅的陈利伟听到两人特别小心,估计肥硕大屁股的与大肚皮的撞击隔壁都能听到。

膝盖毕竟不是脚,在浴缸中磨了一会两人都觉得受不了,拿了一块浴巾扔在湿滑的地上,两人的战场从浴缸转战到了洗脸台前,楚楚叉开双腿,高高翘起屁股,双手撑住洗脸台上,身后是正在苦苦作战的自己的公公--陈局长,正在奋力的用大鸡吧抽插着自己的淫穴。

从玻璃镜里看到楚楚高昂着头,满面潮红,媚眼如丝,小舌头不断舔着微张的红唇,楚楚时不时转过头,向公公索吻,以求获得更多快感,敏感的肉体再加上催情药,楚楚又被弄得高潮迭起,但又不能发出快乐的声音,楚楚觉得自己身体又要到了,还好刚刚被公公用她的内裤给堵住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的小嘴。 陈利伟真的饿了,晚上的确没吃什么东西,当微博了菜饭以后,一顿狼吞虎咽,十分钟就搞定了。

刚刚享受了一次高潮的楚楚正在享受新一轮的抽插,现在楚楚双手交叉高举过头顶,撑着卫生间门,双乳睡着抽查在门上摩擦着,这种异物感让楚楚干到新鲜,而身后包裹着陈局长的阳具的阴道嫩肉蠕动着,接受着九浅一深的迂迴战斗。 打着饱嗝的脚步声让两人停了下来,楚楚紧张带动着阴道前所未有的紧,陈局长整根鸡巴都插到了最深处,也不急着出来,正好感受一下美女儿媳的前所未有的紧。

「爸,爸……怎么你热水还在放」醉晕晕的陈利伟觉得有些不对,不会有危险吧。声音通过门最下面的透气百叶窗传了进来,一双休闲鞋出现在楚楚和陈局长面前,这种透气百叶,是向外倾斜的,站着能看到外面,但外面不能看到里面,不过在外面距离地面10公分的地方往里面看,就能全部看见了。

「嗯,刚刚水冷了,再放一缸,泡好了就起来了」听到老爷子含混不清的声音,陈利伟放心了。

老爷子没有闲着,又开始抽插起来,楚楚又羞又爽,多重交叉,但既不敢叫又不敢动,老公就在门外几十公分的地方,自己缺被老公的爸爸在身后抽插,这种紧张和羞耻感让身体的敏感达到了巅峰,花心一股股吸力正在促进男人的高峰。 「那我先回去了,爸,别在浴缸里睡着了」还晕晕的陈利伟準备离开了,陈局长一样异常兴奋,这种机会难得,两个被药和紧张、禁忌所刺激的男女,正在製造人生最难得的高潮。

呀,叭的一声,陈利伟转身时候不小心丢了手机,正好落在脚下,他弯腰去捡手机,以为陈利伟马上离去的享受性爱的两人,一起聚集了力量,借着水声,加速了抽插,準备一起享受人生最难得的高潮,但陈利伟手机以外的掉在百叶窗下,两人隔着最下面的透气百叶,一起看到了陈利伟伸出的手,假如现在出现在百叶外不是手,而是眼睛,那两个人的不伦之爱将一览无余。

手出现的那一剎那,陈局长正在最后冲刺,前面很好的控制了声音,但这意外出现的状况,让陈局长一个走神,自己肚皮和儿媳的肥臀来了个亲密接触,「叭」陈局长再也忍不住,抵住美妙花心的鸡巴,呼哧呼哧的将精液射到了儿媳的子宫里面。

「爸,你怎么啦」听到声音,刚刚拾起手机还半弯着腰的陈利伟赶紧问了一句。

「啊,一个蚊子,哈哈,这个天气还有蚊子」陈局长真不是凡人。

公公滚烫的精液还在一下一下不间断的冲击着自己的花心,直达子宫,而老公在外面与公公还在聊天,楚楚再也忍不住,两眼向上一翻,身体一下子崩溃达到了巅峰,那密不可分的私处居然喷出水来了,越来越多,不是淫水那样往下趟,而是如喷泉一样的喷洒出来,她潮喷了,而后全身僵硬起来,眼泪也一齐涌出,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幸福。

潮喷让陈局长也大感惊奇,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真是为性爱而生的。

醉晕晕的陈利伟应了一声,转生离去,直到大门哐当一声关上。

如同被抽丝一般,楚楚缓过来,身体软软的躺在了公公的肚皮上,而公公也因为这异常兴奋的高潮,几近虚脱,躺在垫了湿乎乎的浴巾上。

好一会,两人才恢复精神。

楚楚简单擦洗一下,和陈局长如同情人一样依依不捨分开,回到家,陈利伟没洗就躺在床上了,为楚楚去哪了,楚楚说晚上去爸爸那吃好去逛街去了给搪塞过去。

看着这个帮自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的老公,但插入自己身体的却不是他,而是公公,楚楚只能苦笑,但她又觉得公公好棒,居然能达到让自己爽到极限,有的女人一辈子也感受不到这种快感,自己好幸福。

她知道自己的武器--这绝美的身体又一次发挥出想要的威力。她也知道,自己的事弟弟的事已根本不用再提。

一夜无梦,推开窗户,窗外鸟语花香,又是一个好天气!

********************************* 后记

楚楚不是坏人,她出生贫寒,她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作为无钱无权的小人物,怎么获得生存,一定得所有付出,女人能付出的最厉害的武器,那就是自己的身体。其实,生活中那么多小人物被潜规则,而楚楚不是被潜,她知道自己的目标,她聪明、感恩、善良,她只是做了一些不被社会认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但其实这些道德伦理也是人为制定的。

Tags:

相关文章

  • 妈妈与邻居叔叔

    家庭乱伦

    第二十六章【愤怒的拳头】走入自己的寝居,玄思翎黯然叹了一口气,夜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经历夜雨清洗过的月光显得格外皎洁,冷风随着月光潜入室内,吹起落地的帷幔,玄思翎解下发簪,轻轻摇曳了一下螓首,金色的长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我的娇妻是二奶

    家庭乱伦

    第七章、逃出大樑  五天后,项少龙已能下榻行走,除了胁下的伤口仍有时作疼外,体力精神全回复过来。他和赵倩的感情亦进展至难舍难离的地步,虽终日躲在房内,日子却毫不难过。纪嫣然自那日之后,便没有再来过,据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
  • 少妇的爱欲交响曲

    家庭乱伦

       致我死去的青春作者:goldant012015/07/24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1)  「我要结 ...

    家庭乱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