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经验 >>正文

娶得国色天香的妈妈

经验2人已围观

简介情惑欲惑作者:老柳2011/12/1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二十)『有关吗?』我苦笑了一下,心中说:『是太有关了,傻老婆啊,你太天真了。』没再说话,轻拍着段红慢慢睡着了。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段红做好了早 ...

情惑欲惑

作者:老柳2011/12/1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二十)

『有关吗?』我苦笑了一下,国色心中说:『是天香太有关了,傻老婆啊,国色你太天真了。天香』没再说话,国色轻拍着段红慢慢睡着了。天香

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国色段红做好了早饭,天香坐在床边微笑的国色看着我,我疑惑的天香问道:「看嘛呢?」段红说:「老公,我以前怎么没注意看你,国色原来你这么帅啊!天香」说完过来亲了我一下。国色

我拍了段红屁股一下,天香说:「才注意,国色你老公一直都很优秀。」段红笑着转身跑开,边叫我快起床吃早点。

吃完早点,来到租好的办公室,坐下后开始想工程该如何安排,从头到尾琢磨了好几遍,觉得没问题了,便拿起电话先给工程队的几个头确定好开工时间,又给王萍打了个电话,问她什么时间能把款打过来。王萍问了一下準备情况,我把思路和运作模式大概说了一下,她说:「好吧,等下午就把款给你打过去。」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挂了。

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说实话,我最担心的就是钱不到位,一旦资金有问题,那可麻烦了。同时我对王萍的工作作风还是很认同的,这女人真的很乾练。

放下电话,赶紧到建材租赁店联繫胶手架和各种工具,谈好价位并说好使用时间后,已经11点了,打电话给王志刚,叫他到门口餐馆等我。

十分钟后到了那家餐馆,见王志刚已经在那等我了,看到我,他马上跑过来接过我的包,恭敬的叫声:「大哥,里面坐。」我笑着看看他,觉得这小子现在对我真的挺尊敬的,这感觉还真他妈不错。

坐下后,点了两个菜,要了两瓶啤酒,王志刚给我倒了一杯,看看我,我示意他自己也倒酒,他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杯对我说:「大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以后我就跟大哥你混了。」说完把酒乾了,我也乾了。

我对他说:「怎么样,这两天还好吧?」王志刚连忙点头:「好,好,好,我都一年多没这么好过了,还不是託大哥你的福啊!」我禁不住笑了:「你小子怎么老是拍马屁啊?我也是受你舅舅之託,只要你好好的听我的话,你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如果哪天你不听我的,那可就不好说了。」

王志刚腾地站起来,喘着粗气:「大哥,你这是对我不信任吗?如果我王志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他妈不得好死!」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坐下,喝酒。」我对王志刚说:「你一定要注意,这事关係到你舅舅的身家性命,一旦出事,你我都担不起,知道了吗?」王志刚连忙点头。

吃完饭,我对王志刚说:「从今天开始,你必须24小时开机,我会随时有事找你,别光顾着泡妞。」王志刚嘿嘿的笑着说:「没问题,保证随叫随到。」

从饭店出来,先给段红打了个电话,问她晚上去她妈妈家吗?段红说好的,晚上6点準时到她妈妈家会合。刚挂断电话,王萍就打了进来,约我到上岛咖啡见面。

我如约来到上岛咖啡,看到王萍一身职业套裙,显得高贵脱俗,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坐下后,她点了咖啡,我们就工程的细节问题进一步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一致共识。她把一张卡交到我手里说:「这是两百万,你先做前期运作,工程款到时她会想办法儘快打过来。」然后对我说:「外面那辆别克君威你先用着,也方便一些。」说完把钥匙交给我,向我打听一下段红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今天我们去他妈妈家。」王萍「哦」了一声,诡异的笑了笑,走过来亲我一下,转身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有种错觉,这是淫蕩的女人吗?她好深的城府啊,我不知道能否斗得过她呢?无奈地摇了摇头。

开着王萍给我的新别克,心里酸酸的,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啊,是老婆和人上床换来的吗?不敢想下去啊!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把工程做完再说吧!总之会查出真相的。

到了岳父家,岳母开的门,段红还没到,刚进屋就看到女儿正骑在姥爷背上在地下玩呢!见到我,女儿高兴的喊:「爸爸,我在骑马呢!」我沉下脸对女儿说:「快下来,怎么这么不懂事?」女儿立即噘起小嘴不高兴。

岳父哈哈笑着说:「没事,就喜欢她骑着我,我们爷俩玩得好着呢,不许说我们公主。」女儿大声说:「还是姥爷好。」边说嘴里便喊:「驾!驾!」岳母爱怜的看着外孙女对我说:「别管他们,让他们玩吧!」我无奈地摇摇头,坐在沙发上看着这爷俩,感受天伦之乐,心里有种难以言明的幸福感。

没一会,段红也来了,看到女儿和姥爷,赶紧过去把女儿抱起来:「这孩子真不懂事。」转过头瞪我一眼:「你也是,不知道管管孩子,坐在那笑啥呢?」全家人都笑了。

吃过晚饭,我和岳父边喝茶边聊天,岳母和段红收拾完带着孩子到卧室聊天去了。我对岳父说:「爸,看你和妈多幸福啊,真羡慕你们啊!」

岳父说:「是啊,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过来了,到这年龄了,一切都看得淡了,名利对我们都不重要了,看到你们家庭和睦,我和你妈就知足了。每天习惯了你妈的唠叨,要是一天不唠叨啊,还觉得缺点什么似的,呵呵,人啊,就这么回事。你和段红还好吧?听她说你现在做工程了,怎么样啊?别太贪心了,爸爸只要你们平安快乐。」

我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现在的社会,没办法,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我也想让段红和孩子过得好一些,毕竟我们还年轻。」

岳父「嗯」了一声,慈祥的看着我说:「你能这么想就好,如果你们有什么事,一定告诉爸爸一声。段红被我惯坏了,你要多担待点啊!」

这时女儿跑出来对我说:「爸爸,妈妈说今天不回家了,住姥姥家。」说完扑到姥爷身上开始撒娇。真没办法,孩子和姥姥、姥爷比和我们亲。段红和岳母也出来,大家坐在一起唠着家常,不觉到了10点了,岳母说:「好了,你们先洗洗休息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我先洗完回到卧室,靠在床上,仔细想岳父的话,觉得这才是真的幸福,儘管岳母也曾经出过轨,可看他们现在真的好幸福。现在段红也出轨了,而且我们是那么荒唐,我和段红以后会像他们一样幸福吗?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下去呢?我能掌控事态的发展吗?我不知道答案,不觉间出了一身冷汗。

段红裹着浴巾,抓着女儿的手走进来,边走边对女儿说:「今天和爸爸妈妈睡。」女儿用力挣着,嘴里不停地喊:「不嘛!就和姥姥睡,就和姥姥睡……」隔壁传来岳母的声音:「就让她和我们睡吧,别惹孩子。」我和段红相互看了一眼,无奈地鬆开女儿的手。

女儿跑到我面前悄声说:「爸爸、妈妈,告诉你们个小秘密,姥爷前天欺负姥姥,我得看着点,要是姥爷欺负姥姥,我就打姥爷屁股。」我和段红都吃了一惊,问:「怎么回事?」女儿说:「告诉你们可以,但是不许告诉别人,姥姥不让说呢,否则姥姥就不喜欢我了。」

说完,小鬼头搂过我和段红的脖子小声说:「我看到姥爷夜里骑着姥姥,还光着屁股呢!把姥姥骑得直叫。」听完我不禁笑出声来。段红满脸通红,连忙抱起女儿:「别乱说,知道吗?和谁都不许说,否则我们都不要你了。」女儿说知道了,说完跑了出去。

段红关好门,回过身来看我还在笑,扑过来揪住我的耳朵恶狠狠地说:「不许笑,再笑把你耳朵揪下来!」我搂过段红,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看着段红羞红的妩媚的脸,小声说:「你爸骑你妈,我骑你。」说完扒开浴巾把段红的乳头吸进嘴里,段红轻吟了一声,打了我一下:「等会,他们还没睡呢,讨厌。」

我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用力吮吸,段红的手也从推变成了搂,咬着嘴唇,面色变得红润,呼吸变得急促。我扯掉段红身上的浴巾,迅速脱掉光自己,架起段红的双腿,阴户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看着老婆淫靡的阴户,慢慢地把嘴印了上去,嘴唇包裹住老婆的阴唇,舌头轻轻的舔弄。段红已经开始迷离,喉咙里发出带颤音的「嗯嗯」声,一只手抓住我的头髮向下按,一只手抓着床单。

我抬起头,嘴里和脸上都是段红的淫水,坚挺的鸡巴对着段红。段红注视着我的鸡巴,把双腿抱在胸前,对我说:「来,老公,来肏我,我要你的鸡巴。」我握着鸡巴,对準段红的阴道慢慢地插了进去,好温暖,好舒服。段红悠长的呻吟了一声。

我慢慢地抽动,看着段红的脸,体味着阴道带给鸡巴的快感。我温柔的问段红:「红,你看到过你爸肏你妈吗?」段红颤抖了一下,阴道收缩了一下,明显感动段红已经高潮了。我继续慢慢地插、慢慢地抽,温柔的问段红看到过没有,段红紧闭双眼,我猛地插了几下,说:「看到过没有?」段红已经受不了了,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看到过。」

(待续)

*************************************

(二十一)

听到段红说看过,我感觉自己突然非常兴奋,用力地插了几下,段红忙用手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我。看着我疯狂地起落,每次都深深的插入,段红由于捂着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阴道开始收缩,脸色开始潮红。

我知道段红快高潮了,用尽全力向她的最深处冲刺,我的大脑开始混乱。不知为什么,在喷射的那一刻,我竟然对着段红低沉的喊着:「我肏你妈!」然后精液猛烈地射入段红的阴道。

我无力地趴在段红柔软的身上喘着粗气,段红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后背,感到好温馨,好幸福。突然段红用抚摸我后背的手狠狠地掐了我一下,痛得我一激灵,抬起头看到段红正怒目圆睁的看着我,恶狠狠的冲着我说:「你混蛋,你居然骂我,掐死你!」

我翻过身,把段红搂在怀里,笑着说:「别介意啊,老婆,我也是无意说出来的。」段红用手抓住我的耳朵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赶紧吻住段红的嘴,轻柔地抚摸着段红的后背,段红的身体慢慢地变软,轻柔的回应我的亲吻。

过了会,我轻轻的问:「红,你真的看过爸妈做爱吗?」段红马上又抓住我的耳朵说:「你好讨厌啊,烦人。」

我吻了段红一下,温柔的说:「红,我们有什么不能够说的呢?我不只是好奇,我还想知道你内心的想法。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们彼此难道还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吗?有时我真的很害怕,怕再也认不出你,怕我们会失去彼此,这一切变化太大了,大得我到现在还不能适应。

我不知道你对我怎么看,我真的有点找不到自己了,我的心里也在变化,变得我自己都不理解。你和张浩他们的一切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很伤心、很气愤、很懊恼,可又莫名的兴奋。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把你的一切告诉我好吗?我不想失去你和女儿,更不想失去我们的感情。」

段红看着我,眼神很複杂,沉思了一会,幽幽的说:「好吧,你真想知道,我今天都告诉你,告诉你我的一切。我爱你,这点不会变,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我唯一的老公。我承认我对不起你,真的。」

我坐起来靠在床头,把段红也抱起来让她偎依在我的胸前:「红,你说吧,我会认真的听。」说完又吻了段红一下。段红「嗯」了一声,靠在我的怀里。

段红常出了一口气,开始讲述她的经历和情感历程:「记得我那时还不太懂事,正上学呢,那一段时间爸妈经常吵架,每次都很兇,我很害怕,怕爸爸打妈妈,经常在爸妈放门口偷偷的听。

有一天爸妈回来得很晚,大概都十二点多了,看到妈妈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爸爸扶着妈妈。这次他们没吵架,让我回屋睡觉,他们又说了很多话,说什么我没听清,我很紧张,也睡不着,怕妈妈会不会出什么事。

等他们回卧室后,我又偷偷来到爸妈房门口,想听听他们会不会在吵架。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妈妈发出可怕的呻吟声,我吓坏了,以为爸爸在打妈妈,赶紧推门,门没上锁,刚推开一条缝,看到爸爸光着屁股在妈妈身上起伏……

由于大衣柜挡着我的视线,只看到下半身,我隐约感到他们在干什么,一时不知怎么办。可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偷偷蹲下,慢慢把门打开,靠着衣柜向里看去,里面的情景让我目瞪口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妈在做爱。」

说到这,段红向我靠了靠,咬了咬嘴唇,有点犹豫。我拍拍她的肩膀,亲了亲她的额头,温柔地说:「红,说出来,没关係,我在听,我想那对你影响一定很大的是吗?」段红点了点头说:「老公,我说出来你不许笑我。」我说:「怎么会呢!这不是开玩笑,是我们心与心的交流。」

段红亲了我一下,说:「老公你真好!我看到爸爸的阴茎一下一下的插进妈妈的阴道,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阴茎,看到爸爸黑黑的阴毛,我的血液一下涌到我的大脑。第一次听到平时端庄的妈妈发出这么大的呻吟声,我好害怕,但又不捨得离开。

这时听到妈妈说:『再用力点肏我的骚屄,好舒服啊!』爸爸更用力了,还说妈妈:『你他妈的真骚,就欠肏,骚婊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我爸爸妈妈吗?

妈妈突然推开爸爸,翻过身,撅起屁股对爸爸说:『我就是欠肏的骚婊子,看我的屄多骚,用你的鸡巴肏它!』爸爸扑过去,阴茎狠狠插入妈妈的阴道。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一直盯着爸妈的结合部,爸爸每插入一下,我的心跟着起伏一下,感到自己下面也跟着收缩一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就是想看,想听爸妈满嘴的髒话。

突然爸妈都『啊』的叫了一声,爸爸插在妈妈里面不动,妈妈在抽搐,声音都变调了。大概过了一分钟,爸爸抽出阴茎,我看到妈妈的阴道流出乳白色的液体,爸爸无力地抱着妈妈倒在床上。我也赶紧偷偷爬出爸妈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倒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乱极了。为什么爸妈会这样?自己会这样?我好害怕。尤其自己感觉下面说不出的痒,好空虚,我很害怕这种感觉。

到我们结婚以后,我都怕,怕自己会像妈妈一样叫,怕你瞧不起我。这么多年我都不敢叫,每次和你做爱快要到高潮的时候,我都憋着一股气,怕叫出来。每次和你做爱都想像妈妈一样撅着屁股,渴望那样做爱,可是我不敢,怕你笑话我,说我淫蕩,我只能忍着。

直到在王萍家那次,我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录影心里非常渴望,那也是我第一次撅着屁股让他插了进来。老公,那种感觉太好了,每次他深入我都控制不了自己,我的阴道一直在收缩,我才知道我的敏感带在里面。后来你都知道了。老公,对不起!我无法控制自己,那是我真正的高潮。」

(待续)

Tags:

相关文章

  • 操逼还是大姐好

    经验

    暂时找到了可以餬口的新活计,但会占用大量的时间。之后一段时间不会保证每周都能更新。只能尽力而为。周日上午瞅一眼不见我,那差不多那一周就算我暂时告退了。码字民工不易,且码且珍惜吧……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係 ...

    经验

    阅读更多
  • 少妇唐宋元明清

    经验

    这时,一个身高比我还高的女服务员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来到我面前,面带职业的微笑,轻启丹唇:先生,你好!哦,你好!先生预订了吗?嗯,预订了,在顶层『贵妃醉酒』。先生,请跟我来。说句真心话,老子虽然对 ...

    经验

    阅读更多
  • 色狼的少妇早餐

    经验

    白艳妮做梦都不会想到,吕新居然来到自己的管区来实习,老张那个老煳涂还特地让他做了自己的助理。吕新还在白艳妮家的相同单元买下了一套房子,就在白艳妮家的楼上。吕新给老张说自己和白艳妮住在一个小区,老张更是 ...

    经验

    阅读更多